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恩盟
    “呵呵,这位想必就是苏默苏讷言兄了?在下二人来的冒昧,还请苏兄莫怪。”蒋正深深的看了退下去的徐光祚一眼,转向苏默笑呵呵的抱拳见礼。

    苏默连忙抱拳还礼,亦笑道:“岂敢岂敢,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蒋兄与丹公子看得起苏默,苏默只有欢喜,哪有见怪之理?坐,快请坐下说话。玉山,换新茶。”

    肃手请两人重新落座,又唤来楚玉山上茶。待新茶换上,几人端起茶盏喝了,苏默这才看向两人,笑道:“蒋兄莫怪,苏默有个疑惑,实在是不问不快。”

    蒋正微微一笑,点头道:“是亲戚的事儿吧。”

    苏默笑着点点头,道:“还是那句话,不知者不罪。苏默实在愚昧,着实不知与二位兄台这亲戚二字的来由,还望兄台为我解惑。”

    蒋正哈哈一笑,上下打量他几眼,这才慢悠悠的道:“苏兄弟不必多心,蒋某既说了是亲戚,那便定然是亲戚的。只不过嘛。”说到这儿,他顿了顿,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苏默眼睛微微眯了眯,也不着恼,拱拱手道:“不过什么?蒋兄有言直说就是。”

    蒋正哈的一声,点头道:“只不过眼下算的是亲戚,但日后是不是真能成为亲戚,却不是蒋某能说的准了。”

    苏默挑了挑眉,心下既有些不乐,也立时起了警惕。这蒋正说话之际,隐隐有种高高在上的傲气,仿佛苏默能成为他的亲戚简直就是一种高攀似的。

    但是既然先前有徐光祚接待了他,他便应该清楚了徐光祚的身份。而且从他刚才进门时看张悦的神情,那么张悦的身份想必也不会不知道。

    既然如此,能在两个国公世子的面前,仍然对自己露出这种傲然的神情,此人的身份背景只怕绝不简单。

    心中如电般转动着,面上却并不露出丝毫。才待开口说话,冷不防旁边早恼了一位。谁?魏国公世子,徐鹏举徐小公爷!

    他喵的,徐小公爷是什么人啊?那是南京城里的一哥,应天府的小霸王,用鼻孔看人的祖宗!

    傲?在大明朝小一辈中,除了皇子公主外,谁敢傲过徐鹏举徐小公爷?这王八蛋拽的二五八似的,作死吗?

    “我呸!你他娘的什么玩意儿啊,在爷们面前装大尾巴狼。还亲戚?还不知道日后能不能真成了亲戚?我他妈吐你一脸!你丫有那资格吗?说,把你的来头说来听听。你爹什么人,或者你爷爷是什么人。又或者,你娘是哪位公主郡主之类的?家里几口人啊,有多大地儿多少银钱啊?且瞅瞅能不能把爷吓趴咯!”

    徐鹏举歪着脑袋斜着眼,二郎腿儿点着地,一抖一抖的,那模样让人看着就想一脚踹过去,这遭人恨的。

    苏默微微张了张口,脑子里不自觉的就忽然想起了后世一个经典的台词:说,家里几口人,房后几亩地,地里几头牛……

    这尼玛,整个一小六儿嘛。苏默很想问问,同志哥,哪年穿来的啊?

    显然,苏默没这机会了。因为随着徐鹏举这一发作,对面两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了。

    那位从始至终没说话的丹公子,此刻眉头微微蹙起,目光中原本温和之色瞬间转为一种厌恶。冷冷的看了徐鹏举一眼,顺带着看向苏默的眼神中,也透出几分漠然。

    而蒋正却是面色猛然涨红,随即转青,胸膛急剧的起伏着,两眼狠狠的瞪着徐鹏举,两手握拳,全身紧绷,似乎下一刻便要扑了过去一般。

    徐鹏举恍若未见,仍是那副找揍的嘴脸。旁边徐光祚和张悦却是暗暗戒备,紧紧的盯着对方。

    他二人和徐鹏举不同,两人都是真正的武人,蒋正此刻浑身的气机让二人都是心中惊凛。这种气机绝不是普通人能有的,那是真正沙场上杀过人才能出现的。

    苏默初时也没反应过来。但他何等机敏,张悦和徐光祚的紧张瞬间便让他感知到了,目光猛然迎向蒋正,开口正要说话,却见旁边那位丹公子忽然抬手按在蒋正胳膊上,开口道:“苏公子,向来听闻公子诗词双绝、才华过人,乃是我辈读书人中的翘楚。即为读书人,亦当知礼守礼,而方才令友之言,岂非太过?”

    他忽然开口,语声清朗明脆,有股说不出的韵味。便如同深山之中,忽闻泉水明溅;又似铃铛悬于窗口,在风中轻摇。

    苏默猛地一怔,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目光在他身上巡梭几下,这才抱拳淡然道:“丹公子见谅,我这兄弟性子直爽,说话不会转弯,有得罪处,还望海涵。”

    丹公子两道细细的眉毛顿时就是一挑,面上不虞之色愈浓。他如何听不出苏默的意思?性子直爽,说话不会转弯,这岂不就是说他兄弟没错了?这人如此骄狂,似乎与原先想象中的温润如玉大不一样啊。

    他心中想着,不知又想到了什么,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一时间似乎神思不属,连当前的场面都忽略了。

    旁边蒋正被他按住,此时也终于省悟过来。只是压根没去理会苏默话中的含义,只是眼神如刀的瞪着徐鹏举,嘿然道:“蒋某小人物一个,不值一提。却不知你这厮又是什么大人物,难不成还比两位小国公更金贵了?”

    徐鹏举这会儿也察觉了几个兄弟的异状,只是他嚣张惯了,虽心下觉得有些不妥,但面上却是不肯怯了。闻言嘴一撇,昂然道:“小子,你这话还真说着了。听好了,爷乃是南京魏国公世子,徐鹏举的便是。是不是比他两个不好说,但比你肯定是金贵百倍。孙子,怎么着,你还想跟爷练练不成?”

    口中说着,眼神儿却不觉的往厅外瞄去。八健卒呢?他喵的,早知道,就该一回来就先把八健卒叫来护驾才对。

    他这色厉内荏,心中发虚,对面蒋正听到他的自报家门后,却忽然一怔,眼中眸子猛地就是一缩,脸上震惊之色一闪而过。

    怎的又是一位小国公,还是南京魏国公!先前接待自己二人时,被忽然蹦出来的定国公世子就震了一下,这会儿竟然连魏国公都出来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只有英国公站在这苏默身后吗?

    而如今竟然一连出来三位国公搀和这事儿,而且还都是国朝一等一的国公,既如此,自家这边还冒什么头儿?这不是画蛇添足吗?

    他心中暗暗想着,脸上不由露出悻悻之色。

    他这边怂了,徐鹏举却是看的分明,登时心下大定,不由的趾高气昂起来,便要乘胜追击。

    旁边苏默赶忙递个眼色给张悦,张悦明了,伸手将徐鹏举一把扯住,低声说了几句,徐鹏举这才悻悻坐下,不再多言。

    苏默呵呵一笑,将冷场打破,对蒋正笑道:“蒋兄大人大量,莫跟我那兄弟计较。不过还要烦劳蒋兄解释一下,方才那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小弟实在愚鲁,真的猜不透啊。”

    蒋正一张烟脸膛涨红,眼神儿往旁边的丹公子瞄去。却见丹公子兀自紧蹙眉头,似乎压根就没关注这边。

    无奈之余,只得一摆手,闷声道:“算了,这个……我也说不清。以后你自然明白。得得,咱们这次过来,其实是给你带个话儿。此次这事儿如果真的抗不过,就立马准备走人,别傻乎乎的死等。嗯,这个给你,到时候你只管往大同那边去,到了地儿出示这个牌子,自有人帮你安排。”说着,从袖中摸出个牌子递了过来。

    苏默听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见他不肯明说,却也明白对方似乎并无恶意。伸手将那牌子接过,低头仔细观看。

    这个牌子是一面玉牌,触手温润,显然是一块上好美玉雕成。牌子一面刻着图案,似乎是个圆月。圆月四周祥云缭绕,下面却是两把剑交叉着。

    牌子后面只有一个字,是个篆体字。苏默眯着眼看了又看,最后确定自己确实不认识。

    那字就好像是一个人顶了俩脑袋的抽象画似的,苏默壮着胆子猜,会不会是武则天自创的那个“曌”字呢?

    堂堂武清小才子、又是作诗又是作词的小苏相公,居然不认字儿?苏默斜着眼瞅蒋正,这丫的该不会是在鹏举那儿碰了钉子,想在老子这儿找平衡呢吧。

    这么一想,心下登时不爽。装模作样的捏了捏玉牌,冲蒋正扬了扬,撇嘴道:“什么意思?”

    蒋正哪里想到自己又把这主儿得罪了,闻言解释道:“这是我恩盟的令牌。我恩盟成立虽然时间不长,但还是有些力量的。你此番被朝廷问罪,不过是被人牵连而已。我家……嗯,我家盟主敬佩你的才学,又和你有些渊源,这才让咱们拿了这令牌给你。你放心,只要到了大同那边,便是天子的旨意也不如咱们这牌子管用,绝对保的你平安就是。”

    苏默这才恍然,猜着那个字大概是个“盟”字。只是随即反应过来,失声道:“你们这是让我跑路?”

    蒋正一呆,不过一想,这跑路二字倒是形象,便点点头,语重心长的道:“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大丈夫立于世,不可拘泥迂腐。苏公子既有大才,更当留有用之身,便以后不能进身仕途,不也还得为了家人吗?”

    苏默一阵的无语。感情这还没开战,已经有人觉得自己没任何胜算了。现在这连后路都给安排好了,心意虽好,可自己看上去真就这么没用?

    心中碎碎念着,正想即兴发挥几句,表示一下自己的威武不能屈啥的,旁边一直未说话的张悦忽然出声道:“蒋兄,不知你可认识蒋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