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盛情邀请
    刚刚出任务回来的程郁开着车,听到后排窸窸窣窣的声响,终于忍不住问道:“我说,你就不累吗?一会儿下了国道就该你开车了,你要是疲劳驾驶被交警队的兄弟给逮住,到时候没有人去接你啊!”

    “没事儿,您就放心吧,只要有午夜直播在,就算让我一直开到明天八点也没有关系。”樊笙一脸的兴奋,就好像是喝了七八罐提神剂一样,兴致勃勃的打开手机,在那里等着看直播开始。

    他现在这个样子,可是一点儿都看不出来,刚才上国道之前,那个因为结束了任务之后,全身脱力,和死鱼一样蜷缩在后排的人是同一个。

    “什么午夜直播?你小子白天上班的时候,每次都是萎靡不振,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直播?”程郁开车很稳,没有因为这会儿没有什么人,就不遵守交通规则,虽然和樊笙说着话,双眼却是一直看着前面的道路,和卫瀚那个飙车党不一样,他们两个就好像是两个极端。

    樊笙听了程郁的话,连忙抗议道:“绝对没有的事儿,我精神萎靡绝对是因为你的奴役,我才不是因为看直播到很晚,直播到了凌晨四点就结束了。我一般是回到家之后就洗个澡睡觉,睡到十二点准时起来看直播吃饭,直播结束后继续睡觉。我的睡眠可标准了,一般都是在七八个小时,白天怎么可能会没精神,您想多了!”

    “听你这意思,十二点之前是你的睡眠时间,过了十二点之后就是你的精神兴奋点?”

    “对对对,行了,您开车吧,一会儿我换您,直播开始了!”

    程郁歪头看了看时间,看到时间正好指到十二点的位置,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小子绝对欠收拾,这笔账先记着,等一会儿回到局里,他非得好好的教训他,让他知道什么叫做正常作息!

    “诶,今天的直播地点,居然就是国道旁边的废弃精神病院!”

    才安静了没有多长时间,樊笙突然大呼小叫起来,险些让程郁错踩了油门,程郁实在是忍无可忍,怒道:“你给我闭嘴,大晚上的,鬼叫什么!”

    樊笙激动得语无伦次:“不是,程哥,我们现在就在那个直播现场诶,好刺激的说。我还一直没有看过本人呢,我们能不能过去看看?”

    程郁待人温和,毕竟也是跟着卫瀚出来的,原则意识极为强烈,听了樊笙的话,立刻反驳道:“别开玩笑了,我们现在要赶着回去复命,好容易查到了一点那个境外雇佣兵组织的尾巴,要是因为我们的失职,导致这个情报没有送到,你觉得等着我们的后果是什么?”

    “好吧。”樊笙瞬间蔫蔫的缩成了一团,看直播里面的高能场景都有点提不起兴致来。

    终于,樊笙忍不住吐槽起来:“今天的直播质量真的好差劲!那些穿着病服,在屏幕里面乱晃的,是请来的演员吗?这种天雷滚滚的场景,居然还有弹幕夸赞?这是哪家的设计精巧,一惊一乍的真的好吗?”

    “我去,这里面的人怎么化妆化成这样?这也太夸张了吧,这叫声,也太……”樊笙终于忍无可忍,将自己的耳机拔了下来,改成了外放,放给程郁听道,“您听听,这种直播怎么越来越粗糙了,有钱了之后,不应该琢磨着怎么越做越好嘛?”

    第4章 盛情邀请-->>(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去,这里面的人怎么化妆化成这样?这也太夸张了吧,这叫声,也太……”樊笙终于忍无可忍,将自己的耳机拔了下来,改成了外放,放给程郁听道,“您听听,这种直播怎么越来越粗糙了,有钱了之后,不应该琢磨着怎么越做越好嘛?”

    “嗯?”程郁费力地听了半晌,终于看了一眼后视镜,看到樊笙气鼓鼓的脸颊,忍不住笑问道,“什么声音啊,你外放了?我没有听到声音啊!你是不是拔了耳机忘记调声音了?”

    “不会吧,我明明调了声音!”樊笙连忙检查自己的手机,却发现自己的手机根本没有问题,而且自己明明白白能够听到手机里面传来的那些人鬼哭狼嚎的尖叫声,为什么程郁听不到?

    手机里面的声音持续不断的外放出来,樊笙仿若没有听到一般,他正在想着,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劲。

    就在此时,一阵阴凉的风从休闲裤的裤腿灌了进来,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瞬间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程郁似乎也感受到了这阵凉风,嘴里抱怨了一句什么,随后问道:“你冷吗,要不要开暖风?”

    “开着点儿吧,突然感觉有点冷。”樊笙似乎真的被这股凉风给冻到了,哆哆嗦嗦的问了程郁一句,“程哥,您真的听不到我手机外放的声音吗?”

    “听不到啊!”程郁借着后视镜看了一眼身后樊笙的手机,那上面确实是黑屏的状态,而且……

    程郁忽然就想起一件事儿来,顿时觉得车里面的暖风也拯救不了他,他的强自镇定下来,问樊笙道,“我们似乎都忽视了一件事儿,执行任务的时候,你的手机不是已经没电了么,然后自动关了机,你现在看的直播……”

    “对哦!”樊笙瞬间明白过来,看向自己的手机,调出全屏模式,看到的屏幕上方,果然是光秃秃的一片,电量、信号和运营商,还有时间什么的,全部都没有显示。

    “……手机成精了?”樊笙吓的把手机扔了出去,可手机扔出去之后,他才想到这支手机花了他两个月的工资,连忙又心疼的把手机捡起来,还让程郁把灯打开,检查手机上面有没有裂痕。

    程郁一脚踩下刹车,而后转过头去,静静地看着樊笙耍完宝,无力的叹了一口气:“你说你大半夜的看什么午夜直播?直播地点在什么地方,我们可能需要过去看看。”

    樊笙看到手机没有破损,这才小心翼翼的收好,然后才后知后觉的问道:“刚才不是还说要先回去报道,把消息带回去吗?我可不认为您是一个出尔反尔的人啊。”

    程郁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平时在s900国道上,按照我的车速,5分钟怎么都该下去了,可是我现在开了快15分钟了,还没有看到下国道的地方。你说,人家这么盛情邀请我们,我们是不是该作出回应?”

    樊笙只觉得自己的嘴,似乎都不受自己控制了,哆嗦了一下,方才将后面的话给利索地说出来:“……地点……就在西郊的那个废弃的精神病院里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