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不一样的办法
    周泊桐笑着看着自家媳妇,道,“话那是不能这么说的,相比较另外的女官,至少这十位女官是感激你的。

    肯定会努力发力的,呵呵,我还挺期望这些姑娘的作为的。

    只不过,就怕小濯子一不高兴就跑到西北去,到时候,大大长公主哪儿,就不好交待了。”

    谨彦把另外剩下的一些姑娘,基本都指到了年事比较高的铁帽子家去实习。

    她的意思是,宫规森严啊,先让大家伙去铁帽子,亲王,郡王家实习两到三个月。

    到时候得到实习完美通知书了,倘若用家也满意,那么你再回宫。

    这用家满意自然是那些年事已高的铁帽子了。

    而要满意,讲真的,还真的讲究一个度的。

    一些铁帽子哪怕年事再高,他还是男人!!

    你说吧,那皇后把这些青葱女官指下来是什么意思?

    虽说来宣旨的太监没有明指,可实际上,谨彦都说了,让人家铁帽子高兴就好。

    至于那些太监,有良心些的,不说啥话。

    至于变态些的,那就说得比较阴阳怪气了。

    不过,不过,总的,还是透露出一个意思,您老自己看着办。

    人家觉得,已经领会皇后的意思了。

    有些知道女官是自己得罪不起的,或者还知道度些的,还好。

    只不过是贼溜溜地看了那女官几眼,就让人把女官交到王妃,或者府里当家侧妃的手里。

    倘若是那种本来就不问朝事的铁帽子,又比较好这口的,对这方面没有节制的。

    到了晚上,女官也就成了他的“盘中餐”了。

    朝廷一向对铁帽子,特别是不问朝事的铁帽子比较优容的,谁叫人家投抬投得好呢?

    只要不参与谋反,任何事,包括杀人放火,强抢民女的,基本都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罚个几年俸禄就此了事的。

    可哪家的铁帽子是靠朝廷的俸禄过日子的啊!!

    最要紧的是,谨彦下旨时间比较妙。

    下旨的时候是让那些女官跟着太监过去,下完了旨,那些女官直接就在人家府上了。

    至于你说换洗的衣物,堂堂的王府,还会少那些衣物?

    哪怕那些女官手段再高,让人传递了消息出去,人家的家人收到风,也早就是晚上,是宵禁的时间了。

    要知道,到了晚上,可不是现代,你是不能随随便便出去的!

    “媳妇,你这招挺高的,妙书想出来的吧?”

    周泊桐表扬了谨彦几句,然后便道。

    “哪能啊,这么坏心眼的事儿,妙书姐姐可反对来着,说影响不好。

    可我是那种会注意影响的人吗?

    她们不是想攀龙附凤嘛,本宫就给她们这个机会,铁帽子哟,世袭罔顾的铁帽子哟!!

    瞧瞧,我待她们多好,铁帽子年纪大了,肯定会疼她们的嘛,到时候,生个一儿半女的,再加上她们的娘家背景,自己手段高些,指不定,就成了铁帽子的外祖家!!”

    敢肖想自己的老公?

    哼,自己就让你去陪老公公们!!

    能陪铁帽子到现在的那些王妃侧妃们,哪个是简单的角色。

    你们还是自己好好过过招吧!

    “小心别玩过火了。”

    严格来说,周泊桐还是挺支持谨彦的。

    他可不想自己的后~宫都是些心怀鬼胎的人。

    他绝对不像外界传的,怕媳妇,或者只想要媳妇一人。

    说不定,哪天看厌媳妇了,想找个妃嫔也指不定。

    可现在没看厌呢,那些人就塞过来,他就不喜欢了。

    自家媳妇虽说缺点也挺大一堆的,可至少和她相处不累,舒服。

    自家媳妇有的时候虽说挺喜欢瞎胡说的,可自己就是喜欢听她瞎胡说。

    你说吧,自己烦朝廷的事一天了,谁还有心情和精力和一些女人玩心眼啊,自然是要松弛精神了。

    有什么是比自家媳妇更知道要让自己如何放松的?

    所以说,媳妇是自己的好!!

    还有,某些运动,还得被逼着做,一想到这儿,周泊桐的心情就不美妙了。

    他可是个很注意这方面的人,一定要两情相悦才行。

    被逼的,说真,他真的很怕自己被逼着的不举啥的。

    你说吧,那些小姑娘,年纪小小不学好的,就学会抛媚眼,如何勾搭男人了,明显,家教不行。

    自己要这种家教不行女人干嘛?

    万一教坏自己的宝贝儿子怎么办?

    周泊桐觉得,有的时候,庆丰帝也不是不会教儿子,那是不会挑女人。

    什么臭的香的全部要,好了,带坏他的儿子了吧。

    所以,自己要学会引以为鉴啊!!

    “你放心,你之前不是说了那几家?我特地把那几家的姑娘送进了几家王府。

    嘿嘿,不闹事最好,闹事了,你正好借力打力。

    那些铁帽子,想来应该也不是省油的灯吧?

    说真的,我还挺期待的。”

    她想这个主意的时候,妙书有和她说过风险。

    最大的风险就是****爷们还有那些世家联合起来反她。

    但她也要考虑过,权衡过。

    你又想捍卫自己的婚姻,又不愿意啥风险也不承担,怎么可能。

    那些人最多闹着要废后呗。

    可自己是庆丰帝赐的,想废,不好意思,真没听过,元后会被废的,除非你碰上的是昏君。

    所以,自己干嘛不搏一把?

    怎么说呢,三十家世家,首先就有势大,势小的,还有送去南宫濯那边的。

    真正有那个心动女官的铁帽子有,但也不多,就那么四五个罢了。

    四五个世家,她还是得罪得起。

    对,有些铁帽子的吃相会比较难看些,比方说,得了便宜还卖乖的。

    可是更多的铁帽子,还是聪明的。

    这些年事已高的铁帽子,会不想动些年轻的世家贵女?

    当然不可能了!!

    越有权势的男人,越喜欢碰那种什么京城第一才女,京城第一贵女,京城第一美女,有这种名头的。

    要不然,当年四皇子也不会用谨沅的名头,拉拢这么多老贼了。

    所以,这种人的劣根性,谨彦也早摸透看透了。

    聪明些的铁帽子,或者王爷,肯定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什么和人家一起说废后这种事肯定不会干出来。

    相反,有的时候,还会偏帮谨彦。

    没有谨彦,他们这几头老掉牙的老牛,能吃那新鲜可口的世家贵女?

    别开玩笑了。

    平常易得的侍妾,哪里能和这些世家出来的贵女相比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