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兄弟对兄弟
    听着四周围那议论纷纷的声音,还有那一个个指指戳戳的低笑,李兆先等人恍如陷身于嘲讽和不屑的海洋之中。满面铁青的四下怒视着,偏偏却又不敢发作。这憋得,差点没又是一口血喷出去。

    众怒难犯啊。而且显然他们之中也没有什么堂吉诃德式的人物,更没有孟子云的那种虽千万人我往矣的气概。

    那姓苏的混蛋太奸诈了,只一句“当我武清父老都是傻子”,就把所有人拉到他们的对立面去了。

    李兆先双目喷火,哆嗦着嘴唇想要怒骂苏默无耻,可是一口气在嗓子眼憋住,那声儿怎么也发不出来。

    旁边搀着他的一个人终于是按捺不住,涨红着脸大叫道:“苏默,你……你简直胡说八道!贞伯兄明明不是这个意思,你……你真是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苏默撇撇嘴,“有辱斯文?呸!打输了就耍赖,你们谈何的斯文,简直就是斯文败类。对了,你又是哪个,莫非也要来挑战我,敢不敢先报上名来?”

    那人本想着讲讲理的,哪料的苏默张口就骂上了,顿时气得脑子发晕。想也不想的张口道:“本公子华龙,有何不…….呃,哪个要挑战你,不知所谓!”

    好歹是反应过来了,华龙慌不迭的将答应挑战的话咽了回去。尼玛,挑战你就是跟你打,傻子才答应呢。明明大伙儿都是文人,可这厮来不来的就撸胳膊挽袖子的动粗,简直太粗鄙了、太野蛮了!

    华龙肚中暗暗鄙视着,面上却不敢露出分毫,当即就缩了。可惜他想缩回去,苏默却是不肯。这几个家伙一看就是李兆先的爪牙,那就绝不会成为朋友。既然注定了是敌人,逮着机会不狠狠打击一下那不是苏默的风格。

    “哦,原来不是挑战我啊。咦,我知道了。”苏默遗憾的摇摇头,忽然又猛的眼睛一亮,恍然大悟:“你是这位李公子的兄弟,既然他挑战了我,所以作为兄弟,你要挑战也是挑战我的兄弟对不对?哈,我果然是太睿智了。嗯,那啥,三儿啊,你看见了,人家要挑战你们呢,你们咋说?”他自顾念叨着,也不理华龙愕然的目光,转头对徐光祚几个说道。

    徐光祚眼底闪过一抹笑意,脸上却仍是酷酷的不带半分表情,只是毫不犹豫的迈步而出。

    然而刚刚迈出一步,就不由的目瞪口呆起来。

    一道人影,不,不对,是两道人影,带着一股恶风瞬间超过了他,勇猛的扑了过去。

    下一刻,华龙凄厉的惨叫声随即响了起来。不但是他,除了李兆先一脸呆滞的没事外,另外几个跟着一起来的也都接二连三的惨叫起来。

    “挑战我?知道爷是谁吗?南京城第一少!第一少知道吗,你竟然也敢来挑战,我打,我打,我打打打。”徐鹏举一脸的红晕,一边手足并用的招呼着,一边兴奋的大叫着。呃,招式就不必说了,天下第一的王八拳。

    话说这种活儿,平日里一般都是手下狗腿子们去干的。至于徐小公爷嘛,不是不想干,而是怕对手太强自己干不过啊。难得今个儿遇上软柿子了,有威武荡漾的苏老大在后面压阵,徐小公爷还怕个毛?这爽的啊,啊哈哈,真是太爽了!

    只是你能不能别按着那个最瘦弱的一直打啊,嘴上说的那么威猛,怎么也要雨露均沾一下不是?很可惜,徐小公爷显然没有半点高手的觉悟。另外几个好像太壮了,看上去不太保险啊。

    被打的这位凄厉的哭喊着,心中那委屈犹如滔滔江河一般。我没说话啊,我一直都没说话好不好?就算挑战也是华龙那孙子说的啊,你去打他啊混蛋,凭什么来打我啊?唉哟,好疼……

    看着眼前突如其来的混乱,小伙伴们都震惊了。张悦这会儿也全没了平日的稳重样儿,哆嗦着指着另一道身影,**般的哼哼:“哥……哥哥,那个…….那个,她……她她……”

    能不哆嗦吗?那另一道正满场飞舞、势不可挡的人影不是预料中的徐光祚,而是何莹何大女侠!

    苏默也是看的眼珠子乱跳,哥明明喊的是兄弟来着,跟你这死拉拉有半毛钱的关系吗?这八婆,绝对是趁火打劫手痒痒了。最难得的是,这打完了还不用负任何责任啊。所有事儿都是他苏默挑起来的不是,冤有头债有主,日后找场也找的是他苏默啊。

    至于说这样一来给苏默拉了仇恨?何女侠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在何女侠心中,苏小贼狡猾奸诈,各种卑鄙,肯定有手段对付的。自己现在就只管爽好了,其他的不必在意。

    于是乎,满场中身影蹁跹、娇叱连连。与只按着一个打的徐鹏举徐小公爷比,一个打四个的何女侠显然完胜于他啊。

    “哇,何姐姐好厉害。”

    “呀,又打倒一个。”

    “啊,这一下……好可怕……”

    小丫头鹿亭初时还有些害怕,但转眼就被这从所未见的热闹吸引住了。口中喃喃的低呼着,两只大眼睛却亮亮的,闪着兴奋的光芒。

    王泌两手捂脸,心里这个哀叹哟。没脸见人了!好歹自己也是京城名媛啊,谁提起来不是赞一声知书达理、大方得体?

    可如今,这位刚认识的好姐妹的做法,必将彻底颠覆她的形象。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王泌大小姐的闺蜜都这德行了,再来说你什么知书达理之类的谁信啊?这要传回京城里,怕是不知有多少人会惊掉下巴了。

    还有鹿亭这死妮子,怎么以前就没发现她有这种暴力的倾向呢?这开心的,就差没拍巴掌跳脚欢呼了。天啊,这是打架啊,不是看杂耍唱大戏。个死丫头,要不要这么兴奋啊。

    完了完了,也不知苏默会怎么看自己,该不会觉得自己也是这般轻佻无状吧。

    王泌不知为什么,这一刻忽然竟想到了苏默身上。两手捂着脸低着头,心中栗六,完全没了章程。

    偷偷从手指缝中窥探苏默的脸色,却见他此刻脸上神色古怪之极,似笑非笑的,又似乎神思不属,眼神儿飘啊飘的,不知在想什么。

    “苏公子,这……这样不好吧。这…….这…….”旁边忽然传来一个弱弱的声音,却是李正终于先回过神来。

    作为一个正直的衙役,一个代表着政府公务员的身份,一个负责维持会场秩序的工作人员,李正这会儿真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这都遭的什么孽啊!自己这是要多倒霉啊,竟然一头撞上这种事儿。两下里都是大脑袋,事后无论谁输谁赢都没关系,可他这小身板咋办?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最后的板子铁定是要落在他身上啊。

    李兆先那边没交情,而且就算有交情,眼前明显是那边吃了大亏,就算自己去求也没用。剩下的,那就只好求苏公子了。只盼着苏公子念着那点情分,赶紧制止了这场面。

    他心中暗暗发誓,这要眼前这场面一停,自己就立马找借口走人,有多远走多远。这场面,尼玛,太吓人了,谁碰谁死啊。

    被他这一叫,苏默终于是回过神来了。同情的看看他,拍拍他肩膀叹气道:“李正啊,这个时候应当是你来喊停才对嘛。只有你出面了,才不会让人误会啊。好好想想,对不对?”

    李正啊了一声,眼中微一迷茫,但随即就恍然大悟。是啊,自己才是官差啊,也只有自己主动出面叫停,在这个那位李公子吃亏的关头,才不会让李公子记恨自己。不但不记恨,或许还会感激自己。

    自己倒不期望那李公子真如何感激,只盼着能事后想着这点不找自己后账就成了。苏公子这是在帮自己啊,他感激的看看苏默,重重的点点头。

    “全都住手!”深吸口气,李正一咬牙,一脸凛然的踏前一步,猛地大吼一声。

    随着这一声吼,原本噪杂的四周顿时一静。除了依然哀嚎着的伤者外,正打的舒爽的徐鹏举和何莹两个,也是下意识的停住了手。

    徐鹏举此刻脑门上大汗淋漓的,这位小公爷实在不是玩拳脚的料,那被他打的人这会儿虽然抱着头蜷缩在地上,但实际上也就是一开始不防备下挨的那一下真疼,后面却是没什么感觉了。反倒是徐小公爷折腾的胳膊发酸,大口的喘着气儿,衣帽歪斜的,看上去倒是更像被摧残的那位。

    眼神儿往苏默那溜了溜,已然是心下明了。当下狠狠冲地上那位吐了口唾沫,这才施施然的往回走来。一边走还一边骂骂咧咧的,只可惜那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怎么看也看不出半分胜利者的姿态。

    不过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小公爷爽了。他趾高气昂的走着,只觉得今日之事实在平生难遇,只怕再无如此畅快了。跟着苏老大混,这日子果然是精彩无比啊。

    嗯,对了,刚才还有那个凶婆娘也动了手,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还是提醒下她离开的好。往日里两下再怎么不对付,但今天这事儿,显然人家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心里想着,扭头去找。结果一看之下,顿时差点没一头栽倒。凶案现场哪有半个人影?反倒是王泌小姐的身后多出了一个人,但此刻却正低眉搭眼的挽着那个靓丽的小丫头,温言款款,那叫一个端庄贤淑,温婉如水啊。

    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徐鹏举忽然间泪流满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