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微澜
    哥几个被刚刚发生的事儿都闹的心里不定,好容易听得苏默的分析,这小心肝刚刚放下来。正琢磨着苏老大嘴中说的“妞儿”的意思,这冷不丁的一声,又让几人的心拎了起来。

    话说在古代时候,纨绔子弟调戏妇女那也是很文明滴。人家都称呼“小娘子”、“小姐”啥啥的,至于“小美眉”、“小妞儿”之类的,完全是后世的产物。

    徐鹏举几人虽然一时没明白这词儿,但也不过就是瞬间便反应过来,苏默说的是那个丹公子是个雌儿,女人。这正脑子里刚要发散开来yy呢,苏默最后这一下子,顿时又将那点遐思吓了个干净。

    这一惊一乍的,还要不要人活了。

    “老大啊,又咋的了?你这样子搞,怕是小弟以后都要有阴影了,还怎么在花丛里混啊。”徐鹏举哭丧着脸嘟囔道。

    张悦和徐光祚没理他,只是都看向苏默。心下未尝没有戚戚焉。

    苏默哈哈一笑,道:“鹏举莫怕,你还小,就算有阴影也没事啊。说不定等以后你长大了真要用的时候,那阴影也没了呢?”

    徐鹏举都快哭了:“老大,你这是安慰人的话吗?我怎么听着像是在咒我啊。”

    苏默和张悦都忍不住的笑,便连徐光祚虽然面上不显,眼中却也流露出几分笑意。

    张悦摆摆手,笑道:“岳元帅别闹。”又看向苏默道:“哥哥想到什么了。”

    见这个时候了,苏默还有心情开玩笑,想来必是没什么大事儿,张悦便也轻松下来。

    苏默微微一笑,点头道:“那位丹公子是个女子。”

    张悦怔了怔,脸上仍是一副不解的神色。丹公子是个女子和这事儿有什么关联吗?

    苏默却又看向徐光祚:“一进门三儿就暗示我,这两人中,是以这位丹公子为首对吧。”

    徐光祚重重的点点头。这一点他绝不会看错,身为定国公小公爷,这点眼里岂能没有。

    苏默见他确认,这才不紧不慢的往后靠了靠,笑眯眯的道:“悦弟,你也知道的,若是这事儿真如咱们之前的猜测,那可是掉脑袋的大事儿。不,是诛九族的大事儿对吧。”

    张悦皱着眉点点头。

    苏默道:“那换成是你,这般大事儿会不会让一个女子来主持?还是个这么年轻的女子?那位主儿既然大有才名,岂能做出这般荒唐事儿?”

    张悦想了想,皱眉道:“这也不一定啊,或许那女子有什么厉害的本事呢。”

    苏默哈的一笑,摇头道:“厉害的本事?鹏举问我方才跟那丹公子说了什么,其实也没什么,我就说了一句话。”

    徐鹏举精神大振,目光灼灼的盯着他。

    苏默诡笑道:“我说的是,女人扮男人其实很辛苦的,问她会不会胸闷而已。”

    张悦三人瞠目结舌,不明所以。终是徐鹏举精于此道,当先反应过来,拍手大笑道:“高,实在是高!这女子扮男人可不是会胸闷吗,要把那两坨肉勒下去,怕不只是胸闷,还要胸痛吧。哈哈哈哈。”

    张悦和徐光祚这才恍然大悟,不约而同的都是哭笑不得。

    张悦苦笑道:“哥哥莫要谑了,还是直白点说吧。”

    苏默这才正色道:“悦弟,我方才说了,若真如你我先前的猜测,这事儿就是诛九族的大事儿。要主持这种大事儿的,有没有什么厉害的本事先不说,首先却要是个稳得住沉得住气的性子。否则一个不好,便是塌天的大祸。那丹公子连我一句调笑都经不住,如何能被托付这般大事儿?由此看来,这事儿绝不是咱们先前担心的那样,而是另有蹊跷。”

    众人这才恍然。

    徐鹏举更是大大吐出一口气,随即双目放光的看着苏默,喜道:“老大,既然如此,你说这小娘皮会是什么来历?哎呀,现在想起来,那小娘子倒也生的俊俏,那皮肤,啧啧,跟能掐出水儿似的。啧啧。”

    众人这个汗啊,齐齐无视了他。这小子狗改不了吃屎,这刚一放松下来,首先想到的就是那点破事儿。

    张悦皱眉道:“岳元帅别的都是混话,倒是有一句说的是。这位丹公子,究竟是什么来历呢?”

    苏默眼睛微微眯起,扬起手中的玉佩,淡然道:“什么来历?我想便要从这上面去找了。”说着,将那玉佩递给张悦。

    张悦伸手接过,仔细翻转着看了看,随即将玉佩顺手递给徐光祚,这才抬头看向苏默道:“哥哥,这事儿要查清楚,看来必须要走一趟大同了。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个法子,或许能有些收获。”

    苏默挑了挑眉,“什么法子?”

    张悦迟疑了下,低声道:“这两人来时,说是哥哥的亲戚。那何不使人去向苏叔父询问一下?即是亲戚,想必苏叔父怎么也能多些线索吧。”

    苏默目光一凝,沉吟一下,这才缓缓摇头,低沉的道:“不,这事儿先不要惊动我爹。他老人家为了我已经担了不少惊吓了,便是你爹爹他们也跟着费了无数心思。眼下什么事儿都没搞清楚,至少还没发现任何警兆,再次惊扰几位老人家,此,非为人子之道。”

    张悦默然,随后轻轻点点头。想了想,又抬头笑道:“如此也好。正好过些时日咱们要去凤翔府那边拜寿,说起来凤翔和大同离着也不算远,届时正好顺路查一查便是,也叫人看看咱们兄弟的手段。”

    苏默目中冷芒一闪,笑着点点头。旁边徐鹏举摩拳擦掌,雀跃道:“正是,便让他们瞧瞧咱们的手段。到时候,那个丹公子便交由小弟我了,包管几招散手下去让她对爷千依百顺,嘎嘎。”

    苏默和张悦、徐光祚齐齐翻了个白眼,这货,没救了!

    …………………………………………………………..

    武清城打从凤水开发的事儿后,已然平静了很久。然而这一天,随着一个消息的传播,终于再一次躁动起来。而这一次的躁动,不像上次那般来自于大户豪绅,而是首先从另一个群体发起的。这个群体便是士子。

    文人们总是清高的,如上一次的凤水开发,读书人们只是冷眼看着、鄙视着。

    为了些阿堵物、满身铜臭…..诸如此类的讥讽,便是文人士子们对凤水开发的态度。

    大明的读书种子,未来的国家栋梁,崇尚重义轻利的儒家门生,对这种事儿必须有这个态度。无论心中怎么想,但至少表面上要显露出这个态度来,否则便会被人唾弃。

    所以哪怕是凤水开发当时闹的那般沸沸扬扬、锣鼓喧天,文人们仍只是如一潭死水,波澜不兴。

    至于说这几天忽然街上多了许多的锦衣卫探子,普通百姓们固然是心中惊凛,战战兢兢,但文人们却仍然如故,毫不理睬。甚至有时候还要故意从那些探子们身前昂首走过,以显示自己的不畏强权和清然傲骨。

    也就是这弘治朝,天子英明仁慈,震慑的这般狗奴不敢轻动。但是这之前,厂卫们对文人的阴毒暴戾可谓罄竹难书。百年来,双方早已结下化不开的仇怨。

    对于忽然崛起的苏默,文人们其实并不喜欢。毕竟嘛,文无第一文人相轻由来已久,谁肯自承不如别人?哪怕是私底下也会哼上几句那曲调优美、歌词粗俗的新曲,也会抱着临江仙大发感慨、沉悟其中,但到了人前必然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甚至大抵还会淡然的评价上一句:唔,苏讷言吗,倒也算有些歪才之类的话语。

    这般心中佩服但嘴上永不屈服的状态下,若是苏默此次倒霉是通过都察院又或刑部、大理寺这些部门引发的,文人们绝对要弹冠相庆,然后蜂拥而上,狠狠的踩上几脚然后再吐几口口水,以表达自己拥护各位大佬,向组织积极靠拢的决心。

    可如今偏偏换成锦衣卫来查,这便触动了文人们那敏感的神经了。什么,你说这是天子下旨?哼!既然是天子下旨,那便该交由都察院督查御史查察,由地方官府具体实施。待证据确凿后,交大理寺复核定罪,这才是正规的程序。

    锦衣卫查案?莫不是又想要回到成化年那样,甚至是开朝之初那般?若真如此,文人们还有活路吗?百年来的种种惨痛过往,文人们无时或忘,谁能甘心?

    当然,这种话没人去明说,但却几乎每个人都是心有所同。文人们不傻,他们深深的明白,在血淋淋的屠刀面前,纸笔其实苍白的可怜。所以,在没有找到坚固的依仗之前,他们只能忍着、憋着,便如同将要爆发的山洪一般,一点点的积蓄着。

    山洪爆发需要找到最先的崩溃点,火烧赤壁不也是还要借东风吗?风起于青萍之末,哪怕是最细小的某个变化,在催化之下或许便能形成滔天巨浪。

    而今天,这个变化似乎终于出现了。已然成功承办了一期文榜竞赛,名声初传的墨韵书坊,将遍邀诸多大儒名士,拟在武清城主办一次文坛盛会,为即将到来的乡试提前预热。

    而在这次盛会上,武清才子苏默苏公子,亦将当场献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