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喝醉了
    一秒记住

    “潇潇,不能再喝了。”苏慕白有些无奈的看着满脸通红,但依然在喝酒的云潇潇。

    她坐在对面,一杯接一杯,就像是喝白开水那般。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每一口酒进肚,都有一种灼热辛辣的感觉,她很少喝酒,像今天这么大口的喝白酒是第一次。

    再次仰头喝了一杯,这次喝的有些急了,不小心呛到了。

    “咳咳……”云潇潇放下酒杯,不断的咳嗽着,让原本就通红的脸颊更加火红如火了。

    “你没事吧。”苏慕白坐在了云潇潇的身边,伸出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后,为她顺气。

    “没……没事。”云潇潇眨了眨眼睛,还想倒一杯的时候,被苏慕白阻止了。

    “你醉了,不要喝了。”

    “我没醉。”云潇潇皱着眉就想要将他手中的酒夺过来,却被他闪开了。

    “醉了的人才会说自己没醉。”

    耳边的声音很温润,云潇潇终于安静了下来。

    她低垂着脑袋,让人看不出此刻她的神情。

    迷离的双眼看着桌面,明明说了只要醉了就可以忘记刚才看到的一切。

    可是为什么……还是这么的清晰。

    一幕一幕,就像是电影回放,在她的脑海里清楚放映。

    她没办法忘记,刚才的一幕就像是烙印似的,深深的刻在她的脑海里,她的心里。

    不管她怎么忽略,就是没办法忘记。

    “可恶……”忍不住的骂了出声。

    见此,苏慕白轻笑了出声,知道她是心情不好,但是就算是喝醉酒的情况下,还会骂人。

    “潇潇,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虽然不知道云潇潇为何心情不好,但如今的她给他一种活生生的感觉。

    以往,她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就像是一尊冷漠的瓷娃娃,没有任何情绪。

    可是今天,他看到了不一样的她。

    回去?

    云潇潇先是愣了一下,抿了抿唇,便点头答应了。

    是该回去了,她的宝贝儿子还在等她呢。

    苏慕白走到云潇潇的身边扶起了她,却被拒绝了,“苏师兄,我,我没醉,不用扶。”

    说完,她脚步踉跄的就要向前走去。

    但已经喝醉的她脚步不稳,眼看着就要倒地。

    苏慕白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你站都站不稳了,还说不用扶。”

    一边说着,一边将她的身子小心扶住,向前走去。

    ……

    另一边,北宫傲寒来到了云府。

    他原以为云潇潇已经回来了,便翻墙过去,朝着落天阁而去。

    不错,刚才在醉云楼的时候,他已经感觉到了云潇潇的气息,会那样做,也是故意的,想要看看她会不会吃醋。

    虽然没有看见她的表情,但是从她的呼吸中,他还是可以感觉到,她是在乎他的。

    不然不会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

    可谁知来到落天阁之后,才从白玉的口中得知,她还并没有回来。

    闻言,北宫傲寒皱了皱眉,便转身向外走去。

    **

    “苏师兄,我……我到了。”

    与此同时,云府的大门外,云潇潇醉眼朦胧的看着那块熟悉的牌匾。

    苏慕白扶着云潇潇站稳了身体,担心的问道,“你自己可以吗,要不然……”

    “放开她!”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远处而来的一道低沉危险的嗓音打断。

    下一刻,在苏慕白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原本还靠在他怀里的云潇潇瞬间失去了踪影。

    诧异的抬头,才发现云潇潇被一个男人抱在了怀里。

    北宫傲寒一手揽着云潇潇,深邃的黑眸警惕的看着眼前俊美温润的男人。

    他认识这个男人,今天才见过。

    想到自己刚才出来看到的就是云潇潇靠在别人的怀里,那一瞬间,他清晰的感觉到来自内心深处的愤怒还有嫉妒,要不是极力忍住,他真的要将眼前这个男人大卸八块。

    “苏慕白!”

    暗磁的嗓音很是低沉,让人清楚他的不高兴。

    喊出他名字的同时,他看了一眼怀里的云潇潇,小脸通红,身上是淡淡的酒香,还有着属于她独特的香气,飘进他的鼻尖,让他的身体骤然紧绷。

    想着刚才云潇潇就是这样被她那师兄抱在怀里,搂着她的手下意识的收紧。

    苏慕白也认出了北宫傲寒,相较于他的愤怒,他依然笑得温和,“很高兴你还记得我,潇潇喝醉了,你快带她进去吧。”

    潇潇?

    听着这样亲昵的名字再次从苏慕白的口中说时,北宫傲寒的脸色更加难看,那张俊美的面容拢着一层黑沉沉的暴风雨,薄唇紧抿,眼里更是腾腾的怒火。

    “你……”

    “好难受……”云潇潇一声呢喃打断了北宫傲寒未说完的话,垂下眼眸,见云潇潇难受的皱着眉头,北宫傲寒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活该,谁让你喝这么多的酒。”

    还是和一个男人喝的。

    嘴上虽然这么说的,但是他还是小心的扶着她,动作温柔。

    苏慕白看着这一幕,唇角的笑意十分的温和。

    “潇潇就麻烦你了。”

    将云潇潇交给北宫傲寒他很放心,因为他从这个男人的眼里看到了深深的在乎,还有紧张。

    不得不说,潇潇真的找到了属于她的幸福了。

    话落,苏慕白转过身子便离开了。

    而北宫傲寒则是因为这句话再次生气了。

    他以为他是谁,居然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生气归生气,他的心思还在怀中的小女人身上。

    再也不看前方离开的苏慕白,北宫傲寒将云潇潇打横抱起,朝着里面走去。

    ……

    “好渴啊。”云潇潇被北宫傲寒放在房间的软榻上,她舒服的翻了一个身子,嘀咕着。

    此刻的云潇潇没有以往那冷漠淡然的模样,取而代之就是一个喝醉的小姑娘,将无形的娇媚发挥的淋漓尽致。

    北宫傲寒抿着薄唇,尽管现在很不高兴,但还是轻柔的将云潇潇的身子扶起来,让她靠在怀里,喂她喝下了一杯水。

    喝了些水,云潇潇觉得呛辣的嗓子好了些,下意识的说了一句,“苏师兄,我们再喝。”

    云潇潇现在已经醉的迷糊了,她不知道现在在哪里,以为自己还和苏慕白在一起。

    殊不知,这一声苏师兄让北宫傲寒仅存的理智彻底断线。

    靠在他的怀里,还喊着别的男人的名字,好!真是好啊!

    北宫傲寒怒极反笑,他深吸了一口气,硬生生将快要爆发的怒火压了回去。

    修长的指尖挑起了云潇潇的下颚,逼着她朦胧迷离的双眸看着自己。

    “云儿,你说,我是谁?”

    嗓音暗磁,带着声声的沙哑蛊惑人,让人醉在其中。

    被北宫傲寒指尖的力道控制着,云潇潇被动的抬着头,仔细的看着眼前的俊颜,疑惑的皱眉,“奇怪,你……你不是苏师兄?”

    再一次从她的口中听到对苏慕白的称呼,北宫傲寒周身笼罩着寒森,眉眼拢上了雪山之上的雪气,眉尖若冰,眼神深邃而清冽,唇角紧紧的抿着,俊美无铸的容颜面无表情。

    云潇潇似乎也感受到了他的变化,双手抱了抱自己的肩膀,怎么突然感觉有些冷。

    北宫傲寒没有说话,任凭她的目光直直的看着自己。

    眼前这张脸,怎么这么熟悉?

    云潇潇疑惑的抬起素白的小手,抚在了男人那张棱角分明的俊颜上,“你……你好眼熟?”

    看着她迷蒙的双眼,疑惑的语气,北宫傲寒冷笑了一声。

    才不过一会的功夫,她居然就将他忘了,丢给他一句他好眼熟。

    不过……

    她的手好温暖。

    眼看着她就要收回手了,北宫傲寒快速阻止了。

    她的手仍然贴在他的脸上,而他骨节分明的大手则是覆盖在她的小手上,不让她离开。

    “云儿,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

    耳边传来的这句话让云潇潇的眸子越瞪越大,随后终于想起来了。

    “是……是你这该死的。”

    说完这句话,醉酒的云潇潇当察觉到自己在他的怀里,想要将他推开,但无奈手脚发软的她,根本就无法动弹。

    无奈,她也不想挣扎了,毕竟,在他的怀里也很温暖。

    靠在他的胸膛上,酒精麻痹了云潇潇的思考,她只想顺从心里的感受将话说出来。

    “怎么,你不在那里陪着你美丽……的师姐,到我这里做什么?”

    她浑然不知自己现在所说的话醋意多大,就像是一个撒娇的女人在埋怨男人的不忠。

    听出了她话语的语气,北宫傲寒的心情总算好了些。

    “所以,你是因为我,才喝了这么多的酒。”

    没有回答她刚才的问题,反而直接问出这句话。

    其实,就算不问,他也知道答案了,可他就想听到她亲口说出来。

    “想的美,我……我才不会为了你喝酒。”因为醉酒的关系,云潇潇声音软软蠕蠕,听得北宫傲寒心都软了,搂着她的双手更加用力,似是想要将她揉进自己的骨血里。

    “真的不会吗?”

    北宫傲寒垂下眼,看着她柔美的侧颜。

    “当然……不会。”云潇潇皱了皱眉,浑然不觉两人现在的姿势有多么的暧*昧,她的指尖绕绕着男人落在胸膛上的黑发,玩的不亦乐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