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少年的心
    “……事情便是这样了。家父让小弟带话给哥哥,这件事儿,戏在内而不在表。有我们哥俩儿……”

    厅上,张悦说到这儿不由一顿,眼神儿看看一旁的徐鹏举,微一迟疑,又改口道:“咳,有我们这几个在你身边,便是一种无声的表态,任谁也不敢太过分。而且,此次天子让徐阁老和大学正巡查乡试事不过就是个名头,真正的目的也是在这事儿上。徐阁老一向爱才,人又公正,绝不会跟那些个鼠辈苟且。所以,哥哥这次大可放宽心,最多不过有惊无险罢了。”

    他啦啦一通说,这会倒是再无隐瞒。对于徐鹏举这个草包废物,居然能在最后关头硬了一把,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不过意料之外的同时,却也无形中对苏默的佩服又提升了一层。

    看一个人是否有能力,不单单要衡量其自身,还要衡量其身边的人。徐鹏举原本是个什么样,他们这一辈的同龄人哪个不知?整日介只是纨绔胡闹,遇事毫无担当的废物一个。

    可就是这么一个废物,跟苏默认识了才多久,竟然能有今日这般表现,真是让张悦和徐光祚有些刮目相看了。与其说是这厮自己长进了,张徐二人更相信是基于苏默这个人了。

    徐鹏举哪知道张悦心中对他的评价,在刚才察觉到事有蹊跷,脑袋一热做出了决定后,他心中就忐忑的厉害。生怕自己万一感觉有误,那可真是闯下塌天的大祸了。是以,他甚至比苏默听的还要仔细。

    此刻,听完张悦将所有事儿的来由说完,心中顿时大大松了口气儿。这一放松下来,那原本的性儿登时便又发了。

    “这是哪个王八蛋敢算计我老大?真真反了天了!若是叫我知晓,定要扒了他皮去!”

    徐光祚眼中闪过鄙夷,冷冷的横了他一眼懒得说话。张悦似笑非笑的看看他,笑道:“哦,岳元帅果然豪气仗义啊。这人嘛,家父说了,估摸着定然走不脱当日在场的人中的一个。嘿,那咱们便等着看岳元帅大展神威,去扒了他们中某人的皮了。”

    当日在场的人?徐鹏举面一呆,脑子里想想方才提及的那些人名,顿时不由的脖子缩了缩。

    三位阁老、六部尚书、两家国公、左右都御史……你妹的,这些人哪一个不是凶残到了极点的狠人?就他这小胳膊小腿儿的,扒人家皮?怕是被人家扒皮才对。

    想到这儿,小脸儿顿时有些发白,眼神飘忽着,哪还敢再发厥词?只是不经意瞅见张悦眼中的讥讽,登时气往上冲,梗着脖子道:“爷堂堂国公世子,怕他怎的。”

    只是这话出口,心中终是发虚。嗫嚅了下又涨红着脸强辩道:“你也都说了,英国公也只是估摸着,又怎的就一定是那些人?苏老大也不过一个县里的童生,无缘无故的,怎么可能进了他们的眼?叫我说就是那田家余孽搞的鬼,咱们也不消恁麻烦,只咬着这一条线下去,除了那祸根便是万事大吉了。”

    张悦脸上不屑之更浓,撇撇嘴懒得理他。旁边徐光祚冷不丁哼了声:“草包!”

    徐鹏举顿时炸了毛,蹭的跳了起来,指着徐光祚怒道:“死人脸,你待怎的?”

    徐光祚毫不示弱,扔下手中杯子挺身而起,冷然道:“不服,来打。”

    徐鹏举一窒,论嘴炮他谁也不惧,但若是论打的,他跟徐光祚那真是没得比。这位同宗的兄弟压根就是个武疯子,一心想的就是沙场建功立业,这要是真对上了,自己身边八健卒又不在,可不要吃了大亏了?

    他握紧了拳头,脸涨的发紫,却是不敢就此上前。旁边张悦只是冷笑着看着,乐的见他难堪。

    “够了!”

    一声不悦的冷喝响起,却是一直没出声,满脸若有所思的苏默终于发话了。

    徐光祚脸上迟疑了下,终于还是冷哼了一声,缓缓坐下,拿起筷子吃喝起来。

    张悦眼中闪过一抹失望,笑了笑也举杯而饮。

    徐鹏举却如同找到了组织,身子往苏默边上靠了靠,告状道:“老大,他们太无礼了,这分明是不给你面子嘛……”

    苏默抬手揉了揉额头,这三个家伙都不是省心的。如今这般因缘际会凑到一块儿,看来自己后面的日子绝对不会安静了。

    “行了,都是自家兄弟,吵来吵去的吗?有那力qi对外人使去。不是说鞑子又不安分了吗,真精力过剩,去杀鞑子争高下去。”

    他没好气的斥道。徐鹏举顿时蔫了,徐光祚却是猛的抬起头来,眼神亮的吓人,沉声道:“善!”

    这一下,连张悦也不由的苦笑起来,看着苏默目瞪口呆的样子,不由的摇摇头叹气道:“三儿,消停点,别忘了咱这次来是干啥的。上战场?不说别个,单就定国公那儿你通得过吗?”

    徐光祚原本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但是都早夭没活下来,便有了张悦这个“三儿”的称呼。

    此时听得张悦提到了他爷爷定国公,徐光祚眼神中的光彩顿时黯淡下去,低头闷闷的又喝起酒来。

    张悦这才转头对苏默苦笑解释道:“光祚一心建功立业……咳,哥哥也知道的,咱们大明的勋贵武臣,富贵都在疆场厮杀中来。只是我等几人都是家中独苗,年纪又小……”

    他说到这儿顿住,苏默恍然。徐光祚却忽然闷声道:“我已十五了。”

    苏默楞然,徐光祚又道:“当效先祖公。”

    张悦登时肃然,便连原本满脸嘲讽的徐鹏举,一听这话也顿时脸一正,露出崇敬之。

    徐光祚说的先祖却不是他这一脉的徐增寿,而是和徐鹏举共同的曾祖,中山王徐达。

    历史记载,徐达是二十一岁时正式进入起义军。但其实他自幼习武,练得一身好功夫,十四岁时,便秘密与乡人结党,抵抗当时的元zf,极有侠名。这也是后来为什么朱元璋奉命招兵,第一个便去找了徐达的原因。徐氏一脉后人,皆以此为荣耀。

    徐光祚自小便崇拜这位先祖,他说自己十五了,又说要效仿先祖公,其意不言而喻。

    张悦凑在苏默耳旁低声将其中的是故说了,苏默这才明白过来。他后世虽然干的是老师这个行当,但性子里天生却是个不安分的。仗剑而行天下,沙场以建功名,平日里未尝不曾臆想过。这从他爱读三国,沉迷武侠小说这一点上就可见一斑。

    这是少年人的战心啊!

    此刻,明白了徐光祚的志向,心中不由大是赞赏。只不过赞赏归赞赏,却不好真个去怂恿,至少明着不好这么做。张悦刚才都说了,他们几个都算家里的独苗,这要是因为他苏默的原因而出个什么好歹的,岂不是让定国公要恨死了?

    只是看看徐光祚闷闷不乐的样子,又心下不忍。仔细回想了下自己知道的历史,隐约记得整个大明一朝,蒙古就不曾真个消停过。大仗虽然很少,但是摩擦不断,可以说贯穿了整个大明历史。

    而且再过几年,弘治驾崩,正德继位,因为这位极具个性的皇帝的原因,还爆发了多次大规模的农民起义。这样算起来,以徐光祚的年纪,想要打仗的机会绝对多的是。

    想到这儿,他微微一笑,举杯邀着徐光祚一饮而尽,若有深意的道:“好事儿不怕迟。现在不能达成梦想不代表永远不能。练好本事,权当是为了厚积薄发,你说呢,光祚?”

    徐光祚一愣,直直的看着苏默。苏默轻轻点点头,脸上一副笃定的神。徐光祚登时眼中闪过火热,默默的举杯连干三杯。

    人与人之间的感觉总是那么奇怪而微妙,徐光祚也不知为什么,明明跟苏默只是初次见面,但却没来由的就有着一份说不出的信任。

    放下杯子,他瞄了眼旁边凑在苏默身边说笑着的徐鹏举,心中暗思,连这个整天拽的不知姓什么的家伙,都能令其如此,想来也正是因为他的魅力所在。

    又再看看张悦,原先出京的时候,那眼底还隐藏的几分傲然,此刻也早已不见踪迹。

    或许,自己以后的生活,真能因他而变的精彩起来。他暗暗的想着,心中忽然多出几分期盼来。

    大厅中的一张圆桌上,四个同是弱龄的少年聚在一起,推杯换盏,热闹不已。没有人知道,便是这样四个少年,将会折腾出怎么样的波澜,又将会使得原本的大明,走向何种不可知的未来。...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