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敌人是谁
    武清街头,苏默也不坐车,只低头慢慢走着,一边默默的思索着来自庞士言那边的消息。[<〔

    身后张悦和徐鹏举二人落后半步,亦步亦趋的跟着。再往后是八健卒和石悦等人,也是赶着车紧紧跟随,一边警惕的注意着四周。

    主家从县衙出来后就一脸的沉重,虽然他们并不知道即将来临什么,但却仍敏锐的感觉到一种压力。这让他们愈的小心起来,生怕出什么意外。

    徐鹏举一脸的纠结,看看苏默,又再看看张悦,心下一阵的烦躁。半响终是忍不住碰了碰身边的张悦,低声道:“我说,到底怎么了,你和苏老大都跟锯了嘴的葫芦似的,忒也憋气了。”

    张悦横了他一眼,想要讥讽几句,但目光在前面的苏默背影上扫过,却又失了兴趣。想了想,这才淡然道:“对头来势汹汹,把默哥儿身边的力量都扫除了。眼下,怕是唯有靠咱们了。岳元帅,你该不会怂了?要是担当不起早说,咱们也不指望你,好过事到临头措手不及。”

    徐鹏举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登时涨红了脸,怒道:“放屁!本小公爷怕过谁?想对付苏老大,只管放马过来,看老子不打的他满脸开花。要我说,原本一个狗屁的芝麻官也顶不了事儿,有本小公爷在,当我魏国公府的牌子是说假的吗?哼!”

    张悦似笑非笑的斜了他一眼,曼声道:“那就好,咱可就指望着岳元帅扛大梁了啊。”

    徐鹏举忿忿的瞪他一眼,心中却也有些不淡定了。想了想,又忍不住低声道:“我说,到底弄清楚没,对头究竟是哪路神仙?这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不是。”

    张悦皱着眉摇摇头,轻叹口气。

    他心中此时也有了些焦躁。虽然相对比徐鹏举和徐光祚二人更多些沉稳,但终究也只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

    此番来武清,说到底不过只是扯着家里的大旗给苏默扎场子,真正要办事儿却是没那能力。和徐鹏举、徐光祚两人一样,除非他们现在承袭了国公的爵位,否则哪有资格插手这等朝中大事儿?别说插手了,就是现在跟在苏默身边,其实都有些不合适的。

    再看看前面仍然一言不的苏默,终于也是忍不住抢上两步,低声道:“哥哥,你可有什么想法?即便是小弟不行,大不了立刻派人回去问家父去讨个主意就是。武清离着京师又不远,最多两三天就能来回。”

    苏默一愣,随即长出了一口气,笑着点点头。伸手拍拍他肩膀,淡然道:“没事,不必那么麻烦,我自有分寸。走,先回去。”说着,招呼石悦将车赶过来,带头上了车。

    张悦和徐鹏举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叹口气,只得也跟着爬了上去。众人加快脚步,不多时便出了东门,往苏府驶去。

    苏默刚才一直沉默不语,其实并不是在愁如何应对这事儿。他思考的是,原本以为敌人肯定就是这个来接任的沈松了。但哪知道,这次不但是武清县令换了人,竟然连一直缺漏的县丞之位也补上了。

    可这么一来,原本明朗的局势顿时又变得扑朔迷离起来。沈松、戴俨,这两个人中究竟哪一个才是敌人?还是说两个人都是?

    苏默不怕战斗,但总要分清楚到底谁是敌人。连敌人都搞不清楚,这还怎么玩?搞不清敌人就冲上去,不说能不能战而胜之,别到时候平白多树立个敌人出来那才叫可笑了。

    而从这两个人的请报上看,沈松似乎没任何背景,属于正常的补缺。

    而那个叫戴俨的人,竟而跟宫里牵扯上了关系,这让苏默心中警铃大盛起来。

    在后世,一提起明朝,大抵最熟悉的便是锦衣卫。可要是最令人惊悚的,却是另一股力量。那就是太监集团的代言人,东厂、西厂和内厂。

    眼下是弘治朝,这个时期,西厂早被取缔。而内厂是由后面的武宗朱厚照设立的,眼下还没影子呢。唯有最老牌的东厂,仍坚挺的存在着。

    苏默对锦衣卫其实并没太多的恐惧,更多的反而是好奇。但是对东厂这个太监集团,可真的是有些悚然了。

    一帮子身心不健全的变态,总是藏身在阴影之中,谋划着种种阴森而又恐怖的勾当,这就是太监给苏默的印象。

    哪怕他知道历史上的怀恩,是太监中极为难得的正面人物,但这仍难以扭转他心里的阴影。

    此时此刻,这个戴俨忽然出现在武清,那是不是说明了背后的烟手,或许跟这些阉货也有关系了?

    对正常人,苏默依仗着知晓大概的历史记载,或许能预判一些可能。可是对本就是非正常的变态,怕是神仙也难猜测到任何端倪。这才是苏默眼下感到为难的地方。

    要应战,先就必须要分清敌我。而如今偏偏情报不全,让他根本无法分析。

    情报啊,想到这儿,苏默忽然眼前一亮。探头出去吩咐一声,令车马掉头,重新返回城中。

    张悦和徐鹏举面面相觑,不知苏默要搞哪一出。苏默笑着摆摆手,道:“带你们去拜访一位朋友。”

    张悦点点头不再多问,徐鹏举却藏不住话,当即便好奇的道:“什么朋友?很厉害吗?”

    苏默脸上露出几分古怪,迟疑了下才道:“何家,武清最少排在前三的大商人。厉害嘛,可以算是。”

    能不算厉害吗?连阚松身后的介绍人都给查了个底儿掉,早上朝中的议事,下午在武清这边就能知道,这要不算厉害,还有什么算厉害的?所以在苏默省悟道需要更多更详细的情报的时候,第一个便想到了何家。

    徐鹏举就撇撇嘴,对于他而言,能称上厉害的唯有跟他一样的武臣勋贵,还得是达到公一级的才行。文官那边,除了内阁和六部的头头们,其他的也不放在眼中。至于说商人,嘁,蝼蚁罢了。最多是有钱的蝼蚁。

    他嘴上不说话,脸上的神却是要多明白就有多明白。苏默歪着头看他,忽然嘿嘿道:“鹏举,似乎很不以为然啊。”

    徐鹏举昂然道:“商人,老大说他们有钱我认。可是厉害,嘿嘿。”

    苏默就点点头,曼声道:“何莹,嗯,就是那个踹了你一脚,又跟我打了一架的女人,就是何家的闺女。嘿嘿,不厉害,一点也不厉害。”

    徐鹏举昂着的脑袋,顿时就如同被人猛的掐住似的。僵了片刻,才一点一点转过来,满是惊恐的看着苏默,嘴巴翕张了几下,似乎想要问些什么。

    苏默很有灵犀的冲他点点头,徐鹏举怪叫一声,起身就要往车下冲。

    那个疯婆子!

    徐鹏举只要想到何莹,就觉得自己肚子仿佛又一阵阵的疼痛传来。再想想昨日所见她跟苏默那一战的情景,不由的腿都点抽筋了。

    天杀的,那手上指甲挥舞着,招招不离头脸上的招呼;脚下翻飞着,次次都奔着下三路去的彪悍,这已经不是厉害,而是恐怖了!

    自个儿死活非要跟着苏老大出来,不就是担心那个疯婆娘今天又跑去苏府疯,连累自己遭了池鱼之殃吗?

    这可倒好,自己躲都躲不及,苏老大竟然还要亲自送上门去。徐鹏举很怀疑,是不是最近精神压力过大,以至苏老大癔症了。

    好,苏老大威武**,能跟那疯婆子对面战斗的级数,确实不是自己这战斗力不过5的渣渣能比的。那么,老大您要去就去,小弟我就不奉陪了。

    他大叫着往下冲,旁边张悦早反应了过来,一把就将他扯了回来。也不理他咒骂尖叫,笑眯眯的道:“我说岳元帅啊,先前不还信誓旦旦的说绝不退缩的吗?这言犹在耳呐,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徐鹏举气急,怒道:“滚犊子的,这完全是两码事儿。放手!张悦你他娘的放手啊!”

    接着又转头可怜巴巴的望向苏默,哀声道:“老大,老大啊,我可是你最亲的小弟,唯一的小弟啊。你不能这样啊,小弟我可没你那本事,实在受不住那疯婆娘的毒手啊。”

    苏默嘿嘿笑着靠过来,用力将他拉过来,将他挤在自己和张悦中间,温柔的安慰道:“鹏举啊,你不都说了老大有本事吗。那有老大在,你怕什么呢对不对?放心,真要有事,老大肯定护着你。那疯婆子要想动你,老大和悦哥儿都会谴责她的。”

    徐鹏举险险没背过气去。谴责她?面对一个疯子,一个神经病,老大你居然说要“谴责”?徐鹏举忽然头次现,自己找了这么一个老大,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车中兄弟三人打打闹闹,不多时便已到了何府门前。徐鹏举看着先下了车的两人都看过来,嘴唇哆嗦了半响,终是无奈跟着爬了下来。

    待到站到地上,看着石悦上前叫门之际,转头恨恨的瞪着两人,咬牙道:“你们…..你们当我真怕她吗?一个娘们而已,反了她了!老子堂堂魏国公世子,那是不屑跟她计较,掉身份。”

    口中说着,但眼见何府大门打开,脚下却是蹭的一转,倏地便闪到了两人身后去了。

    苏默和张悦都是大笑,眼中却都有温暖划过。徐鹏举一番做作,似乎演的似模似样的。但是两人哪个不是人精儿,如何不知道这小子的心思?那其实是看着苏默之前的沉重,这才故意装出来逗苏默开心而已。

    他其实知道自己没本事,帮不了苏默。但却在默默的用自己的方式,希望能尽量为苏默做点事儿。

    什么是兄弟?其实不一定要两肋插刀,也不一定要上刀山下火海什么的。

    便如眼前这般,看似平平淡淡的一番笑闹,看似拙劣的一次自谑,却从中透着让人沉醉的情谊。

    有着这样的兄弟,苏默忽然觉得再无所惧。...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