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章 凶契
    一秒记住

    凶蛋?

    仙界和雷霆劫的气息?

    云潇潇心下震动,到底是何妨妖孽,竟然能够引动九天的雷霆劫。

    “那月兄知道该如何把这枚凶蛋从我朋友的身体上移开吗?”

    这个才是此刻的云潇潇和北宫傲寒最最关心的事情。

    一声轻叹从月光风铃中传出来,“移不开,凶蛋和你的这位朋友已经缔结了凶契。”

    “凶契?”北宫傲寒一惊,问道,“月兄,凶契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在这枚凶蛋孵化出来之前,任何外力都没有办法分开他们彼此。”

    北宫傲寒脸色顿变,道:“可是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在凶蛋孵化出来之前,我朋友的精元很可能就会被它吸干了!”

    月王淡然道,“不会,凶蛋不会蠢到把自己的主人给吸干的。”

    云潇潇面色凝重,道,“那要多久,这枚凶蛋才能孵化出来?”

    “照这枚凶蛋的情况来看,不出三日吧。”

    话落,月光风铃的光华渐渐敛去,月王又回复了潜息的状态。

    “寒。”云潇潇看着北宫傲寒眉头紧锁的侧脸,道,“没有办法,只能等凶兽破壳了。”

    北宫傲寒面色凝重,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怕成泽支撑不住,我输送一些玄气给他。”

    凶蛋太大,莫成泽的身体不能搬动,北宫傲寒只能坐在他的身边,抓住了他右手的手腕,源源不断地把自己精纯的玄气输送到他的体内。

    云潇潇薄唇紧抿,心想这样单纯的一味输送也不是事儿啊,玄气总有衰竭的时候。

    到时候连带着寒一道被那凶蛋给吸干了,那可就坏了。

    对了,还有毓灵雪芝。

    只要服用了毓灵雪芝,就可以接连不断地补足这两人被抽干的玄气。

    想到这里,云潇潇一次性取出了三十株毓灵雪芝,盘膝在一边坐下,取出药鼎,开始大量地淬炼提取毓灵雪芝的精华。

    半个时辰之后,三整瓶天蓝色的精纯的毓灵雪芝的灵液出炉了。

    云潇潇给北宫傲寒服用了一瓶,给莫成泽服用了两瓶。

    药效立竿见影,北宫傲寒略显得苍白的脸色顿时红润了许多,莫成泽脸上的青黑之色,也淡去了不少,显露出一些作为正常人的颜色来了。

    云潇潇舒了一口气,唇角勾出一丝浅笑,努力没有白费。

    三天的时间,度日如年。

    第一天晚上的时候,金蛋又变大了,比莫成泽的肚子还要宽上许多,上面的黑色纹路已经成型,逐渐连接到了一起。

    但是到了第二天晚上的时候,金蛋又离奇的开始变小,到了第三天上午,又恢复了初见时候的大小。

    不同的是,灵力已经比初见的时候,强横了不知道几千倍。

    终于,在第三天中午的时候,凶蛋停止了玄气的吸食,体型也缩到了最小。

    三个人全部都松了一口气。

    凶蛋跟莫成泽肚脐处的连接也消失了,云潇潇已经能够把那枚蛋拿下来,放在桌子上面了。

    北宫傲寒上前,把极为虚弱的莫成泽扶起来,靠着软枕半坐着。

    “傲寒,你说,会出来一个什么东西?”莫成泽的语气极为紧张,眸子死死地盯着那个凶蛋。

    虽然说这枚蛋险些要了他的命,但是在他的心里,对这个害人的东西,竟然怀着一种割舍不下的特殊感情。

    就好像这枚凶蛋是自己的孩子似的,他用自己所有的玄气养育了它。

    北宫傲寒一声冷哼,暗黑如夜的眸子危险的眯了起来,冷声道,“我看不是什么好东西。”

    云潇潇也死死地盯着那枚凶蛋,道,“寒,你说,万一凶蛋里面出来一个凶残的妖孽,咱们该怎么办?”

    北宫傲寒毫不犹豫道,“若是凶残的妖孽,在它刚刚破壳的那一刹那间,就杀了它!”

    “杀了?”莫成泽语调里带着深深的不舍,“可是……”

    “没有可是。”北宫傲寒的眸光极为冷冽,道,“在破壳的那一瞬间,就是它最虚弱的时候。”

    三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桌子中央那枚并不大的凶蛋。

    凶蛋似乎有所感应,微微动了一下。

    屋子里极致的寂静,连呼吸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咔嚓——”

    一声清脆的响声,蛋壳碎裂的声音。

    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北宫傲寒的手心充满浓郁的玄气,他已经准备好了在妖物孽障出世的一刹那间将其击毙。

    “咔嚓!”

    “咔嚓!”

    又是两声清脆的破壳声。

    凶蛋表面的繁复的黑色纹路开始裂开。

    忽然之间,万丈浓郁的黑色光芒,从凶蛋表面的裂隙中迸射而出。

    黑色的耀眼光芒,带着深重的煞气,汹涌澎湃地向外面涌来。

    “是妖物!”北宫傲寒一声厉喝,“杀了它!”

    然而,三人还没来得及出手,中央那颗凶蛋忽然之间发出了爆炸的轰鸣声。

    蛋壳碎裂成了无数块,向着四面八方迸射而去,爆裂的中心,汹涌出如浓云一般的黑色瘴气,凶戾逼人。

    黑色的瘴气冲了过来,遮住了所有人的视线,云潇潇的眼前一片黑蒙,什么也看不见,更加没有办法动手了。

    不一会儿,屋子里的黑色瘴气逐渐散开了,桌子的中央,蹲着一只球——

    云潇潇揉了揉眼睛,一瞬间,她以为是自己产生了幻觉。

    是的,是一只球,一只黑球。

    皮球大小,毛茸茸的,绯红色的大眼睛,细白爪子,背后长着可爱的小翅膀。

    那只像是黑炭头一样的毛球,到底是什么东西?

    千万不要告诉她那就是刚刚从凶蛋里面破壳出来的?!

    当然,大惊失色的,并不止云潇潇一个人,莫成泽的眼睛更是瞪成了牛眼,指着桌子上的那一只黑乎乎的毛球儿,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这这这……这什么玩意儿?”

    相较起来,三人之中,就属北宫傲寒最为沉着冷静,他面色极为冷峻,黑色的眸子幽深如潭,静静地盯着那黑色的毛团子,一声冷笑,缓缓地举起了大手,手心处是汹涌澎湃的玄气。

    那一团黑色的毛球儿见北宫傲寒要对自己动手,身上黑色的绒毛一下子就炸了起来,惊叫了一声,“咿呀!”

    然后,纵声一蹿,扑腾了一下小翅膀,飞快地就躲到了莫成泽的怀里去了。

    莫成泽见大黑毛球儿找自己做庇护,心头像是细细密密的针尖扎了似的,赶忙抱得紧紧的护住。

    “傲寒!你不能杀了它!”

    北宫傲寒冷声道,“为什么不能?你也看到了,它出世的时候散发出那么浓烈的黑色瘴气,定然是妖物孽障!”

    “它说它不是妖物!”莫成泽抱紧了那只黑毛球儿,就像是母鸡护着自己的小鸡崽子,“我是它的主人,它说的话,我听的懂。”

    北宫傲寒缓缓地放下了手,眸光依然十分的戒备,道,“当真?”

    “自然是真的!”莫成泽忙不迭地点头。

    云潇潇的眉头也蹙了起来,声音里充满疑惑,道,“那你告诉我们,那黑毛团子,究竟说了什么?”

    莫成泽保住了他的宝贝,放在怀里轻抚着,道,“它说它来自妖界,是妖族的,渡劫的时候不小心被雷霆劫劈中了,打会最原始的蛋的形态。”

    “妖族?”北宫傲寒好看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是啊!”莫成泽点了点头,继续解释道,“它跟我缔结了凶契,所以我能够听懂它的话。”

    云潇潇和北宫傲寒都没有说话,而是紧紧地盯着莫成泽怀里那只眨巴着绯色大眼睛的黑毛球儿。

    “哦,对了,她是个女孩子。”莫成泽又加了一句,“说话的声音很好听。”

    莫成泽见北宫傲寒似乎无动于衷,赶忙做出了母鸡护住小鸡仔的驾驶来,一脸正色道,“傲寒,无论如何,你不能动她,她已经是我缔结契约的宠物了。”

    两人互相瞪着对方,四目相接,隐隐有电光火花流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最后北宫傲寒宣告妥协,他一声轻叹,道,“好,既然你那么喜欢,那就养着吧,不过你要答应我,一旦有异动,必须强行将其诛杀,趁着她现在还很弱。”

    “好!”莫成泽的脸上划过深深的喜色,道。

    莫成泽低下头,看着怀里乖巧的黑毛球儿,喜不自禁。

    云潇潇眯了眯眸子,问,“你的黑毛球儿,叫什么名字?”

    一个有来历背景的兽宠,一般都是有属于自己的名字的。

    “名字?”莫成泽一愣,道,“她没有告诉我她的名字啊?”

    云潇潇的心里起了一层警戒,道:“你们不是已经缔结契约了么,她怎么会不告诉你她的真实名字?”

    听到云潇潇提到这一点,北宫傲寒也警觉了起来,道,“云儿说的不错。”

    “这……”莫成泽的脸上划过一丝惊慌,他赶忙低下头,对着怀中的黑毛球儿,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黑毛球儿咿呀了一声。

    莫成泽的脸上划过一丝喜色,抬起头来,道,“她说她叫歌,她有名字的。”

    名字是问出来了,云潇潇的心里依然存着疑虑,兽宠的名字还要事后问?这是不是有点太奇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