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 陪着儿子成长
    “小濯子要成亲了,到时候我送个大礼给他,呵呵!”

    南宫濯和谨彦一直算是有往来的,在谨彦眼里,他和三胞胎也没啥分别,都是一样,弟弟!

    虽说有的时候会那臭小子会怼得她说不出话来,可她真有事的时候,铁定会为她出头,兄弟就是这样!

    所以,弟弟要成亲了,身为姐姐的她,怎么能不送份大礼呢?

    “你也别忙着,大大长公主那时候是答应了司马家老太太,可是,南宫濯心里是怎么想的,还不知道。

    所以,对司马家,你还是缓缓,不是看在南宫濯份上,而是看在大大长公主份上。”

    妙书觉得,有些话,有可能她刚才没说清,所以继续提点。

    “你的意思是小濯子?……也是,这长辈会喜欢的,他未必会喜欢,就拿我家那位来讲,嘿嘿嘿嘿……”

    谨彦笑得一脸的傻样儿,她觉得,估计是大大长公主和人家司马老太太关系好。

    人家老太太临终前的话,所以,大大长公主不好意思拒绝。

    小濯子呢,是个有主见的,对那六小姐并不喜欢。

    有可能只是因为长辈强安排的,所以不喜欢,要不然,他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没成亲的?

    大大长公主,可是只有他一个孙子的,你说她老人家会不着急?

    自己这次要不要派谴一个宫女去公主府,问问大大长公主的意思?

    她倒是更加想问小濯自己心里的想法。

    可也要她愿意和自己说才行,唉,真忧伤。

    说真,被人安排婚事,或者安排别人婚事,真的是件很头疼的事儿。

    可偏偏自己这个皇后,是全大周朝业务量最大的“兼职媒婆”……

    妙书瞟了眼谨彦,很是无语,心道,圣上以前在宫里也是挺精明的主儿啊,除非人家自己愿意,要不然,谁玩得了他啊?

    可瞧瞧现在……

    算了,不提圣上了,好像自己也是,你说自己这么操劳辛苦为了谁?..

    还不是为了眼前这傻孩子?

    二王就不提大王的糗事了,有些事儿,注定的!!

    “司马家,你先观察一段时间吧,或者试探一二也成,看看南宫的反应,这孩子不是个简单的。”

    谨彦看了看妙书,点了点头。

    她一向是知道小濯子是个厉害角色的。

    你想,大大长公主和人家的丈夫多少彪悍,生出来的孩子智商自然不会差,就是身体稍微差了些。

    人家夫妻给儿子挑的媳妇基因肯定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可惜,人家媳妇没生下一儿半女。

    而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丫头能爬上huang,还平安生下儿子的,你说吧,这丫头能蠢到哪儿去?

    最要紧的是,那丫头还把自己强悍的身体健壮基因传给了小濯子。

    说小濯子是精英中的精英绝对不为过。

    前些年,人家还偷偷跑到西山大营去锻炼了一番。

    在那种非人的军营里,他能够存活下去,最重要的是,还成功“毕业”了,得到了上下的称赞,你说说这家伙的脑力和体力是有多强悍。

    有的时候,她对三胞胎生气,就想把三胞胎踢到西山大营去。

    可一想到三张一模一样的脸,再加上三胞胎年纪也不够格,想想还是算了。

    省得被西山大营的将领觉得,自己把人家军营当幼儿园了。

    妙书回朝之后,又继续担任原先的官职。

    一开始的时候,她是觉得,到底是离开宫里时间久了,有些不适应了。

    可后来才发现,谨彦是能把甩开的活计,都甩了开来丢给她。

    她是无语极了。

    当年是许皇后要来夺她藏书阁的一些权。

    可现在呢?

    怪事年年有,没有今年多,真没见过这么不爱管事的皇后!!

    之前她上任的时候,周泊桐就有和她提过,谨彦呢,啥事都好,就是太懒,有些事太不上心,让她有事多担待着。

    她是有想过接下来要如何和谨彦相处的。

    说真的,她还怕将来自己会和谨彦搞成像自己和许皇后那样。

    可哪里想到,谨彦是会这么当皇后的。

    一想到谨彦这样呢,她又有些郁闷了。

    她可不是那种领着藏书阁女官的俸禄,操着当皇后的心,更加不贪权好么。

    她踏入坤宫的时候,谨彦和亮哥儿玩得正开心。

    之前就是妙书不在,什么事都要来问她。

    她就不明白了,每天都来问同样的事,你们不烦吗?

    搞得她和儿子一起玩乐的时间也没有了。

    现在妙书一来,就不同了,她多了好多和儿子互动的时间。

    以前周泊桐老说儿子爱睡觉,其实亮哥不是爱睡觉,这不是没人陪他玩嘛。

    他只能无聊的睡觉了,说来自家儿子的性格脾气还是挺好的。

    有人陪玩,他就和你们玩会儿,没人陪他玩,他就睡觉!!

    所以,她现在每天和亮哥儿玩,每天看着儿子这么傻乐呵,她也傻乐呵。

    “亮哥儿,给妙书姑姑见礼,妙书姑姑,我叫亮哥儿,我可聪明啦,每天陪爹娘玩,对不对,对不对?”

    亮哥儿被谨彦抱在怀里,冲着妙书咧着嘴笑,笑得那叫一个开心。

    妙书看见亮哥儿,顿时心里有些火发不出了。

    “妙书姐,怎么了?谁惹你不开心了?”

    谨彦觉得,妙书很是会处理事,妙书一回来,自己好多事都可以交托给她。

    现在,居然也会有人把她搞得不开心,也不知道是哪个奴才这么不开眼,自己一定要好好教训人家一顿。

    妙书很是无语的瞟了她一眼,心道,除了你,还有别的人敢对自己这样?

    “皇后今儿个倒是有闲情,和大皇子玩耍?”

    言下之意就是,你身为皇后可以有这闲功夫?

    妙书说得这么明白,谨彦自然是听出来了。

    “妙书姐姐,你也知道,每个孩子的成长只有一次,身为父母的,能多陪着,只能多陪着。

    等哪天孩子长大了,你想多陪着他,都没那可能了。

    本来圣上就比较忙,每天也只有晚上一个多时辰来看看亮哥儿。

    可有的时候亮哥早就入睡了,唉……”

    有的时候想把小家伙搞醒吧,又怕影响他成长。

    而且小家伙的脾气有些大,他想睡,你不让他睡的话,他可是会一直嚎一直嚎的……

    “每个贵族世家的孩子,或者皇子,都是管事嬷嬷,宫女太监陪着长大的吧?”

    妙书觉得,这谨彦怎么老要搞得和别人不一样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