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再见天机
    武清城外,通往凤水新城的路上,苏默坐在马车上静静的思考着。旁边张悦和徐鹏举也都沉默着,没人说话。

    张悦自是怕打扰了苏默的思路,这才保持沉默。徐鹏举却是纯粹臊的,实在不好意思这会儿开口。

    何府上徐小公爷一番惊天言论,顿时雷的众人天雷滚滚。何晋绅更是哭笑不得,实在不知该如何应答了。

    有了这么一出儿,别说张悦羞的恨不得地上有道缝儿钻下去才好。便是苏默的脸皮,也是火辣辣的大为尴尬。

    摊上这么一个奇葩兄弟,苏默实在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和张悦二人狠狠的瞪了这厮一眼,没奈何,只得起身告辞。好在想问的情报,总算有了眉目,到不至于空跑一趟。

    徐鹏举这时候总算是省悟过来,也知道自个儿说错了话,哪里还敢炸刺儿?只是臊眉耷眼的跟着,灰溜溜的受气小媳妇儿也似。

    何氏父子倒是大度的很,并没计较。笑着挽留了几句,见三人都不肯再留,便笑着亲自送出了门。

    就这样,兄弟三人近乎逃也似的离了何家。如此种种,俱都是拜他徐鹏举所赐,这让徐小公爷如何好意思张口?

    一路上张悦不知看了他多少眼,实在搞不懂这货脑子里究竟装了些什么。换做以前,张悦绝对要狠狠的讥讽他一番不可。只是有了先前徐鹏举扮小丑逗苏默的那出,却也让张悦真的接受了他。此时虽是心中羞恼,却也不再如以前那般对他了。

    而苏默一直沉静的不说话,却不是因为徐鹏举的无厘头。他一直在思索的,却是刚才将要出门之际,何言忽然凑过来低声说的一句话。

    “其实关西和陇西并不算远。”

    就是这么一句,让苏默登时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陇西,陇西是哪儿?那是曾举荐前武清县丞阚松的官员,全家被人灭门的地儿。

    而关西,那个沈松不是说就是关西人吗?何言忽然悄悄的加上这么一句,等若是暗示苏默,这个沈松很可能跟那个阚松有关联。

    先前何晋绅并没有说起这事儿,自然是不愿在张悦和徐鹏举面前露出手尾。毕竟,斩杀阚松的事儿,双方都明确达成了保密的协定。那如今由何言以暗语的方式告知,便也是题中应有之义了。

    那个阚松当日便身份神秘,身后更有数个亡命之徒相助,直到如今,连何家都没能查到任何端倪。这帮人的来历和目的,实在是让人想想就不寒而栗。

    而今,疑似和阚松有关联的沈松,忽然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武清,那也就表明,很可能这次的敌人不是来自原本怀疑的那个田钰,而是另有其人。

    又或者是其中一方借势而为,甚至是两方原本就是一伙的。这里面的局势,越发的模糊不清起来了。

    外面传来石悦的吆喝声,苏默长长吐出口气,头疼的揉揉脑袋,挑开车帘去看,却见已然到了。车子此时正顺着大门进了院子,随后有下人将门关好。

    罢了,搞不清的事儿就先放下。以那些人的狠戾,这事儿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总会再出手。到时候,便也就有了抓住他们尾巴的机会。眼下,好歹算是初步搞明白了敌手,不会像之前那般连敌人是哪个都摸不着了。

    下了车,徐光祚早已迎了上来。目光询问般的看向张悦,张悦苦笑了笑,随即点点头。待到转头看向徐鹏举时,徐鹏举却一低头,逃也似的一言不发的窜回来房里,呯的一声关上门不露面了。

    徐光祚看的一阵的惊讶,徐鹏举的表现简直完全颠覆了他一直以来对他的了解。

    颇为费解的看向张悦,张悦叹口气,轻轻一拉他,示意他别问了,这才向苏默告退。

    苏默也是苦笑,点了点头,随即又迟疑着道:“都是自家兄弟……”

    张悦展颜一笑,点头道:“弟晓得。”

    苏默便不再说,目送着两人低声嘀咕着走了,这才转身往后院而回。

    将将走到后院拱门,里面福伯转了出来,凑过来低声道:“公子,他来了。”

    苏默眼神一亮,随即又看向福伯。福伯会意,笑道:“公子放心,老奴安排他在书房里等着,并无人看见。”

    苏默满意的点点头,向他摆摆手,大步穿房过户,直往书房中而来。

    待得进了门,将门关好,梁上一声轻响,天机道人已是飘落身前,恭敬的向苏默稽首行礼,口称:“苏师。”

    苏默微微颔首,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示意他坐下说话。自己转到案桌后面,在主位上坐了。

    待到苏默坐下,天机这才也往椅子上坐了。外面传来叩门声,福伯托着茶盏亲自送了进来,又对苏默点点头,这才转身出去,就往门前一侧坐了亲自守住门口。

    房里,苏默请了茶,这才长长吐出口气,望向天机道:“这些日子不见了,你们那边准备的如何了?”

    天机闻听问起这个,脸上露出苦恼的神色,叹息道:“不行,苏师给出的船样,倒是不少老船师看过了,都说除非能找到当年给三宝太监造宝船的大匠们才成。如果只靠着他们一点一点摸索,什么时候成事,委实是说不好。弟子师门长辈也是心焦不已,此次听闻苏师相招,也嘱咐弟子问问苏师,可有什么法子解决。”

    苏默皱皱眉,当时天机等人傻乎乎的一门脑袋的就想出海,结果苏默听说他们就想凭着现在行驶在江河上的小船去出海,差点没笑的背过气去。

    最后,终于还是给他们按照记忆中一些海船的样式,给他们大体描绘出了图样,嘱咐他们寻找船师,重新打造新的海船。

    苏默给出的海船图纸,其实不过就是将平底船改为尖底船,将硬帆改为软帆,并添加了三角帆等等诸如此类的东西。毕竟苏默也只是个半吊子,哪里又懂得什么造船。

    只不过他记忆中的那些船,都是后世记载的经过了海浪考验的,虽然不知其所以然,但知其然也就够了。总比道门这帮傻帽,驾驶着河船江船就冲进大海要靠谱的多。

    只是他哪里知道,不说别的,单只一个平底船改尖底船,就涉及到了造船业中最伟大的改革——龙骨,并且由此延伸出水密舱、隔离舱的高等概念。这种跨世纪的工业技术,岂是看几眼就能立马实现的?便只这一样技术,就让众多船师挠头了。

    此时听天机说来,苏默自己也没好办法,皱眉苦思了半响,才猛然想起,这个时代,似乎那些西班牙人已经运用了龙骨技术。想及此,又顺带记起了另一件事儿,便开口问道:“上次你说卖你仙果的那个弗朗机人找到了吗?如果能找到他们,他们手里应该就有尖底船相关的技术。”

    天机一愣,随即大喜,点头道:“弗朗机人吗?那就好办了。上回那人一直未见,不过这难不住咱们。大不了让门人多往沿海走走,弗朗机人那边多的是,随便抓几个回来便是,不信他们能顶得住我道门的手段。”

    苏默听的眼眶子一阵猛跳。你妹的,这究竟是出家人还是土匪啊?张嘴就是抓人,闭口就是拷问,我擦,一帮子野蛮人!

    天机却毫没意识到自己被鄙视了,既然从苏默这儿得到了答案,心情大好,当即向苏默道:“不知苏师此次招弟子前来,是为何事?”

    苏默闻听,脸色一沉,哼道:“上次让你们做的事儿,你们手尾没处理好,已然被人发觉了。”

    天机神色一凛,随即目中闪出奇光,轻声道:“不知是发觉的是什么人?苏师且休怒,此事弟子必定给苏师一个交代,保证绝不会再出岔子。”

    苏默这叫一个无语啊,再次确定这帮孙子绝不是什么良善的出家人,就是他娘的一帮子土匪。

    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干啥,要去灭口?拉倒吧你们。行了,那发现的人算是我的朋友,倒是暂时不会出什么事儿,你们留下的手尾也都处理干净了,这事儿就算完结了。”

    天机神色稍缓,随即露出几分惭惭之色。好在是苏师的友人发现了,这要是被其他人发觉,怕是真说不定给苏师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正松口气之际,却听苏默冰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天机赶忙收敛心神听着,随后,那眼神中便又再次闪烁起危险的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