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白玉是你的人!
    一秒记住

    “那你说,为什么喝这么多的酒。”北宫傲寒吻了吻她柔*软散发着清香的发丝,柔*软的指腹在她白嫩的脸颊上游弋着,指尖所到之处,带来了一片火*热。

    云潇潇有些难受的动了动身子,就像是一只猫咪,动作可爱怜人,让北宫傲寒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两下,身体也不自然的紧绷起来。

    “我……我只是和苏师兄……”

    话还没有说完,北宫傲寒猛然抬起身子,双手固定住云潇潇的脑袋,狭长带魅的眸光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嗓音暗沉危险,“你说谁?”

    现在的他,极度不想听到从她口中说出苏慕白这个名字,可是显然云潇潇没有感觉到他的危险。

    她晃了晃脑袋,继续开口,“就是苏师兄,唔……”

    话还没有说完,温热的唇已堵住她,吞下她未说完的话语。

    云潇潇瞪大着双眼,不得不说,酒精真的是个好东西,这次的吻她不仅没有拒绝,还回应的相当热情。

    她伸出双手紧抓着北宫傲寒的衣服,而男人则是静静搂住她的纤腰,两人的身体紧密贴合在一起。

    感觉到云潇潇的顺从,北宫傲寒心中嫉妒的焰火也缓缓的消失,全心全意的吻着怀中的人。

    一只手依然紧搂着她的腰,另一只手则是取下了她束发的扎带,一头乌黑秀丽的发瞬间撒下,如同丝绸,光滑的垂顺在后背上。

    “嗯。”云潇潇无意识的嘤咛了一声,更加刺激了北宫傲寒。

    他一个用力将云潇潇压*在了软塌上,强健温热的身躯紧压着她。

    突如其来的重量让云潇潇睁开了迷离的双眼,但是很快的,双眼被迷茫还有陌生的情*欲所取代。

    她伸出手环住了北宫傲寒的脖颈,感受到她的举动,北宫傲寒眉眼全是潋滟的笑,吻得更加专注。

    缠*绵再缠*绵的吻扰乱了云潇潇的心思,再加上因为喝醉酒的原因,大脑一片浑浊,一切的行为只根据内心而走。

    他的吻时而狂*野,时而温柔,就像紧紧捉住她的反应而给予引导。

    待他好不容易放开她的时候,她轻微的喘息着,白嫩的小脸晕红一片。

    尤其是她的黑发铺洒在软塌上,衬托着她的小脸更加柔美,妩媚,迷离的双眼增添了无限风*情,让人舍不得移开视线。

    “云儿,你真美。”

    北宫傲寒嗓音沙哑,带着一抹刻意控制住的欲*望。

    他的手抚上她的面颊,凝视着,欣赏着,感受她的变化。

    对于他的触碰,云潇潇觉得连身上的细胞都好像因他而活跃起来,她的心脏发出连她都快听见的声音,加上身子逐渐燥热的感觉,一切都让她心乱如麻。

    “云儿,我是谁?”

    北宫傲寒再次问出这个问题,他要让她记清楚,牢牢的记住,此时此刻吻她的人究竟是谁。

    “北……北宫傲寒……”

    随着云潇潇说出的名字,北宫傲寒的唇再次覆上,而她则主动开启唇*瓣接受。

    反复的纠*缠渐渐撩出火苗,北宫傲寒的手爱*抚着她的面颊,滑向她的颈侧,感受到她细腻精致的肌肤,眼里的火花快要将他整个人都淹没了。

    承受着他充满激*情的吻,云潇潇只感觉此刻的脑袋昏昏沉沉,眼看着情况越演越激烈了,在这一刻,云潇潇的眼一闭,居然睡着了。

    北宫傲寒正准备加深这个吻的时候,才发现身下的小女人呼吸均匀,早已熟睡了。

    怔愣了一下,随即便苦笑出声。

    居然在这个时候睡着了,感觉到身体的紧绷,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便起身。

    睡过去的云潇潇娇美的容颜一片安宁,小脸桃红一片,看起来格外的诱*人。

    北宫傲寒伸出双手将她抱在怀里,朝着床边移动。

    动作轻柔的将她放在了床上,替她盖上了被子,便坐在了一边。

    他从未想过自己有如此狂热的激*情,一碰到她,什么冷静,什么镇定全都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伸手抚向了云潇潇因为刚才的激吻越显红艳的唇,指腹轻轻的摩挲着,感受着柔*软的温热,喉咙一紧,狭长的黑眸变得幽暗深邃,涌动着一抹无法克制的光芒。

    “云儿,云儿……”

    暗哑低沉的嗓音喊着她的名字,一声一声,接连不断。

    沉睡中的云潇潇感觉到唇上有东西,让她有些不舒服的皱了皱眉,下意识的伸出粉*嫩的舌尖,想要舔了舔唇*瓣。

    舌尖一出,直接触碰到了北宫傲寒停留在她唇上的指尖,那一刻,像是被电流击中,北宫傲寒整个人愣住了。

    下一刻,他眼底的欲*望快要将自己淹没了,此刻的云潇潇若是睁开眼,势必也会被他眼底的光芒所融化。

    蓦地,北宫傲寒紧绷着身子站起身,再次看了一眼沉睡中的云潇潇,便转身出去了,从脚步可以看出,他有些急切,背影紧紧的绷着。

    ……

    宿醉的结果就是第二天早上起来,头疼欲裂。

    云潇潇趴在床上,脑子传来一阵一阵的刺痛,让她忍不住哀嚎出声。

    天哪,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的酒了。

    不过……

    清醒的双眼看了看四周,那熟悉的环境让她有些诧异。

    她不是在和苏师兄喝酒吗,什么时候回来的,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闭着眼摇了摇脑袋,努力回想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但始终都没有印象。

    在床上休息了一会,便起身喝了一杯水,感觉好了很多。

    “嘶。”

    感觉到唇上微微的疼痛,让她倒吸了一口气。

    怎么这么疼?

    云潇潇皱眉抚上自己的红*唇,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好像有些肿了。

    不会吧,难不成喝酒还把嘴唇喝肿了?

    思及此,她拿了一个铜镜看着,果然,虽然不是很明显,但还是可以看出有些肿,而且,还很红。

    看到这里,云潇潇皱着眉回想着,但脑子就像是在昨晚醉酒后彻底罢工了,以至于什么都想不起来。

    难道,是喝太多酒所以过敏了?

    因为想不起来,她便只能想到这个理由了。

    “咚咚。”

    就在她站着发呆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以为是白玉,云潇潇便走了过去,直接打开门。

    当看见站在门外的北宫傲寒时,仅仅只是愣了一下,紧接着便想关上门,不想看见他。

    她想起来了,想起昨晚醉酒的原因。

    现在看到他,莫名的就想到他和他师姐的那个吻。

    虽然当时她离开的时候两个人还没有吻上,但谁知道后来是不是吻得难舍难分了。

    察觉到云潇潇关门的动作,北宫傲寒身形快速的一闪,已经进房间了,云潇潇还没有回过神,双手已经将门关上了。

    这一关,将两人便关在了房间里。

    云潇潇脸都黑了,难看的皱着眉,“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没有理会她不悦的语气,北宫傲寒直接坐在了一边的软塌上。

    想着昨晚在这软塌上发生的一切,性*感的唇角缓缓勾起一抹弧度,让原本就俊美的容颜越发的颠倒众生。

    昨晚,他急匆匆的离开了,生怕在待下去,他会控制不了自己了。

    可是很明显,眼前这个小女人忘了昨晚的一切。

    不过这样也好,若是被她想起昨晚的事情,指不定又要躲避着他了,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他要时时刻刻的看到她。

    见北宫傲寒没有理会自己,反而肉麻的轻抚着软塌,云潇潇更加的气不打一处来,“你聋了,我让你出去你听不见。”

    终于,北宫傲寒深邃的眸光看向了她,妖孽的一笑,精致的面容好似中秋之月,又似春晓之花,那潋潋的风华渲染着周身。

    蓦地看到这抹笑,云潇潇的心里突兀的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着,但很快,她便掩饰了自己这样的神情。

    “你……”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出来了,因为她看见北宫傲寒手中的一株药草。

    那是……

    “千伽蓝。”

    云潇潇惊讶的喊出声,没想到自己着急想要找到的药草居然会在他的手中。

    此刻,也顾不上和北宫傲寒生气了,云潇潇快速的冲上前,将千伽蓝拿在手中。

    尽管已经知道这是千伽蓝,但还是难掩激动,“真的,真的是千伽蓝。”

    看到她的笑容,北宫傲寒也扬着扬起而来一抹如水魅惑的笑,慵懒的靠在软塌上,薄唇微动,暗磁微哑的嗓音缓缓溢出,“现在还让我走了吗?”

    话落,云潇潇才想到此刻是什么情况,她眯着眸,突然问道,“你怎么会拿千伽蓝过来?”

    “你不是需要吗?”

    这反问的一句话让云潇潇抿了抿唇,最终肯定的说出了一句话,“白玉是你的人!”

    若不是他的人,北宫傲寒不会每次对她的行踪还有她身边的事情知道的如此清楚,只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白玉将她的情况告诉了他。

    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云潇潇的问题,北宫傲寒扬眉浅笑,“云儿,只要是你需要的,我都能给你!”

    这句话让云潇潇很震撼,她抿了抿红*唇,看了看手中的千伽蓝,随后递给了他,“还给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