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关着门做什么?
    一秒记住

    “娘,现在想想,这次云潇潇回来这么嚣张,一定是因为那个丫鬟的原因。”云汐羽眨了眨她被挤得小眼睛,道。

    “你说的不错,不过,那又如何,丫鬟终究是个丫鬟,一定要想个办法除掉她,看云潇潇还如何嚣张。”秦雪说的很简单,但也在这个时候,看见了云汐羽的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羽儿,怎么了?”

    云汐羽抿了抿唇,犹豫了一会,终于将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娘,我……我不是那个丫鬟的对手。”

    话落,秦雪震惊的瞪大了双眼,“你说什么?”

    声音充满了不可置信,在天锦国谁不知道,云家的二女儿人美实力高强,可是现在,她居然说她不是一个丫鬟的对手。

    “羽儿……”

    “是真的,娘,那个丫鬟的实力很强,我根本就没有还击之力。”

    此刻,只有云汐羽自己知道,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简直就是将她的自尊踩在脚底下了,要她承认一个丫鬟比自己强,她只感觉到无尽的丢脸。

    看云汐羽的表情认真,秦雪就算再不相信,也知道她说的是真的了。

    可是,一个丫鬟的实力都比羽儿高,那……

    像是想到了什么,秦雪的脸色变得难看了,“羽儿,若真是如此,那个丫鬟就更要除掉了,不然,一定会威胁到你的地位。”

    秦雪想到的,云汐羽自然也想到了,只是,她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除掉她们,毕竟,她根本就不是那个死丫鬟的对手。

    “娘,我在想想办法……对了,娘,我还有事要告诉你。”云汐羽突然就想到了之前云忆秋的事情。

    “什么事?”

    “就是……”接下来的时候,偌大的房间只能听到云汐羽的声音,随着她的不断开口,秦雪都快要将自己的眼珠子瞪出来了。

    “你说什么,云忆秋她……”

    秦雪的诧异云汐羽是知道的,因为今天若不是亲眼看见,她也不会相信的。

    “是的,爹和陈将军已经做了决定,让云忆秋嫁过去了。”

    “太不可思议了。”

    “娘,我总有一种感觉,自从云潇潇回来了,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完全没有以前的风平浪静了,而且,我还感觉到,事情并不会就这么结束。”

    秦雪沉默了,像是在思考云汐羽的这些话。

    “那现在怎么办,若是让云忆秋嫁过去,那之前的计划还能用吗?”

    知道秦雪的意思,她说的是让云潇潇代嫁过去的计划,云汐羽摇了摇头,“娘,现在不是计划能不能用的关系了,而我是有些怀疑,云潇潇根本就是知道这个计划,所以这一切,都是她主导的。”

    随着话落,秦雪立马反驳,“不可能,这件事除了我们几个,根本就没人知道,我们也不会告诉云潇潇,那么她根本就不可能会知道的,也许她这次回来是和以前不一样了,但不代表她已经不是废物了,在某些方面来说,她依然是以前的那个她。”

    云汐羽也希望相信秦雪的这句话,但她还是有些心神不宁。

    “娘,就算真的如此,那个计划也不能实行了。”

    “为什么?”

    “这次的事情已经让陈将军很生气了,若到时候新娘换人了,事情绝对不会就这么简单的平息。”

    云汐羽的话让秦雪皱了皱眉,道,“你说的也有道理。”

    就在两人说话间,门外一道声音传来,“夫人,老爷来了。”

    随着话落,云汐羽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慌张了。

    她快速站起身,朝着床边走去。

    她的举动让秦雪疑惑,“羽儿,你这是做什么?”

    “娘,绝不能让爹看见我这个样子,若是被他知道我连一个丫鬟都打不过,你想想,在他的心里,我的地位还能和以前一样吗?”

    云汐羽这句话说的很有道理,云城确实是很宠爱她,但前提也是因为她的实力不错,现在若是被他发现了她被一个丫鬟打成了这样,他一定会觉得自己没用。

    秦雪也想到了这一点,她忙不迭地的点头,随后帮着云汐羽快速躺在了床上,然后拉下了帷幔。

    就在这些刚做好的时候,云城推门进来了。

    “关着门做什么?”

    云城进来的时候,见秦雪站在床边,也跟着走了过来。

    “羽儿呢。”

    秦雪心里一慌,随后稳了稳心神,道,“羽儿今日染了风寒,现在正在休息。”

    “染风寒了?”云城脸上露出一抹担心的神情,“有没有让大夫看看。”

    这几个儿女当中,他最满意的就是云汐羽了,这样的女儿给他涨了很多脸面。

    “看过了,也服过药了,现在正在休息。”

    闻言,云城点点头,透过帷幔看着里面的身影。

    此刻,云汐羽是背对着躺在那里,因为紧张,她双手紧抓着盖在身上的锦被。

    当感觉到一道视线紧盯着自己的时候,她更加紧张了,背脊僵硬的挺直着。

    她极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不让呼吸声暴露了自己。

    好在云城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朝着桌边走去。

    见此,秦雪也跟了过去。

    “老爷,今天怎么到羽儿这边来了。”

    “我是来找你的,听说你在羽儿这里,便过来了。”

    “找我的?”秦雪诧异。

    “对。”云城点点头,也在这个时候,秦雪看见他神情阴郁。

    看着他这个模样,想着云汐羽刚才说的话,她马上就明白了让他心情阴郁的原因。

    “老爷,关于秋儿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你……”

    “不说那个孽女了。”云城语气暴躁的打断了秦雪未说完的话,只要一想到之前看见的那些事情,他就感觉愤怒在体内叫嚣着。

    “我现在过来,就是让你去告诉那个孽女,将军府传话过来,让她明天就嫁过去。”

    “明天,这么赶?”

    “赶总比丢脸强。”云城丢下了这句话,就愤怒的拂袖离开了。

    目送着云城离开之后,秦雪看了一眼大床的方向,道,“羽儿,你也听见你爹刚才说的话了吧,你现在好好休息,娘现在就去通知。”

    秦雪走到了外面,就看见红杏站在外面,脸上神情带着些许的犹豫。

    当看见秦雪出来的时候,她快速迎了上前,“夫人。”

    看了她一眼,秦雪也没有说话,就准备离开这里。

    见此,红杏跟在后面,又喊了一声,“夫人。”

    终于,秦雪停下了脚步,眯着眼看着她,“有话要说。”

    红杏点点头,犹豫了一下便开口,“夫人,小姐她没事吧。”

    这句话让秦雪神情一凝,“你知道了什么?”

    “奴婢刚才看见小姐脸上……”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秦雪厉声打断了,“这件事,立马从你脑中抹去,听到了没有。”

    红杏被吓了一跳,但是当看见秦雪脸上的神色时,忙不迭地的点头,“是,奴婢知道了。”

    “知道就好,从今往后,我不想在听到这件事。”

    “是!”

    ……

    南王府。

    书房。

    赫连墨坐在案桌前,神情专注,似是在画着什么。

    下方的风雷站在那里,好奇的看着自家主子。

    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主子,今晚云姑娘就会过来了是吗?”

    话音落下,赫连墨手中的狼毫笔停顿了一下,唇角扬起了一抹温润如水的笑,“是啊。”

    随着回答,他的脑海中似乎出现了那风华绝代的女子,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深刻。

    看到自家主子嘴角的笑,风雷觉得很稀奇,以往,从来不见主子在其他女子身上有过这样的神情。

    应该说主子对于其他的女子都是无视,只有云姑娘,与众不同。

    看了眼案桌上的纸,疑惑的开口,“主子,你在画什么?”

    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了,赫连墨再次垂眸,用心的描摹着纸上的轮廓。

    赫连墨虽然没有回答,但是这并不影响风雷的说话,“主子,云姑娘真的很厉害啊,再过不久,你就可以重新站起来了,真让人高兴。”

    耳边听着风雷的话,赫连墨的嘴角也跟着扬起淡淡的笑意。

    “不过,主子……”风雷话锋一转,语气带着些许的困惑,“云姑娘明明这么厉害,为何外面都在说她是……废物。”

    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最后两个字说了出来。

    因为近日来外面说的全是云家三小姐的事情,这也让他们知道,原来云潇潇就是云家的人。

    可是,他们见过的云姑娘压根就不像是传闻说的那样啊。

    第一次的见面,云姑娘就以一己之力将那些黑衣人一招打败,可见实力不简单。

    既然如此,为何还会有这样的传闻出现?

    这句话终于引起了赫连墨的注意,微微抬眸,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是吗?”

    说完,他再次低头,画上了最后一笔。

    瞬间,一副完美的画像就完成了。

    他满意的看了眼自己的杰作,刚将画像收起来,门外走进来一个侍卫,正是南王爷身边的贴身侍卫。

    “世子,王爷让您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