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沈松
    自隋炀帝沟通南北西东数路水道,开凿了大运河,后面数朝又持续修通完善之后,大运河便成为了天下最重要的交通运输动脉。〈〔〈[〈每日里不但往来商贩商船无数,更有许多南来北往的客船运行其上。

    毕竟,在这个交通工具、道路状况极其简陋落后的年代,骑马也好坐车也罢,数百里路下来,真能把人颠散了架。而坐船则相比起来,却是又快又舒适的多了。故而,也便成了一些达官贵人出门的选方式。

    便如这一日,运河上繁多的舟楫忽然一阵大乱,齐齐的向两边摇撸躲避中,一排五六艘大船张扬至极的一冲而过,引来不少的船上出阵阵惊呼。

    “贼死鸟,这般嚣张,便不怕撞翻了人!”

    “嘘!这位客官慎言,慎言啊。那可都是贵人,别说撞翻了人,便是撞死了也是白死。”

    “嘿,贵人?屁的贵人!瞅瞅那旗子,那是东厂的旗号。这帮番子还当是早些年吗,如今可是弘治爷在位。弘治爷开明仁善,倘若真闹出人命来,就不信他们能落得好?”

    “嗨,你这人真是,弘治爷是开明仁善不假。可是弘治爷每日里不知多忙,只那些国家大事还顾不过来,你我这种小屁民是不是落水了,难道还能告到御前去?行了,这不是咱们这种小民能置喙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消避开就好,何必闹那别扭。”

    “就是就是,出门在外,求的只是个平安,忍忍就过去了…….”

    阵阵的议论声中,有怒的、有叹气的、有劝说的,那五六艘大船却早已过去老远,只远远的能望到几个高帽皂袍的人按刀而立,犹自散着森森戾气。

    “嘿嘿,沈大人此番履新,一出手就是七品正印,前途可谓远大啊。日后可莫要忘了今日同船之谊,有那好生,休要忘了咱们才好。”

    中间一艘最大的官船上,甲板上撑着一张大盖。伞下一张小几上摆着各瓜果小吃,一边一个坐着两个人,正相对而饮。

    此刻,说话的却是左边一个一身褐袍服之人,脸上虽在笑,却是腮肉颤动,正是常说的那种皮笑肉不笑。两只不大的眼中,眼神幽幽,合着那笑容,宛如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一般。便在这盛夏骄阳之下,也让人由不得的生出一种冷腻腻的极不舒服的感觉。

    对面被称作沈大人的那人一身绿官袍,肤白净,年约四十上下,眉细眼狭,鼻直口方,加上一副三绺长髯,生的颇是俊朗。

    此刻听了对方的话,微微一笑,淡然道:“王档头该不会是误会了,沈某履新之地,不过只是个中县,地瘠人贫,何来的好生?”他口中应着,眼底一抹厌恶闪过,随即又极快的不见。脸上仍是一副微笑的神气,始终让人有种温文尔雅、如沐春风的感觉。

    只是这种感觉对上一般人也就罢了,但对面这位又哪里是个好打的主儿?听他言中颇有推搪之意,眼中顿时划过一抹不悦,冷笑道:“沈大人这是看不起王某吗?那武清之前若说贫瘠二字也还罢了,可是如今凤水河边何等繁华,每日里流水怕是不下十余万两。这要是算贫瘠,嘿嘿,却不知我大明治下一千四百余县,又有几个敢称富庶的了。”

    他说到凤水河边四个字时,眼中毫不掩饰的露出**裸的贪婪之。

    沈大人心中的厌恶更甚,暗暗叹气,也不知上面究竟怎么想的,非要自己跟这些阉狗门下尽量交好。自永乐以降,文人们对东厂的憎恶,甚至更甚于锦衣卫。自己堂堂七品正印,一县之令,若被传出去认为是阉党,那以后怕是举步维艰了,更不要说做什么事儿了。

    只是心中恼归恼,却是无力抗拒,面上也只能强忍着挤出几分笑容解释道:“王档头这可真是误会了,沈某不过区区一个县令,又怎敢看不起档头。不说别个,沈某再如何也就是替天子管着这一县之地。可是王档头可是身为天子家仆,那是帮天子巡守整个天下的啊,这哪有的比啊。王档头,沈某胆小,你可莫要吓我啊。”说着,又是一连声的叹气告饶。

    王档头脸上便露出几分傲然,斜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道:“嘿,沈大人倒是明白人,还知道咱们东厂是天子家仆啊。”

    这话便是毫不掩饰的讥嘲威胁了,沈大人白皙的面上一抹红晕划过,显然气的不轻,但终只是呵呵笑了笑,装作不在意的继续道:“王档头说的凤水河边,沈某也是知道的。只不过王档头大概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那凤水新城开建伊始,便曾立下凭书,最初数年之内,官府只有管理权,并不能插手干涉其中任何相关商务事务。此凭书早已上报六部和内阁,陛下也亲自应允了的。试问,此情此势,沈某一个刚刚上任的县令,又如何能从中搞出什么生来?”

    他淡淡然说来,待到提及内阁和天子之时,那王档头眼中一缩,已然没了先前的桀骜,露出几分迟疑之。

    沈大人却还不算完,嘴角含着一丝笑容,端起酒杯轻啜一口,这才又慢悠悠的道:“这且不说,不知王档头是否知晓,那凤水新城的盘子里,据说可是张氏之人掌着最大的活计。嗯,这位张氏便是张娘娘的族人了,听说寿宁侯和建昌伯对此也很是看重。呵呵。”

    他说到这儿便打住了,只是呵呵了两声不再多言。对面王档头却是神一凛,终于沉默下去。

    做为东厂的档头,他可以不在意那些文官大臣,甚至可以连王公勋贵都不在乎。但是,对于当今皇后一脉,却是借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有丝毫轻忽。

    当今天子对这位皇后的宠爱简直到了让人无法理解的地步,甚至为了这位皇后,竟然不纳任何嫔妃。诺大后宫中,至始至终便只有皇后一人。

    这种情形下,作为天子家奴的东厂,别说是他一个小小档头了,就是督公也不敢有丝毫对皇后不敬。

    该死的,看来这一趟真是苦差事了。一点外快捞不到不说,还要夹着尾巴小心做人,否则一个不好触及到娘娘那边,怕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保不住自己啊。

    想到这儿,他轻轻吐口气,抬头出几声干笑,道:“沈大人何必这么认真,在下也只是觉得旅途沉闷,随意说个笑话罢了,沈大人可莫要当真啊。啊哈哈。”

    沈大人心下冷笑,面上却做出恍悟的样子,拍了下额头,苦笑道:“原来如此,倒是本官着相了。我便说嘛,向来听闻东厂卯课的诸位兄弟最是豪爽仗义,又怎会真有那般心思。该死该死,沈某这可真是小人之心了,恕罪恕罪啊。”

    王档头眼中厉一闪而过,他如何听不出那话里隐含的讥讽,但面上却也只能假笑道:“过奖过奖,都是为天子办差,本着忠君为国罢了。”

    沈大人面上露出大以为然的神,笑眯眯的看着他,忽然道:“说的是说的是啊。不过说起这忠君为国,倒是王档头此次的差事非同小可啊。听说此次连锦衣卫牟指挥使都亲自出马了,若是被锦衣卫拔了头筹,且不说会不会让天子失望,便只是督公那里也不太好交代了。”说着,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王档头心中就是一怒。这姓沈的,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锦衣卫和东厂向来不和,虽然都是天子家奴,但明争暗斗从来就没停过。此次武清查案,锦衣卫与东厂一明一暗,自然便也存了争个高下的心思。

    只不过这案子绝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内中实在大有蹊跷。好多人都在猜测,说这其实是臣权与君权的暗斗。但是王档头却是知道,这种猜测其实也仅仅只是个表象而已。从自己接到的密令中,他敏锐的能察觉到其后的诡谲凶险,让他想想都有些不寒而栗。

    还有这个沈松,密令中让自己尽量多配合此人。那么,此人又在这个事件中扮演了个什么角呢?真的就是运气好,恰好补缺补了这个武清县令?

    这个家伙此时忽然提及锦衣卫,又是存的什么心思?哼,这些个文官最是恶心,一个个整天明面上道貌岸然,言必称忠君,口必言社稷,背后里的龌龊肮脏却比咱们厂卫更甚百倍。单这次事中,他们文官还不是斗得不亦乐乎?你拿锦衣卫来激我,我有何尝不能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想到这儿,他阴阴一笑,森然道:“沈大人有心了,不过说起这事儿,王某也有些疑惑了。不是说这次补缺,武清的县丞也一并补上了吗?怎的不见那位少府大人与沈大人同行呢?难不成还要您这上官先到等着迎候他不成?这人也忒不晓事了。”

    沈松眸子一缩,但随即却是毫不在意的微微一笑,摇头道:“王档头这可是又误会了。既然王档头提起这茬儿,那王档头可知这补缺的武清县丞是哪一位吗?”

    王档头一愣,摇头道:“这个确实不知。怎的,莫不是他大有来历?来历大的能让你这上官也甘愿退让?”

    沈松眼中划过一抹不屑,王档头一再的挑拨,简直都到了毫不掩饰的地步了,其目的能不能达到不说,单这份手法上的糙,就让他大大的看不起。

    “呵呵,王档头这话却还真是说着了。”他淡淡的扫了王档头一眼,将那份鄙薄隐藏起来,开口道:“这位补缺县丞,还真是一位大大了不得的人物,即便其真是存了比较之心,沈某也确实甘心退让一二。呵呵,其实莫说是松,便是王档头若知他,定然也是肯的。”

    王档头吃了一惊,若单只是沈松说自己肯退让,他面上不说,心中自然是不屑的。但如今沈松竟然说如果自己遇上都要退让,这话可就有点大了。

    “却不知这位补缺县丞究竟何人?”他迟疑着问道。

    沈松看看他,道:“他姓戴,单名一个俨字。”

    王档头皱眉,思索半天也没想到这个戴俨是什么人,不由的露出疑惑之。

    沈松笑笑,这才又道:“王档头可是觉得这名字很陌生对?呵呵,那沈某提及一人,王档头就明白了。”

    说着,面上露出几丝敬佩之意,轻轻的道:“他有一位族叔爷,以内宦之身而辅三朝。识义理、通典故,正直耿介。宪宗时,更不知活了我朝多少大臣之命……”

    他说到这儿,对面王档头已然是骇然变,霍的惊呼道:“莫不是……显忠……”

    沈松笑着点点头:“不错,正是他。”

    王档头愣愣的呆了半响,终是长长吐了一口气,颓然坐下,轻声道:“若如此,确实当得。”

    他二人这一番哑谜,其实说的乃是大明极有名的一个人物。他便是成化年间的大太监,司礼监掌印,怀恩。

    怀恩本姓戴,因当时其族兄戴纶恶了宣宗,最后被乱棍打死。其父戴希文也因此被罢官下狱,当时还年幼的怀恩便被阉割后送入宫中成了个小太监。

    当然,那个时候他肯定还称不上太监这个名号,只是个小火者手巾之类的。

    但他凭着聪明好学,人又勤快有眼,终于一步步成长起来,而到了宪宗时,被提拔成了司礼监掌印大太监。

    当时,宪宗迷恋万贵妃,迷信长生之术,使得汪直专权,以至于朝中无数大臣被奸人迫害。正是怀恩挺身而出,凭着他的老资格和手中的权利,救下了许多大臣的性命。

    而也正是他,在后来万贵妃等人阴谋废太子,立兴王的时候,力挺当今的天子弘治,以至被宪宗贬斥到孝陵管烧香去了。

    故而,弘治极为感念,待到登基后,立即召回他仍掌司礼监。可惜,便在当年因操劳成疾而逝。

    弘治皇帝感念其忠义,特下旨敕建显忠祠来纪念他。便是现今掌东厂的督公陈准,也是颇受怀恩的影响,对怀恩极为敬重。

    而这个补缺武清县丞的戴俨,正是当年怀恩之兄戴纶的后辈。戴纶当时虽然被宣宗杀了,但毕竟不是族诛,也不是谋逆之罪。而且到了英宗时,虽没明言为其平反,却也不再阻碍其后人入仕。

    待到宪宗末年,怀恩的亲人已经几乎都不在了,唯有这个当年兄长的后辈被他关注,资助他读书入仕,最终中了举人,并在吏部候补,也才有了今日补缺武清县丞这事儿。

    正是因为这个背景,所以沈松才说便是王档头和他换位而言,也会退让的。

    可不是嘛,王档头的老大,如今的东厂督公陈准都是怀恩的人,他王档头又怎敢对老大恩人的后人不敬?

    王档头在搞明白这一茬后,这才叫一个郁闷呢。没恶心着人家,反倒被人先给吓回来了,这可真是太丢脸了。

    只是不过片刻他便回过神来,目光闪烁着道:“嘿,对了,徐阁老和大学正巡查乡试,好像这第一站也是往武清这边来。却不知他二位现在到没到呢?”

    他这话说的淡然,宛如闲聊一般,但是落在沈松耳中,一直平淡的他终于不由的面阴沉了下来。目光悠远的望向远方,不自觉的也低声喃喃道:“到了哪儿了呢?”...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