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依仗
    婉拒了苏默一起吃饭的邀请,孙四海将事儿说完便告辞离去。苏默也知道酒楼生意这个点儿正是最忙的时候,便也不多留。

    待到一大家子吃完饭,众人三三两两的闲坐聊天时,楚玉山心中担忧,终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在苏家,因着苏默的坚持,所以不但吃饭仍是大伙儿聚在一起,上下之别也没其他大家族中那么严格,这才有了楚玉山敢以管事的身份,去问主家的事儿。

    苏默自然不会怪罪,也不隐瞒,便淡淡的将事情始末说了。楚玉山和韩氏父女都是大为震惊,万没料到苏默白天往外走了一圈儿,竟然凭空惹出这般大祸来。

    魏国公啊,对于普通人来说,那可是一辈子都高不可攀的存在了。苏默跟这般等级的结了怨,岂能有好?

    “少爷有何打算?如今咱们府上,总共有壮丁一百七十人,个个都是山亲自挑选的,都是来自灾民中,对少爷感恩深重,便火里水里也绝不会皱一下眉头。”半响,楚玉山当先开口道。语声平静,却透着坚定和绝然。

    韩杏儿小脸儿皱的跟包子似的,伸手在下面扯住他衣襟,低声道:“你答应过的,一辈子背着我的。”

    卫儿小,不懂事,只是懵懂看看这个,瞅瞅那个,心中只是隐隐觉得似乎气氛不太好。

    旁边韩水根双眉紧皱,脸拉的老长,叹息不止。

    苏默看了一圈儿,不由笑道:“你们这是干什么?至于的吗?你,玉山,看你都说了些什么?莫不是要你家少爷扯旗造反吗?还水里火里的,要不要给你两把刀,先来个三刀六洞啥的啊?”

    楚玉山就惭惭的笑,也不说话,眼神却依旧坚定。

    苏默便附身把卫儿抱过来,在腿上坐了,这才转头看着韩杏儿道:“这种废话以后不用说。记得端午那日吗?哥哥可是用绳儿把你拴住了的,你便想跑都没门儿。”

    韩杏儿登时大羞,两只葱白的手指伸到他背后,拼命的施展二指禅神功。

    韩水根看他又把自家闺女忽悠的找不着北了,心中这个气啊,忍不住怒道:“那你准备怎样,伸着脖子等人来砍你脑袋?先前便让你本分一些,结果先是田家,后是马家,现在居然惹到了魏国公!下回你是不是就要去招惹王爷了?”

    老头儿真是急了,口不择言了。

    韩杏儿在旁不乐意了,抗声道:“爹,田家那是帮咱们好不好,干嘛来怪他。”

    韩水根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这真是女大不中留啊,这还没过门呢,就胳膊肘往外拐帮着男人跟自家老爹顶嘴了。

    “你闭嘴!”老头阴着脸呵斥道。韩杏儿就撅起嘴,气呼呼的把身子转过一边。

    “什么也别说了,带上杏儿,你俩赶紧走,连夜就走。南边就别去了,那是人家魏国公的地盘儿。走西边,往关中川蜀一带去,那边天高地远的,他魏国公就算手眼通天,一时半会儿的也找不到你们。且待这风头过了,再回来。你…你个混小子,要好好…….好好照顾杏儿。她命苦,从小死了娘,跟着我整日价起早贪烟的,这回又……”老头儿开始说的还声俱厉的,及到最后,却不由的眼圈儿红了,语气也柔和了下来,语声哽咽,说不下去了。

    韩杏儿眼眶也红了,喊了声“爹”,便说不下去了,泪珠子也落了下来。

    苏默沉默不语,心中却是颇有些温暖。老头嘴上说的狠,真到最后却露了怯。只说让他带着闺女跑路,自个儿却提也没提,显然是准备留下给他们挡刀了。

    这老头儿,真是…….

    “韩老哥儿,其实不必如此。”一直在旁沉默不语的福全忽然开了口。

    韩水根一鄂,随即急道:“福伯,你……”

    福全拍拍他手,以示安慰,眼神在众人身上转转,这才淡然道:“这事儿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是魏国公世子而已,又不是真的魏国公。便真是魏国公,咱们英国公也不见的就怕了他。”

    话声顿了顿,又傲然道:“大家都是国公,他魏国公一系远在南京,可咱们英国公却世代随奉天子御前,哪怕他魏国公再如何功高勋贵,真要比起来,怕是这亲近上也比不得咱们英国公府。再说了,一来,此次全是那小世子错在前,少爷没动他一指头,连句骂都没有,那小子凭什么来找麻烦?须知他还不是国公爷呢,老公爷如今仍健在,据说家教极严。真要闹开来,倒霉的不定是谁呢。”

    这老爷子,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这猛不丁一站出来,登时将那份大家气度显露无疑。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苏默暗暗感叹,韩水根等人也是面放松下来,这才想起来,自己这边还有这么一颗大树可依靠。

    石悦这会儿也在旁帮腔,闷声道:“就是,少爷莫怕,那狗屁世子敢来找麻烦,石头大耳刮子抽他。”

    福伯转头喝叱:“混账话!那终是魏国公嫡系,你我只是下人,安敢放肆!”

    石悦最怕自己这个叔父,赶紧缩着脑袋装鹌鹑。唯唯退到一边去了。

    福伯这才转头对苏默道:“少爷,此事当先使人往京里知会公爷一声,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总要有个准备才好。至于这边,咱们且见招拆招,拖着就好。”

    苏默皱起眉头不语。实话说,他原本是有打算,一旦真顶不住了,就抬出英国公这张大旗来充门面。不过也只是充充门面,可没真想着依靠英国公。

    跟福全分析的一样,苏默估摸着有英国公这面大旗,足够让那魏国公世子不敢轻动了。只要那小世子有了顾忌,不能动用官面力量,自己便有把握对付他。

    除开国公这个背景,那小世子便没了最大的依仗,也就是个半大孩子而已。苏老师两世为人,加起来快五十岁了,还对付不了个孩子?笑话。

    可这人情债是最难还的,自己父子已经承了英国公不少情了,这般豪贵的情哪有那么好承的?不定以后自己要付出何种代价去偿还呢。

    就如同那寓言故事里说的一样,魔鬼的能力大,能满足人的任何欲求。可是代价却是人的灵魂。

    苏默觉得自己的灵魂还是很珍贵的,不想稀里糊涂就这么卖出去。可不是珍贵嘛,能穿越的灵魂谁敢说不珍贵?

    “此事,不着急。”苏默终于慢吞吞的开了口,摆摆手示意想要说话的福伯稍安勿躁,又道:“这事儿,自然是要借重英国公爷的威名的。福伯、石头,这回可要辛苦你们给我摇旗呐喊,让我狐假虎威了,哈哈。”

    他自嘲的笑着说道,福伯和石悦却连忙恭声应是,都道这是本分,不辛苦。

    苏默点点头,站起身来向后房走去,一边摆手道:“就先这样,大伙儿各忙各的,早些休息。”说着,头也不回的去了。

    屋里众人面面相觑,韩水根呆了半响,转头冲着福伯怒道:“福伯,你看看他,他,这臭小子是什么意思?”

    福伯叹息一声,眼中露出睿智的光芒,摇摇头,轻轻的道:“少爷,有傲骨啊。”

    韩水根茫然,福伯却也站起身来,拍拍他肩膀,笑道:“老哥哥,少爷他自有章程,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再说了,这不还有我和石头嘛,放心,一准不叫少爷伤到半分毫毛就是。”

    韩水根恨恨的起身,强自嘴硬道:“混账小子,老夫管他去死!”口中咒骂着,一边呵斥着韩杏儿快走,脚步蹒跚的往自己房中去了。

    第二天,苏默刚用完早饭,下人来报,说是有衙役上门来找,众人顿时都紧张起来。

    苏默摆摆手,问道:“是衙门的什么人?”

    下人回道:“就是原先一直跟着少爷救灾的那位姓张的差大哥。”

    原来是张横,苏默笑笑,吩咐道:“请他进来。”

    下人去了,不多时,便带着张横走了进来。

    一进门,张横便满面谄笑的紧走几步,上前老大一个肥喏唱了,这才道:“苏公子,咱家明府想请公子午时去四海楼赴宴,这不也不知公子是否得暇,特着小的来问一声。”

    苏默哦了一声,扬眉道:“这不年不节的,明府大人怎如此得闲,想起请默去吃酒了?”

    张横弓着腰,屁股只挨着椅子少半边,赔笑道:“这小的哪里晓得,总是公子与明府的交情摆着这里,多时不见有些想念也是有的。不有句话叫……叫啥一日不见,啥啥秋天的嘛,嘿嘿,小的是个粗人,说不得相公们的话,公子莫笑。”

    还啥啥秋天呢,要不要落叶啊?那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苏默暗暗的腹诽。只是想想庞士言那肥猪像,对自己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苏默就不禁一阵恶寒,连忙将那个场景扔出脑海。

    “行了,我知道了。回去跟明府大人说,苏默午时一准到。”挥挥手,让楚玉山赏了他一把大钱儿,打发他回去。

    张横得了赏,嘴咧的见牙不见眼的,紧着奉上无数奉承,这才乐不滋滋的走了。

    待到将张横送走回来,楚玉山疑惑的道:“少爷,这庞县令冷不丁请您,会不会……”

    苏默哂然一笑,撇嘴道:“昨个儿有人打探少爷我的底细,今个儿就有人请吃饭,你说会不会?”

    楚玉山凛然道:“他们这便要动手了?”

    苏默没好气的瞪他一眼:“动毛手啊动手,你当这是摆鸿门宴呢。去,跟福伯和石头说一声,午时少爷带他俩去吃大席。”

    楚玉山惭惭应了,转身去了。

    将将天近午,石悦套了车,苏默肩上蹲着鼯鼠,钻进车上坐了,石悦亲自驾车,福伯却骑了匹青驴跟着。一车一驴出了门,径往城中而来。

    原本苏默是要走着去的,这又不是太远。可福伯却道,大户人家便该有个大户人家的样儿,不是怕路远才坐车,而是这就叫排场。尤其是今个儿要跟那位小世子相见,这架儿可不能跌咯。

    得,感情这是范儿啊,苏默纳善如流,只能从了。

    不过十里地,小半顿饭的功夫便到了。

    下了车,孙四海早早等在了门口,一见苏默下来,赶忙迎了上来,低声道:“庞士言请客,主位坐的是个少年人,应该就是那主儿。来的还有马家老爷子和马三公子。”

    嗯?还有马家父子?苏默愣了愣。

    这是要准备一并算账吗?心中想着,嘴角不由微微勾起。若真如此,怕是那位小公爷要失望了。

    心中琢磨着,脚下不停,带着福伯、石悦二人大步走了进去。车马自有伙计接过去照应不提。

    进了门,孙四海指指楼上,比了个三的手势。苏默微微颔首,知道这是说人都在三楼上。

    一路拾阶而上,待到了二楼往三楼去的楼梯,便见四个大汉分立两旁。今个儿棍棒是没带,却都在腰间挎着短刀。见到苏默三人上来,齐齐躬身一礼。

    苏默脸含微笑,颔首还礼,脚下微微一顿,眼神却看向其中一人,正是当日两棍子没打着他的那位,脸上不由露出玩味的神。

    魏五面微微一囧,稍稍弯腰示意。苏默微微一笑,这才抬脚往三楼而上。后面福伯和石悦连忙跟上,最前一个汉子忽的一伸手就拦住了。

    苏默脸一沉,猛地回头,眼光凌厉的望向那汉子,那汉子微微一窒,想了想,终是缩回了手,默默退开。

    苏默这才从鼻子中哼出一声,转身大步走了上去。身后,站在最上首的魏五狠狠瞪了一眼拦人的老八,老八惭惭的笑笑,低下头去。

    还不等上到顶,苏默便听到上面庞士言阿谀之声不绝,旁边还夹杂着一个老者不时的帮腔,眉头不由微微一皱,随即释然。

    三楼楼梯口处,魏壹四个人也是分两边而立,见到苏默昂然而上,眼中划过一抹精光,随即上前一步,躬身施礼道:“可是苏讷言公子当面?”

    苏默微微颔首:“正是苏默。”

    魏壹连忙半转身子,伸手一引,恭声道:“我家世子已恭候多时了,公子这边请。”说着,转身在前引路。

    苏默眼中微微划过疑惑,这么客气?莫不是要玩什么先礼后兵的把戏?

    一时想不明白,索性也不想了,只两手往身后一背,一如昨日初见那般,闲庭信步的走了进去。

    整个三楼完全敞开,屏风全都撤了下去。中间摆了一张大圆桌,桌上此时已经摆满了几样小菜,还有一些干鲜果贝、枣子蜜饯之类的拼盘。

    主位上,一个玉面丹唇的少年,满面懒洋洋的,斜斜倚坐着。由着旁边庞士言和另一个老者满面赔笑的说着,只嘴角微微勾起,眼神儿飘忽着,也不知听没听进去。

    这德行,这架势,一如昨日街头上一幕。苏默看的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暗中想到,这熊孩子真是站没站相坐没坐相,也不知道在那位老公爷面前是不是也敢这样。

    心中想着,目光却又看向那老者身边。那里,马东来一脸的羞愤,低着头坐在那儿一声不响,案桌下,两只衣袖轻轻颤动着,想是正握着拳头发狠呢。

    “世子、庞大人,苏公子到了。”魏壹抢前一步,叉手作礼向徐鹏举禀道,目光微微示意,徐鹏举微不可查的一颔首,表示知道。魏壹这才退过一边。

    “这位便是苏讷言苏兄了,哈哈,本世子久仰大名了。昨日一见,别觉苏兄神采不凡,奈何一时误会失之交臂。今日相见,却是得偿所愿了。来来来,快坐,坐下说话。”

    便在庞士言和马家父子震惊的目光中,徐鹏举竟抢前站了起来,主动向苏默招呼,哪还见方才半丝懒散模样。

    庞士言心中震动,暗暗道苏仙童就是苏仙童,果真不同凡响。原本今个儿这心里还七行八下的,只怕这小世子要找苏默麻烦,自个儿夹在中间难做。却不想,看这架势全不是那么码子事,可叫自己白担了半天心。

    马家老家主也是心中震惊,眼神闪烁着,不知心里琢磨什么。而马东来却是差点没气的晕过去。

    这尼玛也太欺负人了!这前后的待遇,差的简直毫不掩饰啊,真心不能忍了。待要站起来叱骂,猛然间腿上一沉,却见老父凌厉的目光望过来,眼中满是警告之意,不由的闷哼一声,差点没当场憋出内伤来。

    苏默眼神一动,便将几人的神变幻尽收眼底。虽不知道这小世子打的什么主意,但是这开场貌似还不错,当下也是拱手笑道:“世子客气了,默不过一草民,岂敢当世子如此抬举,惭愧惭愧。”

    口中说着惭愧,脸上却是半点惭愧模样没有,脚下直走到庞士言身旁,一拍庞士言肩膀,笑道:“明府大人几日不见,又见发福了啊,想必近来诸事顺遂,高升不远了。”

    他这旁若无人的做法,却是明白着将自己拉到和徐鹏举一个高度。马家老家主眼神一闪,若有所思。徐鹏举却是不由的面微微一变,随即却又强行忍住,只干笑两声,重新坐下了。

    庞士言却是受宠若惊,屁股提着离开了座椅,满脸是笑的拱手道:“好说好说,借苏……苏公子吉言,他日但有微进,全是公子善祝善祷之功。”

    苏默哈哈一笑,自顾拉开庞士言身边的椅子坐了。这才转头对福伯和石悦道:“你们也坐。”

    此话一出,连庞士言满脸的笑也不由的僵住。这里坐的可都是有身份的人,你带着俩仆从上来就已经很过分了。如今竟然还堂而皇之的让坐,这……这是要搞哪样啊?

    庞士言霎时间汗都下来了。

    ~亲,你可以在网上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