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我是猎人
    卫瀚坐在床铺上百思不得其解,总觉得这里面的逻辑不通,还是怎么捋都不顺的那一种,好像是缺了什么东西。

    “啊!”卫瀚终于是忍不住喊了一嗓子,而后四肢一摊,索性就这么躺在床上,心里开始琢磨这栋楼,吉安精神病院,这做出来到底是做什么用的,还有这幕后的那位院长,到底是谁?

    “想不明白?”

    “对呀!”

    “想知道院长是谁?”

    “对呀!”

    “那就出来看看啊,院长的办公室,在一层!”

    “一层?”

    “是啊,一层!”

    “你是怎么知道的?”卫瀚扭了扭自己的头,看清楚了自己身边躺的是什么东西之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你……”

    “你看起来很好吃呀,我饿了,妈妈说你的肉质鲜美,可以做成好几道菜。”那是一个系着饭兜围嘴,嘴角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的残渣,身材就和一只熊相似,手里拿着饭勺,咧着一张大嘴,口水滴滴答答地落下来,满眼中都是对食物的渴望。

    卫瀚伸手挡掉那只朝着自己挖过来的饭勺,终于知道自己迷惘在什么地方了,都说鬼是无形无惧,可是自己碰到的这些东西,又是什么东西,根本就不像是鬼!

    卫瀚堪堪躲过那力大如牛的胳膊,腿上用力将他绊倒在床上,随后利落地翻下了床,这鬼看起来倒像是花名册上的暴食者,就是不知道那个妈妈在什么地方?

    “你不该闯进我们的房间,欺负我儿子!”

    小腿突然一凉,就觉得自己整个小腿好像被冻上了一般,竟是在那瞬间僵硬了。

    卫瀚低头,那个只有自己膝盖高的瘦小母亲,拿着一把锋利的剔骨刀,神情淡漠地削着自己的皮肉。

    “哼!”此时那个被自己绊倒在床上的巨婴也翻过身来,举着饭勺就朝着卫瀚扑了下来。

    卫瀚的身子好像被钉在了地上,整个人都动弹不得,只能被那个胖子给压在地上,抱了个满怀。

    这一下子,卫瀚瞬间被压的三魂悠悠,七魄游荡,整个人的鲜血逆流,被冲得不知今夕何夕,成了那巨婴口中的食物。

    “嘭!”

    一声枪响,打破了这个幻想,那颗黑色的子弹正中巨婴的眉心,连着他那个瘦小伶仃的母亲一起,均被那颗黑色的珠子吸收,而后缓慢的变成了白色,再次回到了卫瀚的手腕上。

    “老子要是没有依仗,就敢闯你们这里,真当老子是个棒槌不成!”卫瀚看了看白色的那颗珠子,也不想到底是什么材质了,又取下来一颗珠子,塞到自己的枪里。

    白色的珠子散发着一股寒冷的雾气,一股冰凉的气息顺着浑身的血液在自己的周身游走一番,这股冰凉的气息袭来,卫瀚终于觉得自己掌握了自己大脑的掌控权,活动了一下子手脚,这才准备继续找自己的猎物。

    第26章 我是猎人-->>(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色的珠子散发着一股寒冷的雾气,一股冰凉的气息顺着浑身的血液在自己的周身游走一番,这股冰凉的气息袭来,卫瀚终于觉得自己掌握了自己大脑的掌控权,活动了一下子手脚,这才准备继续找自己的猎物。

    他本来就是一个冷清的人,工作的时候也相当专注,什么时候会被儿女情长所困了?

    问题,就出在那钟声!

    卫瀚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将门缓缓推开,特意看了一眼上面的编号,果然是501,关上门之后看了看邻近的门牌号,忍不住笑了笑,果然任性,他就知道这个门牌号是可以随便改的!

    404应该是那个药女的房间,既然要求自己给他一个答案,那么自己也该给她一个答案。

    房门被推开,熟悉的红黑色墙壁,熟悉的锁链,只不过那个好像是拼凑而成的女子,双眼中只剩下平静,眼神冷清的看着卫瀚。

    “看来你是践行承诺来的,瞄准一些,一定要打中眉心才行,我也算是捡了便宜落得了个干净!”说完,就静静地站在那里,等着卫瀚开枪。

    卫瀚自然不会做妇人之仁,她的话音未落之际,就已经开了枪,换的了第二颗白色的珠子。

    “现在身份转变,我才是猎人!”

    接下来,就简单多了,白色的珠子不断增多,就算是嗜杀的厉鬼,也压根没有想到,卫瀚的手中,居然可以有一击致命的东西!

    最后只剩下那个和王翊一样,好像是得了话痨一样的言斤不在,其他的鬼,全部成了卫瀚手腕上的珠子。

    “言斤的资料涂改过,除了504之外,那个604里面也没有鬼,或许可以碰个运气!”卫瀚想到这里,一口气跑到6层,推开门,果然看到那个小娃娃就在那里等着自己。

    “速度还行,只不过,我不想回去,你还是留在这里……”

    “嘭!”

    回答他的只有一声枪响,穿眉心而过的子弹,以及卫瀚凉凉的声音:“没听说过话痨活不久?”

    再大的不甘心,也只能化成了一颗白色的珠子,成了被人手腕上的摆设品。

    看着手腕上的白色珠串儿,卫瀚刚一转身,面前的景色瞬间大变,烛光幽幽,他竟是又回到了那座庙的前面。

    神龛后面的那尊石像,缓缓变软,然后一个西服革领,拄着拐杖,头发花白的老者一步步靠近卫瀚,知道一步之遥他方才停下来。

    “小伙子,多谢你的帮忙,手上的珠子,给我吧。”老人特有的沙哑嗓音,和那眼镜片,都挡不住的如鹰隼般锐利的眸光,都在告诉他,眼前的这个老人不简单。

    “你这个老头子真是坏得很!”卫瀚冷笑一声,指着自己手腕上的珠串,“你知道这是谁给我的吗,你的有脸找我要?”

    “小伙子,我承认你很厉害,十二只只会迷惑人心智的厉鬼,对你来说没有任何的作用。可是你现在所有的子弹都用完了,你没有任何的手段能够止住我。”老者拄着自己的拐杖,冷笑一声,“现在的猎人,是我!”

    卫瀚忍不住咧了咧嘴,自己的手脚这会儿还不算利落,只会迷惑心智的厉鬼,你同时对上将军和军官试试,要不是自己的身体灵活,拳脚功夫扎实,这会儿估计就被活活打死了!

    卫瀚几乎被气笑了,根本不想和他说话,老者却以为卫瀚认输了,拄着拐杖纠颤颤巍巍地过来,脚下却是一顿,被一颗不知什么时候滚过来的小石子,给硌了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