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自救
    天机在苏默书房里一直待到快要夜了,才又悄无声息的走了。从头到尾,除了楚玉山和福伯外,庄子里再无第三个人察觉。

    这次苏默身上引发的危机,其源头就是因为道门,被人说成是和道门勾结。故而,苏默这次特意的嘱咐过出去联络天机的楚玉山,不得将此事泄露片言只字。

    而在庄子里,便只告诉了福伯一人。福伯本是英国公府的人,见多识广,应对老道,更是苏默如今最信任的人之一。有这两人帮着联系接应天机,已然将泄露的可能降至最低点。

    这次苏默给天机安排的任务比较多。首先就是潜入京中,秘密调查那个田成安生前都和什么人有过来往。

    虽然这田成安人已经死了,但他背后的指使人却还活着,无论能不能查到,苏默都要去试着查一查。

    英国公府势力大归大,但所谓蛇有蛇路、鼠有鼠道,道门中人的着手处,又跟英国公府不同。

    英国公府涉及不到的,道门却能涉及到。两方同时发力,即便是再有遗漏,却也不多了。

    如此一来,任凭那人再如何狡猾,手脚再如何小心,总也能查出些端倪来。

    还有就是田钰。天机本人也见过田钰,只要是田钰真的藏在京城中,除非别让天机碰到,不然铁定让他跑不掉。

    除了田钰和田成安这两个人外,苏默让天机也顺便查一下那个李兆先。这位内阁次辅的儿子,无缘无故的对自己抱有敌意,苏默觉得有必要搞搞清楚才是。那毕竟是当朝大佬的背景,苏默可不想稀里糊涂的招惹到这么一位敌人。

    京城里要查的事儿就是这么多,但除此之外,苏默也将陇西的事儿大体讲了一下,又把这次来武清补缺的沈松介绍了下,让天机带话给道门,悄悄的查一查这两个地儿。

    当然,对于这个沈松的猜测,苏默也没瞒着,一并和天机说了。天机越听越是震惊,万没想到这位苏师不声不响的闹腾出这么大的场面,人还在武清没动,这祸不单单闹到了京师天子驾前,甚至都还闯到了关陇一带去了。

    这事儿要是发生在西红柿事件之前,天机老道那绝对是有多远跑多远,离着苏默这个祸源远远的。

    可是如今,且不说苏默关乎着道门远洋海外,寻找天地奇果的大业,更是对于道门中人日后的修炼,近乎于指路明灯的地位了。这种情况下,居然有人想要谋害苏默,这简直是要挖道门的根啊。

    挖一个门派的根基?妹的!不用说了,这就是不共戴天的死仇!查,一定要查清楚!杀!查出一个杀一个,绝不容情!

    天机道人是带着凛凛怒火走的。可怜的老道,早已经被苏默忽悠成了铁杆的粉丝了。听着苏师竟然面临着这么多的危机,焦虑之下,甚至都想着回去劝说师门先放一放出海的事儿,把苏师这边的麻烦解决了再说。

    倒是苏默劝住了他,不过却要求道门派出几个高手过来,脱下道袍以普通人的身份进入苏府。一来可以近身保护苏默的安全;二来,却是源自那天的灵机一动,为了后面武学的开办提前准备师资力量。

    对于这一点,天机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并且告诉苏默,也不必假装什么普通人,直接让过来的人还俗就是。道门的精义在内而不在外,表面上是道人还是普通人没差。

    这番冠冕堂皇的话,愈发让苏默肯定下来,这帮孙子绝对是伪出家人,山寨的!

    有了白天掌握的情况,又有了道门的暗手,苏默觉得总算是能缓口气了。这才吹了灯,回房安歇了。

    第二天,一如既往的活动洗漱之后,苏默再次吩咐套车,准备往城里去。

    这次,仍是张悦跟着他。徐鹏举也不知是因为昨天的事儿不好意思了,还是经过去了何府感觉对何莹有了抵抗的资本了,总之,这次没闹着非要跟去,乖乖的留在家里坐镇。

    徐光祚倒是问了问,要不要他也跟着去。苏默果断表示不必。他又不是去跟谁打架,带着张悦是因为张悦遇事沉稳,有个人商量着更妥善些。

    今天苏默直接来了墨韵书坊。一见到张文墨,张文墨却满脸惶急的一把扯住他就往里面走,一边走一边急道:“我说讷言,你也忒大胆了。都这个时候了,怎的还往这城里来?”

    苏默笑了,和张悦对视一眼,笑问道:“这什么时候了?我怎么就不能来城里了?”

    张文墨急的跳脚,冒火道:“你还瞒我!有人在御前死谏,弹劾你蛊惑人心、图谋不轨,圣上下旨锦衣卫来武清彻查。这个时候,怕是快要到你家门口了吧。你不赶紧找门路自救,却还四处闲晃,你你你…….唉!”

    苏默不说话,只拿眼上下左右的看他,看的张文墨莫名其妙,怒道:“苏讷言,我跟你说的,你到底听明白没有?往我这儿看些甚?”

    苏默笑了,问道:“文墨兄,你这是从张老爷子那儿听到的信儿吧。”

    张文墨一愣,微一迟疑,随即坦然点头道:“正是。”

    苏默又道:“那我猜,张老爷子告诉你这些,应该是让你离我远一些,最好是能跟我划清界限对吧。”

    张文墨一窒,沉默了一下,这才慢慢抬起头看着苏默,沉声道:“张某不才,如今虽沦落到以商为生,但终归也是读圣贤书的。孟子曰,舍身取义。别人我不知道,但是你苏讷言对某有提携之恩,某又岂能效那忘恩之辈,行那负义之举?苏讷言,你是不是不信我?若是,那请吧,张某本就是但求心安而已,却不须舍了自己的节气。”

    说罢,袖子一甩,便要送客。

    苏默笑了,看看旁边张悦,张悦也笑,点头道:“是好朋友。”

    见张文墨面现疑惑,苏默便上前拍拍他肩膀,笑道:“文墨兄,默此番前来,便是为了求救的。文墨兄可肯助我?”

    张文墨嗔目结舌,半响苦笑道:“讷言,你是不是太高抬我了?我区区一个落魄文生,甚至这点营生都还是靠你指点搞起来的,又何来的本事救你?啊,我明白了,你可是需要银钱用度?罢了罢了,这书坊本就是靠你起家的,如今便散尽了也是因果。你且等着,某这便去筹措周转,只是怕是没多少,我估摸着,最多也就是三五百两的样子,再多我也没办法了。”

    苏默上前扯住他,笑道:“文墨兄别急,默此次来却不是借钱的,是真的要求兄救命的。”

    张文墨快哭了,跺脚叹道:“你说你说,究竟要怎的。”

    苏默笑着上前,靠近他耳边低低说了起来。半响,张文墨一脸的古怪之色,呐呐的道:“这……这能行吗?”

    苏默笑道:“摆脱,能把最后那个吗字去掉吗?你何曾见我做过没谱儿的事儿?就这样吧,只要你能把这事儿做好,便等若是帮了我天大的忙了。”

    张文墨皱眉苦思半响,终是点头应下,叹道:“也罢,事到如今,你说怎的就怎的吧。放心好了,这事儿我一定做好就是,只望你的法子真的有用。”说着,苦着脸拱拱手去了。

    苏默和张悦相视一笑,转身出了书坊,往四海楼走去。

    张悦脸上也有些迟疑,走了一会儿,终是忍不住问道:“哥哥,你这……真能行?”

    苏默傲然一笑,却不说话。张悦眼中闪过敬佩之色,也不再多问,只默默的跟着走着。

    待到了四海楼,孙四海将两人迎了进去。到了后面房中,孙四海这才露出凝重之色,道:“公子,咱们接到的消息晚了些。如今最先报回来的消息,只是确认了锦衣卫那边三日前便出了城。先头的探子早就进了武清,似乎正在四处搜集消息。指挥使牟斌必然也早到了,却并未去县衙,而是往城外兵马司驻跸。至于徐阁老和大学正,也于昨日出了京,随行车马极多,但行程很慢,截止昨晚,大队宿于武清城东百二十里处的落霞山。至今没有再往前走的迹象,不知为何。”

    他说到这儿顿住,张悦面上露出惊讶之色,转头望着苏默,怎么也没想到,苏默竟然早安排了这么多事儿。话说这几天两人几乎形影不离,他却完全没发现苏默一丁点的动作。

    苏默冲他笑了笑,摇头道:“悦弟不必惊疑,这些事儿我一早就安排下去了,不过当时就是防患于未然,并没想着明确探查什么。直到那日你们过来后,我才让孙掌柜的再次派出人手,将目标确定。只是还是仓促了些,现在能得到这些情报,其实全是之前有所准备的结果。”

    张悦这才恍然,但心中对苏默的敬服更加了几分。能在任何事没发生的时候,就提前防患未然的做出预防,单只这份心思、谨慎,就显露出苏默与众不同的一面。

    苏默跟张悦简单解释了一番,这才转头对孙四海道:“你们做的不错。嗯,待会儿你办这么一件事儿……”

    他如此这般的一通吩咐,孙四海越听越是迷惑,待到听完,看着苏默,却见苏默只是点点头,却并没多解释的意思,只得闷闷的应了,随后恭送两人出了门。

    刚到门口,便见远处一骑飞速驰来,待到近前见了苏默众人,甩鞍下马上前禀道:“公子,有个自称公子亲戚的人登门拜访,请公子速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