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童谣
    再次见到妙芸是在两天后了,地点也换在了苏宅的书房里。相对于前两次相见,这回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有些微妙,都略微有些不自在。

    妙芸的不自在,是因为上次不防备间,将自己深藏的软弱暴露在苏默眼前;

    而苏默自然是觉得上次把人家弄的痴痴傻傻的事儿不地道,实在不好意思面对。

    “啊,芸姑娘来了哈。”

    “是啊,来了。”

    “那个,啊,坐坐,请坐。”

    “哦,谢谢。”

    “嗯,芸姑娘请喝水。”

    “哦哦。”

    “芸姑娘你热吗?这天儿,呵呵,越来越热了。”

    “……”

    以上便是打从妙芸进了门后,两人之间的全部对话。穿插在这些对话之间的,便是良久的沉默。

    杏儿丫头都进来添了四回水了,每次脸上都是一副古怪的神气,那眼神儿也瞟啊瞟的,满满的都是警惕之。

    你说啥?添水不是有下人吗?不用,姑娘自己来!杏儿姑娘就是这么任性!

    到了后来,连苏默都觉得有些不好了。这尼玛跟防贼似的,有必要吗?这不添乱嘛。于是在杏儿姑娘又一次拎着水壶进来,苏默干笑一声:“那个,杏儿啊,别添了,再添,家里就要被水淹了。”

    杏儿脸一红,哦了一声,妩媚的冲苏默瞟了一眼,又转头对妙芸送上个大大的笑脸,这才扭着小腰出去了。那小腰扭得叫一个**啊。

    不行了,这一个两个的都是妖精啊。天儿热,苏默觉得从里到外都火烧火燎的,不要不要的。

    “芸姑娘……”

    “公子…….”

    某一刻,两人忽然同时开口,随即都是一怔,反应过来后不由都相视一笑。这一笑,却是将两人之前的那点小尴尬消散了不少。

    苏默耸耸肩,摊手笑道:“你先说。”

    妙芸抿着嘴儿,瞄了他一眼,嫣然道:“上次承蒙公子不弃,允许奴奴登门求学,今日奴奴可是来了,还望公子不吝教导。”

    苏默哈哈一笑,点头道:“没问题。”

    妙芸却歪过臻首,脸上露出一丝狡猾,笑道:“公子,奴奴说的求教,可不是仅仅五线谱哦。”

    苏默一愣,随即脸上作出个无奈的表情,耸耸肩,叹口气道:“好,你赢了,如你所愿。”

    见他说的有趣,妙芸也是不由的掩嘴轻笑,眉眼之间尽是喜悦。苏默索性也不干巴巴的说了,直接将吉他拿过来,开始教授吉他的弹奏之法。

    吉他也叫六弦琴,对于没接触过乐器的人来说,难的只是指法和和弦。但是这对于整日里以乐舞为生的妙芸来说,却只是略一思索,便大致明白了。

    照着苏默所授的几种和弦试着弹了弹,初时还显生涩,但不多时便已像模像样了。

    苏默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以手扶额叹道:“不带这样的,不带这样的啊。芸姑娘,你这么聪明,让其他人怎么活啊?”

    妙芸咯的一声忍俊不住,美眸俏生生的白了他一眼,嗔道:“公子原来也是个油嘴滑舌的。”

    这话一出口,猛然意识到不对,脸上就是微微一红。这可不跟打情骂俏似的?

    眸子下意识的偷偷去瞟苏默,却正迎上苏默一双清亮的眼睛,心中登时就是一跳,赶紧惊慌的移开眼神。

    苏默看的有趣,不由哈哈大笑起来。他可不是后世那些不知所谓的感情卫道者,他的性情中本就带着七分不羁三分风流。这般与美人儿调**,引得对方面红耳热、惊慌羞怯,却正是他的最爱,甚至比直接啪啪啪都让开心。

    妙芸被他笑的心中更慌,不由的手足无措。正难耐之际,忽然房门被推开一道缝儿,一颗小脑袋探了进来。

    “默哥哥,杏儿姐姐说,你在偷偷的给漂亮姐姐弹好听的曲子,卫儿可以一起进来听吗?”说着,一双大眼睛又瞟向妙芸,里面满是祈求。

    妙芸这个尴尬啊,只能回一个温柔的笑容,点点头。卫儿顿时欢呼一声,蹦跳着跑了进来,便往苏默怀里钻。只是跑到一半,忽然停住,小大人般的双手抱拳,对妙芸一拱,脆声道:“谢谢漂亮姐姐。”

    妙芸一呆,随即不由的莞尔,先前那点尴尬,顿时被卫儿的童稚冲的无影无踪。

    伸手将卫儿拉到自己身旁,爱怜的摸摸他头上的发髻,又看看蹲在他肩头的小鼯鼠,眼中划过一抹讶异,温声道:“你叫卫儿对吗?”

    卫儿瞪大眼睛:“是啊,咦?姐姐怎么知道?”

    妙芸不由的好笑,嘴上却道:“卫儿这么可爱,姐姐一猜就知道了。”

    被夸赞了,卫儿大是得意,小脑袋昂的高高的。只是那模样,怎么看怎么像某人。

    真是近墨者烟啊。

    妙芸:“姐姐猜对了啊,那姐姐再来猜猜。嗯,卫儿忽然跑进来,是不是杏儿姐姐让你来的啊?”

    苏默瞪大了眼睛。

    卫儿连连点头:“是呀是呀,姐姐……啊!”话刚说了一半,猛然想到了什么,不由的忙抬起小手掩住嘴巴。但是随即便垂头丧气的低下头:“杏儿姐姐不让我说的。”

    苏默仰头望天,两眼翻白。

    门外“咚”的一声轻响,不知什么东西撞到了。随即,杏儿的声音便传了进来:“卫儿!卫儿,你跑到哪里去了?咦?你怎么跑来哥哥这里了,也是要来听曲儿吗?唉哟,不好意思啊妙芸姑娘,打扰你们了。”

    随着喊声,傻妞儿推门而入,假模假样的说道。

    妙芸抿着嘴儿,似笑非笑的睇了苏默一眼。这才回以一笑,淡淡的道:“没有,刚好公子也讲完了。”

    苏默一手插脸,心中哀嚎一声。丫头哟,这是要搞哪样?玩什么不好,非学人家玩捉奸?

    就算玩捉奸,那你也专业点好不好。先是漏了陷不说,后面这话音儿不等落下呢,人就到了眼前了,你这是觉得别人都是傻子不成?唉,这个傻妞儿哦。

    使劲的用手搓搓脸,公子站起身来:“是啊是啊,刚好讲完了,真巧。嘎嘎,那啥,都是来听曲儿的,好,那下面就是娱乐时间,看本公子给你们露一手。”

    某男干笑两声,伸手接过吉他,叮咚叮咚拨弄两声,眼珠一转,笑道:“今个儿咱们来点欢乐的,都听好了哈,这可是用极西之国的语言唱的,一般二般的人可听不到哦。”

    说完,冲几人眨眨眼睛,微一凝气,蓦然而动。

    起手便是几个连续的单音,随即那琴音便连成一串儿。苏默左手五指急速的幻变,时不时的再来个跨度极大的滑弦,直让旁观几人看的眼花缭乱。

    随后,一串欢快的音符便在屋中回响起来:

    dashingthroughthesnow

    inehorseopensleigh

    oerthefieldsgo

    laughingalltheway

    bellsbobtailring

    makingspiritsbright

    whatfunisrideandsing

    asleighingsongtonight

    jinglebellsjinglebells

    jinglealltheway

    ohwhatfunisride

    inehorseopensleighhey

    …………………………………

    这却正是一首童谣《铃儿响叮当》,这首曲子从一开始就迸发着莫名的欢快之意,节奏变幻更是目不暇接。

    随着苏默手指越动越急,那欢快的情绪便如同积攒了许久,再也压抑不住般的喷发而出,霎时间,整个房中似乎都一下子淹没在了欢乐的海洋中。

    杏儿和卫儿早已瞪大了眼睛,脸上满是惊喜之。卫儿更是不由自主的跟着摇头晃脑,看样这孩子很有些音乐天赋呢。

    妙芸年龄大些,同样震惊于这曲调的快捷欢乐的同时,却也听出里面那饱含的天真童稚之情。

    听着这曲子,就宛如看到一个天真可爱的童子,正欢快的奔跑在原野上、小河边,肆意畅快的笑声,宛如铃儿一般,铺满了整个天地之间。

    曲子中间唱到叮叮当那部分**的时候,苏默干脆起身,迈着舞步走到卫儿身前,低头哈腰的,脚下踏着节拍跟他对舞。

    卫儿大喜,咯咯咯不停的笑着,也有样学样的跟着扭动起来。一大一小就那么旁若无人的唱着、跳着、欢笑着,小小的书房顿时恍若化作一片片草原、远山、绿树、河流。

    韩杏儿和妙芸看着、听着,一时间也不由的感同身受,脸上都露出发自真心的笑容。那笑容不同于往日,充满着一种干净、灵动和通透。

    琴音急促,歌声反复来回几遍,终于在一声清越的高音中戛然而止。

    卫儿急促的**着,小脸兴奋的红扑扑的,跳着大叫着,让苏默再唱一遍。

    苏默哈哈大笑,目光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旁边脸上挂着明艳笑容的妙芸,慨然道:“好,就再唱一遍。不过这次,哥哥教卫儿用咱们汉话唱,卫儿学会了,再去唱给韩爷爷和福全爷爷听好不好?”

    卫儿大喜,使劲的搂低苏默的脖子,照着他脸上狠狠的盖了个章,大叫道:“好啊好啊,默哥哥最好了。快唱快唱,我要学。”

    苏默哈哈一笑,旋即起身曲指急拨,欢快的曲音登时再次响了起来:

    啊冲破大风雪,我们坐在雪橇上,

    快奔驰过田野,我们欢笑又歌唱,

    马儿铃声响叮当,令人精神多欢畅,

    我们今晚滑雪真快乐,把滑雪歌儿唱。

    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

    今晚滑雪多快乐,我们坐在雪橇上,

    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

    今晚滑雪多快乐,我们坐在雪橇上。

    ……………………….

    白雪遍地,趁这年青好时光,

    带上亲爱的朋友,把滑雪歌儿唱。

    有一匹栗马,它日行千里长,

    我们把它套在雪橇上,就飞奔向前方。

    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

    今晚滑雪多快乐,我们坐在雪橇上……

    卫儿瞪圆了眼睛,瞬也不瞬的看着苏默开合的嘴巴,间中跟着挤上几句,却是怎么也来不及,不由急的小脸涨红。

    旁边韩杏儿也是一个模样,虽然听不懂歌词里唱的什么雪橇、滑雪的,却也拼命的记下。心中只暗暗想着,自己定要学会这曲子,也好让旁边那个狐狸精看看,不是只有她才能跟公子一起唱曲儿的。

    妙芸却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受这种欢快气氛的渲染,明净的玉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纯净微笑,两手也不由自主的轻轻拍着,合着那轻快的旋律。

    欢快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屋中大小几个直直闹腾了两个时辰,终于在妙芸起身告辞时结束。

    临走之际,妙芸试探着向苏默索要今天几支曲子的谱子。苏默慨然应了,当即摊开纸笔誊录下来。最后想了想,索性将那首《白狐》也录了下来,一并递给妙芸。

    妙芸在看都《白狐》的谱子时,眼神明显震动了一下,但随即平静,装作若无其事的收入怀中。可苏默却敏锐的发现了那眼底一闪而过的哀伤。

    狐狸精终于要走了,杏儿姑娘放心了,也便不再纠缠。向着妙芸敛衽施礼后,便扯着卫儿回房去了。

    从前面喊了小婢簟儿,苏默亲自送妙芸主仆到门口,双方这才挥手作别。

    苏默目送着美人儿渐去的背影,心中暗暗默祷:那日一曲《白狐》给了你无尽的忧伤,希望今日这一曲童谣能抚平你的伤痛。但望那份纯真的童稚,能彻底消弭你心中的阴霾,永现如适才般明艳无邪的笑容……

    正默默祝祷之际,忽然肩头被人轻轻一拍,愕然扭头看去,却见何言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旁,笑道:“讷言兄弟这是在送哪位佳人,竟而如此深情,人都走的那么远了,还在遥遥凝望。”

    苏默哈的一笑,摆手道:“何兄说笑了,不过是一位喜好乐曲的同道。哈,何兄这可是小弟搬迁后,头一次上门啊。来来,快请里面坐。”说着,伸手邀客,领先往里走去。

    何言笑着应了,落后半步跟着。待要进门之际,却又扭头顺着妙芸主仆离去的方向张望了一眼,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来到了二进正厅,两人分宾主坐了,楚玉山指挥着下人上了茶,这才纷纷退下。

    苏默端起茶盏啜了一口,待到何言也放下,这才笑道:“许久不见,何老爷子可好?前时受老爷子照顾,小弟本该再去登门道谢才是,只是怕饶了老爷子清静,惹他不喜。”

    何言哈哈一笑,点头道:“好好,家父身子健硕,好得很呢。不过他老人家与讷言投机,一直也唠叨着你呢。你若肯去,他老人家只有欢喜,岂有不喜之理。”

    苏默点头,表示日后一定找时间去看望何晋绅。两人闲话过后,何言这才略一沉吟,进入了主题。

    “原武清县丞阚松,这人,讷言知道。”何言缓缓的说道,眼神却看也不看苏默,仿佛只是顺口闲聊一般。

    苏默瞳孔蓦地一缩,面上却是不露声,哦了一声,点头道:“认得啊,咱武清的少府大人,默岂有不识得之理。不但认得,前阵子凤水开发之事,还多有往来呢。”

    杀阚松的事儿,是由天机那帮道门中人做的。苏默从未对任何人透露过,与何家虽然交好,但双方实在远未到换命的地步,苏默可不想给任何人留下把柄。

    何言抬头,深深的看他一眼,随即耷拉下眼皮,悠悠的道:“哦,也是。不过讷言可知,这位少府大人现在何处?”

    苏默脸上做惊诧状,咦道:“何兄怎么问起我来。不是说阚大人当日告病后就失踪了吗?哦,倒是有人说,阚大人因病重许是回老家去了,也不知是真是假。呵呵,不过,这和咱们没关系,不是吗?”

    何言微微一笑,盯着他的眼睛,语调一沉:“没关系吗?呵呵,没关系就没关系。不过我要告诉讷言的是,这位阚松阚少府死了!死在此去往南十里外的一处猎户家里。发现这位少府大人尸体时,同时还找到另外几具尸首,看样子嘛,都不像是什么好路数啊。”

    “啊!”苏默大惊,霍然站起身来,随即又缓缓坐下,变道:“这还了得?竟敢杀朝廷命官,这……这是要造反啊。不知何兄说的这个发现,是谁人发现的?可曾报官?”

    顿了顿,又犹有余悸的摇摇头,叹道:“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竟发生此等事,难以想象,难以想象!看来,这日子不怎么太平啊。”

    何言心中冷笑,你就装,继续装!

    心中嘀咕,面上却不动声,点头道:“是啊,可不是不太平嘛。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流民过来了。至于说发现那位尸首的,却是我何家几个供奉。他们偶尔路过那处,又是长走江湖的,觉得不对。试着查探一番,这才发现此事。”

    说到这儿,抬眼看看苏默,却见苏默脸上唯有惊讶,惧怕慌乱什么的却是半点没有,不由的心下暗暗凛然。

    父亲说这个苏默极不简单,现在看来果然如是。明明是他送了那阚松归西,但此刻骤然闻听之下,却是半分异都无。此人之心志坚韧、果决狠辣可见一斑了。父亲一再叮嘱,此人须当交好,不可得罪,果然大有道理。

    想到这儿,将眼神不动声的收回,继续道:“这事儿还请讷言帮忙保密,你也知道,毕竟嘛,咱们都是民,只想着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可不想弄上什么麻烦上身。所以,我何家知道了此事后并没去报官。兴许阚松阚大人,就是因病回老家了,你说对吗兄弟?”

    苏默哈哈一笑,眼神中却是半分笑意也无。他又不傻,何言这般拿腔拿调的跑来跟他说起此事,明摆着就是猜到了此事与他苏默有关。只是不知此人究竟何意,苏默一时拿不准,索性静下心来等着。

    何言见他只笑不答,也明白他心中有数了。当即缓缓收起笑容,沉声道:“讷言兄弟安心,愚兄方才也说了,我何家不想惹麻烦,所以这事儿到此为止。那边一切痕迹也都清理干净,再没半分手尾。不过你也知道,我何家是做银钱生意的,凡事都要加倍小心。所以嘛……”说到这儿,何言拖长了声音,忽然就此打住了。

    ~亲,你可以在网上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