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林仙儿,你好自为之
    一秒记住

    她,脱臼了。

    因为疼痛,她的脸色惨白,额头也渗出了冷汗,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就动手。

    她是真的不明白。

    明明昨晚她才将千伽蓝交给了他,就算没有感激,为何要这么伤害她。

    “你……”林仙儿痛的双唇颤*抖,她想破了脑袋,都不知道北宫傲寒为何这么做,难道,今天出现,就为了给她一掌吗?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他这样对她?

    像是看出林仙儿心中的想法,北宫傲寒站起身,脚步移动,朝着她缓缓而去。

    看着越走越近的男人,若是以往,林仙儿一定会很高兴他的靠近,但是此刻,她心里却涌起无限的恐惧,在她眼前的北宫傲寒,就像是一只嗜睡的豹子突然醒来,每一步,都带着要将人撕裂的残忍。

    随着他的前进,她不断的后退着,尽管每一步都让她脱臼的胳膊更痛一分,她也不愿意让此刻的他靠近。

    恐惧,是她现在唯一的心思!

    “寒,你……你到底怎么了?”因为害怕,林仙儿的声音都在颤*抖着,眼中也充满了恐惧。

    现在的北宫傲寒真的太让人害怕了,依然是那张魅惑人心的俊颜,但却充满了嗜血的冷冽。

    她甚至有一种感觉,若是他现在会杀了她,她也一定会相信他这么做。

    林仙儿那苍白的脸色落在了眼中,北宫傲寒黑眸半眯,终于站定在她的面前了。

    “你知道,本君今天为何过来吗?”暗磁低沉的嗓音带着沙哑的好听,但是却让人无法忽视话中的寒意。

    林仙儿自然也听出来了,身子止不住的一个颤*抖,下意识的摇头,“不……不知道。”

    “醉云楼。”

    北宫傲寒好心的提醒了一句,林仙儿还没有反应过来,“醉云楼?”

    “怎么,自己做的事,记不得了,嗯?”尾音上扬,阴鹜带着寒意的眼神狠狠的射向面前的林仙儿。

    嗜血的眼神,紧绷的气息,还有醉云楼三个字终于让林仙儿明白了过来。

    难道,他是知道了什么?

    就在林仙儿这么猜测的时候,北宫傲寒接下来的话终于解了她的疑惑,“若是以后你在靠近云潇潇,别怪本君不念旧情。”

    随着这句话狠狠的落下,林仙儿脸色更加惨白了。

    他,真的知道了。

    知道云潇潇昨晚会出现在醉云楼的事情,是她做的。

    可是,她并不觉得有错,她只是爱他啊。

    现在,她甚至什么都没做,只是想让云潇潇看清事实而已,但她爱的男人就为了别的女人来警告她,甚至伤了她。

    这一瞬间,愤怒,不甘心在这全部涌上了心头,林仙儿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大喊道,“旧情?你何时对我念过旧情,你没有,从来就没有,你对我除了无情就是冷漠,在你的心里,从来都没有我。”

    对于林仙儿的歇斯底里,北宫傲寒薄唇危险的紧抿着,冷森的嗓音砸落而至,“林仙儿,本君所谓的不念旧情,是要你……死,而不是平日那些对你的漠视。”

    死!

    不得不说,这个字眼真的将林仙儿震撼住了。

    她知道,北宫傲寒不喜欢她,可是,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杀了她,还是因为女人杀了她。

    她不相信!绝对不相信!

    “不,你不会的。”林仙儿摇着头,神情有些癫狂,“我爹是王身边的大长老,你不敢这么对我的,你不敢!”

    “是吗?”北宫傲寒绝艳的薄唇勾起了一抹残忍的弧度,“要不要试试,看看本君到底敢不敢。”

    这句话刺激了林仙儿,她大声吼道,“你不敢,你不敢的!”

    “林仙儿,虽然你的父亲是大长老,但,那又如何,本君想让谁死,谁就得死,就算是你父亲,也不例外。”

    “不!”林仙儿尖锐的叫了一声,“我父亲是大长老,是王身边最信任的人,而我是我父亲唯一的女儿,更是王将你我许下了婚约,你……”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北宫傲寒猝不及防的出手,骨节分明的大掌狠狠的掐住了她的脖颈。

    “呃……”

    他的一只手瞬间扼住了她的脖子,将她的呼吸阻碍了。

    眼前的男人,面无表情,俊挺的眉峰皱起,冷冽浮现,寒气漫延开来。

    “呃……”林仙儿难受的皱起了眉头,这一刻,她可不认为男人是在开玩笑。

    因为,从他那只越发收紧的手可以感觉到,他是真的想要杀了她。

    一瞬间,林仙儿涨红了脸,脖子被大手用力的掐住,让她感觉快要窒息了。

    “说啊,怎么不说了?”北宫傲寒扯出了一抹残忍的笑,随着说话,手的力道越发的加重。

    这一刻,林仙儿真的感觉自己要死了,她甚至感觉自己的呼吸在一寸一寸的从她的体内消失。

    从未想过会有一天离死亡如此的近,林仙儿的心里满是害怕,“寒……放……你……你放开……我……”

    艰难的说出了这句话,林仙儿全身已经没有了力气,若不是身后抵着墙壁,她真的会直接倒在地上。

    听着林仙儿的话,北宫傲寒黑眸半眯,一道狠厉的寒光闪现,右手骤然再次用力。

    “呃。”

    林仙儿痛苦的哼了出声,左手紧紧抓住了北宫傲寒的手,希望他可以松开。

    但渐渐的,她的意识就有些模糊了。

    “林仙儿,希望你可以谨记本君的话,不然,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

    林仙儿意识朦胧,但这句话却清晰的传进耳中,就在她最后一口气喘不上来的时候,原本钳制住她的大手终于松开了。

    没有了脖子上大手的支撑,林仙儿双*腿一软,再也站不住了,顺着墙壁,跌坐在地上,大口的呼吸着。

    脖子上的疼痛提醒了她刚才发生的事情,原本涨红的脸色也在瞬间变得惨白了。

    她心有余悸的抬起左手抚向自己的脖子,她知道,如果最后一刻北宫傲寒没有松开手,那么,她是真的死了!

    所以,他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若是不听他的话,他真的会杀了她。

    看着此刻狼狈的林仙儿,北宫傲寒眼中的阴霾并没有褪*去,深沉不见底的华眸透露着锋利的寒芒,仿佛要将人刺穿似的。

    林仙儿抬头对上的就是这样的眼神,四目相对的时候,刚才那窒息的感觉再一次传来,她下意识的低下了头。

    “林仙儿,你好自为之。”

    丢下这句话,北宫傲寒便再没有看她一眼,转身拂袖离去。

    察觉到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林仙儿终于再次抬头。

    不远处欣长的身影,只是背影,就充满了无尽的霸气,可是,就是这样的男人,刚才差点杀了她。

    “为什么……为什么……”

    林仙儿的手依然没有从脖子上放开,她愣愣的看着刚才北宫傲寒离开的背影,原本忧伤的目光骤然变得充满了恨意。

    一切都是因为云潇潇那个女人,她绝对不会放过她。

    而她,只有死了,才能消失在他爱的男人的世界中。

    ……

    云汐羽在皇宫陪了赫连雅一晚,现在终于回来了,就直接去找了秦雪。

    “娘。”

    喊了一声,云汐羽就走了进去,正好看见秦雪和吴管家在说话。

    “二小姐。”吴管家看到云汐羽的时候,恭敬的喊了一声。

    云汐羽点了点头,便直接让他退下。

    “羽儿,快坐下,什么事慌慌张张的。”秦雪露出了一抹疼爱的神情,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让她坐下。

    云汐羽坐在了秦雪的身边,就将赫连雅的事情告诉了她。

    说到最后,她忍不住汗毛竖起。

    想着昨晚面对一整夜的那张脸,她不禁都有些佩服自己了。

    现在回想起来,她都有一种恶心的感觉。

    其实昨天原本想要安慰安慰她就离开的,谁知赫连雅居然要求陪她,尽管不愿意,但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表面上来说,她们还是朋友。

    好不容易熬到了早上,她便急匆匆的回来了。

    听着云汐羽说的话,秦雪露出了震惊的神情,“你说,二公主她的脸毁了?”

    “是啊,娘,你都没有看见那张脸是如何的惨不忍睹,脸上全是水泡,真的很恶心。”说着说着,云汐羽便露出了一抹嫌弃的神情。

    昨晚她刻意一直没有和赫连雅靠近,不过还好,她一直沉浸在她的脸上,也就没有注意她的一些举动。

    “不会吧。”尽管是云汐羽亲口说出来了,但秦雪还是不敢相信,毕竟赫连雅一向嚣张跋扈惯了,谁敢毁她的容。

    “怎么不会,是我亲眼所见啊,不过,这件事到现在都没人知道,若不是前天晚上峰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当看见秦雪那看过来的眼神时,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了眼眸。

    秦雪自然听到了云汐羽提到了赫连峰的名字,只是……晚上……

    “羽儿,太子前天晚上来了?”

    这么一问,云汐羽便想起了那晚的缠*绵,脸色绯红,但还是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