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女侠和御姐的初见
    何女侠心情很恶劣,这从昨天被大哥拉回家后就一直这样。大哥不帮她不说,还要给那个小混蛋赔笑脸。等到回来了,老爹又把自己训斥了一通,甚至还要下令给自己禁足。

    何莹简直要气疯了。闺房里的手绢不知剪烂了多少条,仿佛那手绢便是该死的苏默小贼,这让下面伺候的丫鬟吓的战战兢兢不敢靠近,生怕小姐一个怒火牵连,把自个儿当手绢给剪了。

    好在何老爷子家大业大,这手绢嘛,总是备的有一批的,足够何大小姐泄的,不至于到了用人去代替的地步。

    何莹觉得很不解,也很委屈。行侠仗义有错吗?为什么爹爹就不理解呢?干吗那么怕那个小贼?

    想起那个小贼,何莹不自觉的就抚上了自己的胸脯。昨晚她偷偷看过了,胸脯上好明显的三块淤青。屁股上也疼,但是实在看不到,又不好让别人看,何莹估摸着大概不比胸前伤的轻。

    那个该死的小贼、无耻下流坯子!下手好毒。手下毒,口舌更毒,竟然说自己不是女人,是女汉子;还说自己没胸没屁股,恭维点说那叫太平公主,若是直白点说就是育不完全,说自己天生注定就是个拉拉的命。

    拉拉是什么?何莹想了好久也没想明白,貌似那小贼类似的话还有百合、蕾丝边什么的,全是自己听不懂的。

    但是何莹知道,那绝不是什么好话。所以她愤怒之下,下手更是不容情,什么插眼睛、揪头、挠脸、撩阴脚的全套活儿耍了个遍,让那小贼也没落着好。

    说自己没胸?这个恶毒的小贼!何莹忿忿的咒骂着。郁闷着揉了揉自己的宝贝,好,是小宝贝。

    其实心底里,何莹未尝不是对自己这对宝贝有些不满意。养了这么久,感觉离着师父那样的伟岸,实在是差距太大了。便是韩杏儿那样的规模,也让她眼馋的紧。

    这姑娘确实有点奇葩,她一个未嫁女儿,竟想要和一个婚育过的妇女比,不得不说这个愿望实在太操蛋了。至于说和韩杏儿比,那妞儿又何尝不是万里挑一才有的?根本就不是常态嘛。

    其实说起来何莹的不算小,属于正常范围里中下的水平。但架不住她身边接触的人都比她大,这才让她总是有些小自卑。

    偏偏苏默这厮眼睛忒毒,盯着人家这点小瑕疵无限放大。那毒舌翻弄起来,便是赵奉至那样的老家伙都经常给他气的暴跳如雷,更何况何莹这小豆芽了。

    这个仇,早晚要找机会报!何莹恨恨的想着,只是转而又开始愁。

    禁足?这个惩罚太狠了!尤其对于何莹这样一个好动的,这种惩罚比什么打军棍抽鞭子都狠,这爹是亲的吗?

    不行,要想法子。何莹咬牙握拳,满脸的坚定。眼珠儿转着,忽然瞅到半敞着的窗户,不由的顿时眼睛一亮。

    这后窗正对着家里的后花园,而后花园平时没什么人在,院墙貌似也不高啊。

    喔嚯嚯嚯——

    何莹心底出得意的怪笑,心动手动,先将房门从里面栓上,然后开始掀床扯床单。

    干嘛扯床单?二楼嗳,不扯床单咋下去啊。至于说飞檐走壁、高来高去,好,那一直是何女侠的梦想。梦想和现实总是有差距的…….

    连着掀了两层床单,又把被子也抽出来绑上,探头看看,总算是差不多了。

    何莹浑身收拾利索,将心爱的宝剑背上,捷若狸猫的翻了出去……咳咳,yy,纯属yy。事实上,何女侠笨拙的翻窗大业,实在是姿势优美、动作难看。

    不过好在一路有惊无险,总算是安全抵达了地面。小心的左右看看,没人现,好极了。

    一路蛇伏鼠窜,借着花木掩护来到墙下,抬头看看一人多高的院墙,何莹苦恼的挠挠头,这在楼上看着不太高的墙,怎么到了近前就变得高了这许多呢?

    踅摸半响,终于在附近找到了几块做点缀的石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几块石头勉强搭成个踮脚的台子。待到一脑袋又是汗又是土的骑到了墙头上,放眼看去,但见四下里花树幽幽、草木繁茂,哪有半个人影?正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啊。

    何莹大喜,胡乱用袖子抹了把汗,腿儿一蹁,纵身便往下跳去。身子刚刚跃起,却忽见视野中,远处的河道上一条小舟悠然而至。

    小舟上,一个淡黄裙裾的女子慵懒的倚在船舱门边,妙目微眯着,似乎在小憩,又似乎是陶醉于这眼前的景中。

    甲板上,一个身着一身大红衣的女童正兴奋的左顾右盼。女童眉目如画,肌肤胜雪,虽尚年幼却已然露出几分美人坯子。

    此刻不经意的目光扫过之际,猛然和正飞到空中的何莹对了个正着,不由的当即瞪大了眼睛,呆在了那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这才是侠客的写照。可在行事之际,却被人撞了个正着,这让何莹大感惭惭。勉强百忙之际抬手挥了挥,努力做出几分潇洒姿态,然后……然后就是噗通一声,水花四溅。

    好,何家可是大户来着。何老爷子当年选建庄子时,当然要挑一个清净优美的所在了。武清城有些类似水城,凤水分了一条支脉,正好贯城而过,这临水之地,自然便属于那环境清幽、景宜人的地方了。

    何府的后花园院墙,便是紧临着这贯城而过的凤水支脉。这样既保证了四周的清幽,又同时满足了安全性和隐秘性。何老爷子做梦也想不到,有朝一日自家闺女会从这儿翻墙而出。

    这件事儿充分说明了一个真理:作为一个侠客,踩场子绝对是一件不可轻忽的事儿啊!

    “小姐,小姐,贼!女贼!”红衣小丫头被溅起的水花惊醒,嘎巴合上张的老大的嘴儿,转头向后面的黄衫女子惊恐的叫道。

    黄衫女子睁开眼睛,妙眸微转,却未见什么异常,随即嗔怪的瞪了小丫头一眼,嗔道:“死妮子便是顽皮,又做什么怪?”

    方才的落水声她自然也听到了,却只当自己这个贴身小丫头搞鬼,跟自己嬉闹。

    小丫头急了,小脸涨的通红,使劲的摇着头,指着河中刚刚扑腾着露出头来的何莹道:“不是的不是的,真的有贼,女贼,掉到河里了。”

    黄衫女子一愣,刚要起身去看,却听下面水中一个声音传来:“不是贼,是……咕噜……是侠,咕噜噜……是女侠……咕咕……”

    开玩笑,淹死事小,名节事大!何莹刚冒出头便听到被人说成贼了,心下一急,登时便忘了还身在水中的境地,忙不迭的高声纠正着,却忘了自己那点水性儿实在是不够看,一句话没说完便连连喝了好几口河水下肚。

    黄衫女子这下子也听明白了,真是有人落水了。连忙从舱中走了出来,一边招呼后面的艄公过来救人。

    拽着竹篙狼狈的爬上船头,何莹心下沮丧透了。自个儿这形象实在是糟透了,真是太丢侠的脸了。幸好看见这一幕的只是眼前这两个女子,没有旁人。不然传扬出去,何大小姐还如何做侠呢?

    咳咳的咳嗽着,何莹努力的维持着自己的形象,一边向二女挤出个灿烂的笑容,谢过相救之恩。

    只是她却不知,这幅浑身滴水的惨样,还偏偏要做出洒脱的样子,实在让人忍不住噱。黄衫女子抿着嘴儿憋住,笑着摇摇头,指着舱中让她进去先换身衣裳再说。

    旁边红衣小丫头却是忍不住,咯的笑出声来。随即连忙用小手捂住,露在外面的两只大眼睛却弯成了月牙儿,小肩膀也不停的抖动着。

    黄衫女子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小丫头这才吐了吐舌头,乖巧的引着何莹去了。

    待到两人进了舱中,留在外面的黄纱女子望着河畔一侧的屋舍,纯美的面庞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

    过了老半响,身后声响传来,何莹换了一身月白缀着暗花的襦裙钻出来。

    这裙子是黄衫女子的,她身量跟何莹差不多,何莹穿上后倒也颇为合身。与之前那一身劲装不同,此时的何莹少了几分英武之气,更多出几分女儿家的妩媚气息。

    只是此刻的她,感受着脚下与往日穿惯了的鹿皮快靴不同的绣鞋,手中兀自抓着不肯寸离的宝剑,浑身上下都感到不适,手脚也不知该往哪儿放。

    眼神儿飘忽着,想要如往日那般抱拳行礼,忽然又觉得眼下这一身穿着,做出那般举动委实不太和谐。扭捏一下,终是别扭着做了个敛衽礼,低声道:“多谢小娘子相救之恩,在下……咳咳,小女子乃是本城何家庄何莹,不知小娘子如何称呼?”

    黄衫女子眼底露出莞尔,先是以目光制止了躲在后面的红衣小丫头的偷笑,这才落落大方的敛衽还礼,温言道:“原来是何姑娘,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奴奴京城王泌有礼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