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为什么跟着我?
    一秒记住

    突然被人抱住了胳膊,云潇潇愣住了,但下一刻就想要推开她。

    察觉到她的意图,白衣女子更是紧紧抱着,甚至将脑袋都靠在了她的肩膀上,“姑娘,你今天要是不买我,我就这样缠着你。”

    丢脸就丢脸吧,总比回去看主子的冷脸色要强多了。

    周围的人因为白衣女子的这句话也是愣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卖身葬父的人也可以自己选主人吗?

    看这个样子,是选中了这个好看的姑娘了。

    云子皓站在云潇潇的腿边,看了看自己的娘亲,又看了看这个漂亮的白衣姐姐,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娘亲。”

    云子皓拉了拉云潇潇的裙摆,疑惑的声音响起,“这个姐姐在干嘛,为什么抱着你不放。”

    “……”

    云潇潇刚要说话,却被白衣女子打断了,她也低下头看着那小小的萌娃娃,“小朋友,以后姐姐跟着你好不好。”

    看现在这个情况,先从这个小宝贝下手,应该会容易很多。

    可是她想错了,小家伙比云潇潇更难缠。

    云子皓歪着小脑袋,“我又不认识你,为什么你要跟着我。”

    “额?”白玉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很小的娃娃也并不好骗,她空出一只手摸了摸云子皓的小脑袋,“我叫白玉,你看,现在认识了吧。”

    闻言,云子皓还是摇摇头,“就算说出名字也不代表认识啊。”

    “……”这下白玉是真的无语了,她幽怨的看了云子皓一眼,再次将缠人的功夫对准了云潇潇,“姑娘,你就收下我吧,洗衣做饭,挑水砍柴,我都可以的,求求你了。”

    云潇潇挑着眉,唇角勾起了一抹似笑非笑,“你确定?”

    “呃?”

    白玉一愣,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她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不过,现在的她总算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这母子二人都是难缠的人物。

    见她一副不能理解的样子,云潇潇好心的重复了一遍,“洗衣做饭,挑水砍柴,你真的可以?”

    “……”

    白玉不知道该怎么搭腔了,刚才会说出那句话完全就是瞎掰的,让她打人还可以,洗衣做饭,哈哈了。

    “这个,当然了!”

    既然刚才是这么说的,现在只能硬着头皮回答了,反正只要这个姑娘肯收下自己,就算日后不会洗衣做饭,应该也没什么大不了吧。

    “是吗?”云潇潇不容置否,眸光扫向白玉抱着自己的小手上,扬唇道,“看你这手白白嫩*嫩的,应该也不适合做这些吧。”

    什么?

    白玉眉头微微蹙起,随着她的话看向自己的手背,嗯,确实是白白嫩*嫩的,不过……

    吓!

    她猛然缩回手臂,打着哈哈道,“姑娘,你别看我的手这样,其实很能干活的。”

    “是吗,可是我不需要!”

    云潇潇简短的一句话已经说明白玉刚才的口舌全都浪费了。

    “小皓,我们走。”

    眼见云潇潇拉着云子皓真的要走了,白玉再次拉住她,“姑娘,你是不是嫌我的价格贵了,没关系,可以便宜一点,真的。”

    这句话让云潇潇感兴趣了,脚步停了下来,斜睨了她一眼,“怎么便宜?”

    这句话让白玉感觉到有了希望,立马兴高采烈道,“十两银子,怎么样?”

    因为两人的距离很近,加上说话的声音也很小,周围的人并听不清楚,可是看着眼前的画面,他们也觉得有趣,所以并未离开。

    “十两?”

    “对,十两。”生怕云潇潇听得不太清楚,白玉重重的点头,以表明自己说的都是真的。

    “是吗?”云潇潇像是在思考,随后便扬起一抹潋滟的笑,“可我还是不需要。”

    “那……五两?”

    反正今天她一定要完成主子的任务,势必要跟在这个姑娘的身边。

    “从一百两降到了五两,这么点的银子,够你的“爹”下葬吗?”说话间,云潇潇瞥了一眼依然躺在席子上的尸体,嘴角的笑染上了兴味。

    “够了够了,买个便宜的棺材就行了。”

    “你的价格确实很低,也很让人心动……”说到这里,云潇潇停顿了一下,看着因为她的这些话而兴奋点头的白玉一眼,继续道,“可是,我没钱!”

    这巨大的反差让白玉简直傻眼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个姑娘,说她没钱?

    不可能吧,她的衣着虽然朴素,但都是上好的绸缎,这叫没钱?

    白玉虽然愣了一下,但是并不气馁,再接再厉道,“不要钱了,姑娘,你就让我跟着你吧。”

    不要钱。

    这次轮到云潇潇愣住了,眯了眯眸,“你为何这么坚持跟着我?”

    “这个……”

    白玉犹豫了一下,想着临行的时候,主子交代了,千万不能透露他。

    思索了一下,白玉道,“姑娘,我们有缘啊,我第一眼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

    噗!

    这句话让云潇潇差点将口水喷出来,这是什么话?

    “你是在表白?”云潇潇的眼里也染上了些许的笑意,虽然她不知道这个叫白玉的究竟是谁,为何坚持跟着她,但是她的直觉告诉她,她对他们并没有任何威胁。

    “啊?”白玉睁大了眼,云潇潇的那句话后知后觉的传进了脑海里,想了想,确实很不妥,她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姑娘,我不是那个意思,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你,不是不是,就是,我……”白玉给自己快要绕糊涂了。

    看出她想要解释又说不清楚的样子,云潇潇唇角的笑意更加深刻,“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身边确实是不要人。”

    见云潇潇的态度坚决,白玉也是没辙了。

    难道,主子交代的任务真的要失败而归了?

    不!

    她绝不认输,现在要是就这么回去了,还不给他们笑死。

    思及此,白玉猛然抬起头,双眼直直的看着云潇潇。

    被这样的目光看着,饶是云潇潇也有些不自在了。

    “你……”

    “姑娘,我决定了。”白玉将云潇潇的话打断了,神情坚定。

    “你决定什么了?”

    云子皓一直站在旁边,看着两人的互动,也觉得十分有趣,小脑袋时不时的还点着,像是在评头论足似的。

    “姑娘,我给你五百两,你就让我跟着吧。”

    什么?

    云潇潇诧异的扬起柳眉,是她听错了吗?

    卖身葬父的人反而要给她钱,难道现在的世道已经变了?

    “五百两?”

    “对,五百两,姑娘,这下我可以跟着你了吧。”

    白玉讨好的看着眼前的女子,明明是一个这么绝美的人,怎么这么倔强,也这么难缠,虽然损失了五百两,但是她一定要主子赔偿。

    这次,云潇潇还没有说话,到是一旁的云子皓两眼放光的说道,“五百两,真的吗?”

    哈,有戏了。

    白玉也是高兴的眯起了眼,微微弯腰道,“小朋友,你要是让我跟着你,这五百两就是你的了。”

    虽然有些心疼,但想到自己达到了目的,也就松了一口气。

    “五百两,五百两……”云子皓伸出小手指,似乎在算账。

    可是很快的,他就皱起了小眉头,“不行!”

    正在等着他答应的白玉听到这两个字时,慌张了,“为什么不行?”

    “你看啊。”云子皓将十个手指头伸向了白玉的眼前,很是认真的说道,“小皓的目标是存够十万两银子,现在的已经存了六万两银子了,还差四万两,你只给五百两的话,还差了三万五千两啊,根本就不够嘛。”

    云子皓的童言童语,看着他认真算账的模样,白玉感觉自己的眼珠子都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了。

    这哪是什么可爱的小娃娃啊,根本就是一个吸血的小财迷。

    若是她没有理解错误的话,这个小财迷是希望她可以将他剩下的四万两银子补齐,是这样吗?

    是这样!

    盯着云子皓那期冀的目光,白玉就知道自己猜中了他的心思。

    这一刻,她是真的要哭了。

    之前主子交代下来的时候,她以为是个很简单的任务,谁知道现在……

    大人难缠,小娃娃呢,又是个财迷。

    云潇潇也因为云子皓的话而哭笑不得,但是她并没有做声,想要看看这个白玉是不是真的为了跟着她,可以牺牲这么大。

    毕竟四万两银子可不是个小数目。

    白玉虽然是犹豫,但是心里也发誓,主子交代的任务一定要完美的完成。

    只思考了一会,她肉痛的点头,“好,姐姐就给你四万两。”

    呜呜,她真的是欲哭无泪啊。

    她总共的存款就六万两,还没有一个小娃娃的存钱多,现在好了,掏出四万两,她就只剩下两万两了,还有比她更凄惨的人吗?

    不行,这些银子一定要让主子赔偿!

    “真的吗?”云子皓见这么轻松的就赚到了四万两,小脸上满是兴奋的神情,接着转头看向云潇潇,“娘亲,你听到了吗,这个姐姐答应给我四万两了。”

    云潇潇没有说话,只是嘴角抽搐了一下,没想到,这么无理的要求,这个白玉会真的答应。

    “娘亲,我喜欢这个姐姐,你就让她跟着我们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