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冲突
    一直以来,苏默献拼音法,献标点符号,剽窃诗词,还出主意改革教育等等,为的就是想要当今的教育体系注入自己的痕迹。

    作为一个教师,他太明白文化侵袭的恐怖了。正如后世相邻几个小国利用音乐、动漫等手段那样,几乎将中华大地的下一代一网打尽。

    叫人叫“欧巴”,自称叫“鬼畜”,若说起三国,他告诉你其实赵云、诸葛亮都是美眉。碰上再昏头点的,问他抗战什么的,那便是一脸的迷茫,完全不可理解的样子。

    这就是文化渗透、文化侵袭!昔日数百万军队、飞机大炮也没做到的事情,而今换个方式,几首曲子、几本漫画,便轻轻松松的从根子上瓦解了。继续这么下去,蛇吞象绝对不再是梦想,而是将成为现实!

    后世之时,苏默每每想及此处,痛心疾首之余却也对这种手段震怖不已。所以,他在当初思考如何在大明立足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利用这种方式。

    毕竟,这些都是有益于国民的先进知识,既对的起祖宗也对的起自己的良心。

    只是接连几出事儿,却将他这种意图迟迟未能得到落实。而今张悦一句笑言,却让他看到了另一条路子。

    大明的文官集团对文化传播的把持,可谓到了一个极高的程度。教什么,怎么教都有严格的条条框框。

    自从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来,数千年的沉淀积累,也让这种理念深入国民的灵魂骨髓。这种情况下,便是有人想要玩点新花样,都不用上面有所动作,周围的老百姓就能喷死你。

    所以苏默从没想要以什么新理念去尝试,那绝对是找死的节奏。故而他抛出的拼音法也好,标点符号也罢,都只是对传统儒学起着补充完善的作用。

    但即便如此,在这种沉闷死板压抑的大环境下,仍然进展缓慢。而相对来说,武学则大为不同。

    武人一向被文人轻视鄙薄,一个人的武学修为再如何高超,也不会有什么社会地位,只能乖乖的进入军队,老老实实的成为文人们手中的刀枪。否则,便会沦为江湖草莽,受到的只会是提防和打压。

    这也是如英国公、定国公等武勋贵族,总是隐隐和文官们不对付的原因。除了开国立朝之初,武人们还有用武之地外,和平时期武人们几乎很难看到升迁的希望。

    既如此,这个集团发展不易,便只能立足于坚守这一亩三分地儿了。可要坚守这块阵地,武就是他们的根,是他们的立身之本。哪怕被压制的再厉害,为了家族荣耀的延续,这武之一道,也总是重中之重,不可缺失的。

    正是因为这种传承的重视,才使得大明朝的武臣勋贵们,虽然不能想文官们那样呼风唤雨、把持政局,但却也始终掌握着不可轻呼的一股势力。这股势力开拓不足,但却足以自保。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苏默若是真的能捯饬出一所武学来,即绕开了文官集团的传统地盘,不会太刺激到文人们的神经,却又能吸引到武臣勋贵们的支持。虽然不能如之前设想的那样直接进入顶阶阶层,但自保之力却是成倍数的增加了。

    而如今又有了和徐鹏举、徐光祚、张悦这三个国公世子的关系为纽带,通过武之一道达到曲径通幽的目的,显然是当前最适合自己发展的。

    苏默想到这儿,原先还模模糊糊的设想,此时越发清晰了起来。文的方面既然一时走不通,那就先从能做的做起。

    不过这事儿也不能操之过急,总要先把眼前的危机应付过去再说。正好不久后还要去拜寿,进一步接触代表了武臣勋贵方面的常遇春后人,等到从常家回来后,便可以着手实施了。

    到时候凭着自己记得那一肚皮的武学套路,再把天机他们道门拉进来,然后扯起三位国公的大旗,这有人有势还有真正拿得出手的干货,这事儿,可做!

    场子里,徐光祚仍在挥汗如雨的闷头练着。苏默也不去打扰他,远远招呼一声后,便拉着张悦往外走。

    “去,赶紧去换身干净衣服,跟我出去一趟。”苏默大步流星的边走边随口对张悦道。

    张悦愣了愣,道:“哥哥要去哪儿?”

    苏默道:“去拜见一位长辈。”

    张悦挑了挑眉,便不再多问。不多时,二人重新换了一身新衣出来,楚玉山已经安排好了车马等候。

    石悦拎着斧子,带着一队家丁跟着,等二人上了车,便护着出了门,直往赵奉至家中而去。

    待到从东门进了武清城,苏默从挑开的车帘中看去,眼神儿不由的就是一缩。

    外面看起来并没什么异样,街上来往行人也不少。但正是这些行人让苏默发现了些端倪。

    里面好多人并不像真正出来采买闲逛的,面上虽然云淡风轻,眼神儿步伐之间,却透着一股冷厉和轻捷。而且不时出没于一家家不同的店铺,却最终什么东西都没买。

    尤其当车驾路过墨韵书坊,看到几个明显紧盯着书坊的人后,苏默已经可以确定,这些人的来路绝对有问题。

    “是锦衣卫的探子,动作倒是快。”张悦发觉苏默的脸有些阴沉,探头看了一会儿,轻蔑道。

    苏默歪头看看他:“你认得他们?”

    张悦撇撇嘴,“用的着认识吗,他们身上那股味儿,隔着一条街我都闻的出来。妈的,牟斌看来不太上道啊,明知你是咱们英国公的侄儿,还来搞这么多花活儿。”

    苏默不语,稍倾,摇头道:“这也怪不得牟指挥使。如你所说,此事既然是天子下旨了,牟指挥使身在其位,若连明面上的功夫都不做,岂不是白给人送把柄吗?”

    张悦想了想,这才释然。

    车马不停,看着一路上不时闪过的锦衣卫密探,两人都失去了说话的兴趣,沉默间已然到了赵奉至的家门口。

    今天的赵家门口却不似往日那般清静,门大敞着,在外面就能看到里面套了车,一些仆从来来往往的往车上搬着箱笼等物。不唯如此,院子中还有几个看上去,明显属于兵曹那边的军士在守着。

    苏默下了车看到眼前此景,心中不由咯噔一下。顾不上再和张悦说什么,迈步就往院里走去。

    那几个军士中,顿时便有人迎了上来,叉手拦住道:“且住,这位公子何人?来此何事?”

    苏默眉头一挑,沉声道:“在下苏默,来此当然是拜见自家先生的。你们又是何人,在这做什么?”

    那人闻言愣了下,上下打量几眼苏默,这才笑道:“原来竟是苏公子当面,小的有礼了。”说着,也不待苏默说话,便回头一扬手,让一人进去通报。

    这边转过头来又道:“苏公子安心,咱们都是兵马司的军卒。赵教谕马上要启程去济南府公干,咱们却是奉命来护送的。”

    这人口中说着护送,脸上却是露出几分戏谑的神,人也拦在苏默身前不动。

    苏默心中一沉,待要说话,冷不防身后转出一人,正是跟进来的张悦。也不多言,上前就一脚便踹了过去,顿时将那军卒踹出老远去。

    那军卒猛然挨了这一下,不由抱着肚子呼痛,一时爬不起身来。旁边几个军卒大惊,顿时就将腰间的刀子抽了出来,一边大呼道:“反了反了,哪来的贼囚,竟敢袭击官军,莫不是要造反吗。”

    这里面一闹腾,原先等在外面的石悦等人顿时呼啦一下都涌了进来,仓朗朗刀剑出鞘声响成一片,将苏默二人团团护在中间。

    苏默也是愕然,万料不到张悦竟而闹出这么一出来。这要是换成徐鹏举的话,苏默也就不奇怪了。可张悦一直以来就表现的颇为沉稳,说话也很温和,怎的突然就这么暴虐嚣张了?

    “悦弟,你这是……”

    “嘿,一帮子不知死活的丘八!在咱们爷们面前也敢嚣张,找死!”张悦自顾冷笑着说道。

    说完,这才转头看向苏默,叹道:“哥哥啊,你现在是何等身份,英国公府的侄少爷啊!岂是这几个贼丘八可以冒犯的?若是传出去,说英国公府的侄少爷在军中被人折了面子,咱英国公府可不要被人笑死了。”

    他边说边叹气,脸上满是恨铁不成钢的神气。苏默猛省,军方那可是武臣勋贵们的自留地儿,英国公在军队中地位,就如同刘健李东阳在文官中们的地位一样。

    眼前这几个军卒都属于兵马司的,兵马司可不正是隶属于军方吗?而今,作为军方大佬的少爷张悦当面,若是苏默今天真被一个军中的小卒子羞辱了,可不是打英国公的脸嘛。

    再说回来了,张悦那是什么人?说白了,跟徐鹏举在本质上没什么区别,都是二世祖官二代。在苏默面前温和有礼,那是因为把苏默放在和他们同等的阶层,而且还是自己人看待的缘故。可要是对着其他人,这些个少爷又何曾不嚣张过?

    苏默想明白这点,不由的也是苦笑。和这些个小子比起来,自己才是真正的温良恭谦让了。说到家,自己才是好人呢。

    张悦这番话说的一点也没小声,身边围着的石悦等人顿时便挺胸叠肚,一脸的傲然。对面那几个兵卒也是面大变,刚才带头叫嚷的那人小脸儿煞白煞白的,腿都有些颤抖起来。

    正两边对峙着不得收场,院子里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老管家在先前通报的那个军卒的带领下,正快步的走了出来。待到一眼看到眼前的场面,不由的满脸的惊愕,抬头看向苏默,呐呐的道:“公子,这……这是为何?”...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