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小公爷的忽发奇想
    苏默在纠结,徐鹏举比他更纠结。

    做为堂堂魏国公世子,南京城内的顶级小霸王,平日里何时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哪曾吃过如今日这般的亏?

    如今日这样的事儿,他在南京城里干的多了去了,哪有人敢跳出来啰里八嗦的?可今天却是接二连三的蹦出些不知所谓的人。

    起初那个狗屁的马家三公子也就罢了,不过是厉内荏之辈,不足一提。

    可是后面几个,却都显然不太好相与。那个使剑的女子虽说手上功夫不咋的,可瞅着那性子完全就是一根筋。幸亏自己此次北上,临时从振武营那儿要了这八健卒跟着,倘若是换成平日里跟着自己的那些个家丁,说不定今日便要给那女子害了性命。

    他年纪虽不大,但却绝对不傻。他看得出来,今天跳出来搅局的几个人中,唯有这个女子最危险。那完全就是一个满脑子惩恶扬善思想的奇葩,一点儿顾忌都没有。自己这国公世子的身份在旁人眼里好使,在那女子眼中怕是跟张三李四啥的没什么两样。

    至于那两个男人,后面那个好凶猛,竟能一下子把八健卒逼退。而且很明显跟那个恶婆娘是一伙的,对了,听那恶婆娘好像喊过哥哥,两人应是兄妹,自己当时要是再多做停留,这兄妹俩一旦并肩子上的话,自己还要不要活了。

    而最先出来的那个什么苏公子,却让徐鹏举感到最是神秘。据八健卒的老五说,那苏公子身如鬼魅,他连发两招都被人轻描淡写的躲过,其人虽未真个出手,但窥一斑而见全豹,怕是今日几人中最厉害的角。

    小公爷这个憋屈啊。向日里他无往不利的两**宝,一就是身世背景,这二就是手下一帮子爪牙了。

    可如今看来,武力显然不是对手啊。而身世背景呢,貌似也不太好使了。别说那个喊打喊杀的恶婆娘了,就是那两个男的,虽说好像有些顾忌,但也不是太当回事儿。

    这真所谓是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啊。离开了南京城自己的地盘,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敢来为难自己。

    那个妙芸现在应该跟那个姓苏的在一起,瞅着小娘皮当时看那姓苏的那眼神,绝对是有奸情啊。徐小公爷想想这会子,或许那个妙芸就在苏某人的身下婉转承欢,脑门上又是一阵的青筋暴跳。

    不行,要想办法,一定要想办法找回场子来!他暗暗咬着牙,在屋子里来回的走着,握着拳头决定。

    咱是勋贵武臣、簪缨世家,武将对敌需要什么呢?兵法!对了,就是兵法。

    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现在连对手的底细都不知道,这仗还怎么打?

    想到这儿,他停下脚步,扬声将八健卒之一喊了进来,吩咐道:“去,给本世子去查一查,那个姓苏的是什么人。哦,还有那对兄妹,一并摸摸底细。”

    八健卒老大魏壹大声领命,转身去了。

    徐鹏举又来回溜达了会儿,猛然心头灵光一现,又唤进来一人,却是八健卒中的老五,跟苏默过了两招的魏五。

    这八健卒分为两组,一组出去办事,必然有另一组跟在徐鹏举身边保护。

    魏五进门来,躬身问道:“世子有何吩咐。”

    徐鹏举阴阴一笑,用扇子敲着手掌道:“今天最先跟咱对上的那个小子,是这城里马家的人对。”

    魏五迟疑了下,点头道:“是,是武清马家车马行的第三子,名叫马东来。这马家小人知晓,咱们南京城就有他们家的产业,好像也是马家的一个儿子在坐镇主持。马家的车马生意,做的也是不小,颇有些势力。”

    徐鹏举不屑的撇撇嘴:“势力?能比咱魏国公府还大吗?”

    魏五一阵的无语,这有的比吗?一个是民间的商人,一个却是大明朝的国公。对于这位小公爷的不靠谱,魏五觉得真心没啥好说的。

    其实作为一个真正的军人,魏五等人实在是有些看不起徐鹏举的,此人整个就是个纨绔,还是很草包的纨绔。做为武勋子弟,弓马骑射稀松,韬略兵法更提也不用提。魏五觉得,若自己是这家伙的爹,当年就该直接给他射到墙上算,真真是有辱老公爷的威名。

    徐鹏举见他不说话,也不恼。自顾嘿嘿了两声道:“去,去给这武清县令送张帖子,哦对了,这武清县令姓什么?”

    魏五面无表情,木然答道:“庞,庞士言。”

    徐鹏举:“嗯,让这庞士言去马家走一趟,让他问问马家,这当街辱骂、恐xia当朝国公世子,他马家想要干什么?”

    魏五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最终只是干脆的应了声是,便转身出去了。

    徐鹏举兴奋的在屋中来回踱了两步,心情大好。他觉得自己进步了,会用计了。

    对苏默这个貌似不怕自己身份的,那就先去调查摸底,待找到其软肋再破而击之;对于那明显惧怕自己势力的马家,便直接以身份权势碾压。这狗东西,敢触自己的霉头,不好好教训一下,岂能出这一口恶气?

    嗯,这叫啥,这就叫分而治之!兵法,这绝对是兵法啊。祖父总是训斥他不学无术,这会还怎么说,咱连兵法都会用了,他老人家总该开心了。

    大约顿饭功夫,门外脚步声响起,得到允许后,魏壹推门进来,抱拳禀道:“回世子,已经打探清楚了。那个苏姓少年,应该叫苏默,字讷言,其父姓苏名宏,字博远。父子两个都是普通的生员,并无特殊背景。

    苏默其人半年前一直默默无闻,而且县中小考三考不中,径致回家寻了短见。幸得被救,而后忽然一鸣惊人,作《临江仙》词赋,创评书说法,引起一时轰动。

    及后,武清走灾,临危受命,以治灾吏员身份主持救灾事宜,不但治理得宜,还一手推动了凤水新城的开发,与张、何等世家颇有交情。与四海楼、墨韵书坊关系密切。

    这期间,还创出水泥、蜂窝煤、火炉、机井等物,各具妙用,由此聚揽了大量财货,并于双山脚下建起新宅,广招仆佣,如今亦算的本县一个富户。

    此人工擅书画,精通音律。端午日,曾在双山峰顶,以一曲新奇唱词再次蜚声而起,妙芸小娘子便是因此与之相识,并迅速交好。

    近来,此人连续创出数首新曲目,士林民间颇多争议。有夸赞他惊才绝艳的,也有说他粗浅俗俚的。”

    徐鹏举听到这儿,不由一愣,诧异道:“粗浅俗俚?这是怎么个说法?”

    魏壹迟疑了下,才道:“这是指他新近创出的那个新曲,据说那新曲中,通篇都是粗俗直白的唱词,对男女之情全无半分修饰,故而得来。”

    徐鹏举听的两眼放光,拍手赞道:“这便对嘛,大丈夫当如是也!喜欢便喜欢,偏要那些个婉约暗喻的,忒不痛快!此人这个性情,倒也颇合我胃口。”

    魏壹一劲儿翻白眼,这但凡离经叛道的大概都合你胃口。而且人家好歹还顶了个才子的名头,又岂是与你这般纨绔并称的?

    只是这话却不能明说,憋了下,只得婉转提醒道:“世子,时人多称赞这苏默,赞其心思机巧,不但画、乐双绝,更兼擅于发明创造,每每推出一物,皆是人闻所未闻,却又眼前一亮的,此等人物,不俗!”

    他这话的意思是提醒徐鹏举,让他有点自知之明,莫要小觑了苏默。对这种心思机巧百变,却又不拘窠臼的人,一旦惹来反击,必然是出乎意料防不胜防的。

    但很可惜,他这番心思白费了。徐小公爷听到这番评语后,脸上兴奋之愈发浓郁了。

    “哈哈,好好,闻所未闻?眼前一亮?这才好啊。这样,魏壹,你使人去给他送个信儿,就说若他肯来为我效力,不但前事一并勾销,便是那妙芸,本世子也一并赏了他。哈哈,哈哈,妙!妙!妙啊!”

    他在屋中欢快的踱着,兴奋的脸都微微涨红起来。若能把这苏默招到身边,带回南京绝对能大出风头。至于说妙芸,自个儿为了人才,主动将其赐予苏默,给人知道了只能夸自己豁达。如此一来,不但解了原本的窘境,还能得一个经常弄些新玩意儿的伴当解闷,这岂不是两全其美么?

    越想越是得意,越想越是高兴,最后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至于苏默会不会答应?

    开玩笑,不过一个小小的童生而已,累考不中,还能有什么前途?可若是跟了自己,可就立时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能跟魏国公府扯上关系,绝对的少奋斗半辈子,不知多少人抢破头都抢不到的好事儿,苏默会不答应?

    徐小公爷觉得苏默是聪明人,聪明人是绝对不会做啥事儿的。

    他这笑了半天,一回头,却发现魏壹还站在那儿没动,不由笑声一敛,皱眉道:“怎么了?还不快去。”

    魏壹对这位主子天马行空的想法真是无奈了,不过总好过去结仇了不是?

    故而叹口气,道:“世子,咱们之前跟他有了冲突,还动了手。如今冒冒然的,忽然上门说要招揽他,这…….这也得人家相信啊。”

    徐鹏举猛省,哎呀一声,以折扇轻轻敲着自己脑门想了半天,苦恼的说:“那……那你说咋办?”

    魏壹想了想,道:“小人听说世子给武清县行了帖子?那苏默据说也甚得庞士言看重。世子何不就请庞县令做个中人,为你们引见一番呢?而且我听说,这位小苏相公似乎与那马家三公子也曾有过冲突,既如此,世子不妨趁着庞县令为你们引见时,也把那马家唤到当场,便借着此次事端当面训斥一番,为他出气,如此必能让苏默欢喜。世子您和他苏默本来就没什么天高地海之仇,不过是一时意气之争而已。如今您敬了他,又帮他出了气,您与他即便不能马上成为朋友,应当也不会再有抵触了。还有,那妙芸既然世子不甚在意,不如索性大方的先予了他,万莫说什么赐的话,这般人多半心高气傲,说赐的话,怕是反倒不美。如此,再有了妙芸的情分脸面在其中,世子那时再出言邀他,还怕不成吗?”

    这番话说的,徐鹏举越听眼睛越亮,听到最后不由喜不自禁,嘴儿都合不拢了,连连催促:“好好,便是如此。快,快去办。嗯,就……就定在后,不,就明天,定在明天好了。”

    魏壹躬身应是,转身去了,留下那忽发奇想的小公爷独自得意不提。此时四海楼中后面的一处房中,孙四海正面阴沉的听着下面人的禀报。

    “你听清楚了?确实是探问苏公子的?”

    “千真万确啊东家,小的不但亲耳听到了,而且小的也被其中一人问了几句呢。”

    孙四海手捻着短须,沉思片刻,又道:“可能看得出,这些人是什么来路?”

    那小二歪头想了想,迟疑着道:“不像是什么匪类或是官差,那言谈做派,倒有些像……像当兵的,对,就是当兵的。嗯,还有,四个人都是操着一口南边的口音。”

    孙四海眼睛眯了眯,眼底不由划过一抹忧虑。下午发生在长街的事儿,他自然也早得到了消息,当然知道苏默也参与了其中。

    如今看来,这打探苏默的底细的,必然就是那帮人了。南方口音,魏国公可不就是世镇南京吗?看来这所谓的小公爷八成是真的,公子对上了魏国公府,只怕是大为不妙啊。

    想了一会儿,挥手打发小二下去,自己起身在屋中来回溜达几圈,终是一咬牙,转身出了门,直奔城东而去。

    这却也怨不得他犹豫,毕竟苏默的身份和一位国公相比,实在是差的太悬殊了,完全不在一个等量级上。作为一个商人,孙四海又怎么可能不去衡量其中的得失?

    只不过他终是个守诺重信的,又想到苏默对自己的信重,还有那曾经描绘的美好远景,让他下定终于决心一条道走到烟了。

    待赶到苏宅,已然是华灯初上之时。让门子通报进去,不多时,已经身为苏府管事的楚玉山迎了出来。见到他拱手笑道:“孙东家怎的这么晚了来了?请,我家少爷在里面等着呢,特让山来接您。”

    孙四海擦了下头上的汗,跟着往里走去,一边苦笑道:“玉山兄,老夫又何尝愿意大晚上的来打扰公子,实在是事关重大不得不来啊,唉。”说罢,长叹一口气。

    楚玉山一愣,待要再问,却见他似乎是神思不属,只得将疑惑压下,一路引着他进了正厅。

    正厅上,苏默正面平静的站在堂前,见孙四海进来,转过身来点点头,指指旁边案子上的茶,温声道:“莫急,坐下先喝口茶,歇歇气儿再说。”

    对于孙四海忽然来见,他大概能猜到一些。毕竟,当日他之所以接纳孙四海,并着重要求的,便是对信息的搜集。自个儿白天在城里闹的那么大动静,四海楼不可能不知道。此时孙四海登门求见,多半就是为了这茬儿了。

    至于说下午跟何言分手前,被何言一番话搞的心绪烦乱,此时也早已平复下来。

    他也想明白了,无论妙芸身份有没有问题,至少现在已经跟他没关系了。况且,他也深信自己的感觉,尤其是在经过了多多那块宝贝诡异的改善后,他的感觉已然超乎异常的敏锐。任何人对他的敌意,他都能提前有所察觉。

    而妙芸,他完全没有那种感觉。也就是说,或许妙芸真的有什么问题,但对他苏默却是没有恶意,至少目前来看是如此。

    既然这样,那她便是自己的朋友。至于以后会怎么样,顺其自然,一切便凭天意就是,自己的烦恼却是多余了。

    想通了这点,当即释然。也不一个人闷在书房里了,出来陪着卫儿玩耍了一会儿,杏妞儿那边喊着要开饭了,卫儿欢呼着跑去帮忙,他这才起身,准备也往偏厅那边去,却得到门子来报,说是孙四海来见。

    ~亲,你可以在网上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