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我笑你太愚蠢了
    一秒记住

    见此,云潇潇道,“掌柜,你去招呼其他客人吧,我自己看看。”

    “那好。”

    说着,掌柜便走到了门口,将门口的客人迎了进来。

    “姑娘,想要买些什么?”

    赫连静看了周围一眼,便高傲道,“将你们这些最好的拿出来。”

    “好,请这边来。”

    这边,云潇潇已经选好了一对龙纹玉佩,玉佩是翡翠绿,上面的龙纹图形栩栩如生,十分的入神,只一眼,她就喜欢上了这玉佩,认为一定很适合凌儿和小皓。

    选好了玉佩之后,在瞥眼之间,一个白玉镯子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是单独的一只白玉手镯,玉质是乳白色,散发着柔和清晰的光晕,一点瑕疵都没有,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很好的手镯。

    她看了一眼,就觉得和白玉的气质十分相近。

    不管白玉接近她究竟有什么目的,但从这些日子观察来看,她并没有做什么伤害他们的事情,而且,现在她是她的人,对于她的人,她从不吝啬。

    思及此,她伸手就将手镯拿在手中。

    与此同时,赫连雅在掌柜的带领下也来到了云潇潇的身边,她一眼就看中了这个白玉手镯,可是,已经被身边的女子抢先拿在手中了。

    见此,她不高兴的抿着唇,看着掌柜道,“那只镯子我要了。”

    语气高傲,不将人放在眼里的跋扈,让掌柜有些为难,“姑娘,实在不好意思,那只镯子来自于波斯,仅有一个,若是被这个姑娘买了的话,就没有了。”

    “那就……”赫连雅还想说什么,云潇潇已经开口了,“掌柜,将这三样给我包了吧。”

    刚才她也听到了赫连雅的说的那句话,不过她选择了直接无视。

    “好。”

    掌柜应了一声,就走到了柜台里面,准备包装。

    而赫连雅见自己喜欢的手镯就这样被别人抢走了,愤怒的说道,“我刚才说了,这镯子我要了。”

    终于,云潇潇的目光移向了身边,看到了赫连雅。

    以前的云潇潇没有见过赫连雅,所以在记忆中找不出她的踪迹,但是看她的模样,还有她的穿着,知道她一定是个富贵人家,而且个性十分的嚣张。

    对于她说的话,她脸上没有半分表情,“那只镯子我已经买了。”

    赫连雅没有说话,并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她绝美的容颜。

    好美!

    饶是女人,她也不得不承认她的美。

    一袭紫衣让她淡雅如莲的气质更加的吸引人,发黑如墨,长身玉立,流畅而华美。微仰的脸精美剔透,平静的黑眸溢出无波无澜的淡然,却如深海般难测。

    当然,惊*艳过后就是嫉妒。

    因为,在这个女人的面前,她感觉自己是多么的平凡,原本还算美丽的面容和她一比较,完全不出众。

    也在这个时候,掌柜已经将东西包好,递给了云潇潇,“姑娘,已经好了。”

    闻言,云潇潇转过头,接过来之后,正准备付钱的时候,一旁的赫连雅因为嫉妒,已经暴躁的吼出声,“那只镯子是属于我的!”

    云潇潇将东西收好,笑了,只是笑中充满了讥讽。

    “你说,镯子是属于你的?”

    “不错!”赫连雅高傲的抬起头,毫不犹豫的答道,只是在看到云潇潇唇角的似笑非笑时,恼羞成怒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太愚蠢了。”清脆的嗓音没有丝毫温度,原本云潇潇是不想将她当回事的,但是,她说话的语气让她十分不满。

    愚蠢!

    当这两个字传进脑海中的时候,赫连雅的神色倏然变得难看。

    她身为公主,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她说话,而这个女人,是第一个。

    该死!

    “你说我愚蠢?”赫连雅瞪着云潇潇,咬牙切齿的一字一句道。

    “难道不是吗?”

    云潇潇反问的话让赫连雅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她面容扭曲狰狞,“你再说一遍?”

    没有理会她的话,云潇潇冷眼看着她,“你不是愚蠢是什么,这个镯子谁买了就是谁的,你没有付钱,又怎么能说是属于你的,难度不是愚蠢吗?”

    “你……”

    “还有,看你穿着不错,没想到,是个没修养的人。”云潇潇口不留情,将赫连雅说的脸色一阵青一阵子,活像一只变色龙。

    “你……”

    赫连雅气得说不出来话了,到是站在后面的绿荷上前一步,怒喝道,“大胆,你知道你现在是和谁说话吗?”

    绿荷一开口,赫连雅也想到了自己的身份,立马昂首挺胸,“不错,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敢这么说话,难道不怕……”

    “愚蠢!”

    不给她说完的机会,云潇潇直接丢下两个字,将银票放在了桌子上,便绕过她准备离去。

    她可没时间陪这个神经病在这里浪费时间。

    赫连雅简直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无视她到这个地步,而且还口出狂言,这让她怎么能忍受的了。

    愤怒的转过身,当看见云潇潇的身影时,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怒火了,扬起右手,就冲上前。

    “贱人,你去死吧!”

    一旁的掌柜在见到这个架势的时候,早已躲在了柜台的下面,就怕自己受到了牵连。

    赫连雅在见到自己的掌心离云潇潇越来越近的时候,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今天,她就要为她的口出狂言付出代价。

    她要杀了她,这样的话,那张美丽的脸也就不会再在这个世界上出现了。

    当感觉到身后的动静还有那空气中的气流,云潇潇冷凌一笑,她的脚步未停,拂袖扬起,一些粉末混合着空气朝着赫连雅飞去。

    只一瞬间,赫连雅突然向前冲的脚步骤然停了下来,紧接着,她便感觉到自己的脸上传来了刺痛。

    “啊!”

    当听到身后传来的惨叫声,云潇潇冷嘲一笑,便直接离开了。

    接下来,她就好好享受吧。

    而留在那里的赫连雅则是抱着自己的脸颊在大吼大叫的,从声音可以听出有些痛苦。

    绿荷也是被赫连雅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原本以为公主会杀了那个女人,谁知突然痛苦的大叫了起来。

    “公主,您怎么了?”

    绿荷着急的走上前,可是赫连雅包着自己的脸,让她看不出什么。

    赫连雅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感觉到脸上突然一阵刺痛,那样的疼痛就像是来自骨子里,那种带着痒意的疼痛让她难以忍受。

    “公主,您……”

    “绿荷,你看看我的脸怎么了?”赫连雅急急的打断绿荷的话,着急的问道。

    不知为何,她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公主您将手放下来,奴婢看一下。”

    赫连雅忍着疼痛点点头,双手缓缓的放下来。

    绿荷原本就盯着赫连雅的脸颊在看,当她的双手放下来的同时,她的眼睛也骤然瞪大。

    赫连雅看不见自己的模样,只能看见绿荷那一脸错愕的模样,更加心慌了。

    “绿荷,到底怎么了?”

    好半晌,绿荷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抬手指着赫连雅的脸,口吃的说着,“公主,您,您的脸……您的脸……”

    一句话说的不完整,再加上绿荷的表情让赫连雅紧张的心跳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她吼道,“本公主的脸到底怎么了,说啊。”

    被这么一吼,绿荷身子颤*抖了一下,随后快速将自己看到的情况说了出来,“公主,您……您的脸……毁了!”

    太恐怖了,若不是知道眼前的人是谁,光看那张脸根本就无法分辨出来。

    “你说什么?”

    最后两个字让赫连雅控制不住的尖叫出声,脸色在骤然间变得惨白。

    她刚才听到了什么,她的脸……毁了!

    不!

    不可能的!

    尽管这样安慰自己,但脸颊上带着痒意的疼痛却是真实的存在着。

    就在这时,她转身跑回了柜台边,右掌用力向下一拍,“快,拿镜子本公主。”

    因为恐慌,因为愤怒,赫连雅拍下来的力道完全没有控制,原本完好的柜台就这样坍塌了,而摆在上面的那些玉器也全都碎的一塌糊涂。

    掌柜没时间心疼,也没胆量心疼,他现在才知道,原来眼前的女子居然是个公主。

    “快拿镜子。”

    见掌柜就这样坐在地上动也不动,赫连雅吼道,右手不断的挥舞着,那种架势像是若掌柜在不听她的话,他的下场就会和这个柜子一样。

    掌柜一惊,快速的跳起来,跑到了旁边,将铜镜递给了赫连雅之后,就快速的跑到了安全的地方。

    因为赫连雅的脸他刚才看见了,真的是毁了,而且十分的恶心人,若是她看到了自己的这个样子,一定会发疯的。

    果然……

    赫连雅抬起镜子,对着自己,当看见自己脸颊此刻的情况时,一阵尖锐的叫声脱口而出。

    “啊!”

    怎么会……怎么会……

    她的脸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原本如玉的脸颊此刻就像是起了水泡似的,脸上全是那让人恶心的透明水泡,数也数不清,将她的整个脸颊都覆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