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程家有女
    剗chan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这两句词,本是南唐后主李煜,写给小周后的一首菩萨蛮中的句子。描写的是当时还身为李煜小姨子的小周后,偷偷去和李煜偷情,为了怕鞋上的金铃发出声音,只好提着鞋子,只着袜上阶梯的情景。

    虽只短短一句话、十个字,却将少女娇俏春情的模样写了个十足十,细细品味,端的是令人回味无穷。

    而在京都某处宅院的后花园中,一个头梳双丫髻的女孩儿,此刻也正小手拎着鞋子,正蹑手蹑脚的往前凑着。只不过与小周后不同的,她却不是去偷偷的会情人,而是张着手,目标却是一只采蜜的蝴蝶。

    这少女年约十四五岁,生的明眸皓齿,清丽绝俗。弯弯的细柳双眉,专注之下,尚流露出几分灵动慧黠。再加上那白皙的肌肤,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是仿若透着一股晶莹之意,感觉一碰就会挤出水来也似。端的是仿佛兮若轻云之闭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虽因年幼略显青涩,但那绝美风华却已然显露无虞。

    蝴蝶长长的口器深深的刺入花蕊之中,美丽的双翅惬意的轻轻翕动,全没察觉危险的临近。

    少女乌烟的眼眸中露出兴奋的神情,两只葱白如葱段儿般的玉指伸出,慢慢的靠近蝴蝶上方,眼看着便要擒下。

    “恩姐,恩姐!”

    便在那两根玉指将要落下之际,猛然间,远处传来一连声急促的呼唤声。

    少女吓了一跳,啊的轻叫一声,那蝴蝶顿时一窒,下一刻立即展开双翅,蹁跹着腾空而去。

    少女遗憾的叹息一声,看看已经飞远的蝴蝶,这才撅了撅嘴,悻悻的回头应道:“我在这儿。”一边应着,一边将那鞋儿往纤足上套去。

    脚步声传来,花树后面一角绿裙飘动,一个年约十三四岁的女孩喜孜孜的跑了过来。手中献宝也似的递过一张纸卷儿,脆声笑道:“恩姐恩姐,你猜猜,这是什么?”

    唤作恩姐的少女自顾将鞋子穿好,这才起身白了她一眼,嗔道:“死钏儿,刚刚把我的蝴蝶吓跑了,还没找你算账呢,现在还敢跟我卖关子。哼,早晚把你与人牙子发卖了,看你还敢不敢。”

    少女嘴中说的凶狠,那钏儿却是半点不怕,只是咯咯笑着,显见是平时两人这般斗嘴的惯了。

    少女接过钏儿手上的纸卷儿,展开一看,不由的就咦了一声。好kan的眉毛微微蹙起,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嘻嘻,怎么样,恩姐可认得这谱子是什么吗?哈,老爷总夸恩姐是才女,这下可露怯了。”这丫头叽叽咯咯的说着,话音又急又脆,便似风送银铃儿也似。

    恩姐抬头看看她,眼珠儿转转,哼道:“不就是个乐谱吗?这有什么难的?”

    “啊!”钏儿的笑声噶然而止,张大了小嘴,脸上满是不可置信。半响,才赔上个大大的笑脸,笑道:“吓,恩姐果然是大才女,这都识得。我听人说,好多精通音律的大家都不识得呢。”

    她拼命的讨好,自是为了弥补先前对自己小姐为难的罪过。恩姐却顾不上理她,只是盯着手中的谱子看。

    “恩姐恩姐,你即识得这谱子,何不试唱一番?据说这曲子可好听了呢。”钏儿在旁拼命怂恿着。

    恩姐斜了她一眼,装作不经意的道:“这是哪里来的谱子?又是怎么说的?”

    钏儿拍手道:“哈,说是这便是那个武清的小苏相公新作的。说是端午那天,在一座山上当着好多人面前唱的,把好多人都唱哭了。最后大家都不敢听了,想要走。可是又怎么也走不了,总让这曲子勾着。嗯嗯,对了,听说有人说,这曲子有魔力,可厉害呢。”

    小丫头叽叽咯咯的说着,间中也不知加了多少自己的理解,怕是苏默要在面前,当场就能给跪了。这尼玛说的是童话吗?这整个就是六指琴魔啊。

    恩姐自也晓得自己这小丫鬟的德性,只翻了个好kan的白眼,便又将注意力转到了手中的曲谱上。

    实话说,若不是先前钏儿自己说漏了,她真不敢确定这是一份乐谱。

    不但上面的符号自己见所未见,便是那歌词也廻异寻常,简直如同乡野俚歌一般,甚至比乡野俚歌还要通俗直白。这般歌曲,实在是生平仅见。

    那个苏默,那个作出临江仙那样诗词的人,竟会作出这样的词曲来?这让她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若真如此,则此人之才果然大是不凡。无论是大雅还是大俗,都已臻至圆融无漏的地步,方能如此挥洒自如。

    她微侧着臻首凝思,神思却不觉中转了弯儿,琢磨到苏默这个人身上了。

    旁边小丫鬟钏儿见小姐不理自己,颇觉无趣,抬手拨弄了下头上丫髻,忽然想及一事,凑过去神mi的道:“恩姐,这个苏默也姓苏,你说他会不会就是你那个未见面的夫君啊?呀,若是真的就好了,那可是个大才子,能配得上恩姐。老奶奶临走前还一直念叨着呢,就怕遇人不淑,误了恩姐。”

    恩姐冷不丁听这丫头扯到自己身上,呆了一呆,随即满面涨红,抬手去撕她嘴,笑骂道:“你个死钏儿,反了天了,竟敢拿我来谑。”

    钏儿惊呼一声,咯咯笑着跑开。两女便在花园中一追一跑,银铃儿似的笑声洒满天空,一白一绿的倩影,映着满园的花儿,平添了几分春意。

    “五小姐,夫人唤你呢。”正疯的欢畅,忽然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两女一愣,停下脚步扭头看去,钏儿便甜甜的唤了声:“牡丹姐姐。”

    园子拱门处,一个十七八岁的侍女打扮的少女,此刻正笑吟吟的看着这边,脸上眼中满是疼爱之。听到钏儿的唤,笑着嗔道:“钏儿又在调皮。”

    钏儿便吐吐舌头,缩到了小姐身后。

    恩姐抬手擦擦额头上的细汗,袅袅的走了过去,和牡丹并肩往后院走去。一边走,一边问道:“母亲唤我何事?”

    牡丹侧眼看看她,脸上的笑颇是诡异,嘴上却恭声道:“小姐大喜,却是那苏家今日寻来了。老爷正在前面待客,夫人便让婢子来唤小姐。”

    啊?

    恩姐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栽倒。旁边牡丹和钏儿赶紧扶着,钏儿先惊呼道:“呀,这么邪?刚才还……”

    一句话没说完,便见小姐目光狠狠的瞪了过来,钏儿一缩脖子,生生将那半截话咽了回去。

    恩姐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面上神羞涩中尚带着三分恼怒。站在原地寻思了一会儿,终是跺跺脚,小手拎着裙裾便往后面跑去。心中只一个念头:且看看那苏家子是什么样子,我程月仙岂肯为庸**?我的夫君必然要像……要像……

    要像了半天,却始终找不准参照物,心中愈发恼怒。只是不经意之间,脑海中忽然冒出方才钏儿那番话来,霎时间不由心跳漏了一拍,脸蛋儿便火烧了也似**了起来。

    像……像那个苏默吗?唔……

    她一边脚下疾走着,一边眼神飘忽的乱想着。少女的春思似嗔似喜,如梦如幻,便她自己这一刻也有些捉摸不定了。

    ~亲,你可以在网上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