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5章 苏醒
    乾清宫后宫。

    苏默装了半天的逼,终于缓缓睁开双眼。张皇后和朱厚照不由的同时吐出一口长气来,但随着眼见苏默一只手抬起,一颗心又再紧紧拎起来。

    弘治帝在旁看的微微皱眉,他凭直觉感觉哪里不对劲儿,偏又找不出来,只能抿了抿嘴唇盯着那大胆小子。

    苏默此刻早将上帝视觉遍布四周,哪里会看不到几人的表情。心下暗暗得意,生命元气这种高大尚的东西,岂是一般二般人能看得出玄奥的?那么,准备震撼吧,凡人们!

    脑海中的银色雾团蜂拥而出,随着他一只手凌空悬在小女孩的身上,生命赋予瞬间将小女孩尽数笼罩其中。

    这一次为了表现出自己的努力,他没选择如往常那样,直接让生命元气进入目标体内。而是刻意的缓缓施为,先是从皮肤肌理开始,一点一点的慢慢浸入。

    这样做的目的还有一点就是,对方毕竟太稚弱了,他虽然对生命元气有着百分之百的把握,但也生恐一蹴而就,强大的力量太过狂暴,以至于出现虚不受补的情况。

    只是如此一来,消耗的心神却不免大大增加,这却是让他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了。不过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便再想改变频率也不可得了,只能一狠心,咬牙维持着这种缓慢的输出。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整个房间里鸦雀无声,便连弘治帝这会儿都顾不上再去观察苏默了,而是将眼神紧紧的盯在女儿身上,一瞬不瞬。

    苏默微微阖着双目,随着生命元气的涌入,他忽然兴起一种玄妙的感觉。便好像那丝丝缕缕的元气,已然代替了他的双眼,将小公主体内一切细微变化,都分毫不差的映入心田。

    肌腴的细胞开始慢慢变得充盈丰润起来,随即又是骨骼经络,也一条条一根根的开始了玄奥的修复,渐渐变得晶莹剔透起来。

    生命元气的视角下,所见所睹完全与肉眼所见大不相同。整个视界的色彩似乎无尽丰富起来,绝不再仅限于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

    那是如同一种宇宙深处的光云般的绚丽,无以言表,难以尽述。苏默开始时还只是刻意的装模作样,但是渐渐的,竟不知不觉中也沉迷其中。

    后世曾有玄幻小说描述人体最是玄奥神秘,俨然是一个缩小的宇宙。苏默其时看到这一段,未尝没有撇嘴鄙视。然则这一刻,他却再没了半点的怀疑。

    不,甚至是觉得,那些个想象的文字便在如何华丽,也是绝对难以描绘这一刻所见。那些夸张不是太过,而是连万分之一都达不到。

    他这是第一次使用生命元气,针对性的施展治愈。也是自从得到了这种能力后,第一次的以这种频率施展。结果完全没有想到,竟会让他阴差阳错的获得了这难得的一次体验。

    若说之前他还沾沾自喜,想着这次是让皇帝欠了自己一份大人情。那么此时此刻,却是换成他心中兴起了对皇帝的一份感激。

    这种体验,这种震撼,让他心中渐渐升起某种莫名的感悟。似乎在这个过程中,他对于生命的意义,再次有了深刻的诠释,无形中将他的后续演化之路,向前推动了巨大的一个进程。

    心神沉浸其中,不克自拔,不能自拔。银色的元气滋润过肌肤表里,开始更加深入的进入五脏六腑,再然后是大脑骨髓…….

    眼前的一个个器官,一簇簇血肉,完全没了最初的意义,似乎那并不再是**器官,而是一颗颗亘古的星辰。脉动的血液哗啦啦的流淌着,越来越急,越来越有力,直至最后如同汹涌澎拜一般,焕发出强大的生命气息,无数的星辰都开始熠熠生辉,散发着一种瑰丽的荧光……

    “唔~”

    一声轻柔的*在这静寂的房中响起,除了苏默自己尚神游其中未曾察觉外,弘治帝夫妇和朱厚照却是直如一个炸雷在耳边响起。

    三人瞬间瞪大了眼睛,紧张的看向榻上那小小的身影。方才那段时间,给了他们极大的震撼。他们几乎是肉眼可见的,亲眼见证了小公主原本苍白的肌肤慢慢变得红润,亲眼看到那原本因病疼而日渐枯黄的头发,开始一点一点变成缎子般的黑色;

    再之后,便是不通医理的他们,也能那么清晰的感觉到,原本榻上那个稚弱的生命,开始一点一点增强起来、壮大起来。那强有力的心跳声,直如擂鼓一般,落在耳中却犹如天籁之音……

    张皇后早已经泪流满面,一双手下意识的死死握住弘治帝的手,竟完全感觉不到丝毫生疼。

    自己那苦命的女儿,这是终于要好了吗?在经历了无尽的痛苦悲伤和那样的无助后,上天终于还是将女儿还给了她吗?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女儿还不睁开眼睛看看自己呢?是她太累了吗?是了,这几年来无时无刻不在的痛苦折磨,便是她这个成年人,这个在一旁看着的人都心力交瘁,快要到了崩溃的边缘了。那更何况是亲身感受、尚如此年幼的女儿呢?

    但是,但是自己真的好想好想现在就让她睁开眼睛,睁开眼睛看一看自己,看一看这个世界。她是如此急迫的,想要看一看那双明亮的眼眸…….

    便在这种焦迫矛盾的煎熬下,榻上小人儿的这一声轻吟,便如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刹那间将她所有的坚持击碎。

    一颗心瞬间如同被人猛然攫住,极致的眩晕猛地袭来,她再也支撑不住,身子一颤便软瘫了下去。

    耳边传来一声隐隐的惊呼,身子蓦地一顿,再次挣扎着回过神来,却是丈夫弘治帝那温暖的怀抱,还有儿子朱厚照惊喜的大呼小叫之声。

    “好了好了,妹妹终于好了!我就知道他行的,我就知道的,哈哈哈…….”

    好了?!

    这两个字如同一道闪电划破夜空,瞬间让她下意识的看向榻上。那里,一双清澈但却带着迷茫的眼神,正正的迎着自己的目光。

    “唔!”

    张皇后抬手捂住嘴巴,喉咙里发出一声无意义的哽咽,刹那间泪崩。

    “禁声!”

    弘治帝此刻也是红了眼眶,但却仍不忘低声对着儿子呵斥道。苏默明显并未收功,仍是保持着那个手悬在半空的动作。此时此刻,怕不正是最紧要的关头,怎可能如此不知轻重的惊扰到他?

    他终是一代帝王,心智之坚韧沉凝,岂是常人所能比拟。只在极短的时间内,便从狂喜之中收摄住。

    将皇后绵软的身子使劲搂了搂,似乎要通过这种形式,将自己的力量传给她。

    “皇后,且再忍耐下,莫惊扰了治疗。”他呵斥完了朱厚照,狠狠瞪了他一眼,待儿子讪讪的缩了缩脖子,这才转而低声对妻子低声安慰道。

    张皇后使劲的点点头,一只手死死的捂住嘴巴,便连呼吸都全部屏住,唯有一双眼眸瞬也不瞬的盯在女儿身上,似乎生怕一眨眼间,那双明亮的眼眸再次合拢。

    “母后…….”低柔娇怯的一声呼唤,张皇后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拼命的点着头。想要回应一声,却完全没发出一点声音。身子使劲的挣动起来,便要扑将过去,恨不得立即就将那小人儿搂在怀中。

    弘治帝咬牙使劲抱住,先是冲着小公主使了个坚定的眼神,一边急促的低声道:“皇后,莫伤了太康!”

    他知道妻子的急迫,生怕一个拉不住坏了大事,情急之下,一道灵光闪过心头。他知道,在妻子心中,再没有什么比女儿更重要了。一句莫伤了太康,果然让张皇后猛地一颤,随即醒过神来。满脸泪流之际,哀哀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又将目光紧紧看向女儿,脸上又是痛苦又是疼惜。

    “太康乖,不要乱动啊。母后在这儿,母后就在这儿,呜——”她颤颤的安慰着,才不过两句,却怎么也再说不下去了。

    小公主眼看着往昔最疼爱自己的母后没像以前那样来抱自己,不由的露出委屈的神色。小嘴儿瘪了瘪,目光转动,这才发觉了身边坐着的苏默。

    她眼中露出好奇之色,这个人是谁呀?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竟感到他是那么的亲切?就像是早跟他认识了很久很久,跟自己很亲很亲,像是父皇和皇兄一样…….

    不,不对……似乎是,似乎是比父皇和皇兄还要亲近。就像是……就像是一个人分成了两半,他就是自己,自己就是他。

    可是自己明明不认识他啊,真是太奇怪了。

    小公主眼中忽而迷茫忽而清亮,怎么也想不通里面的蹊跷。但是却能清晰的感受到,这个人悬在自己头上的那只手中,似乎无时无刻的不在发出些什么东西。

    那些东西丝丝缕缕的钻入自己的身体中,无微不至、无穷无尽。而自己浑身的疼痛,还有曾经怎么也赶不走的疲惫和困倦,就在这只手掌下,再也不见了半点。

    好舒服啊,她心中喟叹着,口中再次下意识的发出了一声*,极致的舒爽,让她浑身松软下来,嘴角不觉弯起个美好的弧度,眼睛都因而眯了起来……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