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谋反吗
    张悦猛不丁问出这句话,众人都是一愣。苏默也狐疑的看向他,张悦却是理都不理,只定定的看着蒋正。

    蒋正眼中精光一闪,目光看了众人一眼,这才对着张悦一笑,道:“蒋大人德高望重,手掌重兵,又有几人不识他老人家的?呵呵,张小公爷这却是问的多余了。”

    他这话似乎是回答了,但想想却是根本没回答。张悦目中奇光闪现,还待再问,蒋正却摆摆手,笑道:“好了,在下此来的任务完成了,也该告辞了。”

    说罢,也不理会张悦,起身对还在发愣的丹公子唤道:“咳咳,那个,丹公子!咱们该走了。”

    丹公子一惊,抬起头迷茫的看看四周,忽然猛省,白皙的脸庞上现出几丝红晕,跟着站起身来。瞄瞄苏默,转头向蒋正问道:“完事儿了?那个东西……”

    蒋正含笑点点头:“放心,苏公子收下了。该交代的,我也都交代清楚了,误不了事儿。”

    丹公子点点头,忽然又看向苏默,道:“苏公子,那童话的曲子,确是你所作?”

    苏默一呆,想不通怎么忽然又跳到这个问题上,但是随即点点头,表示确认。

    丹公子歪着头想了想,又道:“那,之后你是不是还有别的曲子?”

    苏默心中的古怪更甚,目光一个劲儿在他身上盘旋,却仍是点头道:“不错,是还有几首。丹公子有何指教?”

    丹公子面上露出喜色,直接将手伸过去,道:“如此甚好,都给我吧,我家……咳咳,这些东西,对帮助你这次脱难有大用,想必公子应不会吝啬吧。”

    苏默眼睛盯着身前这个手掌,眼中终于露出几分笑意。随即抬眼瞄了瞄丹公子,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气来。

    丹公子忽然觉得这个苏公子的眼神让他极不舒服,就好像自己在他面前,浑身光溜溜的被看了个通透,连衣物都没穿似的。

    这种感觉让他大觉羞怒。狠狠的瞪了苏默一眼,咬牙道:“你在看什么?曲谱呢,还不拿来!”口中说着,那手却不自觉的收了回去,缩在衣袖中,再不肯露出来。

    苏默眼中的笑意更浓,哈哈大笑道:“给,给,这就给。”口中说着,又唤来楚玉山,低声吩咐了几句。

    楚玉山惊讶的瞄了丹公子一眼,躬身应是而去。丹公子面上红霞更甚,只觉得楚玉山临去那眼神颇是古怪,似乎是惊奇,又似乎是期许,隐隐还带着几分尊敬。

    这让丹公子更莫名的有些不堪,转身便往外走去。一边走边道:“咱们在门外等吧,蒋兄,走了。”

    蒋正啊了一声,冲着张悦几个拱拱手,连忙跟了上去。

    苏默面带微笑,也跟着送了出来。待到到了门口,楚玉山已取了谱子过来。

    苏默伸手接过,上前一步递给丹公子,忽然压低声音,低低说了一句什么。

    丹公子“啊”的一声,随即满面通红,狠狠瞪了苏默一眼,跺跺脚转身就走。

    蒋正面色古怪的看了苏默一眼,匆匆冲几人抱抱拳,便即转身赶了上去。身后,苏默纵声大笑,丹公子身形似乎一个踉跄,但随即脚下更快,只不多时,便走的不见了影子。

    旁边徐鹏举一脸的迷茫,扯着回身往里走,却仍笑着的苏默问道:“老大,你笑什么啊?”

    苏默被问,笑的更欢,转头看看徐光祚和张悦,摇头道:“悦弟、三儿,你们知道不?”

    徐光祚面无表情,木然不语。除了武功之外,实在很难有什么东西能让徐小公爷上心的。苏默这算是问道于盲,徐小公爷回答都懒得回答。

    张悦却是若有所思,轻声道:“哥哥笑什么弟不知,不过我却知道,那个蒋正,绝对跟蒋兴或者蒋斌有关系。”

    苏默一愣,收住笑皱眉道:“悦弟所言的蒋兴又是什么人?”

    张悦抬头看看四周,见无人关注,这才扯着苏默继续往里走,一边道:“蒋兴,京都十二卫指挥俭事;其次子蒋斌,授都指挥同知。父子二人同在一军,还是在十二卫这种地方,其圣眷之隆可想而知。这且不说,哥哥可知道蒋兴的长子蒋斅吗?”

    苏默瞠目,摇头道:“我怎会知道。别说你说的这个蒋斅了,便是那个蒋兴和蒋斌,我也是才听你说了。怎的,这蒋家有什么不对吗?”

    张悦神色凝重的摇摇头,沉思一会儿,又道:“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不对。不过,我总感觉有些古怪。嗯,那个蒋斅,也就是蒋兴的长子,其女乃是兴王正妃。兴王乃是先帝第四子,素有贤名,且极有才名。”说罢,眉头蹙的更紧起来。

    苏默听的一头雾水,还是想不明白这有什么不对的。但是转念间灵光一闪,猛然失声道:“你是说……”

    张悦脚下一顿,抬头看看他,面色凝重的轻轻点点头。

    苏默面色也顿时阴沉了下来。旁边徐光祚仍是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徐鹏举却是抓耳挠腮,完全不懂二人在说什么。他更想知道的是,苏老大方才究竟笑什么,跟那个丹公子最后又说了什么。有心打断两人哑谜,要问个清楚,但见二人都是神色凝重,终还是使劲忍住了。

    苏默也是刚刚才意识到了里面的蹊跷。

    那个什么蒋兴蒋斌的倒没什么,但是那个蒋斅之女既然是兴王妃,那蒋家便等于是皇亲国戚了。

    一个皇亲国戚,地位何等高贵,又怎么会来关注他一个小小的蒙童?更不要说提前送他令牌,为他安排退路了。

    皇帝的亲弟弟,还素有贤名,又有才。而今听说皇帝的身体似乎也不太好,这种种的种种,后世影视之中不知上演过多少遍了。苏默虽没有多少政治智慧,但经过了那么多的影视熏陶,又岂能一点联想没有?

    虽然说历史上正德继位的很顺利,没听说过什么波折。但那终究是后人编撰的历史不是?真实的历史,又有谁能肯定?

    不说别的,只说一个堂堂皇亲国戚,主动来帮助自己一个小小蒙童这事儿本身,就充满了怪异,由不得苏默不多想。想必张悦神色凝重,也定然是想到了这方面。

    想明白这点,又想到张悦说的蒋兴是十二卫的指挥俭事,其次子是十二卫的指挥同知。京都十二卫啊,那可是京都最近也是最大的军事力量啊。

    这老爹和弟弟掌握着京都最大的军事力量,作为女婿的兴王自身又是有名的才子、贤王。苏默瞬间脑子里便是各种夺嫡争位的片段上演,不由的激灵灵打个冷颤。

    尼玛,这是他现在可以参与的吗?就他目前这小胳膊小腿儿的,别说参与了,就是稍稍沾点边都会立刻变成灰灰啊。自个儿眼下一屁股的麻烦还没解决,怎么就忽然给牵扯上这种操蛋事儿了呢?

    苏默简直想要哭了。这他喵的还让不让人活了?这万恶的旧社会啊!

    苏默忽然头一回有了深深的后悔和渴望。他后悔这该死的穿越了,他渴望回到光明的二十一世纪。

    一直到几人重新回到屋里坐下,张悦见苏默也是一脸的沉重,才勉强笑笑,安慰道:“哥哥也勿须多虑,毕竟那厮也没亲口承认不是。或许真是小弟多想了。”

    苏默使劲翻个白眼,那厮的不承认跟承认有区别吗?杀头的时候,皇帝老子可不会听这些。自个儿得多冤啊?这尼玛窦娥完全不够看啊。

    “可他也没不承认不是?”苏默叹口气道,张悦默然。

    想了想,苏默又道:“你怎么看出来这个蒋正和蒋家有关系的?天下姓蒋的多了,不一定都跟那个蒋家有关系吧。”

    张悦苦笑,道:“小弟岂会那般牵强?这个蒋正虽做文人打扮,但其一身行走坐立,皆带着行伍之气。而且他的面容,小弟隐隐有种熟悉感。能让小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的,必然是京中之人。而又带着行伍之气,还姓蒋,小弟岂能不往那方面猜?果然一诈就露了,他避而不答就等若是答案了。现在就是不知,他在蒋家是什么角色,这次来究竟是代表了蒋家还是他自己。如是后者,自然一切无妨。但若是前者……”

    说到这儿,他猛地打住了话头,脸上露出深深的忧虑。

    苏默脸颊微微抽搐,一时也是不知说什么好。旁边徐鹏举再也忍不住,不由的出声问起,这次连徐光祚都露出了探寻的目光。

    张悦看看苏默,见他没有拦阻的意思,便小声的跟徐鹏举和徐光祚二人解释起来。待到说完,徐光祚目中寒光大盛,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而徐鹏举也是面无人色,心中大叫着“他要造反”,嘴上却是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这事儿实在太大了,大到徐小公爷完全担不起的程度。不对,根本谈不上担不担得起,而是压根就完全没资格去沾边。

    这个就太吓人吧,自个儿这是什么运气啊?不就是想追个青楼女子吗?这怎么的就搞出个这么大的场面来?

    徐鹏举这会儿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从怀里把那方玉牌摸出来,苏默翻转着看着,努力让自己的心绪平复下来。

    事儿已经出了,这会儿再害怕什么的完全是无用功。有问题便要想法解决问题才是。

    从面上看,蒋家其实就是代表了兴王。那现在分析下,兴王有名有才有钱,而且不但已经掌握了极强的军事力量,从手中这面牌子来看,还掌握着一股很隐秘的力量。而这股力量,就在大同。

    大同是哪儿?那是大明的军镇,属于边塞。自古以来,边军大多都强于中央军。这是地域只能决定了的,边军不强,国家早被外族破灭了。也就是说,兴王其实不但掌握了中央军,还控制了边军。就算不能说控制了所有的边军,但至少算是掌握了一部分。

    既然如此,那么他又有什么需要,来笼络自己这个小小的县蒙童呢?这完全说不通啊。

    心中如电般飞快的转动着,待到想到这个问题时,苏默猛然省悟过来。

    “这事儿,或许不像咱们想的那样。”他一边思索着,一边开口慢慢说道。

    张悦等人精神不由一振,齐齐将目光看向他。几人再如何出身名门,也绝不想被牵扯到这种事儿中。如今听说似乎不是那么码子事儿,如何能不惊喜。

    苏默目光在几人面上一转,将自己的推断说了出来。几人越听越觉得有道理,都是不由心下大松。

    虽说这事儿里面仍然有着诸多不通诡异之处,但至少看来,似乎跟谋反靠不上。或者说,他们涉及到的事儿,暂时跟谋反靠不上。那么,这就是最好的结果。至于其他的,跟哥们有关系吗?

    众人都回了魂,徐鹏举忽然又想起先前的问题,当即便问了出来。

    苏默听他问起这个,脸上不由露出笑容,笑道:“那个丹公子,是个妞儿。她……咦?对了!”他说到一半,猛然想到了什么,当即目光一亮,拍掌站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