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一秒记住

    父亲?

    赫连墨不解的微微皱眉,现在找他做什么?

    虽然困惑,但还是点了点头,“好。”

    **

    “父亲,您找我有事吗?”

    赫连墨坐在轮椅上,在他面前的男人一身藏青色长袍,坚毅的脸上刚正不阿,隐约还还可以看出几分赫连墨的身影,他就是天锦国的南王爷,赫连南。

    看着自己唯一的儿子,赫连南褪*去了在外人跟前的严厉,露出了一抹慈祥的笑容。

    “怎么,没事为父就不能找你?”

    开玩笑的话语让赫连墨哑然失笑的摇摇头,“当然不是。”

    “不是最好,不过,墨儿,我今天确实有件事要问你。”说话间,赫连南也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

    闻言,赫连墨温和的笑着,“什么事?”

    “就是……”像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问出口,赫连南尴尬的轻咳了两声,他这个样子让赫连墨更加的疑惑了。

    “父亲,很少看见你这个样子。”

    他的父亲不管做事还是说话都是行事果断,从不含糊,可是今天……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问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赫连南终于将自己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对于儿子的双*腿可以恢复他也已经知道了,自然也很高兴。

    但更让他感兴趣的事,是在提起那个为他治疗双*腿的那个女子时的神情,眼中满是星子般的光芒,不难发现他对那个女子很有好感。

    赫连南的问题让赫连墨一愣,但紧接着,脑海中便出现了一道风华绝代的身影。

    很快的,他摇摇头,想要将脑海中的影响甩去,有些不自在的说道,“父亲,你想多了。”

    那样的女子,如风如梦幻,根本就不是他可以抓住的。

    “是吗?”赫连南一点也不相信自家儿子说的话,虽然他也不知道他心里真正是怎么想的,但是他可以肯定,对于那个女子,他一定有着不一样的想法。

    “你难道不喜欢人家?”

    “我……”想要拒绝,但赫连墨却怎么也说不出,看他这个样子,赫连南得意的笑了,“看吧,还说不喜欢人家,什么时候带回来给爹看看。”

    赫连墨并没有什么门户之见,只要自己的儿子喜欢,以后可以幸福,他是无所谓的。

    这句话让赫连墨不自在的红了耳根,“爹,你说到哪里去了,她……她都已经有孩子了?”

    说出这话的时候,赫连墨明显感觉自己的失落。

    也许,他是真的喜欢她的吧,但是他也知道,他没有机会。

    这一点赫连南到是没有料到,“什么,有孩子了?”

    “不错。”

    赫连墨点点头,想着小皓那可爱的模样,唇角不自觉的勾起了一抹浅笑。

    那个孩子,他是真心的喜欢。

    “真可惜,居然已经有孩子了。”赫连南的声音也是难掩失望,毕竟是第一次有一个女子让儿子有好感,谁知道已经身为人母了。

    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但随后便站起身,走到了赫连墨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世上还有很多的好女子,到时候爹为你介绍。”

    这么说的同时,他在心里也已经开始策划了。

    毕竟儿子已经不小了,有些事情是该考虑了。

    赫连南的这番话让赫连墨快速拒绝,“爹,不用了,我现在还没有这些心思。”

    “那怎么行,你……”

    见赫连南准备没完没了的说下去了,赫连墨灵光一闪,快速打断了他的话,“爹,你想知道为儿子治疗双*腿的女子是谁吗?”

    果然,这句话引起了赫连南的注意。

    他是知道有人在为儿子医治双*腿,但是什么人他就不知晓了。

    “是谁?”

    “一个你意想不到的人?”

    赫连墨的卖关子让赫连南更加好奇了,脸上全是感兴趣的神色,“我意想不到的人,难道,我认识?”

    “可以说认识,也可以说不认识?”

    “好小子,快说。”赫连墨的哑谜让赫连南没好气的拍了他一下。

    “爹,最近天锦国最热门的话题是什么?”赫连墨并没有说出具体的答案,模棱两可的话让赫连南自己猜测。

    “最热门的话题?”赫连南微微皱眉,像是在思考,随后瞪大了眼,“难道是……”

    “不错,就是她!”

    说起云潇潇,赫连墨的唇角全是温柔的笑容,不过让震惊的赫连南并没有注意到。

    “这是真的吗?”

    尽管已经从儿子的口中说出来了,但赫连南依然觉得不可置信。

    对于云潇潇,他其实并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只知道她是云府的三小姐,之前和赫连峰有婚约,然后被退婚了,之后就离开了。

    近来大多数人都在说她回来了。

    当然了,这些都并不是让人感到讶异的地方,而是天锦国的所有人都知道,云家的三小姐是个不会修炼的废物。

    可是,刚才墨儿说了,给他治疗双*腿的人,正是云潇潇。

    这……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看着他震惊的模样,赫连墨自然知道赫连南心里的想法,但,这确实是事实。

    “爹,云姑娘是个很特别的女子,并不像世人所说的那样。”赫连墨的话语让赫连南终于回神了,他也相信了。

    毕竟,能为自己儿子治疗多年都无法行走的双*腿,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是废物呢!

    不过……

    赫连南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唇角扬着笑意的赫连墨,道,“听说,这次她回来,连儿子也带回来了?”

    “是的,小皓这个孩子很可爱。”

    “小皓?”赫连南扬眉。

    “对,小皓是云姑娘的孩子,今年四岁,我很喜欢他。”

    “那你……”是不是更喜欢孩子的娘?

    这句话他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原本他以为这次墨儿遇到了一个喜欢的人,但现在看来,是不会有结果的了。

    像是知道赫连南心中的想法,赫连墨直接转移了话题,“爹,若是有机会,我介绍小皓给你认识,你也一定会喜欢的。”

    难得看见赫连墨脸上的笑容,赫连南点头,“好。”

    自从儿子知道自己的双*腿无法行走了,他就再也没有笑过,可是自从前段时间回来之后,他脸上的笑容便多了。

    现在他也知道了,他的笑,是为了云潇潇母子两人。

    ……

    云忆秋晕了之后,就被送回了房间。

    秦雪来的时候,她还没有清醒。

    因为脸上被陈金航打了两巴掌,此刻还有些红肿,看起来十分的狼狈。

    从他们口中听到的是一回事,但现在亲眼看见,她依然觉得无法相信。

    微微掀开盖在她身上的锦被,那伤痕累累充满暧*昧痕迹的身体,显示了之前的欢爱是多么的激烈。

    羽儿也说了,她也不知道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之前让云潇潇代嫁的主意是云忆秋想出来的,可是今天,她怎么自己送上门了。

    听刚才羽儿说,是她主动去找陈金航的,而且在她的身上还发现了迷情香,这些事情联络在一起,很明显这都和她脱不了关系。

    她和云汐羽的想法是一样的,就算云忆秋在饥不择食,也不会选择陈金航那样的傻子。

    毕竟,做出这种事情,岂不是将她一辈子都毁了,她不会这么傻。

    虽然这么说的,但事情还是发生了,而且,明天就是婚礼了。

    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床上传来了轻微的动静。

    “唔……”

    秦雪回神,看向大床。

    原本没有动静的云忆秋动了动身子,像是有清醒的迹象。

    见此,秦雪走了过去,轻声唤道,“秋儿,秋儿……”

    “水……”

    云忆秋没有回答秦雪的问题,此刻,她只感觉喉咙干渴的厉害,想要喝水润一下喉咙。

    “喝水吗?”

    秦雪一边问着,一边走向了旁边的桌子,倒了一杯茶,又走了回去。

    “快喝吧。”

    秦雪将云忆秋的身子扶了起来,将茶盏凑近了她的嘴边。

    并不是因为对云忆秋很好才做这些事情,而是想从她的口中,听听这些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当干涸的唇*瓣碰到了滋润的水时,云忆秋来了精神,她大口大口的喝着,就像是行走在沙漠中的人看见了绿洲似的。

    当一杯水喝完之后,她也慢慢睁开了眼。

    才睁开的双眼还有些迷茫,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只是在看见秦雪的时候,云忆秋诧异了一下,“母亲。”

    这一开口,她才发现她的嗓音沙哑的厉害,还隐约有些刺痛。

    这是怎么回事?

    她的身体怎么这么酸痛?

    感受着身体上的感觉,瞬间,之前的回忆也快速的回到了她的脑海中。

    她想起来了,她和陈金航……

    “啊!”

    她受惊的大叫了一声,下意识的推开了秦雪的搀扶,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不停的尖叫着。

    怎么会这样?

    她失*身了,还是一个傻子,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秦雪没有想到云忆秋会有这样的动作,一时不察被她推开了,若不是及时扶住了桌子,恐怕就要摔在地上了。

    “啊!”

    云忆秋还在大叫着,毕竟那样的情况是她根本就无法接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