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 孩子难养
    一些大臣是劝靖隆帝,还是按常规的比较好,大家都这样,他这么守二十七个月,不是让将来的子孙难堪嘛。

    你想,人家是守呢?

    还是不守?

    守二十七个月吧,那不是要做和尚?

    当然了,其实将来的新君真宠谁,也没哪个大臣会说三道四的,大家都是男人,懂!

    将来的新君不守吧,岂不是说明人家不如靖隆帝孝顺?

    要知道,古代的皇帝大都是仁孝治天下的,所以,大臣们为将来的新君担忧啊!!

    不过,咱新上任的靖隆的理由也很充足。

    一方面他是感谢庆丰帝把帝位让于他。

    对,他们靖南王府确实是太祖嫡系。

    可你们要明白,让一个皇帝承认自己或者祖先的一些过错,真心不是件容易的事。

    至于把位置让出来,换了是你,你愿意?

    你们家大家长的位置,你都不愿意,更何况是一国之君了。

    庆丰帝大部分的儿子虽说死的死,叛乱的叛乱,可还是有那么几个幼子留下的。

    庆丰帝不是一定要传位于他的。

    所以,他只守区区二十七个月,表达心里的感谢,尊敬之意又有何难。

    另一方面,原先,他所学习的,都是如何当一个王爷。

    可没有经过系统的太子培训的!!

    虽说后来的大半年接近一年时间里,庆丰帝是耐心的教导他。

    内阁的一些大臣也是悉心的指导他。

    可是,大半年的时间想要追赶别人几十年的系统教导,还是挺难的。

    所以,他要把有限的精神投入到无限的治国大业里去。

    这种充盈宫廷的事,还是缓缓吧。

    而最后,靖隆帝又提出,现在国库空虚,你想,之前的叛乱,可是死伤无数的。

    更加有很多老百姓还穿不暖,吃不饱,他身为帝王,怎么还广开宫门呢?

    他多养一个妃嫔,指不定就够一个寻常的十口之家过上一辈子了。

    所以,等国库银子充实一些了,他再谈个人问题。

    总不能减所有官员的俸禄来帮他这个皇帝养妃嫔吧?

    由于咱靖隆帝到了广大官员的俸禄这个现实问题,一些官员便也不说话了。

    他们虽说是得了些好处请谏,可实际上,和他们关系不大。

    可俸禄问题那可是事关自己的切身利益,更加关系到自己所有同窗,同僚的利益。

    倘若谁敢接这个口,估计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直接被他的同窗,同僚给米西了。

    “果然是你厉害,一出招,就把那些人的嘴给堵上了。”

    本来谨彦还在担忧呢,你想,丈夫做了皇帝,自己这个皇后是又喜又忧。

    喜的是,自己母仪天下了,登上女人的最高峰了。

    可忧的是,得和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了。

    一想到这儿,谨彦的想法就是,还不如当世子妃或者王妃呢。

    至少面对的敌人还少些。

    可现在,周泊桐一出手就搞定了。

    虽说时效只有二十七个月。

    不过,自己的男人这么聪明,想来到时候,还是能想到法子的吧?

    自己呢,也趁这段时间,好好的,想些法子看。

    “那是,要不然,怎么能当皇帝,怎么能让你当皇后的,是吧,乖儿子!”

    周泊桐还是很享受自家媳妇崇拜的目光的。

    第二百五十六章 孩子难养-->>(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周泊桐还是很享受自家媳妇崇拜的目光的。

    只不过,怎么每次看见儿子,都是在睡觉呢?

    话说,小孩子每天要睡这么多的,会不会睡傻的啊?

    “哎,我说孩儿娘,你儿子怎么老睡?现在这么睡,到了晚上,可怎么办?”

    周泊桐是觉得,其实每天自己和妻子儿子相处的时间吧,也不多,就晚上那么一会儿。

    总得和媳妇说道说道,和儿子沟通一二的是吧?

    儿子还不会说话,不过,肯定会听了嘛,那就听嘛,是吧。

    “小孩子这月数,自然是睡觉时间比较长了。

    听说过什么叫婴儿般的睡眠质量吗?

    小孩子这样的睡,才好呢,小孩子就是在睡觉的时候长智商,长身体的。

    再说了,你以为你儿子醒了,有这么好相处。

    睡着了,那是小天使,醒了,那是小恶魔!!”

    自己的儿子有的时候哭起来,那声音还是挺大的,特别的刺耳!!

    这样的哭声,也不多,从出生到现在,才三次过,不过,三次也够她受的了。

    你想,小孩子哭,一般不是饿,就是拉了尿或者屎。

    可是,压根都没有!!

    给他喂奶,自己的和奶娘的都试过,都不吃,尿片也是干净的。

    一开始以为是裹着的尿片,或者是襁褓哪儿有些不合适。

    可检查了一番,后来索性换了,还是照样哭。

    那时候和太妃也好,靖南王妃也好,表示会不会是撞邪了?

    这宫里脏东西多啊,小孩子的眼睛那是最纯净的了。

    据说,小孩子不会说话前,天眼都是开着的。

    说不定,就是看见了一些脏东西。

    一个表示,要不要叫护国寺庙的神僧来瞧瞧。

    一个则表示,要不要叫哪个道观的道士来看看。

    谨彦则和二人表示,倘若是晚上的,那么小家伙哭个不停也就算了,估计还真的是看见脏东西了。

    可现在青天白日的,哪个脏东西想找寻灰飞烟灭的快感跑出来吓人啊??

    谨彦其实也不知道要如何处理,怎么哄,那小子都嚎得那叫一个厉害。

    本来她是想着,这臭小子不会是在闹脾气吧?

    不打算惯着他。

    只不过,自己的儿子这么嚎,哪里可能不心疼的,又是哄又是抱的。

    可啥抱的姿势都换过了,啥好声好气的话也哄过了。

    花园也带他去转了几圈,还是一个劲地嚎着。

    这下,她是束手无策了。

    后来还是等着亮哥儿哭累了,才停止。

    然后第二天准时准点的,又开始嚎。

    本来以为亮哥儿是生病了,可叫来太医一诊治,还是和昨天的诊断一样,没病!!

    本来嘛,现在宫里的主人少,亮哥儿是周泊桐唯一的儿子,人家太医还真的是每天请平安脉的。

    后来是嚎了三天,传到了太皇太后哪儿,太皇太后请起,会不会和周泊桐小的时候一样。

    据太皇太后所说,周泊桐婴儿时期,有段时间也是不愿意喝奶,后来改喝米汤水。

    只不过,周泊桐婴儿时期和亮哥儿又有些不同,周泊桐那时候是奶娘的奶水一口都不喝。

    大家伙那时候没法子,怕饿死他,所以,改寻米汤水。

    亮哥儿则是奶水照喝,喝得也不少,但要给他加点米汤水。

    现在小家伙也养成习惯了,到了下午,你不给他喝点米汤水,他就死嚎给你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