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指点
    “下官指的是,皇后娘娘应该自配本宫。”

    妙书觉得,还是直接点明的好,放下了茶碗说道。

    “嘿嘿,在有旁人的时候,我是叫本宫的,这不是还没习惯嘛,呵呵。”

    妙书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刚要说,谨彦便开始唠叨起自己和妙书分开后的事来。

    妙书有好些事,杨氏都有和谨彦说过。

    比方说,妙书在西北又生了一个女儿。

    那时候,杨氏还说了,倘若将来有缘,她们二人还可以结儿女亲家呢。

    谨彦那时候听了,便不乐意了。

    这结儿女亲家岂不是代表自己要比妙书矮一辈了?

    要知道,自己和妙书一向是平辈论交的好么。

    这杨氏喜欢妙书,完全可以把自己的大孙子和人家的女儿相配不是?

    “说真,圣上一登基,我就在担心你……”

    据妙书所说,她那时候知道京城二四皇子叛乱的事,那就一个担心。

    谁叫她和庆丰帝主仆多年呢,还有她和薛公公也算是战友。

    感情比不得自己和她,可也比一般人强太多了。

    当然了,她更加怕谨彦傻呼呼的冲到前头去给人挡枪。

    这种事儿,那家伙不是没有做过!!

    那些年在宫里,倘若不是她挡着护着,谨彦也不知道死了几百次了!!

    谨彦一听妙书的话,很是心塞,自己哪里有这么笨。

    自己承认有的时候脑回路是慢了点,所以,给别人的反应就是自己比较呆傻。

    可是,事关自己的小命时候,自己还是很聪明的,那脑回路的转速不要太快哦,转得像小火箭似的。

    要不然,自己能取得阶段性的胜利吗?

    不是自己看不起妙书,让妙书试试看,让她同时对付二十个有功夫的人看,哼哼,肯定没自己行。

    要知道,那时候周泊桐和薛公公可都是怀疑自己有帮手的。

    只不过,自己懒得和他们解释罢了。

    是啦,是有帮手,穿越大神算不算?

    应该说,妙书接到叛乱和平叛,还有庆丰帝有意向把皇位给周泊桐的消息,差了也没几天。

    一开始,她是觉得,应该是通政司的一些情报有误。

    或者是薛公公要照顾庆丰帝,谨彦也没怎么管,所以,情报会有偏差也正常。

    有些事儿,她虽说知道些,但是还是坚信,庆丰帝不会让位给周泊桐的。

    庆丰帝再圣明,总是个帝王。

    但凡是帝王就不愿意公开承认错误,或者自己祖上的一些错误。

    要不然,一些天谴出来,怎么会叫内阁大臣来当代罪羔羊的。

    后来直到丈夫收到朝廷的正式通告诉,才确定庆丰帝要把皇位让给周泊桐。

    说真,那时候接到的时候,她还是觉得在梦里。

    然后又想到,她曾经的小徒弟要成为一国之母了,她更加担忧。

    她是知道她小徒弟的,运气不错,福气也挺好。

    有的时候,她还觉得,这周泊桐能当上皇帝,指不定就是靠着小徒弟的帮夫运。

    但是为人迷糊,真怕人生吞活剥了。

    第二百六十章 指点-->>(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但是为人迷糊,真怕人生吞活剥了。

    只不过,那时候,庆丰帝交给她的任务也没有完成,所以,她不可能离开西北。

    杨氏那时候在离京前就有书信过妙书。

    杨氏是知道自己女儿的性格脾气,能力。

    一来信得过妙书,二来也知道,女儿会听妙书,所以,想让妙书帮帮忙。

    妙书本来就有回京城的打算,只要等她完成庆丰帝交代的秘密任务,就可回京。

    只不过,那时候出了些意外,再加上那时候她女儿的身体出了些问题。

    所以,直到庆丰帝离世前,她才带着女儿启程回京。

    她也是在路上才知道,庆丰帝驾崩的事,那时候那叫一个后悔。

    早知如此,就应该早些回来的。

    那时候她是觉得,圣上的病也拖了挺长时间,薛公公呢,也表示圣上一切安好,叫她安心当差。

    所以,她才在女儿病好之后,又休养了一个月才启程。

    “妙书姐姐,先帝哪儿你去过了吗?”

    庆丰帝离世的时候,谨彦也很是伤心。

    庆丰帝虽说一开始待她还真的不怎么样,可是,细细想来,也不能怪人家的。

    谁叫自己是谨沅的妹妹呢?

    而且,再退一万步想,倘若那时候不是庆丰帝老盯着自己,自己规行矩步的,估计早被人生吞活剥了。

    更何况,后来庆丰帝对自己也不差,真看不上自己,完全可以不叫自己接妙书的棒。

    可没人规定,一定要自己来接棒的。

    所以,她那时候哭得可伤心了,比当年东府老太爷,老太太过世的时候还要伤心。

    自己都如此,更何况是妙书了。

    妙书点了点头,“我先去了先帝的陵跪拜觐见,才回京城的。”

    这在谨彦看来也没啥,顺路嘛,本来庆丰帝的帝陵就在西北回京城的道上,换了是她自己,她也会这样。

    可妙书先和谨彦说过,也算是打了预防针。

    现在她和谨彦关系好,自然是无妨,可将来的事儿,谁也说不好。

    毕竟,按照一般的程序应该是先回京城拜见帝后,得了帝后的允可再去先帝陵哪儿拜祭。

    二人说完了彼此之间的事之后,妙书对于谨彦这次女官的复选提出了一些个人意见。

    “你一次性针对七家太多了,今年,就三家吧,先把司马家给空出来。”

    妙书哪怕离开京城几年,可由于人家对通政司的掌握,再加上之前游走于各大世家之间,立即给谨彦提出了她的个人见解来。

    见谨彦有些不懂,便道,“司马家之前过世的老太太,是南宫家的姑奶奶,和大大长公主的感情不错。

    所以在离世前,和大大长公主约定,给南宫少爷订下了司马家二房的六小姐。

    这次六小姐也进了复选,倘若这次把司马家给牵涉进去,到时候恐怕……”

    “南宫濯和那六小姐?奇怪,这事儿,怎么没在京城里听说。”

    谨彦一听,心道,幸好妙书提醒自己,要不然,还真要麻烦了。

    大大长公主对自己和周泊桐那可是有恩的。

    那时候,倘若不是大大长公主搞定了一部分的宗室,周泊桐上位,可还没这么容易呢。

    帝位,那可是人人都想得的。

    有些人,哪怕自己得不到,也不会让别人轻易得到。

    那司马家的六小姐既然是南宫濯的未婚妻,自己肯定要给些面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