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阴暗的赵夫子
    面对着老管家的问,苏默只能惭惭的干笑两声回应。〔<〈〈他能说啥,说自个儿可是英国公府的侄少爷,这帮孙子冒犯自己了?开玩笑呢,跟外人面前这么说可以,但要是搁在赵老夫子跟前,一顿臭骂那是轻的,挨上俩大耳刮子都有可能。

    苏默啥身份背景,糊弄旁人可以,可要想糊弄大半辈子都扎根在武清城的赵夫子,那简直不要嫌自己死的太慢哟。

    至于说推出张悦张少爷来,咳咳,瞅瞅这位两眼望天,都快用下巴颏儿看人的模样,苏默还是算了。正如之前说的,张悦这帮人,对着苏默可以谦逊平和,但想要他们对旁人客气,做梦呢。

    老管家显然也看出来了,无奈的摇摇头,转身往里示意苏默进去,一边道:“进去,老爷在里面等你呢。”

    苏默赶紧点点头,伸脚朝着还挡在身前摆造型的石悦踢了一脚,狠狠瞪了这家伙一眼,这才伸手一扯张悦,迈步进了屋。

    那几个军卒这会儿哪还敢呲牙,慌不迭的闪到一旁躲着。天天的,这怎么就跟英国公这尊大神儿扯上了?这小苏相公太烟了,有这背景您早说话啊,不声不响的玩什么低调啊,这不可是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嘛。这下好了,别说自个儿等人这顿白挨了,怕是统领大人那儿也得落下大麻烦。

    几个军卒畏畏缩缩的陪着笑,绕开瞪着眼睛兀自盯着这边的石悦等人,好歹挪着到了门外。那被踹了一脚的军卒低声吩咐了几句,其中一人点头应了,转身撒丫子跑了。

    不说外面这些小人物的心思,此刻屋里面,苏默领着张悦正对着赵奉至施礼拜见。

    张悦虽不将一个小小的县教谕放在眼里,但是既然是苏默称许的长辈,自然要给足了面子,明面上不显露半分傲慢,恭谨的跟着见礼,如同方才外面那人根本不是他似的。

    赵奉至一身家居常服,手里还抱着一堆书本,身边摆着一个打开的箱子,显然也正忙着收拾呢。听着两人见礼,微微一愣,深深看了苏默一眼,这才将手中的书放下,微笑着冲张悦道:“小公爷客气了,老夫不敢当。坐,请坐下说话。”

    苏默就翻了个白眼。死老头,往日可没见你对咱这么客气过,如今这见了官儿大的、有势力的,居然也会笑了,看那笑得,跟狗尾巴花似的,马屁精!

    他暗暗腹诽着,脸上却装模作样的满是恭敬。只可惜赵奉至跟他相交这么久了,哪会不了解这个小兔崽子什么德行?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哼道:“小混蛋少摆出那副假脸来恶心老夫,去,给人斟茶来,张小公爷是客人,你当你也是客人吗?”

    一边呵斥着一边陪着张悦坐了,苏默被识破了,也懒得装了。使劲翻了个白眼,悻悻的往旁边桌上,熟练的倒了两碗茶过来,这才懒洋洋的靠着椅子坐下。

    张悦看着他一副坐没坐相的惫赖样子,不由的大是惊奇。便如苏默方才被他在院里的表现惊到一样,他有何尝见过苏默如今的这一面?暗自惊奇之余却也心中一凛,苏默能如此表现,正说明了苏默对赵奉至的亲近。苏默先前跟自己说的来拜访长辈之言,看样绝不是客气之语,那么自己可要注意了,眼前这不起眼的老头儿,决不能失了礼数才是。

    若说先前对赵奉至礼数恭敬只是照顾苏默脸面,那么此刻他心中,却是真正的引起了重视。

    “小公爷来武清,是为了这个臭小子身上的麻烦。”赵奉至老眼中闪着睿智的光芒,看了看两人后,毫不掩饰的问道。

    张悦微微一笑,摇头道:“先生说笑了,英国公府与苏家乃是世交,讷言哥哥是悦的兄长,何来麻烦之说?不过一些上不得台面的留言谣传罢了,悦来武清不过也只是拜见兄长,顺便游玩一番而已。”

    赵奉至暗暗点头,这小家伙不愧是大家族出身,说话滴水不露,让人半分手尾都抓不住。

    要知道英国公固然清贵,但也不是没有敌人的。若是张悦毫不隐晦的明言是来挺苏默的,很容易被人牵扯到英国公身上,到时候来上一个恃宠而骄,妄图伸手干涉朝廷办差的罪名,英国公虽然不惧,但再想在后面为苏默出力却是不太容易了。

    老头儿看看温和稳重的张悦,又再扭头看看歪在椅子上,一副惫赖相的苏默,这气就不打一处来。

    狠狠瞪了苏默一眼,怒道:“混账小子,看看人家小公爷,再看看你!坐没坐相的,我辈读书之人,内要心正,外要身正,一言一行都须谨慎端重。若不是你自身轻佻无状,怎会惹来今日之事?”

    苏默一脸的无辜,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赵奉至:“老头儿,你知道的啊,我必窦娥还冤啊。张悦刚才不也说了吗,都是谣言,谣言懂吗?就是没影儿的事儿,然后那些嫉妒我天才的小人无事生非搬弄出来的,其实我是老实人来着。老实人就受人欺负啊,唉。”

    最后这一句出口,张悦忍不住偷偷翻个白眼。赵奉至却是老脸憋的通红,恨恨的瞪着他,半响才咬牙气道:“混小子,你……你就不能端庄点?”

    苏默若有所思,稍倾,坐正身子,一脸正容的缓缓点下头:“善!”

    噗!

    张悦实在忍不住了,当场就将一口茶喷了出来。赵奉至哆嗦着手指着他,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苏默眼见老头真要怒了,哪还敢耍宝,慌忙收了假脸,满面赔笑的上前轻抚老头后背,又端起茶奉上,笑道:“老爷子老爷子,得,您别气着,这事儿都来了,我是端着还是歪着有区别吗?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问题解决问题就是了。好了好了,喝口水缓缓气,说说您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好好的突然要跑去山东那边了?”

    赵奉至老半天缓过气来,接过茶盏,抖手推开他,自己慢慢喝了一口,这才终是叹口气,满眼复杂的看看他,道:“我为教谕事,如今会试在即,被指去济南府监考,本是应有之义,有何可说的?”

    说到这儿,脸上露出几分自嘲之,又道:“你我师生之情从未瞒过旁人,这个时候将我调开,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只是这一府之监考,原是轮不到我这区区县教谕的,却不成想老夫一生自廉,从不肯弄什么门路,偏偏临了,却是沾了自个儿学生的光。嘿,岂不可笑!”

    他语声悲怆,话语里说不出的悲愤压抑,苏默却只能默然。

    旁边张悦忽然问道:“赵先生,听闻此次大学正领旨巡查北直隶,您这次山东监考,可是出自大学正之意?”

    赵奉至闻言,赞赏的看了他一眼,摇头叹道:“大学正本来第一站便是要来武清的,又怎么可能将老夫现在调出去?嘿,是礼部下的公文,内阁和翰林院的推荐。”他说到这儿,话便顿住不再继续。

    苏默不太了解这方面的程序,听不出什么。张悦却是眼神一缩,脸有些阴沉下来。

    见苏默有些不明所以,便将里面的猫腻轻声说了出来。原来,这会试之中的监考,说起来是极重要的差事。按照各个地域不同,也必须分派相对等的主考人去坐镇。

    而每个地方的考官则分为主考一人,副考两到三人,其余阅卷官数名。

    其中,主考一般是皇帝和内阁共同商议指定。而副考则有内阁会同六部、监察院、翰林院共同甄选而出,提交大学正核准确定。

    主考没什么,但是副考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利益分配。在古代科举中,各级科考的考官,都会天然的和考生形成师生关系。主考被称为座师,副考则被称为房师。这种师生关系在以后的官场中,也便顺势形成了山头派系。

    而随着一代代的科举,这种山头派系便渐渐根深蒂固,越来越庞大。身在这个派系中的每一个人,都将自觉不自觉的为本派系的利益而动。

    所以,每到这个时候,朝中各个派系都会为考官的人选争的头破血流。因为每个考官都意味着自己派系网络的展和前途,谁都不会谦让。

    赵奉至作为武清县的教谕,按理说只能做个副考,还是排位靠后的副考。除非是大学正特别指定,否则一般情况绝对不会改变。

    但是如今赵奉至忽然成了济南府的主考官,这种改变,其背后必然有着极复杂的交换妥协。放在一些派系明显的官员身上还能理解,但赵奉至偏偏就属于那种天地不靠的另类,那除了对他颇为赏识的大学正提名指定外,能出现这种情况就肯定不正常了。

    是以,这才有了张悦特别问赵奉至,是不是大学正为了提拔他,而特意开口了。但赵奉至的回答显然否定了这个猜想,那唯一的结果就是,对方肯付出这么大的价码,摆明了是要全力经营武清的事儿了。

    因为调赵奉至去济南府主考,即调开了能帮助苏默的一条臂膀,同时也等于向大学正提前给出了一份人情。这样一来,原本看在赵奉至面子上,能为苏默出十分力的大学正,也要顾及这份情分,最多出个三四分力到头了。就这三四分力,还是要苏默能入得了大学正的眼的情况下。

    可是,没了赵奉至的介绍引见,苏默区区一个蒙童,哪有机会入大学正的眼?甚至连走到大学正面前的资格都没有。

    对方这一手,跟当日乾清门田成安死谏如出一辙,都是老辣狠戾至极的阳谋,让人就是看到了其中的危机,偏偏却毫无办法破解。

    听完张悦的解释,苏默也是心中凛然不已。同时心中却也暗暗咒骂,这他喵的得是多大的仇啊,出手之间招招都是半分生机不留。但凡过了这一关,一定要查个清楚明白不可。否则日后这么个敌人潜伏在侧,他怕是连睡觉都要睁着一只眼了。

    苏默暗暗诅咒着,却又想起一事,抬头看向赵奉至道:“老头儿,外面那几个军卒又是怎么回事?你别说他们真是护送你的啊。”

    赵奉至冷冷一笑,“能怎么回事,说是护送不若说是押送,无非是怕我犯倔不肯就范罢了。只是些小人物,受了人家的好处,不值一提。”

    苏默眼睛一眯:“老头儿,你的意思这只是针对你的?”

    赵奉至瞪了他一眼,不耐道:“你想做什么?老夫还没沦落到需要你出头的地步。行了,也不光是我,只要是去外地办差,按规矩便都有士卒护送,这点上谁也说不出什么来,你不要节外生枝。”

    苏默眼神看向张悦,张悦轻轻点头,示意没错。

    赵奉至看着他二人眉来眼去,又是感动又是好气。瞪了苏默一眼,转身从案桌上抽出一封信来,往他手里一递,没好气的道:“这封信你收好,他们只当把我支开了,你便没法见到大学正。却不知道我早已跟大学正提过你,甚至大学正对你所创的拼音法还极为看重。有了这封信,只要等大学正来了后,你觑机使人递上去,定叫他们一番心机枉费。嘿,对了,这便如你那三国演义中说的那句,赔了夫人又折兵。”

    老夫子说着便嘿嘿笑了起来,满眼都是得意。苏默心下感动,这才知道老夫子原来早有定计,竟而在一开始便为自己安排好了一切。原说就以这老头的尿性,怎么可能明知道是计,还能如此听话呢。感情,这是准备阴人呢。

    既然难题解决了,而这次济南主考的事儿对老头儿来说也算好事儿,苏默和张悦都轻松了下来。

    这一轻松下来,苏默的毒舌属性就不由的又开始作。翻手将书信收好,脸上却一副鄙视的神气,评价道:“老头儿,你这人真阴暗,太坏了,我怎么以前就没看出来呢?”

    说着,又一脸的若有所思:“你说以后我是不是要多个心眼,别最后被你卖了还要帮你数钱。我是如此的纯洁老实,哎呀,可怕,人心太可怕了。”

    张悦脸皮子直抽抽,强忍着将头扭过一边。赵奉至脸上的得意顿时僵住,瞪着苏默的眼中,简直要冒出火来。

    正闹腾着,忽然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随即老管家叩门而进,还不待开口说话,身后一个人影便抢先蹦了出来,上前一把扯住苏默衣袖就往外拽,一边不迭声叫道:“老大,快,快,祸事了!祸事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