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王泌的使命
    武清文会在飞扬激荡的氛围中,拉开了帷幕。

    文会主题唯有四个字:忠君爱国。

    张文墨致完了开幕词,便闪身退到了后面,有礼仪接手上前,将登台创作的细则一一分说,然后进入正式阶段。

    台上四面木架,一次可供四人上台创作。或文或画皆可,但不可离题。也就是说,那些情啊爱啊之类的就别现了。今天的主题必须高大上,必须伟光正。

    苏公子筹谋良久,杀死了那么多脑细胞,可不是来学雷锋做好事,帮人出名的。他要的是造势,将他推上又红又专的,封建势力第一狗腿子的造势。

    台下四个阶梯旁,县衙派在这里的衙役们设了四张桌案,让所有要上台的士子们登记排队。

    数百近千人在一阵闹哄哄的喧嚣声中,随着维持秩序的衙役们的喝叱声中,除了一些只想看热闹的除外,其他人渐渐分成四条长长的队列。

    一旦上台创作完被选中的,将会由衙役分挂到下面两圈搭棚中的架子上,供所有人评赏。以眼前这两圈棚子的规模,估计在场百分之八十的人都能获得一个位置,这让众人无论是参与的还是不参与的,都兴奋不已。

    到了现在,整个会场已然分成了层次分明的三个圈子。最里面的便是台上的评审和登台创作的士子;中间的,便是排队等着上台的士子;而最外面,却是人最多的。那是来自各个层面的看热闹的人,还有各个商家和小贩们。

    这种热闹的场合,精明的小贩们自然不会放过。在这里一天的收入,绝对顶的上平时的十天甚至是一个月。

    就在最外围纷杂的人群中,两个身形窈窕的少女并肩而立,面上都挂着一幅面巾,将容貌遮住。其中一人身边,还有个明眸皓齿的小丫头跟着,一个劲儿的东张西望着,满是好奇之色。

    三女左近,几个彪悍的汉子若有无意的将三女紧紧护在中间,却又不惹人注意。若有那经验丰富的,一眼便可看出,这些人都是这三个女子的护卫。而这三女能有这种护卫,身份自然也绝不会简单了。

    此时,眼见前面的热闹,其中一个身量略高的女子撇撇嘴,低声啐道:“呸!那小贼便是尽弄些花活儿,狡猾奸诈。泌姐姐,你看看,这把大伙儿鼓动的,我可曾说错他了。”

    那泌姐姐眼中便露出无奈之色,轻轻拉拉她手,低笑道:“妹妹可是堂堂女侠,行事便当心胸开阔才是。此次文会立意虽谈不上高远,却也可称得上忠义二字。用以教化民众,还是非常有意义的。”

    那先开口的女子便撅起嘴,却又不好反驳,只得悻悻住了口。这两人不是别个,正是何莹何女侠,和当日在河中救起她的王泌主仆二人。

    何女侠恼恨苏小贼当日坏自己好事,在王泌面前少不得添油加醋的说了苏默一大通坏话。

    其实在她而言,也不是一定要将苏默如何了。从自己老子和大哥的口中知道,这个苏默小贼应当算的是自己何家的朋友,属于自己人。既然是自己人,当然不会真要去害他了。

    而且就何女侠自身来说,对于苏默也并不是真的厌恶。真要细思起来,不过就是一种不对付。就好像是天生的冤家似的,见了面不吵上两句就不自在。

    至于说在王泌跟前抹烟苏默,也不过是小儿女拉帮结派,划分圈子的一种小心思。自己偶然认识的这个泌姐姐,大方温柔,善良美丽,可万万莫要被那个好色无耻的小贼骗了,这提前打预防针当然是必要的了。

    说起来王泌和苏默连见都没见过,或许这一辈子都不会有交集,被骗什么的,完全就是沾不上边儿的事儿。可何女侠心中不知为什么,就是有这种担忧。或者说,是一种莫名的独占欲,不想自己的好姐妹跟那苏小贼有半分瓜葛。不,连瓜葛的可能都不能有。

    只可惜的是,何女侠这番心思不能明言,而王泌听了她的话后,反而对这个苏默的兴趣倒大了起来。

    这且不说,随之而来的后果便是,不但对她抹烟苏默的话不置可否,隐隐的还为其辩驳。就如眼下这次,话虽然一带而过,但却已然近乎于批评了。这让何女侠郁闷之余,心中对那苏小贼更是恼恨。

    全都怪那该死的小贼!何女侠暗暗的搓着糯米牙,在心里不知将那个苏小贼斩成十七甘八块了。

    不行,这样下去,万一等泌姐姐真的见到了那小贼,岂非大大不妙了?这还没见着人就帮他说话了,要真见了,以那小贼的狡猾,自己的泌姐姐怕是定要给他抢走的。

    杏儿妹妹已经被他霸占了,泌姐姐可决不能再被抢去,绝不!何女侠使劲的攥攥小拳头,下意识的抬手在胸前挥了挥。

    对于自家小姐和那位自称女侠的何小姐说的话,小丫头鹿亭完全没在意。她此刻所有的注意力便全在眼前的热闹上了。

    说起来,京城做为一国之都,那繁华不知比武清这个小县超出多少倍去。但是如眼前这般为了某件事儿聚集起这般多的人来,还加上各种文事活动,这般热闹却又是京师也难见到了。

    更不要说四周众多小贩贩卖的各种商品五花八门,叫卖声和推销方式也是花样百出,犹如曲调各异的大戏,这简直让小丫头看的目不暇接,兴奋的小脸跟个红苹果也似。

    正看得高兴,冷不丁眼角一花,却见那位何女侠手臂挥动,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不由的一呆,忍不住歪头问道:“女侠姐姐,你也要上台吗?可那是比作诗的啊,难道也可以比武的吗?呀,莫不是你不喜欢他们,要去打他们?”

    何莹一僵,惭惭着将手臂收了回来,干笑两声道:“怎……怎么会。我被侠者,只会锄强扶弱,救危助贫,怎会做那倚强凌弱之事?”

    鹿亭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略带怀疑的点点头。旁边王泌却是嘴角微微勾起,若有深意的看了何莹一眼。

    何莹被她看的心中一虚,凑过去腆着脸笑道:“泌姐姐,是不是这里离得太远看不清楚?要不我帮你开路,咱们往前去一下。放心吧,我很厉害的,他们挡不住我的。”说着,小手在胸前拍拍,妥妥的一副天下无敌的模样。

    王泌哭笑不得,宠溺的拍拍她手,笑道:“行了,咱们就在这儿可以了,你莫要惹事。”说着,不待何莹反驳,又眺目望向台上,微微蹙起眉毛,低声自语道:“这文会即是那苏公子发起的,怎的却不见他来?”

    何莹大气,抹烟道:“那小贼最是狡猾无耻,说不定这会儿正躲在什么地方弄阴谋呢。台上可都是名士,若不耍手段,他一个小童生哪里敢来。”

    王泌无奈的翻个白眼,摇摇头淡然道:“苏公子能写出《临江仙》那般的词来,又能创出…….”说到这儿,猛地省悟,将话顿住,含糊道:“苏公子有才是肯定的,便以眼下台上那些人的水准,却也不需什么手段。”

    何莹愈发气闷,嘟囔道:“什么嘛,不就是创了几首曲子,还古古怪怪的,有什么了不起。”

    王泌侧脸看看她,张了张嘴,却又忍了回去。她说的创出,可不是什么曲子,而是让父亲都激动不已的《汉语拼音法》呢。只是这事儿少有人知,却是不好宣扬出去。

    这次父亲与徐阁老一起,奉旨巡按文事,其中很重要的一个使命,便是来武清考察。只不过明面上还有锦衣卫的人在行动,又牵扯到朝中各方势力利益,父亲和徐阁老为了迷惑众人,特意放慢行程,迟迟不进武清。

    鉴于此,她才自告奋勇,只带着丫头鹿亭和几个侍卫,先一步来到武清,帮父亲摸清情况。

    父亲也好,徐阁老也好,目标都太明显,受到各方的关注。而自己一个女儿家却是无人重视,正好行事。而且这样一来,反而能看清事情的真相,不会被人误导。

    正是因此,才有了她现在身处在武清的事儿。只是虽然说是为了帮父亲查案,但心中也未尝没有因为苏默这个人的原因。作为一个才女,对创出《汉语拼音法》的人,她又是钦佩又是好奇,若能近距离接触一下,观察一番自然是极好的。

    而若能最终查证那苏默人品也没问题,没有朝中谣言传的那些事儿,自己也可以当面求教一番,就更是两全其美了。

    至于说旁边这个何莹妹妹,王泌自己都没想到,刚一进武清城,便遇上了一个似乎对苏默好像极为了解的人。

    只是随着何莹说完对苏默的评价后,王泌敏锐的察觉到何莹话中的夸大和不实,而且似乎也不是真的了解苏默这个人。所以,自始至终,也只是微笑着听着,并没多说什么。

    当然,这也是她察觉到何莹其实本心不坏,并不是想真的要去害苏默。否则,她绝不会跟一个背后抹烟别人,还心思狠毒的人做朋友的。

    如今听了何莹的念叨,她更加相信何莹对苏默的了解只浮于表面。若真的了解苏默,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苏默真正的成就不是创作什么曲子,而是那个《汉语拼音法》呢?

    想到这儿,她不由的摇摇头。也不知那个苏默究竟怎么得罪了何莹,以至于让何莹如此记恨他。

    正想着,忽然从一旁传来一阵混乱。几个护卫顿时提高了警惕,悄然的向三人靠近了些,将她们紧紧护住。

    王泌透过人群看去,正惊诧之际,旁边何莹忽的啊了一声,低呼道:“是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