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血战之书
    一秒记住

    说完,还不等云潇潇和众人有什么反应,千蕊拍了拍手,瞬间,两名穿着侍女服饰的女子跃到了擂台上,挡在了云潇潇的面前。

    看着站在眼前的两名婢女,云潇潇冷笑了一声,下一刻,整个身形如利剑一般狠狠的冲向她们。

    既然千蕊想要找茬,那么,她奉陪!

    两名侍女没想到云潇潇的动作会这么快,纷纷抵挡。

    擂台上,人影纷纷,快速的只能看见残影。

    众人全都睁大着眼睛看着这一场一对二绝无仅有的比赛。

    云潇潇看着冲过来的其中一个侍女,收回自己的玄力,嘴角一扬,突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露出狐狸般的微笑来。

    侍女见此,心里一颤,想收回已挥出去的掌风,可是近在咫尺,已经收不回了。

    她瞪大眼睛看着云潇潇唇角一动,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条长鞭,鞭子顺势而起,银色的长鞭在空中划过,带来凌厉的风往她的方向袭来。

    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侍女看着在光芒下发着璀璨光芒的银鞭,身体惊险的往旁边一侧,可即便如此,还是被鞭子的尾风扫到了胳膊,鲜血顺着衣衫滴落在地面。

    她捂住受伤的胳膊落在了地面,气息不稳,神色不定。

    而另一个侍女趁着云潇潇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时候,悄悄的绕到她的身后,准备偷袭。

    感觉到身后的动静,云潇潇嘴角冷勾,就在侍女要打上她的时候,云潇潇的周身,突然升起了一道透明的保护罩。

    “砰!”

    “啊!”

    用了全身力量的侍女正准备出掌打在云潇潇的背后,却被那陡然升起的保护罩反弹出去,连带着她自己的力量全部攻击到自己的身上。

    尖锐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天空!

    下一刻,那个侍女就落到了擂台下,连哼也没哼一声,就昏了过去。

    人群陡然安静下来,看着全身被淡淡光芒围住的云潇潇。

    擂台上,一袭白衣的云潇潇站在中央,傲然挺立,那份绝色之姿让人不敢直视。

    另一个侍女见自己的姐妹晕倒了,恨恨的咬着牙,她放下捂住伤口的手,任凭鲜血滴落,紧盯着云潇潇,“谁输谁赢,现在还没分出胜负呢!”

    她们都是十公主身边实力最好的人,不可能连一个人类都无法打败。

    说完,侍女腾空而起,朝着云潇潇踢去。

    看着那凌空飞来的一脚,云潇潇不躲不闪,直到脚临近之时,伸出右手,抓住侍女的小腿,往前一拽。

    侍女没有提防,一个踉跄往前跌去,险险的稳住身子,站在那里。

    “现在,该我了!”

    云潇潇回过头看着侍女,嘴角露出绝美的笑容,就在众人被迷住的时候,云潇潇缓缓升到了半空中,周身充满了强大的气势,让人无法靠近。

    侍女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她就感觉一阵威压向自己袭来,压的她不能动弹,胸*口窒闷。

    她想运用法力抵挡住这气势,却发现在这种施压下,根本就没有半点用处。

    怎么会这样,侍女不相信似的又试了一遍,还是一样。

    没有时间让侍女思考了,她眼睁睁的看着云潇潇俯身如利箭般的向自己冲来。

    “啊!”

    “噗!”

    侍女胸*前中了一掌,仰头喷了一口血,倒飞了出去,直接摔在擂台下的地面上。

    摔落下去的时候,再次喷出了一口血,彻底晕了过去。

    擂台上,只剩下云潇潇一人傲然的站在那里,她淡然的眼神,清冷的气质无一不让人为她着迷。

    看着自己的两名婢女全都昏迷了过去,千蕊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吼道,“云潇潇,本公主向你下血战之书,决一生死,生死各安天命,不死不休!”

    可恶,这个女人,她今天一定要借此杀了她,这样寒哥哥就会属于她一个人的了。

    血战之书!

    这四个字就像是炸弹似的在众人的脑海中炸响,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向千蕊,不敢相信她居然会直接下血战之书。

    “这是要出人命啊!”周围的人闻言,唏嘘不已!

    “公主,不可以啊。”小霞快速的回神,着急的阻止着。

    刚才的情况她看得很清楚,云潇潇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公主若是坚持下去,倒霉的只会是她自己。

    “什么不可以,滚开。”千蕊暴躁的吼着,直接将挡在身前的小霞推到了一边,飞身到擂台上,和云潇潇面对而站。

    “公主……”小霞急切的喊着,却根本唤不回千蕊的身影。

    “这下怎么办?”小霞担心的低喃自语,突然眼中发出亮光,“对了,将龙母娘娘请来,一定可以阻止的。”

    思及此,她不再有任何耽搁,朝着外面快速而去。

    “云潇潇,今日我和你,不死,不休!”千蕊缓缓踱至云潇潇跟前,鲜红的双唇,勾出阴狠的弧度。

    今日云潇潇若是死在比试挑战之上,就算是寒哥哥,也不能拿她怎么样,原本比武,就是各安天命。

    思及此,千蕊的双眼盯着云潇潇,道,“云潇潇,你敢接吗?”

    “血战之书么?”淡淡的声线,仿佛花开的声音,云潇潇低垂着眼眸,精致的容颜浮出灿烂的笑容,然后,却是淡淡吐出两个字,“为何要接!”

    “为什么不接?!”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一句话,千蕊低吼着。

    “为什么要接?”云潇潇挑着眉,红*唇微动,眼中满是讥讽的笑意。

    对上这样冷嘲热讽的目光,千蕊恨得牙痒痒,“云潇潇,你是不敢了吗,你害怕了对不对,本公主就知道。”

    闻言,云潇潇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了一眼她,冷笑道,“你傻吗?”

    “什么?”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千蕊无法反应过来,她愣愣的站在那里,不知云潇潇是什么意思。

    “我说,你傻吗?”云潇潇不厌其烦的重复了一遍。

    这一次,千蕊听得很清楚,扭曲着神色吼道,“你敢说本公主傻,你……”

    “看样子,是真傻!”云潇潇扬唇,嗓音清淡。

    “你……”

    “我只是问你是不是傻,你却自己承认你傻,这不是真傻是什么?再说了,你哪只眼看见我害怕了?”

    “你……”千蕊被云潇潇绕的头昏脑涨,她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只知道一件事,她在说自己是真傻。

    “别说那些废话,本公主就要你一句话,敢不敢接!”

    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云潇潇不予理会,“敢如何,不敢又如何?”

    见云潇潇始终都是淡淡的模样,千蕊被激怒了,双拳骤捏,低吼出声,眼神如同淬上毒液,愤怒如同岩浆一般,喷薄而出,妖魅的容颜微微扭曲,咬牙切齿道,“云潇潇,你信不信本公主现在就杀了你!”

    “一只只会乱吠的狗,本姑娘懒得搭理。”

    “云潇潇!”千蕊气得脸色涨红,双手因为紧握而颤*抖着。

    狗!

    这个可恶的人类居然敢如此侮辱她,今日若是不杀了她,她东海十公主的颜面要往哪放!

    “不过……”忽然,云潇潇声音拉长,说得若有所思。

    “不过什么?”千蕊深吸一口气,极力控制住情绪。

    “既然已经下了血战之书,总得有助兴吧。”云潇潇脸上的笑意,如同一朵盛开的冰莲,不慌不忙地开口道,“东海的宝物应该不少吧!”

    不明白云潇潇到底想要做什么,当听到她这么问的时候,千蕊高傲的抬起下巴,“这是自然,四海之中,只有我们东海的宝物最多,是你这个人类无法理解的。”

    “是吗,若是如此,分一半出来,应该绰绰有余,不是吗?”云潇潇嗓音依旧浅淡,没有什么起伏。

    “什么意思?”千蕊终于发觉了不对劲,警惕的问道。

    “没什么意思,让我接没问题,但,要用你东海的一半宝物做赌注。”

    话一出,众人都倒抽了一口气。

    好大的口气,居然想要东海一半的宝物。

    千蕊也觉得不可思议,震惊的连腔调都变了,“你想要东海一般的宝物?”

    “不错,既然是比试,总得有个赌注吧,不然多没意思,还是说,你怕了?”云潇潇故意挑衅着。

    果然,千蕊被刺激了。

    “笑话,本公主会害怕,好,就这么定!”

    在千蕊的心里,她是不会输的,这一次,她一定会将云潇潇打败。

    “那如果你输了,本公主要你的命。”千蕊狠厉道,她唯一想要的,就是云潇潇的命。

    闻言,云潇潇扬唇浅笑,“好!”

    “不过,在这之前,本公主要和你比其他东西。”千蕊突然想到了这一点,她一定会向寒哥哥证明,只有她才是适合他的人。

    千蕊的这番话引起了云潇潇的兴趣,扬眉问道,“比什么?”

    “什么都比,琴棋书画。”

    “可以!”

    话落,云潇潇目光转向一边的侍女,“取笔墨来,我要立下所比试的才艺,并列下规矩,然后和千蕊公主一样一样的比试。”

    下方,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在擂台上还有这样的比试,盯着大殿上的两个女子,一个明艳高贵动人,一个清幽淡雅神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