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告状
    那时候在慈宁宫的时候,碰到了郭婕妤。

    郭婕妤有段时间挺得庆丰帝宠的,主要是那时候郭婕妤生下了一位小公主。

    那位小公主像大长公主一样,脚踩七星。

    据说脚踩七星,能定邦安国。

    倘若是个皇子,自然是最佳的继承人。

    可往往这样的皇子也活不过周岁。

    因为想处理他的人太多了。

    可公主就不一样了。

    有个像大长公主这样的,哪个皇帝会不高兴,会不乐意的。

    郭婕妤自然也借着这个势,从小小的美人升到了婕妤。

    她仗着太后对她的小公主宠爱有加,有一次在谨彦去面见太后的时候,便顺势提起了谨彦没把她放在眼里的事儿。

    当然了,她是一边作小女儿状的撒娇,一边打着小报告的。

    慈宁宫的那些女人,基本都吃过谨彦的闭门羹,所以,大家伙都乐得看好戏。

    大家都想看看谨彦和那郭婕妤对上会如何。

    而那时候谨彦就是直接问郭婕妤,她让宫女找她有什么重要的事。

    郭婕妤就和宫里大部分的女人一样,纯粹是想找个人聊天,顺便说说她的小公主有多优秀,哪里会有什么正经事。

    谨彦就是知道人家找她干嘛,所以,才不应酬。

    谨彦问得这么直接,郭婕妤愣了下,然后便随口说她有小公主的事儿,要问谨彦。

    谨彦就直接说,她一不是太医不懂儿科,二没有生产过。

    更加提供不了任何有关妇科或者养育孩子方面的实战或者是理论方面的经验。

    其实理,大家都懂,那些女人说穿了,要叫谨彦来,就是刷存在感的。

    可像谨彦话说得这么直白,又不留任何余地的,还真没有。

    妙书哪怕拒绝别人,人家也是客客气气,给足对方面子的。

    郭婕妤被谨彦这么一抢白,顿时下不来台,没了面子,自然是不爽了。

    有次在侍寝的时候,便一状告到了庆丰帝哪儿。

    庆丰帝一听,这不给自己的女人面子,就是不给自己的面子。

    只不过,那时候妙书在,妙书把这事儿给兜圆了。

    所以后来,六宫的那些妃嫔不会没事找谨彦了。

    人家就是那种不懂婉转的人!!

    你对上人家,到时候吃亏的还是你自己。

    大家伙觉得,她们是聪明人,还是等着沈谨彦哪天下台的时候,她们多踩几脚的好。

    省得现在被她怼得在宫里没了面子,还要自己生闷气。

    难道谁还会一直运气好吗?

    可自从黄女官和葛女官来了就不同了。

    以前妙书从来不干涉谨彦去哪儿,主要也是她不爱溜达。

    谨彦是觉得,这来藏书阁的女官也会有这种意识吧。

    就是你把手头的事干完了,你再去干你的私事。

    这人总得有敬业的精神,负责的工作态度不是?

    一开始呢,黄葛二人倒还真的挺上心的,基本一天也就去一个娘娘哪儿。

    只不过,后来邀约的娘娘越来越多,次数越来越频繁,所以,二人便把公事放一边,专心应付起那些娘娘来了。

    那些娘娘来请葛黄女官,也不是什么大事。

    第一百六十章 告状-->>(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那些娘娘来请葛黄女官,也不是什么大事。

    想她们那种段位的,本来也无法给两位女官找合心的婚事。

    哪怕真找到了,也得经过皇后太后和皇帝的同意。

    所以,说穿了,就是想落下谨彦的面子罢了。

    来请的宫女见葛女官不去,便在藏书阁打听了一番,就回宫覆命去了。

    而黄女官则是亲自和来请自己的女官道歉,并表示,不是自己不想去,而是她的上头那位不允许。

    最后还表示,她是特别想去陪伴娘娘们的,只不过,她那小胳膊小腿儿的斗不过别人。

    到了下午的时候,宫里已经传遍谨彦禁足黄女官的事儿了。

    谨彦毕竟是有前科的,谁叫之前妙书就是被搞下台的呢?

    妙书这么好的人都被她欺负,更何况新来的人了。

    这风儿传得极快,庆丰帝哪儿都知道了。

    晚上的时候,乐清波便来和谨彦说,让她做好思想准备。

    户部侍郎黄大人可不是什么好惹的鸟。

    据说,人家黄大人是最最有望在赵尚书退休之后,接任户部尚书职位的人。

    所以,你好好的,落人家女儿的脸面干嘛?

    这不是自找麻烦么。

    “哎,乐公公,你瞧瞧,积压了多少的文件。”

    谨彦一指台面上的那些,“这还是二人和我,整整处理了一天的结果。”

    乐清波一瞧,呦呵,好像确实是堆积如山了。

    不过,他觉得,有的时候就是沈谨彦太当回事。

    你想,当年妙书去生孩子的时候,藏书阁也没女官啊。

    不照样把事务都给处理了。

    要你操哪门子的心啊!!

    现在好了,得罪人了吧?

    乐清波觉得,自己和谨彦也算是同盟。

    钦天监呢还在挑日子,挑完日子送到庆丰帝案头,到时候再选吧,还需要时日。

    他和靖南王府一系的关系也不差,有必要和谨彦提个醒。

    “我劝你早些做些事儿,真的。”

    乐清波从袖子里拿出了鼻烟壶,从里掏了一些出来,吸了些,醒了醒脑提醒谨彦道。

    “明儿个皇上哪儿要如何说,黄侍郎哪儿要如何应对。

    这些日子,黄侍郎风头正劲,那户部右侍郎仇大人可都避着他呢。”

    “仇大人避着他?发生啥事了?”

    谨彦很是好奇的问道。

    乐清波一听,送了两颗白眼给谨彦,然后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管别人家的事儿?管好你自己吧。”

    说完,又瞪了眼谨彦,然后离开了藏书阁。

    到了第二天的下午,就有太监来报,表示黄侍郎在御书房朝庆丰帝哭诉,请庆丰帝为他的女儿做主。

    来的小太监和谨彦的关系不错,人家一边走一边和谨彦道,黄侍郎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表示他娇养了十几年的闺女被人这么欺负。

    据说黄侍郎从来不舍得打骂这个幼女的,哪里知道,居然被谨彦这么欺负。

    快到御书房的时候,那个小太监最后道了句,“沈大人,黄大人的长子,刚在定国将军的手下立了大功。”

    定国将军?

    就是那个大伯想把谨婉送到定国将军哪儿去,想当定国将军老丈人的定国将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