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不简单的女子
    魏国公,又是一位国公!

    王泌这下子是真的被震到了。倘若此刻若是蒋正在这儿,定然要泪流满面,大呼同病相怜了。

    如今还没怎么着,已然有了三位国公隐隐露出身影。这个苏默究竟是有什么魔力?这一刻,王泌对苏默的好奇,忽然成几何倍数的增长起来。

    在京里,定国公和英国公本来就走得近,如今既然英国公的世子来了,那么定国公的世子出现,也不算太意外。

    可是魏国公,魏国公和定国公两家的恩怨京里谁人不知?往常任何事儿,两家都默契的只出现一家。如今日眼见这般,实在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就不说两家自身的恩怨,就算是两家都只是表面文章,但如今这么做,就不怕引起天子的猜疑吗?

    毕竟,魏国公世镇南京,可算是南方第一人了。而眼下这个南方第一人,又跟身处北京城,同根连枝的定国公修好了,那这两股力量的结合之后,所得的效果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而是远远要大出十几倍甚至几十倍去。

    以这两位老国公的智慧,怎会犯这种糊涂?王泌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

    她又哪里知道,这位徐鹏举徐小公爷压根就是自作主张,因缘际会才搀和进了这事儿里了。

    不行,这事儿必须要立即报知老父知晓。眼前这事儿,究竟会在朝中引发什么样的变化,怕是谁也无法预知了。

    她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住,一时间忘了言语,就那么怔怔的自顾想着心事儿。脸上沉思着,半响没有反应。

    徐鹏举却不知其中究竟,只当自己的身份使然,立即就翘起了尾巴。昂着头瞄向一旁怒目而视的何莹嘿嘿冷笑着,下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何莹却哪里吃他这一套,大怒道:“淫贼,你笑个什么?”想要就此上前,揪住这厮一顿好打,但想想泌姐姐的言语,又瞅着两下里力量对比,终是觉得好汉不吃眼前亏,强忍住的站在原地没动。

    何莹不动了,徐鹏举却不肯甘休了。这凶悍婆娘一口一个淫贼的,这要传出去,徐小公爷还要不要混了?

    徐小公爷自认风流倜傥,虽爱美色,却从未用过任何下三滥的手段。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又如何就成了淫贼了?

    贼婆娘敢诋毁徐小公爷的光辉形象,这绝对不能忍啊。好歹是他自觉不是何莹的对手,倒也没傻乎乎的冲上去动手。可是手不能动,这嘴却是完全的火力全开了。

    这一来算是热闹大了。两下里都有顾忌,便不谋而合的同时保持着距离,唾沫四溅的隔空对喷起来。一个完全没了女儿家的矜持,另一个也全不见什么国公世子的风度。

    今个儿本来就热闹,四周围拢的人忽然发现不但台上热闹,这台下也热闹起来,登时都纷纷围了上来,个个笑嘻嘻的围观着。时不时的,眼见那个稍落下风,便有那好事儿的在后出言帮衬一番,这使得两人间的战火迅速升温,转眼间便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苏默等人齐齐老脸羞红,同时向旁移开两步。摊上这么个极品兄弟,兄弟几个实在是没脸见人了啊。

    而王泌这会儿也被两人的吵闹声惊醒了,有心上前劝住何莹,旁边苏默却苦笑摇摇头,低声道:“王家妹子,算了,由得他们去吧。这会儿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休想让他们消停。只不理他们,待会儿吵累了自然就安静了。”

    王泌小口张了张,再看看何女侠闪闪发光的双眸,终是无奈的叹口气,微微点了点头。脚下却也悄悄的往旁靠了靠,看的苏默眼角顿时狂跳。这姑娘,似乎也不是那么贤良淑德,颇有些腹烟啊。

    王泌却哪里知道自己被苏默腹诽了,现在走又走不得,在这干站着又大是尴尬,无奈之下,只得装作不见,干脆扭头和苏默说起话来。

    “奴听闻此次文会,乃是苏公子发起的。那为何苏公子却不在台上?不是说苏公子也要大显一番身手的吗?”

    苏默微微一笑,挑眉道:“妹子岂有不知,所谓好戏不怕晚,压轴戏之所以称为压轴戏,自然便不能太早露面了。”

    王泌听的也是蛾眉一挑,上下打量打量他,似笑非笑的道:“哦?看来苏少兄倒是成竹在胸,必然是要一鸣惊人了?”

    被苏默妹子妹子的叫的疲沓了,王泌索性也懒得去纠正了。不然,反倒落了痕迹。她听得出来,苏默口里喊得妹子,完全没有丝毫轻佻调戏的意味,似乎便和称呼“姑娘”“小姐”的称呼一样,却是不知是哪里的风俗。

    即明白了这点,又一时想不起这出处,便也大大方方的将对苏默苏公子的称呼,自然而然的变成了苏少兄。

    随着这称呼不经意的改变,心里便也似乎发生了某种说不清的变化,那言语便多出三分随意和调侃。直到话音儿落下,才猛地省悟过来,顿时脸上一红。偷眼去看苏默,却见苏默压根没半分被讥讽了的觉悟,反倒是面上颇有几分得意之色。这让王泌心安之余,忽然又有些溃败的感觉。

    正心思复杂之余,那边吵架的两位终于算是回过了神,各自怒哼一声,分开围观的众人,径往两边集团归位。

    从两人的面色上看,很显然,做为一个动口能力远远胜于动手能力的纨绔名宿,徐鹏举徐小公爷必然是胜出了。

    此刻走到近前,恰好听到王泌的话语,忍不住抢着嚣张道:“嫂嫂这话岂不是多余?我徐鹏举的老大,自然是不同凡响的。莫说只在这小小的武清文会,便是放眼天下,又有何人堪与比肩?”

    王泌被他这一句嫂嫂的称呼顿时弄了个大红脸,先前的胡言乱语就让她有些不喜了,而今竟变本加厉,不由的羞恼起来,冷声道:“小公爷,你一再污一个待字闺中的女儿家清名,莫不是这便是魏国公的家教?看来奴有必要抽空去拜会下老国公,向他老人家请益一二了。”

    徐鹏举小脸登时白了。他天不怕地不怕,整日介混不吝惯了,却是最怕他那位祖父。如今口贱,听的人家要去上门告状,只唬的连忙住了口,眼神儿飘啊飘的,却是再也不肯往前凑了。

    也是他跟苏默呆的日子长了,见惯了苏默的妖孽。下意识的觉得跟苏默搭上边的人都没一个简单的。所以,对于王泌说要登门拜访他爷爷的话,压根没察觉出任何异常。但是旁边张悦和苏默却是不约而同的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一抹精光划过。

    徐鹏举的祖父,那可是堂堂的当朝一品国公,又岂是一个寻常人家的女子能轻易见到的?更不用说还是特意登门拜访。这王泌方才随口而出的话,显然毫无半分迟滞,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此女必然有大来历。至少,其身家并不比魏国公差多少!

    随随便便路上遇到一个女子,身后便有如此背景,这事儿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想想之前那位女扮男装的丹公子,这会儿又蹦出个王姑娘,却不知后面会不会还有更厉害的角儿登场。苏默和张悦二人,忽然都不约而同的心中期待起来。

    许是两人的对视有些明显,王泌明眸转动之际,眼神儿便有了那么一瞬的僵滞。但随即便又放松下来,不再理会徐鹏举,只向着苏默淡笑道:“却不知苏少兄究竟要施展何种才艺,莫非当真像你这位兄弟所言那样,立意要与天下名士试比肩?如此,奴却是期待的很呢。”

    她言笑晏晏,明眸善睐,合着话中淡淡的调侃,不经意间竟流露出说不尽的妩媚来,登时引得在旁偷觑的徐鹏举眼神儿直了。

    苏默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艳色,不小心晃的一愣。只不过他也算是后世经历了不知多少佳丽,早把眼窝子养的深了。所以微微一怔后,立即便回过神来。灿然一笑,正待说话,却猛听身后传来一声嗤笑。

    “哈,好大的口气!不过区区一个小蒙童,竟也敢狂言与天下士子比肩,真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苏默眉头轻轻一蹙,转身看去,却见一行三四个人分开人群,傲然大步走来。

    这几人个个衣着华丽,年岁都不过二十上下。为首一人面色白皙,但却隐隐透着几分不健康的青色。眼窝略略凹陷,一看便是有些酒色过度的模样。

    此际目光冷冷的蔑着苏默,双手负后,脸上神气又是不屑又是讥嘲。显然刚才那话,正是出自此人之口。

    苏默眼睛轻轻眯了起来,心底暗暗戒备。他此时的六识之敏锐,已然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来人虽然只是出口嘲讽,但他却敏感的捕捉到了其人心底的杀意。

    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只为了一句不伤大雅的言词,便对他生出杀机,那这人要不是神经病的话,就必然是另有缘故。

    如今他身周危机暗伏,不知多少魑魅魍魉在旁觊觎。苏默又怎会傻到真的会以为对方是神经病?那这人又会是什么来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