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6章 反转
    事情的陡然反转,使得许多人包括皇帝在内,都一时没回过神来。一时间整个殿上鸦雀无声的,这冷不丁忽然嗷唠一嗓子,好多人都给吓了一激灵。

    弘治帝强压着怒气,使劲闭了闭眼,忽然有些怀疑,自己当初那么强留这老家伙,究竟是对了还是错了。只是无论心中如何想法,面上却仍不得不勉强挤出个笑脸儿来,道:“老太师,不知想起了什么?”

    徐溥抚了抚胡子,笑容可掬的一抱拳,点头道:“陛下方才不是问老臣来此何事吗?老臣想到了呢。唉,这人一上岁数啊,总是忘事儿,倒是让陛下等的急了。”

    弘治帝想吐血,他很想告诉这老家伙,你想的太对了。朕真的很急,急着怎么让你这老糊涂赶紧走人!

    “咳咳,老太师既然想到了,那便说吧,但朕能做到的,必不叫老太师失望就是。”

    你大爷的,能不哔哔了吗?赶紧说完,说完滚蛋!否则朕真不知道还能不能忍得住了,这絮絮叨叨的,喵了个咪的,现在是聊天的时候吗,真见了鬼了。

    还有,你特么的真拿朕当傻子了啊,这早想不起晚想不起的,偏偏那边忽然没了事儿了,你这就想起来了。这老狐狸,还敢再假一点不?

    弘治帝这心火一拱一拱的,任谁被当猴儿溜,那心情也不会好了不是。这要是换个人,皇帝绝对分分钟教他做人。

    不过恼怒的同时,心中又是轻松又是好奇。这里面的戏法儿究竟是怎么变得?他身为帝王,自然不会缺所谓的政治智慧,一些大臣们都能看清的事儿,他自然也看的明明白白。

    就之前那个节骨眼上,合适的人不方便去接触拦阻;方便去拦阻的人,却又没有合适的身份,这也是此番计谋的厉害之处。

    弘治帝之所以先前暴怒的几乎失控,更多的其实不是因为此事本身,而正是因为看透了里面的阴险,偏偏又无从化解,从而一股子郁气邪火不得发泄而为。

    而眼下,这事儿忽然来了个神转折,在感觉自己又一次措手不及的羞恼之余,另一种情绪便自然高涨起来。

    要说如果是眼前这老家伙使人去阻拦的倒也说的过去。可问题是,事情发生的那么突兀,算算时间,这老头根本就来不及去做什么。那么,他又是如何如此笃定,竟尔在他面前这般耍无赖,也要将时间拖到此时?

    实话说,弘治帝很想搞搞明白。显然,大殿上许多人也都是同样的心思。能站到这里的,就没有一个缺智商的,大伙儿齐刷刷把目光看向徐溥,耳朵竖起老高的。

    “哦哦,好好,这人一上年纪啊,就喜欢啰嗦……呃,是这么回事儿…….”徐溥神神叨叨的还要念经,但是眼见皇帝陛下那眼角都开始抽抽了,只得遗憾的打住,终于开始言归正传。

    “……今日老臣本正在镜湖庄,哦,镜湖庄陛下知道吧,就是朱仪那老东西的庄子。哎呀,那老东西会享受啊,那庄子真是个好去处…….”

    老头儿眼底划过一道狡黠,摇头晃脑的又要歪楼。旁边众大臣齐齐一头黑线,心中犹如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弘治帝深深吸口气,沉声道:“老太师!”

    “啊?哦哦,说正事儿说正事儿,唉,这人老了…….咳咳,说到哪儿了?啊,想起来了,今个儿吧,老臣正和朱仪那老东西下棋呢,那老东西眼看就要输了,就像耍赖。哼,老臣是谁,岂容他……咳咳,又跑题了……那什么,就在老臣怒叱那老货的时候,忽然二位国公闲游至此,倒是让那老货逃过了一劫。啧啧,可惜,可惜……”

    他砸吧着嘴儿,口中连呼可惜,也不知究竟可惜的是什么。只是听着他说什么英国公和定国公什么闲游至此的话,不由的都是一脑门的青筋崩起。好多人都是呼吸陡然急促起来,暗暗咬牙不已。

    妈蛋!咱们得是多白痴,才会信你说的狗屁闲游至此?张懋那老东西平日里能躺着就不坐着,能坐着就不蹲着的主儿,他能没事儿跑出去闲游?还是拉着定国公一起,跑去城外十余里的镜湖庄去闲游,这尼玛骗鬼呢是。

    这老东西,这特么太气人了!

    众朝臣暗暗大骂,弘治帝拳头握紧了又松开,松开又握紧,转头看向张懋和徐永宁二人,咬牙笑道:“哦,二位国公闲游至此?张卿、徐卿,你们果然很闲啊。”

    徐永宁低头不语,张懋露出个憨厚的笑容,搓搓手奉上个大大的笑脸儿,扭捏道:“陛下莫听老太师的,他老人家可不是误会了。这不是开春了嘛,臣和定国公其实是下去走访民情,视察春耕事宜来着。至于走到镜湖庄,纯属路过而已。想臣二人向受国恩,无时无刻不以国事为重,那简直是如履薄冰、夙夜忧思啊,哪有时间四处闲逛呢?陛下英明万里、明察秋毫,自是能知臣二人之忠耿无双。嘿嘿,嘿嘿,就是这样,就是这样的。”

    好吧,这天没法聊下去了。能把无耻发挥到这个程度,大伙儿觉得除了呕吐拜服之外,也真没法说什么了。

    弘治帝也险些被气笑了,颤颤着手指着他,点了点头,终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最后干脆不理这凑表链的,又转回头去看徐溥。结果一看之下,身子一颤,好悬没当场栽倒地上去。

    但见这老头儿脑袋一点一点的,吹气儿如哨,好嘛,就这么一会儿,竟已然迷瞪上了。

    “老太师!”弘治帝额头上青筋直蹦,咬牙唤道。

    “啊?啊,咦?陛下!您怎么在这儿?您这也是出城闲游来了吗?哎呀,闲游好啊,这春暖花开之时,正是闲游踏青之季啊……咦?不对啊这,这……这是哪儿?怎么瞅着那么像……乾清门呢?”

    老头迷迷瞪瞪睁开眼睛,一通夹七夹八的,好嘛,合着这是睡蒙了,还没醒过神来呢。

    众人算是彻底没脾气了,弘治帝也是两眼呆滞的看着他,半响才长长叹了口气,苦笑着摇摇头。

    老头儿毕竟快要八十了都,这人上了年纪本就容易瞌睡,更不要说还一路疾驰十余里而来,现在能好好的坐在这儿,已然是邀天之幸了,你还指望他什么呢?

    看着老头儿满头满脸的苍髯白发,往昔君臣之间的种种,历历在目,便仿若只在昨日。而今时光流转,物是人非,这位一生忠贞的老臣,却已然垂垂老矣,再不复昔日那位睿智机敏的首辅大学士了。

    想到这儿,弘治帝忽然有些眼睛发涩,心中原还存着的一点儿怒火,已然全不见了踪影。

    伸过手去,轻轻握住老人干枯如树皮的手,但觉粗粝而孱弱,心下不由的又是一酸。

    仰首眨了眨眼睛,将情绪稍抑了下,这才又低下头来,温言轻声道:“老太师,既然困顿了,那便早些去歇息歇息吧。您的心思,朕懂了。放心,您老人家一生为我大明,朕便怎么回报您,也是该有的。”

    皇帝忽然如此情动,徐溥不由微微一怔,原本还浑浊的老眼猛地划过一抹精光,眼神波动了下,就那么定定的望着弘治帝不语。

    弘治帝笑着再次重重点点头,徐溥忽的笑了起来。只是这一次,那笑容中满是欣慰和感动,再不复之前的昏庸模样。

    “陛下很好,真的很好了。多给少年人一些机会,他们才是我大明的希望。老臣无状,还请陛下恕罪。”他反过手来,轻轻握住皇帝的手。言语中似有无尽怅然,又隐含劝慰开解之意。

    弘治帝眼眶微微发红,抿了抿嘴,重重的点点头。君臣二人执手而握,白发苍髯,竟是说不出的协和。

    所谓默契,所谓相得相知,无外如是。徐溥走了,被皇帝安排就在宫中歇宿一晚。诺大年纪了,这大晚上的再让其出城,颠簸十余里,只怕老头儿的身子真要撑不住了。

    徐溥最终似乎什么也没说,但却又已经不必再去多说什么了。皇帝也似乎并没许下任何承诺,但却似乎又一切尽在不言中。

    众臣们陆续离开了,没人再对今晚的事儿多做赘言,又或者多问什么,便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今晚至此,只是心血来潮的一次小聚。

    待到所有人离去,殿上只剩下皇帝,还有牟斌、蒋斌二人。直到这时,弘治帝才来得及问起详情。

    蒋斌将过程细细禀述了一番,却只知道拦下蒙古公主的,是一队打着塞外恩盟旗号的商队,再详细的,却是不得而知了。

    弘治帝没再多说,只打发他下去按部就班的做事便是。此番总是动了兵,自有一番手尾收拾。

    等到蒋斌去了,牟斌也不用皇帝发问,当即上前将掌握的资料细细回禀。蒋斌只是军人,一些隐秘当然不知道,但是作为密探头子的锦衣卫指挥使,很多事儿却是瞒不过他的耳目。

    “程敏政之女……未过门的正妻?唔,朕明白了,倒是个再合适不过的身份了。难得,难得……”

    既知道了程月仙的身份,那除了某些无关重要的细节外,一切便也都有了解释。

    弘治帝默默念叨了几句,忽然又似想起了什么,转身怒道:“那小子找到没?给朕去找,便挖地三尺,一个时辰之内,朕要见到那小混蛋!”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