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你想去哪里啊
    胖捶提前做过功课,不耐烦听恐怖表哥在那里废话,偷偷低头看自己的直播间的弹幕。

    在他看到有人说镜头里面有影子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就感到自己的内心深处升起一股子寒气来,只觉得自己心跳的厉害,却不知道自己是在怕什么……

    不过,这一切,在他看到自己的直播间人数显示是二十万左右,就连自己的粉丝也涨了一万左右之后,他的喉结滑动了一下子,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内心的喜悦,瞬间把自己的内心的不确定给压了下去。

    他绝不能,在二十万观众的面前丢脸!

    胖捶捏了捏自己身上的赘肉,似乎觉得这样能够,把渗进自己的骨头缝中的寒冷,从自己的脂肪给挤出去。

    当然,支撑他不怕的原因还有另外一个,就是他知道会在哪些地方出现“高能”。

    这也是他偶然在导演那里发现的,也是导演和恐怖表哥的设计,只要自己到时候稍微表演一下子就行了。

    至于另外两个完全不知道这里面内幕的,小王子嘉嘉和维莱特小姐姐,两个人的表现就称得上是绝对真实。

    小王子嘉嘉现在根本没有时间看弹幕,当然,他也不敢在这个时候看弹幕,因为他总觉得自己的手电筒的光越来越弱,能够照亮的范围也是越来越小。

    当然,为了安慰自己,只能把这些当成自己的错觉。

    他看着维莱特手中的手电筒光芒,打在住院部的那扇破破烂烂的门板上,投下来的斑驳的影子,投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

    他怎么看怎么不对劲,索性就把自己的摄像头转到了前面,让大家也感受感受,万一一会儿自己要是有落跑的冲动,也希望大家能够理解。

    想到这里他平稳了自己的心情,并鼓起自己的勇气,让自己的声音尽量稳定一些,道:“大家看,这就是吉安精神病院的住院部,这就是大门,一会儿我们就会进去了。”

    小王子嘉嘉强撑着说完这句话,他只觉得自己身上的那种不适应的感觉,越来越严重,心中的压抑感也是越来越强,他后知后觉的吞咽了一口口水,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就是连地上的影子,似乎都出现了重影。

    至于站在旁边,更像是过来逛风景的维莱特小姐姐,则是比他放松多了,将自己的摄像头四处转动,给自己的粉丝们展示周围的环境。

    并在听到恐怖表哥说,可以进去的时候,她还特地和粉丝说了一句:“我带着你们进去看看,不过你们最好有个心理准备,要是什么都没有不许取关啊!”

    恐怖表哥在前面听了,只能在心里无声的嘶吼了一遍,他当然知道这里什么都没有,但是维莱特这个蠢货,就这么直白的说出来,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拥有那么多的粉丝,都是水军吗?

    “嘎吱!”

    恐怖表哥索性就不想了,伸手一推,就想将锈迹斑斑的医院大门给推开,可谁知道这一推竟是没有推动。

    “这门是铁的,我来吧。”胖捶凑过去看了一眼,说了一句,而后用力地推了一下子门,这才把这扇铁门给推开。

    铁门推开了,恐怖表哥心里犯了嘀咕,白天过来踩点儿的时候,可没有这么难推的门,怎么这会儿这门这么难推。

    不过,他看了看自己现在在线观看的粉丝数,摇摆的内心顿时就安定下来,只要进去了,他相信这次的实地直播,就能给的自己人气带来极高的增长。

    “大家注意,我们进去了!”

    恐怖表哥当先一步进去,站在长长的走廊里面,就像是一个游戏解说一样,晃动手电筒,给大家介绍两排的房间。

    第3章 你想去哪里啊-->>(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恐怖表哥当先一步进去,站在长长的走廊里面,就像是一个游戏解说一样,晃动手电筒,给大家介绍两排的房间。

    两边的墙壁上也挂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画,只不过这些画,大多都是胡乱的涂鸦,根本看不出来是画的什么东西。

    这些画的笔触色调,基本上都比较深,笔画之间勾连不断,上面的墨迹也比较黏稠,看起来就像是干涸的血迹。

    “哐啷!”

    弹幕疯狂的增加,几乎所有人都在刷看到了白影,甚至有人说看到了一个穿着病服的女人身影从走廊飘过。

    然而现场的四个主播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弹幕,他们的耳中只传来一声巨响,而后他们只能张着嘴,看着住院部的大铁门死死地拍上。

    瞬间,在场的四位主播顿时愣住了,谁都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一个个瞬间呆若木鸡。

    “门怎么会突然关上?是刮风了吗?”恐怖表哥面露惊惧,他们布置好的“高能”片段根本不在这里,他是真的被吓到了。

    “我过去看看。”维莱特小姐姐才不怕这些,她只当是外面的导演他们的恶作剧,一边拿手机拨通导演的手机号码,一边过去开铁门。

    胖捶则是掏出自己的手机,准备看看网上的观众们的弹幕,可是打开手机却发现屏幕一片漆黑,直播在那声门响的时候,就已经关上了,直播也在那个时候断了。

    “啊!”胆子最小的小王子嘉嘉好像是才反应过来,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喊到半截儿,又好像被人在无形中动了手,就好像掐住脖子的鸡,呜咽了两声,双手拼命的在自己的脖颈处拼命地抓,而后就不动了。

    他就好像是把自己的魂儿给喊了出去似的,大睁的双眼瞳孔涣散,胖捶壮着胆子过去摸了摸他的脸,触手冰冷,竟像是死了多时一般,吓得他连忙跑向大门的方向。

    谁知道尝试开门的维莱特小姐姐,就在这个时候转过身来,姣好的脸有半面的烫伤,身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蓝白条的病服,对他露出一个可怕的笑容出来:“你想去哪里呀?”

    “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