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公堂
    “初一一班,走吧。”

    还好,在没有王翊的废话骚扰情况下,两人在走到教学楼门口的时候,卫瀚终于想了起来,约定的地点在哪里。

    初一一班,离着教学楼的门口非常近,两人几乎是刚一进门,就发现了初一一班非常明显的班级标志。

    门是大敞着的,房间里面点着几根蜡烛,昏黄的光线,模模糊糊地照亮了房间中的景象。

    正中间摆放着一张由八张桌子拼起来的一个大桌子,上面还铺着一块崭新洁白的桌布。

    桌子上面还摆放着三只小茶盅,茶盅里面有着雾气升腾,徐云果就坐在其中一杯茶水的面前,正在轻轻啜饮。

    因为有外人在,卫瀚并未喊那个自己给徐云果起的爱称,而是从善如流的喊了一声:“果果。”

    “你们来啦。”徐云果站起身,和两个人打着招呼,然后看了自己的腕上的手表,勾了勾唇角,“你们两个的时间,倒是踩得很准。坐罢,就差你们两个了。”

    “好!”

    卫瀚立刻凑过来,挨着徐云果就想要坐下。

    却不料,徐云果含着笑看着他,反而是用了巧劲将他的身体给转了个方向,让他在主位上坐下了。

    还不等卫瀚表达自己的不满,徐云果已经给他到了一杯热茶,摆放在他的面前。

    王翊心中了然,在徐云果的下手坐了,也接过了徐云果递过来的茶杯。

    卫瀚看着这平常不过的一幕,后脊梁骨却是飕飕地直冒冷气。

    徐云果的修养不错,而且平时做什么的时候,也会遵循一些莫名其妙的古礼。她给人倒茶,绝对不会用提前倒好,等着客人来的时候,再喝茶,茶就冷了,并不符合礼仪。

    这点,从自己和王翊拿到的茶水,就能看出来徐云果是非常重视这一点的礼仪。

    所以,之前摆放的茶水,绝对不可能是徐云果为他们两个提前准备好的,而是这里已经坐了两个人,或者是那人已经走了。

    不过,若是人走了,那茶水中的热气,不该是早就散了么?

    这天虽然没有之前冷,但是也需要穿着厚外套才行。

    还有一点,就是自己手中的茶盅,现在自己手中的茶水已经开始变温了,怎么可能之前倒的茶水,还有那么高的温度?

    总之一句话,桌子上面的那两杯茶水,有问题。

    “茶水不合胃口?”徐云果看着卫瀚,一脸苦大仇深地看着自己眼前的酒杯,那表情就像是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一般。

    卫瀚似乎是才清醒过来:“不是……我……”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开始吧!”徐云果微微一笑,突然伸手拍向桌子。

    卫瀚一时不察,被茶水渐了满脸,刚准备用袖子擦拭自己的脸时,动作却是少有的迟疑了。

    这张桌子上,又多了两个“人”,竟然就是茶盅摆放的地方。

    那两个“人”的打扮,他竟是觉得有些眼熟,明明之前并未见过。

    第31章 公堂-->>(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那两个“人”的打扮,他竟是觉得有些眼熟,明明之前并未见过。

    那是两位穿着古装的人,一人穿着一身白色长袍,身材高瘦,脸上似乎粉底涂多了,白的有些过分。

    另一位则是穿着一身黑色长袍,身材矮胖,那脸和锅底一般,晒得有点黑,要不是看到脖子和脸不是一个颜色,还真以为是另一个种族的小伙伴也过来了。

    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这两位头上戴着的一尺来长的帽子,一位的头上是“一见生财”,另一位的头上则是“天下太平”。

    卫瀚看到这熟悉的八个字,顿时就明白了,和自己同坐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同时,他也明白了自己在来的道路上,看到的那黑漆漆的锁链,或者说是黑线,看来就是这两位的手铐脚镣,也就是所谓的锁魂链。

    无他,这两位实在是太有名了,而且大家做的都是一样的活,所以,对这两位,卫瀚还是听过他们不少的故事。

    他竟然和他们坐在了同、一、张、桌、子、上!

    就在此时,橘黄色的烛光瞬间变成幽幽绿色,阴风阵阵,竟是在瞬间改换了场景。

    卫瀚看着眼前的场景,竟是不敢置信,这竟是一座古代的公堂,自己手里拿着惊堂木。

    徐云果和王翊坐在她的左下手,两位无常则是坐在右侧,看起来就像是旁听一般。

    所以,他现在该怎么办?哦,对了!

    “啪!”

    惊堂木拍在桌子上,卫瀚听到自己用着极为威严的声音,说了一声:“升堂!”

    一张东拼西凑而成的苍白面庞,突然就出现在卫瀚的眼前,还好他是坐着的,不然就这么一吓,他就会出丑了。

    其实,卫瀚本来是等着,有狱卒喊威武壮声势,谁知道,这“犯人”竟是这么着急,自己先跑上来了。

    “安静!”

    黑无常皱眉,非常不满意姚锐伟自己飘上来,这等不守礼仪的行为。

    姚锐伟的身体明显抖了抖,安安分分的站在原地,不敢再乱飘。

    “说罢,你不是有冤屈吗?现在,不仅渡城公安局的刑侦队长在,两位无常大人也在。不怕委屈了你!”徐云果还端着自己的拿杯茶水,漫不经心的说道,似乎并不以为意。

    “哼!”姚锐伟冷哼一声,还是将自己的经历缓缓道来。

    原来,姚锐伟对自己的死也是稀里糊涂,甚至在死的时候,也是莫名其妙,根本不知道自己惹了什么人。

    他明明记得,自己只是和大家一起参加了一次野炊,再次有自己意识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父母惨死的场景。

    父母是要为自己伸冤的,谁知道在出家门的时候,竟是被人给掳了去。他跟着自己的父母一路过去,最后竟是看到目眦欲裂的场景,自己的父母竟是被那群人给乱刃分尸,然后随意处置了尸块。

    最可怕的是,这些人处理尸体的手段极为专业,自己父母的死,就这么平凡无奇的过去了,竟是没有任何人关心。

    姚锐伟无奈,只得继续自己的飘荡生活,谁知道竟是在他飘荡了半年之后,终是遇到了一个能够看到自己的人。

    那个人,和他做了一笔交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