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0章 佳人有计
    “进宫!”

    不过片刻之间,牟斌脸上先是犹疑,但随即便转为坚定之色,沉声说道。

    “督帅!”魏敞猛的抬头看他,下意识的叫道。

    牟斌看了看他,缓缓的道:“义夫,我等乃家臣!”

    魏敞抿嘴不语,想了想又道:“属下去调一旗亲卫,随督帅一起。”

    牟斌微微摇头不言,只大步往外走去。魏敞急道:“督帅……”

    牟斌脚步一顿,回头淡然笑道:“东厂那边可有异动?”说罢,再不理他,转身大步去了。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让魏敞不由的一愣。但微一凝思,不由顿时恍悟。抬手拍拍自己额头,低声嘟囔道:“却是自己吓自己了……”口中念叨着,脚下却是不慢,三步两步追了上去。

    是呀,厂卫皆是天子家奴,便真是如后者猜测那样,锦衣卫这边不动,那东厂那边就必然有所动静。

    但是从传回来的消息看,东厂那边却并无任何异常消息回报。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东厂也跟自己这边一样,并没参与到这次事件中。总不可能天子要同时对付厂卫两家吧,那才是叫胡闹呢。

    这事儿开始便透着诡异,又来的太过突兀,以至于连他都忽略了这一点,这才有些失措。如今被牟斌这么一点,顿时反应过来。同时,也不由的兴奋起来。

    有人要搞事儿好啊,若不搞事,自己这些人如何能挣到功劳?眼下必须要紧跟督帅,却是不可错过这个机会。

    与此同时,忠义坊东厂之中,此时的东厂督公萧敬负手站在窗前,微微仰望着窗外昏暗的天空,脸上满是沉思之色。

    身后,东厂几大档头一列排开,个个满面紧张之色,紧紧的盯着他的背影,都是下意识的屏气凝息,连大气儿都不敢喘。

    半响,萧敬转回身来,看到下面这些人的神情,先是一鄂,随即笑骂道:“一帮子猴儿崽子,该干嘛干嘛去,又来咱家这儿做的什么戏。咱家一向对爷爷忠心耿耿,用心办差,那些腌臜事儿却扯不到咱家身上。滚,滚,都给咱家滚。”

    他尖声笑着赶人,众档头这才纷纷大喘了口气,脸上神情放松下来。王义等几人级别不够,得了离开的话儿,连忙躬身应诺,依次出门去了。

    独几个平日里的大佬自动留下,佥事李清待人都走空了,这才上前一步皱眉道:“督公,真的便什么都不做?”

    萧敬横了他一眼,淡然道:“做什么?你想怎么做?眼下这会儿多做多错,稳住待命才是上上之策。”

    李清眉头一片阴云,叹气道:“督公说的怕不有理,然则那李广毕竟是咱们内侍中人,杂家只怕会有人跳出来说嘴。”

    萧敬听闻李广的名字,眼底倏地闪过一道寒芒,冷声哼道:“大内二十四监,内侍多了去了,还能事事都扯到咱们头上不成?勿须多虑,只消派人给咱家盯牢了那厮,莫使其走脱了。一待有变,莫问其他,立即拿下。到时三头六面,爷爷乃是圣明天子,自有分辨。”

    李清点头应下,但又迟疑道:“那……苏……那边就这样了?要不是不是派人去拦阻一下那蒙古公主,也算表个态?”

    萧敬闻言一瞪眼,挥袖斥道:“糊涂!”

    李清身子一颤,躬身道:“是。”

    萧敬这才神色稍缓,哼了声道:“此时去拦,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咱们又以什么立场去拦?嘿,怕不有人唯恐咱们不去呢。你信不信,只要咱们这边露了头,不管说了什么做了什么,立即就会有个天大的屎盆子扣下来,届时便是百口也莫辩了。嘿嘿,嘿嘿,倒是好算计,好算计啊。”

    李清愕然,猛然想到一种可能,顿时出了一头一身的汗,眼中露出惊震骇的神色。

    萧敬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挥挥手不耐道:“行了行了,便按照咱家的吩咐去做事吧,其他勿要多想。”

    李清这才颤颤的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手颤足抖的去了。

    屋里,萧敬目送着他离去的背影,脸上轻松的神色渐渐敛去,代之而起的满是凝重担忧之色。

    “好算计,好算计啊。这是一记绝杀,亦是阳谋。苏讷言,但愿你真有大气运能躲过这一劫,莫使咱家失望……”

    低沉的呢喃,语不可闻,在昏暗的屋中低低盘绕不去……..

    “这是阳谋!”同样的语句语气,在程府的后院绣楼中响起,程月仙白皙娇嫩的小脸上满是冷厉之气,一双清澈的明眸中怒气勃然。

    钏儿一脸茫然,呆呆的看着眼前震怒的小姐,又转头看看一旁满脸苦涩的安管事,两只白生生的小手紧张的纠结在一切,心中只一个劲儿砰砰跳着。

    是有人要害姑爷吗?可为什么呢?姑爷那么好的一个人,若不是他,老爷怕是早就去了。要是老爷真有个三长两短的,怕是姑娘以后的日子也要艰难多了。

    唉,为什么好人总是要被人害?老爷是这样,姑爷又是这样。那些坏人最是可恶,应该都被千刀万剐下地狱才好。但愿,但愿这事儿可千万别拖累了姑娘才好。

    小丫头不明白那些大道理和里面的弯弯绕儿,她小小的心思里便只有自家小姐,只盼着自家小姐千好万好。至于那位姑爷,虽然满心感激,却也只能阿弥陀佛了。

    想到这儿,她不由的紧张的又看看自家小姐,随即把满是期盼的目光看向安管事。

    只是此刻安管事哪还顾得上留意她一个小丫鬟,他此刻满心满脑的都是为眼前事儿发愁。钏儿或许只能想到自己小姐的利益,他却是明白,这次的事儿,怕是一个不好就要让程府也陷进去了。依照自家小姐的性子,是绝不会就此放任不管的。

    果然,怕什么来什么,程月仙接下来的一句话,登时让他不由的*出来。

    “立即备车,我要出门。唔,安叔,你安排下,莫使我爹娘知晓。”程月仙清冷的语音在耳边响起,淡然却透着不容抗拒的坚定。

    安管事简直要哭出来了,慌不迭的拦住劝道:“恩娘,恩娘,你冷静些。这事儿,哪是你一个女儿家能管的?再者说了,你那些猜测毕竟只是猜测,说不定此事另有转机也说不定呢?所以,咱们还当从长……”

    “安叔!”

    他一番话不等说完,就被程月仙端然打断。安管事一僵,脸色不由垮了下来。

    程月仙明澈的眸子熠熠生辉,透露着睿智的光泽,目光在安管事和钏儿身上一转,才缓缓的道:“安叔,你明白的,这是一记绝杀。对方不知下了什么言词,竟使得那蒙古公主做出这般鲁莽的举动。无论最终怎样,他的目的都将得以实现。但如果那样的话,他的处境就危险了,我,不能不管的。”

    安叔哀声连天,叹气道:“恩娘,你再想想,再想想好不好?你看,你都不知道对方跟那蛮子公主说了什么,你又怎么去阻拦?而且,这事儿传出去,怕是绝没什么好话儿,到时候,你又让你爹何以自处?”

    程月仙闻言,面色一黯,但随即却又转为坚定。抬眸看看安管事,轻声道:“安叔啊,你也是久历江湖的人了,如何会看不出对方的目的?他们跟蒙古公主说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蒙古公主动了。

    只要那位公主到了皇宫,再有人稍一挑怂,做出更冲动的事儿或是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言词来,苏默就逃不过一个心怀悖逆、图谋不轨的罪名。毕竟,蒙古公主可是他带回来的,促成两家盟约的也是他;

    而即便那公主能忍住,可她这么全副武装的往宫门前一站,也便等若逼宫了。若没个说法,我大明脸面往哪里放?陛下的脸面又往哪里放?

    一旦有人……不,我料定必然有人会借此发作,刻意渲染蒙古公主的身份,以挑起百姓的仇恨之心。

    到那时,千夫所指、众口铄金,作为此次出使蒙古的使团从上到下,谁也跑不了,必然要成为牺牲品。

    此次对方所谋甚大,又因蒙古公主的身份使然,除了苏默本人,便谁也不适宜去和那蒙古公主接触。否则,到时候被人指摘为同谋同党,便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可偏偏苏默此刻被禁锢宫中,根本就不可能出现拦阻,甚至,怕是他连知道都不会知道。这般最后的结果,不问可知。此局阴狠精准,绝非寻常可解。纵观满京城中,也唯有我才能死中求活,去为他争得那一线生机了。”

    安管事额头上青筋直跳,急声道:“你怎么解?你又有什么法子去争?你也说了,这个时候谁都不好去接触那蒙古公主,甚至设此毒计之人,怕不正盼着有人能就此入彀呢。如今你既然看明白了里面的阴谋,为什么还要往里跳呢?这不是……这不是……”

    他焦急的叫道,到了最后那“自己寻死”几个字,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来。

    旁边小丫鬟钏儿这会儿总算也明白了几分,忍不住上前抱住程月仙胳膊,一个劲儿的摇头哭求,请她不要去。

    程月仙叹口气,宠溺的在她双丫上揉了揉,这才转向安叔,浅浅一笑,淡定的道:“安叔,我既然说了有把握解决,便自有我的道理。你可是忘了吗,我,可是…….可是他指腹为婚的妻子呢。”

    安叔一呆,随即又急道:“这……这又跟这事儿有什么关系?恩娘,你莫要再任性了。”

    程月仙抿抿嘴深吸口气,将跳动的心绪平稳了下。方才她一个待字闺阁的女儿家,在人前坦言婚约什么的,实在是太过羞人,以至于她这般大气的性子,也不由的颊生红晕。

    只是眼下形式千钧一发,实在不容拖延。而且她要前去阻止,也终绕不开安管事的帮助,便再羞涩也是顾不上了。

    “安叔啊。”她轻轻的唤道,脸上浮上一个略带顽皮的笑脸,“安叔只想着从大局上着眼了,却忘记了恩娘只是个小女子啊。小女子自然便有小女子的心思,一个未婚夫婿从异族带回来的妾室,竟公然在大街上抛头露面,这简直是有辱门风啊。作为正妻的恩娘知道了,前去训斥一番,以正家规……试问,又有谁能说出什么来呢?安叔,你说是不是呀?”

    安叔闻言,顿时目瞪口呆。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