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徐光祚的渴望
    “公子,他……”

    房门开处,先前拦住张悦的那个下人一脸涨红,指着站在门口的徐光祚怒道。

    身后,石悦一手扶住他,眼神飘忽,脸上又是懊恼又是惊慌,怎么也不敢跟苏默的眼神对上。

    苏默和张悦两人对视一眼,随即不动声的冲那家丁摆摆手,又瞄了装鸵鸟的石悦一眼,这才笑道:“看样是天太热,大伙儿都睡不着啊。那成,都进来说话。光祚,别站那儿啊,来,有什么话进来说。还有你,一起进来。”说着,又冲石悦扬扬下巴。

    那家人见苏默发了话,只得悻悻的怒视了徐光祚一眼,转身下去了。方才徐光祚一路冲过来,他刚刚站出来,连话都不曾来得及说出一句,就被粗暴的推开,让他甚是愤怒。

    听苏默谑笑的话语,饶是徐光祚死板的脸上,也不由露出几分尴尬,眼见张悦略带责怪的目光,只是眼皮一耷,移步走进屋中。

    后面石悦缩缩脖子,也只得惭惭的跟着挨了进来,却是不敢往前凑过去坐,只往边上站了,一脸的垂头丧气。

    外面又是一阵脚步声,循声看去,却是徐鹏举一脸的兴奋之跑了过来。见着眼前这场面,哈的笑了出来,几步跟了进来,往旁边椅子上一坐,毫不客气的伸手将茶壶拎过来,对着嘴便是一通猛灌。

    张悦眉头一皱,看看沉默不语的徐光祚,又看看局促不安的石悦,不乐道:“岳元帅,能注意点不?这屋里可不是就你一人!”

    徐鹏举放下茶壶,长长吐出口气,露出惬意之。闻听张悦这话,眼珠儿一翻,撇嘴道:“爷乐意,管得着嘛你,在我老大这儿,爷一直就是这样,你待怎的?”

    张悦气急,脸上一阵红晕闪过。苏默心中苦笑,连忙拦住,无奈道:“行了,都是自己兄弟,没那些讲究。”说着,又叫人来从新上茶。

    见苏默发了话,张悦只得悻悻打住,狠狠瞪了满脸不在乎的徐鹏举一眼,这才往徐光祚旁边坐了。

    苏默目光在众人面上一转,扭头看向石悦,淡淡的道:“好了,说说,怎么回事?”

    石悦脸憋的通红,嗫嚅了几下,却忽的噗通跪倒,垂头丧气的道:“公子,都是石头的错,请公子责罚。”

    苏默一愣,旁边一直沉默的徐光祚却忽然起身,一如既往的简短道:“不怪他,是我。”

    这话没头没尾的,苏默愈加摸不着头脑。另一边徐鹏举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拍着手乐的前仰后哈的,满脸都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哈哈,老大老大,我来说我来说。哈哈,爽!真的是爽啊!我现在才真正明白了,老大你这个爽字是多么形象了。”

    苏默以手扶额,这个无奈啊。冲着又欲发飙的张悦摆摆手,叹道:“鹏举,看你一个人爽的这么hi,那好,出门,左拐,大约两百步的位置,去,先爽够了再说。放心,我会通知大伙儿的。神经病嘛,总是要给予些宽容的。”

    徐鹏举笑声戛然而止,目瞪口呆的看着苏默,渐渐的一脸的委屈。旁边张悦看的有趣,登时大笑起来。

    眼见徐鹏举面渐渐胀红,苏默这才道:“爽够了?爽够了就说,我在听。”

    对徐鹏举,苏默现在算是摸透了,这小子就不能惯着,似乎天生很有些受虐的倾向。

    果然,见苏默脸似乎有些冷,徐鹏举悻悻的嘟囔几声,却不敢发作,老老实实的开始说起来。只是说着说着,便忍不住的眉飞舞起来,先前那点郁闷瞬间不见。

    听着他连比划带笑的说着,总算是搞明白了始末。

    原来,晚上众人一会儿都睡不着,徐光祚便拉着石悦往后院比武。石悦原本就是英国公府上侍卫统领,徐光祚又自幼和张悦交好,自然也极熟悉。以他好武的性子,自然没少和石悦对练。

    可是没想到的是,这次让他以为仍然是棋逢对手的对练,竟而大大出了他的意料。

    石悦忽然用出了一套从未见过的套路,猛的简直一塌糊涂。不及提防之下,登时狼狈不已。

    徐鹏举本是个好事儿的,这种场面哪能放过,自然也带着八健卒一起围观。结果恰好看到了整件事儿的始末,眼见这个对头的惨样,心下这个痛快自然就不必提了。这才有了此刻说着说着,就忍不住的欢畅的模样。

    而徐光祚震惊之下,追问石悦这是什么拳法。石悦也是得意,忍不住就将苏默传授他八极拳的事儿脱口说了。

    他一来也是显摆,二来也是想婉转的证明,自己脱离英国公府跟着苏默,并不是被流放,而是好事儿。毕竟,在当时来说,堂堂一个英国公府侍卫统领,绝对比跟着苏默做个跟班的前途远大的多。当时好多相识之人,面上不说,心里却未尝没有暗中觉得他可怜的。

    结果,徐光祚听完之后,只是呆了一会儿,当即扭头就往这边而走。这一下,石悦才猛然省悟过来,登时后悔不已。

    要知道,当日福伯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过的,公子所授的东西极不简单,万不可泄露出去。

    而今他得意忘形之下,又是对着徐光祚这个熟人便忘了这茬儿。以他对徐光祚的了解,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徐光祚会做出什么事儿来。又急又悔之下,只能匆忙跟了过来。

    至于徐鹏举,自然不肯放过这种热闹了,待到反应过来人都走没了,这才赶紧也追了过来,倒是只比徐、石二人落后不过片刻功夫。

    苏默搞明白了前因后果,心中这个无奈啊。对于当日传授石悦八极拳,在他心中其实并不当回事儿。只是福伯坚持,任他怎么说也没用,便也只能由着他们罢了。

    后世借着网络的优势,像这种拳法套路,他心中不知记了有多少套。眼下看来,还真是有些忽略了其中的价值了。

    看着跪在那儿满脸懊悔的石悦,苏默哭笑不得之余,其实心中也是有些恼怒的。

    不是因为他泄露八极拳本身这事儿,而是因为石悦自身的不谨慎。这个八极拳没什么,但若是日后真正其他重要的事儿呢?如果也像这事儿一样,随口就露了出去,岂不是要落下大祸来?所以,这才是他真正恼火的地方。

    “起来,自己去后面临大字一百张。然后好好想想,究竟错在哪里?真的是泄露八极拳吗?哼,去!”他一甩袖子,冷然喝道。

    石悦一脸的苦,宛如吃了黄连一般。哪怕是挨上一百军棍的刑罚,也比公子此刻的惩罚好啊。临大字?对石悦来说,这才是真正的酷刑啊。

    有心求饶,只是偷偷瞄见公子的脸,最终还是咽下口唾沫,垂头丧气的下去了。

    间中徐光祚想要出声,却被张悦拦住。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他才露出省悟之。

    此刻见苏默打发了石悦后转过头来,他再也忍不住,上前一步,急声道:“教我!”

    苏默看着他,见他一脸的坚定模样,两眼跟一百瓦的灯泡似的,亮的吓人,不由的就是一阵的无语。

    武痴。怪不得张悦说他是武痴呢。

    “三儿,八极拳不适合你。”打从一通宴席下来,对徐光祚的称呼也随着几人间的亲近,跟着张悦一样了。而显然,徐光祚也极为认同。

    此刻,听到苏默毫不掩饰的拒绝,徐光祚眼神一黯,登时便沉默下来。

    旁边张悦心中暗暗着急,站到苏默身后,悄悄扯扯他衣襟。他可是对这发小儿太了解了。旁的什么都无所谓,可一旦牵扯到武道,那简直就近乎没有理智了。苏默这么不留余地的拒绝,万一徐光祚发了性,岂不是让众人的关系毁于一旦?要真如此,自己这次拉着徐光祚同走这一趟就不是帮忙,而是帮倒忙了。

    这苏大哥也是,不就是套拳法吗?能教给石悦,为什么就不能教给三儿?这真真是……

    不说他这里急了,就是一直和徐光祚不对付的徐鹏举,这会儿也不由的微微皱了皱眉头,悄悄侧着身子,一个劲儿的对苏默使着眼。

    苏默把几人的神都看在眼中,不由的一阵苦笑。摇头道:“你们在想什么,莫不是以为我吝啬这一套拳法,所以不肯传给三儿?你,还有你,鹏举,甭藏着了,你眼睛有毛病还是嘴有毛病啊,这挤来撇去的,要不要看郎中?”

    徐鹏举顿时如遭雷噬,半转着身子僵在那儿,脸上神那叫一个精彩。

    张悦和徐光祚两人哪个不是人精儿?听苏默这么一嚷嚷,目光再瞟向徐鹏举之际,都是一抹柔和之闪过。几个小辈别看平日里相互间见面就是死斗,但若真是关键时刻,却从没真正下死手的,反而都隐晦的为对方帮扶。

    苏默看在眼中,心中又是唏嘘又是欢喜。他装模作样的挑明,想的也是尽量弥合这几个小子间的关系,却不料这些个家伙,真不愧是公侯之门出身,皮里阳秋的手段都熟悉到骨子里了,连他都给误导了。

    自己这算不算是自作聪明、自作多情?他苦笑着摇摇头,狠狠瞪了几人一眼,这才对紧张的盯着自己的徐光祚道:“八极拳讲究个刚猛无双,有我无敌,跟石悦这种莽汉自然契合。但我看三儿你的性子,应该和那种不出则已,一击必杀的刺客路子才比较相和。”

    徐光祚的眼睛登时便亮了起来。方才苏默张口说八极拳不适合他,起初他确实以为是苏默不愿传授的托词。但是当苏默张口反问的时候,他便反应过来了。

    此刻听苏默点出他的特长,哪还不明白苏默是想教给他更适合他的拳法?一时间,心中顿时火热起来。只眼巴巴的看着苏默,一眨也不眨的。

    苏默看着他的模样,笑了笑,摆手让众人重新落座。提起下人重新上的茶,给几人都倒了一圈,这才看着众人笑道:“我先问问你们,这练拳练武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几人一愣,徐鹏举抢先张口道:“当然是打架啊。我若是有那好本事,看谁不顺眼就揍他,哈。”

    众人齐齐给了他个鄙视的眼神儿。

    张悦迟疑着道:“应该是强健身体,当然,在这个基础上还有疆场厮杀、克敌制胜。”

    苏默笑笑不语,转头看向徐光祚:“三儿,你呢?你是怎么想的?”

    徐光祚沉默一会儿,吐出两个字:“杀敌。”

    苏默眼底闪过一抹赞赏,点头道:“不错,你们说的都不错。哪怕是鹏举说的揍人也没错。”

    徐鹏举登时得意洋洋起来。

    苏默继续道:“但是终究揭底,我辈练武的目的其实就是一个,那便是三儿说的,杀人!”

    众人一震,相互看看,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一抹骇然。...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