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好一朵美丽的百合花
    如果春天我种下一个老婆,到了秋天将会收获好多好多老婆,好多好多…….

    苏默脑海中忽然闪过这一句后世的绝对经典。反应过来后,连忙晃晃头将这个念头驱除出去,没好气的瞪了一眼一脸无辜的大胸妞儿。

    “什么好多公爷,说人话。”

    “哦。”韩妞儿下意识的答应着,看看一边同样莫名其妙的何言,这才重新组织了语言道:“就是外面来了一大堆人,领头的两个和徐小公爷认识,徐小公爷的属下都喊他们叫小公爷。”

    韩妞儿说的有些缠夹不清,听上去跟绕口令似的,不过苏默倒是能领会里面的意思。

    转头看看何言:“何兄?”

    何言眉头微蹙,赶忙摇头:“不关我事。”说完看苏默脸上似乎不信,又补充道:“好,原先我确实有些办法,但跟什么公爷真没关系,我想,这应该是冲你来的。”说着,他摊了摊手。

    苏默微一沉吟,起身大步往外走去,沉声道:“一起去看看。”

    后面何言和韩杏儿赶紧跟上。先前徐鹏举和何莹在外面对峙,韩杏儿他们都没敢出来,只是躲在后面看热闹。直到那帮人忽然闯了进来,这才赶忙跑来报信。

    卫儿身份有些不清不楚,这点苏默早已跟福伯示意过,所以第一时间便被福伯带到后面躲开了。

    “公子。”出门没走几步,石悦就先迎了过来,目光在何言身上一转,躬身对众人施了一礼,低声向苏默叫道。

    苏默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转头对何言歉然的点点头,让两人先行一步,自己往旁走开两步,石悦果然紧跟过来。

    “是小公爷,英国公的小公爷,单名一个悦字。另一人应该是定国公家的公子,小的以前曾远远见过一面,所以有些印象。”石悦低声禀报道。

    苏默一鄂,脸上若有所思,点头道:“就是说,应该不是对头了?”

    石悦重重的点点头:“绝对不是。不过他们忽然来武清这边,就不知道是为什么了。或许是苏先生那边有什么信儿过来?也不对啊,给苏先生送信也不至于劳动这位主儿,何况还有定国公家里那位,古怪,真是古怪。”

    他摸着脑袋,喃喃的嘟囔着,一脸的百思不得其解。

    苏默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得了,就你那点脑筋还琢磨这事儿?福伯怎么说?”

    石悦憨憨的咧嘴笑着,也不在乎被鄙视了。摇头道:“叔也不知道,不过叔说肯定是京里有什么变化,要公子小心应付,不要大意。”

    苏默默默的点点头,略一沉吟道:“走,先去看看再说。”说着,大步往前面而去,后面石悦紧紧跟上。

    才到了一道墙相隔的拱门外,就听到那边传来一阵语声,语气中透着浓浓的火药味儿。

    拱门旁,前面先过来的韩杏儿和何言两人都悄悄的躲在后面,探头探脑的窥视着。

    苏默一过来,何言便转过头来打着手势。苏默眉头一扬,也便停了下来,侧耳听去。

    “嘿,我说悦哥儿,我知道你和冷脸儿关系好,不过我们两家的事儿,不是你能搀和的。别说你,就算老公爷也不行。”这是徐鹏举的声音。

    “哟呵,岳元帅,这怎么个意思?吓我啊。是爷们的别说废话,手底下见真章。拖出老辈儿算什么本事?”这是一个陌生的声音,显然是来人中的某一个小公爷了。

    “不服,就战!”另一个冷冷的声音接上,说话极为简练,似乎多说一个字都是浪费。

    “喂喂喂,你们什么意思?这是本女侠的场子,你们横叉出头架的什么梁子?我不管你们什么恩怨,等我和这**贼了解了才轮到你们。”

    一个女声不甘寂寞的随后响起,苏默转头看了何言一眼,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他听的清楚,这声儿显然是何莹何大女侠。

    何言脸上惭惭的,嗫嚅了下,低声辩道:“这个……其实小妹在家里还是很知书达理的,家父曾说,若是嫁与人妇,也定当是宜室宜家的……”

    他越说声儿越低,最后自个儿都说不下去了,只冲着苏默咧咧嘴,干笑两声。只是笑着笑着,忽的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亮闪闪的盯着苏默打量。

    苏默被他前面的话雷的一个劲翻白眼儿,忽然看到他的眼神,心中一突,变道:“你想怎的?”

    何言嘿嘿笑了两声,眼神瞟了瞟另一边的韩杏儿,凑过些来低声道:“怎么样,要不要咱们亲上加亲,我家小妹跟你绝对是绝配。放心,小妹其实很大度的,不是争风吃醋的性子,绝对宜室宜家。”

    苏默登时如遭雷噬,脑门上一堆的烟线搭下。脑海中不由的闪过一个画面:何女侠一手提剑一手掐腰,背后漫天乌云,嘴中喷吐着道道雷霆闪电……

    激灵灵打个寒颤,狠狠的瞪了何言一眼,扭头大步走了出去。这人太坏了!都不过自己,便索性使出了核弹级的终极大杀器。

    光是想想这女暴龙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场面,苏默就是浑身一阵的恶寒。

    不理他,不跟他好了!

    何言在后面欲言还休,手伸出一半却已来不及了。惭惭的瞄了一眼满脸迷糊的韩杏儿和石悦,干笑两声,连忙和二人一起跟了出去。

    “贵客登门,默不曾远迎,失礼失礼。”前院中,苏默笑眯眯的迎了过去,口中客气着一边施礼道。

    两个贵介公子同时将目光移了过来,眼中露出探寻的神。身后各跟着几个随从却是神波澜不动,如同石化一般,却透出几分隐隐的剽悍之气。

    “老大!”徐鹏举见苏墨过来,面上一喜,两步凑了过来叫道。

    “哼,好假。”何女侠却是撇撇嘴,不屑的小声鄙视道。扭头往哥哥何言身边走去。才走出两步,猛然眼神落到再后面的韩杏儿身上,眼中不由一亮,闪出莫名的神采来。

    苏默如同未闻,看都不看她一眼,只冲着徐鹏举点点头,又看向那两个贵公子,微笑道:“鹏举,这二位兄台是何人,怎么不给为兄引见一下。”

    徐鹏举撇撇嘴,才待说话,当先那个说话的少年公子却抢先一步一抱拳,笑道:“这位便是讷言哥哥,小弟张悦,家父英国公讳懋。此次受父命与苏宏叔父之命,特来拜会哥哥。”

    苏默眉梢一挑,脸上露出欢喜之,上前两步一把托住张悦双臂,欢喜道:“啊,原来竟是英国公小公爷,真是失礼失礼。默只是一介平民,何敢当小公爷哥哥之称,太过谮越了。”

    张悦眉头一皱,不乐道:“哥哥什么话,莫不是看不起小弟?苏叔叔与家父兄弟相称,你我怎的就不能也称兄弟?”

    说着,眼神儿往旁边的徐鹏举身上一斜,哼道:“莫不是哥哥眼中只见得这位假元帅、魏国公府的,觉得我英国公府差了他家?”

    旁边徐鹏举大怒,满面涨红。他名字叫鹏举,据说是因为其父徐奎璧曾梦见宋朝名将岳飞托梦,言道:吾一生艰苦,为权奸所陷,今世且投汝家,享几十年安闲富贵。

    由此,当徐鹏举出世后,便被起了鹏举这个名字。但也正因这个名字,被不对付的一些同辈戏称“岳元帅”、“假元帅”。

    平时两边口角起来,徐鹏举听的多了,也懒得去斗嘴生气。可今日当着新认的大哥面前被这么讥讽,让他大觉丢脸,登时便要暴走。

    苏默早在一边看的分明,连忙伸手一按他肩头,大笑道:“悦哥儿说的是,是我苏默落俗套了。既然都是熟人,是冲着我苏默来的,那便都是朋友、是兄弟,悦哥儿,你说是不是?”

    他这话的意思很明确,既然你们都当我是朋友,那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但是当着我的面前,就只能是兄弟、是朋友,否则就是不给我苏默面子。

    他这话说的柔和,但是里面强横坚持的意思却是显而易见。张悦年纪虽小,却出身王公之家,自小便侵淹在种种诡谲的政治氛围中,立即便听出了苏默的意思。

    心下微微一凛,先前对苏默隐隐的那份轻视顿时收了起来。微微一窒,随即笑道:“哥哥说的是,是小弟孟浪了。”

    说着,眼神在徐鹏举面上一转,便不再撩拨,转身将另一个少年拉过来,对苏默笑道:“哥哥认识下,这位乃是小弟好友,定国公之孙,大名上光下祚。此次听闻哥哥大才,一起来拜见哥哥的。”

    那少年待张悦介绍完,双手抱拳一拱,点头道:“有礼。”话语仍是极为简短,不过眼神却是颇为真诚,隐隐还带着几分好奇。

    张悦面上略略尴尬,生怕苏默误会,连忙道:“光祚就是这个性子,非是无礼,哥哥莫怪。”

    旁边徐鹏举撇撇嘴,哼道:“死人脸,装模作样。”

    徐光祚目光蓦然看过来,露出极伶俐的神。张悦脸上也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气,眼神中仿若有团火焰在跳动。

    苏默转头瞪了徐鹏举一眼,随即哈哈一笑,道:“讷于言而善于行,默字讷言,光祚兄弟这性子倒是默的字最好的诠释了。”说着,上前拉住徐光祚,脸上露出忧虑的神,低声道:“光祚,若是日后在家父面前,你切记,务必要尽量多说几个字,不然,跟你一比,为兄定然又是落得一顿排头,那可真真是愁煞人了。”

    他装模作样的摇头哀叹,众人先是一愣,随即都轰然大笑起来,先前的些许尴尬顿时为之一缓。便连徐光祚清冷的脸上都柔和起来,眼中隐隐流露几分笑意,看向苏默的眼神大为亲近起来。

    何言在旁看的暗暗点头,心中对苏默的评价不由的又高了一筹。以尚不及弱冠之年,处事手腕却老到若此。只几句话,一个脸,便将对立的两方都打发满意,这般手段委实是惊才绝艳,绝非是什么死读书的才子能做到的。老爹一再强调此人腹有玄机不可小觑,看来果不其然。先前自己欲要弄些伎俩,确实是有欠考量了。

    这边有了苏默的调和,无论是徐鹏举还是张悦,两方都不好再弄脸子,各自克制收敛。

    一旁跟着的石悦趁机上前拜见。他本是出身英国公府,此时虽跟了苏默,但旧主的情分却免不了。

    张悦自是好言相对,加上这一层关系,气氛愈发和缓起来。苏默吩咐人安排酒宴,一边肃手请众人厅里就座。

    只是转身要走之际,偶然回头,目光所及之处,不由的却是微微一怔,脸上闪过一抹古怪之。

    最后面,何女侠满面眉花眼笑的和韩杏儿并肩走着,嘴里似在不停的说着什么,一只手伸过去揽住韩杏儿的腰,怎么看怎么别扭。

    韩杏儿粉脸微晕,身子似乎有些僵硬,不停的还不时扭动几下,似乎有些抗拒,偏又不好做的太明的样子。

    有古怪!

    苏默暗暗嘀咕着,眼神往何言那边瞄去,却见何言如被烫到了似的,急急将头转过一边,好像忽然周围的景物对他有了莫大的吸引力一般。

    果然不对劲!

    苏默心中暗道。面上不动声,一边笑着和张悦随意聊着,暗暗的却集中精神,竖起耳朵往两个女人那边探听。

    自从发现了自己的体质被多多那块奇怪的石头改造过后,他便有意识的摸索起这些改变。结果发现,这种改变不但让他有了上次应对天师教那帮人时,瞬间短距离快速移动的能力外,还让他五感六识都有了极大的提高。

    精神有意识的高度集中之时,眼睛能看的极远,大大超出普通人的范围。同样的,包括嗅觉、听觉都也提高到一个恐怖的程度。不但能在一定范围内分辨出各种混在一起的气味,听觉也能瞬间捕捉到远达百米之外的微弱声响。

    便如此刻两女离着他的距离,只要稍稍运转这股精神力,本来绝不可闻的对话声,便清晰的传入耳中。

    “……妹子,你这皮肤是怎么保养的?真是好滑好嫩啊,啧啧,跟水豆腐似的。”

    “……哎呀,你的屁屁好弹啊。哈,前面也这么大,这么迷人,哎呀,还好香啊,姐姐真是喜欢死了……”

    “嗳,你家那个臭公子有没有对你下手?那家伙一看就不是好人,还没担当。我跟你说哈,上次我就看见了,他在大街上勾搭一个美人儿,跟人争风吃醋,要不是姐姐刚好经过出手相救,怕是小命都悬了……”

    “你……你胡说,他才不会呢。他……他……他不是我公子,是……是我夫……夫君。”韩杏儿终于忍不住小声抗辩着。

    “不会?嘁,不会才怪!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你这傻妮子。嗯?你说啥?你夫君?那臭男人有什么好,竟要你这般美人儿委身与他?以后别理他,跟姐姐一起,姐姐疼你。姐姐跟你说啊,那些个臭男人都一个德性,贪花好,最是靠不住。女人还得是咱们女人疼,我跟你说啊,这个女人疼女人啊,才是……”

    苏默脚下一个踉跄,好险没一头栽倒。旁边张悦和徐鹏举吓了一跳,急忙伸手扶住。

    苏默面青白不定的谢过,面上不动声的引着众人进了屋,心中却暗暗咬牙:“好一朵百合花啊!藏的够深啊!妈的,何言这个混蛋,居然想把他这个百合妹子推销给老子,良心大大的坏了!”

    心中咒骂着,歪头狠狠的看向一边,何言顿时感到身周一阵阵的寒意袭来,杀气四溢……...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