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暗道追踪
    “事发了!”见到天机真人第一句话,苏默就来了这么一句。

    天机真人莫名所以,却听苏默又道:“你们那个外修者,勾结江湖盗匪,公然掳人。你既然为了此事而来,这事儿却要着落在你身上。”

    天机真人瞠目结舌,哪成想这刚跟苏默说了,立马就给套上了套。不由的苦笑摇头道:“行,道友说吧,要贫道怎么做。”

    苏默嘿嘿一笑,冷声道:“怎么做?当然是正大光明的杀上门去,抓捕行淫邪事的贵门弟子田钰,这还用我说吗?”

    天机真人傻眼,那只是怀疑好吧,根本没证据啊。到时候人家来一句压根不认识自己,也不是什么龙虎山弟子,自己岂不难堪?

    才待拒绝,却见苏默两眼中冷光森然,对着自己冷笑不已,不由的顿时将话头咽了回去,面上却是一片为难。

    他既然自承龙虎山正宗,又以正派人士自居,当然不能干出不讲理的事儿来。至少明面上如此,否则,其不跟那些邪派之人一样了。

    可是苏默显然是铁了心要动田家,这是逼着自己去找由头啊,若是不答应,那可就是彻底得罪苏默了。

    不说刚刚得了人家诺大恩惠,自己口口声声必有以报,眼前人家就划下道来,若不答应岂不是自食其言?再说了,那个能减少出海风险至少三成的东西,可还握在苏默手里呢。恶了苏默,还想拿到?做梦吧。

    想到无奈出处,老道一张脸都快苦出水来了,终是大道诱惑更大,一咬牙,跺脚道:“好,老道去。”

    苏默这才面色稍缓,淡然道:“田家公子即便不是,但田家必然藏有此奸邪之徒。明府大人会和你一起去,必要时候,直接搜查就是了。你说呢,明府大人?”

    庞士言一颤,哪里敢说个不字?连忙点头应下。天机道人大松口气儿,有由头,这事儿就好办了。

    却听苏默又道:“明府大人也不要忘了,小妾私自逃家,田家公然窝藏,大明律可是有明文典记的。”

    庞士言眼神一亮,顿时也是精神一振。

    到了此刻,他和天机两人都完全明白了。苏默的意思就是一个,不论什么理由,一定要将田家弄乱。并且借此将田家父子掌控起来。

    主意定了,手段也有了。苏默又让庞士言分出几个人跟着自己,众人轰然出门。

    庞士言和天机按计分头行事,苏默这边则带着三个衙役,直往城东边韩家奔去。

    值此关头,任何一点破绽都是致命的。苏默唯恐田家借机对韩杏儿下手,不去看一眼,实在是放心不下。

    这边厢风风火火的杀将出来,迎面不及闪避,已是猛然撞上一个人。听的对方痛呼出声,凝神看去,却见县丞阚松正唉哟唉哟的从地上爬起来,一脸惨然的看着苏默,苦笑道:“苏公子,这风风火火的却是为了那般?好家伙,这一撞险险没撞杀了本官,唉哟。”

    苏默脸上惭惭,抱拳道:“失礼失礼,学生受明府大人差遣,有急务去办,却是冲撞了大人,恕罪恕罪。且待办完差,再来与大人赔罪。”说罢,不等阚松再说,已是领着人风一样冲了出去。

    阚松立在暗影中,愣愣的看着几人远去的背影,半响无言。

    苏默急匆匆冲往韩家,不过十几分钟时间,已是到了。也等不及叫门,直接一使劲,便撞开了大门,口中叫道:“杏儿,杏儿,伯父,伯父,你们在吗?”

    屋内人影一闪,韩老爹已是满面讶然的走了出来,苏默一颗心便放了一半,刚要上前见礼,韩老爹一句话却让他顿时如坠冰窟。

    “讷言?杏儿呢?”

    苏默只觉手足不可自抑的抖颤起来,强自镇静着,挤出几分笑,道:“怎么?杏儿不在吗?什么时候出去的?去了哪里?”

    韩老爹听问,顿时面色大变,抢前一步,一把抓住苏默胳膊,急声道:“不是你派人来说,找杏儿去县衙的吗?说是吃多了酒,夸言杏儿汤煮的好,要她送些过去。怎……怎的?难道……”

    苏默如遭雷击,脑子中瞬间划过一道电光。夸杏儿汤煮的好是有的,却不是今日。而是那日四海楼饮宴时,自己当时跟阚松提过一嘴。

    当时喝的有点飘,阚松便递了一碗汤水给他,他喝了一口,便咕哝了这么一句。

    阚松!

    他心中猛的一个哆嗦。方才出门撞到阚松的一幕再次回放,以自己的反应速度,感觉前方有人的时候,便已收了力道的。当时就奇怪,明明觉得撞的并不重,为何竟能让阚松喊的那么声嘶力竭?

    那时节心中有事儿,疑惑只是一闪而过,只当是文人体弱的缘故。如今想来,阚松根本就是装模作样。

    他为什么要装?拖延!他在拖延自己的时间!只是没想到,自己根本没理会他,让他未能得逞。

    这老狗才!藏的好深!

    想明白这一节,转身便走。身后韩老爹哪里肯放,还待再问,苏默脚下不停,高声道:“伯父别急,小侄便豁出性命,也必叫杏儿无恙。”

    说着,转头低喝道:“多多!”

    小鼯鼠叽的一声,窜下地鼻头抽动两下,然后猛的窜了出去。苏默赶紧跟上,身后三个衙役面面相觑,连忙也急急跟上。

    小鼯鼠先是往县衙方向奔去,将将拐过一个拐角,却忽的停住,微微嗅了嗅,猛地窜进一条小巷。

    苏默两步跟了进去,一眼便看到地上一个提篮,里面棉布包着的一个陶瓮,此刻早已碎开。半瓮汤水微微荡漾,伸手一探,尚有余温。

    苏默咬着牙,唇边已然隐隐有血丝溢出。冲多多低吼一声:“继续。”

    多多叽的一声,再次展开四爪,这次却是往城南而去。苏默默默跟上,三转两拐之间,以他和多多的速度,只片刻间,后面三个衙役就被甩了个没影儿。

    苏默压根没去在意,他只是紧紧握着拳,心中暗暗祈祷。祈祷傻妞儿有傻福,不会出事。

    足足跑出四五条街,多多这才在一片偏僻的小屋前停下,沿着门边嗅了嗅,叽的一声,身子一跃而起,竟是直接跳上了墙头。回头对苏默又是一阵叽叽叫着。

    苏默哪耐烦敲门,抬起一脚便踹了上去。那门应声而开,门后的栓木竟是应声而断,可见这一脚的力度是何等之大。

    多多见主人进了门,身子一展,就墙头张开四肢,曼妙的划个划线,直往里进扑去。

    里面屋门却只是虚掩着,苏默抢身而入,左右看看,却见四下无人。伸手在灶台上一按,再抬手却抹了一手灰。

    这里,分明根本没人住很久了。多多怎么会追到这里来?

    眼望向多多,却见多多蹲在侧房的门前,围着地上急的直转圈,叽叽叽的叫个不停。

    苏默眼眸微微一眯,上前用脚使劲跺了两下,又摸起个小凳敲了两下,心中已是明了。下面,有暗道。

    将小凳子扔了,左右寻看,想要找个家什。只是遍寻不着,最后索性将那椅子举了起来,卯足了劲儿,对着地面狠命砸去。

    却听咔嚓一声,那椅子应声而碎。只是再看地面,却是只留下一个浅浅的坑,根本没用。

    不对!这么硬来不行。有机关,一定要找到机关才行。

    可是放眼四周,并没看到什么碍眼的物件。除了靠墙处放着一张木榻,再就是一张条桌,桌上干干净净的。再然后就是屋角处有个花架,上面一盘不知什么花,花早干的剩下一截枯根了。

    苏默心中冒火,眼眶子突突突的直跳。猛然间,低头冲多多道:“多多,好好找找,看看还有哪里有杏儿的气息。不光这个屋子里,别处,别处有没有?”

    多多半蹲着,仰头看着他,叽叽叫了两声,眼中却露出迷茫之色。显然,动物终归只是动物,再聪明也是有限。简单的话能听明白,这么长篇大论的,就有些迷糊了。

    苏默急的要吐血了。杏儿是个女孩子,原本那田钰觊觎杏儿,就是为了行那淫邪之事。如今要是落到他手里,时间越长,后果就越可怕。

    苏默倒不是非有什么处女情结,只是这个年代,一旦真有不忍言之事,只怕以傻妞儿那刚烈的性子,是绝对不会活着的。

    可是他再急,眼前却是一筹莫展。难道要去招呼人来,再调来工具挖掘?真等到那时候,只怕什么黄瓜菜都凉了。

    他原地转了几圈,想想,觉得终归还是要靠多多。当下蹲下身子,再次一个字一个字的跟多多说着,边说边比划着,直到三四遍之后,多多似乎有些明白了,身子展动,绕着屋子四下里飞奔,东嗅嗅西闻闻,下一刻,忽然跑出这间屋子,直奔外间堂屋。然后站到屋角处一个大缸上,使劲抽动了两下鼻子,猛然叽叽叽的大叫起来。

    苏默大喜,几步跨了出来,仔细观察那大缸。先是打开缸盖,却见里面干干的,什么都没有。

    想了想,随即两手扶着缸沿儿,先向左转,没动静。又向右转,还是没动静。

    正懊丧之余,忽的瞥见地上似乎有道拖曳的痕迹,当下两手用力,顺着那痕迹推去。

    这一下,那大缸果然动了,慢慢的向一边移动之际,方才那间屋里便传出一阵扎扎声来。

    看看推到不能推了,苏默狠狠赞了多多一句,转身往屋里窜去。多多四爪用力,电光一般跳上肩头,再进到屋中,便在门前,一个烟乎乎的大洞赫然在目。

    大洞中,有台阶延伸而下,里面烟乎乎的,看不清究竟有多远,又通向何处。

    苏默毫不迟疑,伸手从靴筒里,先把当日那把烟衣人用的刀取了出来,就那么拎在手中,一头便冲了下去。

    待到落到最后一阶,只觉脚下一沉,赶忙跳开,却听上面扎扎声响起,最后一点微光消失,却是那机关自动归位,地道重新合上了入口。

    苏默心中暗凛。这般奇妙的机关,可见对方的势力之大了。心中存了小心,左手入怀摸出火折子,晃亮了起来,但见前方曲曲折折,不知幽深几许。时不时似有微风拂过,显然这通道的通风极好,并无窒息之虞。

    后世影视剧中,机关通道中多半都有机关暗箭之类的。苏默既然存了小心,自然也防着这一招。

    只是他稳稳的一点一点向前走出老远,也不见什么机关发出暗箭之类的,心下不由一松。略一转念,已然想明白过来。

    这条通道显然只是个供人行走用的,而那所谓的机关什么的,也绝非那么简单能搞出来的。

    后世影视中动辄就是箭如雨发,又或者水银泻地、黄沙渗入的,那可都是皇家陵墓之中的手段。如眼前这个通道,能有上面那种机关开合,已然是极高明的了。

    自己这却又被后世影视忽悠了。

    狠狠咒骂了一句,再不去担忧,只放开了速度,顺着通道一路往前奔去。

    这一奔又是近半个小时。脚下时高时低,东转西绕的,早不知身在何处了。

    直到前方一拌,凝目看去,却见又是一段台阶。这些台阶却是一路向上的,显然是到了地头了。

    苏默停下脚步,慢慢的调匀呼吸,以使自己尽量保持在最佳状态。这上去之后,说不定就是一场厮杀,若是他冒冒然就这么冲出去,别说救人了,怕是自己都要交代进去。

    连着几次深呼吸,终于将躁动的心绪平复下来。随后一步一步走上去,先是贴着那石板侧耳听去,隐隐的似乎有些声音传来,但是却听不真切。

    用手推了推,那石板纹丝不动。看来,这里肯定也是用机关驱动的,蛮力却是无用。

    手中火折子已快燃尽了。苏默将全部精神提了起来,照着脚下,一点一点找去。

    便在火折子最后一点光亮消失之际,猛然脸上一喜,已然找到了那处机关。却是在台阶侧面有一处凹陷。

    将火折子扔了,摩挲着伸手过去掏摸,已然摸到了一个铁环。用手拎着,左转转右转转,都没动静。想着那大缸,又再前拖后拽一番,仍不可得。

    微微皱起眉头,忽然想到一法,将那铁环直接往上一提,这次果然有反应。

    扑簌簌一片沙土落下,扎扎声中,那头顶石板慢慢向旁移开。随着石板的移动,外面一片光亮映了进来,随之而来的便是阵阵喧嚣的叫喊声。伴随着的,还有兵刃的碰撞声、人的喊杀声、惨叫声。

    苏默心中一震,用手中的刀先是伸出去胡乱一通乱挥,然后紧跟着跳了出来。

    等到站定左右一看,却见身处一个房间之中。只是这房间四下无窗,只身旁一张桌子,上面点着两根明晃晃的粗大的蜡烛,将整间屋子照的明亮至极。

    那些喊杀声、惨叫声,却是从门外稍远处传来。苏默拎刀冲出,再看时,却又是一条甬道。

    甬道两边各有两间房屋,都是点着蜡烛。其中两间里家具一应俱全,不但有床榻,还有梳妆台、铜镜之类的,竟似是女子闺房一般。

    只是里面全无半个人影。而另一间里,却是充满了血腥味儿,四下墙壁上,全是各种刑具。上面能看到暗红色的血渍,一层层的,不知曾有多少血淋在其上,才有这般模样。

    苏默心中更加凛然,握着刀的手再次紧了紧,大步向前,顺着声音走去。

    转过前面一道照壁般的土墙,这次置身之处,却是一间小佛堂般的所在。

    四下里帷幔低垂,青烟袅袅。只是也是空无一人,唯有前方那门大开着,隐见一条通道向前,那喊杀声、惨叫声便更加清晰的传了过来。

    苏默估摸着这里已经没人了,只是不知韩杏儿此刻究竟在何处,这里又究竟是什么所在。

    顺着通道直接冲了出去,再跳上地面看时,却见一个一身家人打扮的老者,满面狰狞之色,被一把刀钉死在墙壁上。扭头看看身后,却是一张大大的供桌,上面一排的牌位。

    苏默凑过去仔细辨认,只看过两三个,便已了然。田家,这里竟是田家祠堂!

    草!

    他狠狠爆了句粗口。果然是狗日的田家,幸亏自己早有准备,使了天机老道过来。否则,只怕自己现在一露头,等着的就是刀斧加颈了。

    外面杀声震天,想必田家必然是不甘就伏。乱战之下,也没人顾得上这里了。

    就是不知道是何人冲到了这里,不但杀了那个仆人,还打开了密道。想必挟持杏儿的贼人也是回来后发现来不及退了,只能从大门向外冲杀。

    想到杏儿此刻还在对方手上,苏默心中忧急如焚,生怕兵凶战危之际,就此害了傻妞儿性命。

    想及此,哪还忍得住。提刀便冲了出去,才出去没走几步,便听一片声的喊叫:“这里,这里还有一个,快!休叫走了这白匪!”

    白匪?

    苏默一阵的愕然,不知指的又是何人。正待解释,却忽听一声长笑,大叫道:“原来是讷言兄弟,某家应邀前来听命,幸不辱命!”

    em>[解决书荒]总点击超十亿精品书合集限时免费看!/e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