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小人物的尊严
    伤心,太伤心了!

    这不是李兆先李大公子的想法,而是徐鹏举徐小公爷的心声。

    亏自己这还记念着并肩作战的友谊,有心去提醒一下那婆娘。可那婆娘倒好,溜得这叫一个快啊。

    溜得快也就罢了,可你瞅瞅她溜回去后那端庄的样儿,我去!那就差举手声明,宣扬刚才行凶的人只有他徐鹏举一人,跟她何莹完全没丁点儿关系了。

    这是什么?这是出卖!**裸的出卖!出卖同志有多可耻?徐鹏举心中这愤懑。

    其实对于一人担下打人的名头,徐小公爷一点都不在乎。不但不在乎,甚至还乐见其成。这以后回到南京城,跟人提起来可不知要风光呢。

    可是自己愿意是一码事儿,被人硬生生栽赃到头上就是另一码事儿了。更不要说自己这还惦念着人家,可人家别说惦念他了,简直就是巴不得将他连皮带骨头一勺卖了,这实在是太让人寒心了。

    所以,徐小公爷认为自己纯洁的感情被亵渎了,被糟践了。这心中的委屈啊,都要滔了天了。

    “老大……”徐小公爷眼泪叭嚓的望着自家老大,那如同被人爆了菊的悲愤,令观者叹息、闻者落泪啊。

    苏默和张悦还有徐光祚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抑制不住的笑意。

    脸上做出一副哀痛的表情,苏默同情的看着他,拍拍他肩膀,语重心长的道:“鹏举,男人,要有心胸。”

    徐小公爷顿时无语凝噎。这是没地儿说理了啊,都是那个死婆娘!他转而怒目瞪向何莹,愤怒的眼神如同要化作刀子,将那死婆娘杀死一百遍啊一百遍。

    “看什么看,不用说谢。此为我辈侠者应当做的,只为正义,跟你这淫贼却没关系。”死婆娘毫无半分做错事的觉悟,凶狠的回瞪过来,嘴上还不忘抹黑他几句。

    徐鹏举要炸毛了。我操!这无耻还可以到这种地步的吗?不能忍啊,真的不能忍了啊!

    你喵的,老子跟丫的拼了!

    挥舞着两只爪儿……咳咳,没办法,刚才那一通忙活,人没打成啥样,这手却是弄的又是汗又是泥的,跟鸡爪没啥区别了。

    这正要挥舞着两只爪儿去讨还一个公道,那边李兆先一口气儿总算顺过来了,颤颤的看看互相搀扶着爬起来的,还在唉哟唉哟呼痛的同伴,一股子血险险就要冲破天灵盖了。

    “你……你们,好,你们好,姓苏的,你有种就打死本公子!来啊,你来啊!来啊!”他彻底不能平静了,两手死死握拳,一低头就要向对面撞过去。嘴中嘶吼着,已然彻底竭嘶底里了。

    旁边华龙几个大惊失色,再顾不上身上疼痛了,忙不迭的纷纷出手死死拉住他。

    搞毛啊兄台!还来?莫不是你非要弄死大伙儿吗?刚才不过就两句话的事儿,就让咱们遭了这么大的罪。这你要再冲过去,哪还让不让活人了啊。

    “贞伯,贞伯兄,不要啊,千万不能啊。”

    “是啊是啊,贞伯兄,要冷静啊。”

    “贞伯兄,咱们走吧,小弟不想被打了啊。”

    “贞伯兄,咱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且待来日,待他日到了京城咱们的地头儿,再来算这笔账。”

    四个人拉手的拉手,抱腿的抱腿。求告的有之,劝慰的有之,转着弯儿打气的亦有之。但不管是哪一种,坚决不放手的心意却是完全一致的。

    李正这会儿也走了过来,冲着还在嘶吼挣扎的李兆先深深一揖,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哀声道:“李公子,您身娇肉贵的,这不值当的啊。今个儿总是文会盛事,若叫他人知晓了总须不好看是不。就算不为您自个儿,总也得顾念这李阁老他老人家的脸面吧。依小的看,不如就这样吧好不好?”

    李兆先听他提到了自家老子,神智终是一清。渐渐停止了挣扎,推开众人,冷冷的看着李正,怒道:“那本公子,还有本公子这些好友就白白被打了?你们武清县衙,就是这么治理地方的?好啊,看来本公子回去后,要好好和家父说一说,以上报天子大大的嘉奖你们武清县一番才好。”

    他咬着牙,一字一句从牙缝里蹦出,语意森森,说不出的冰冷阴厉。

    李正眼神也渐渐不对了,脑门上汗珠子噼里啪啦的淌着,眼底却怒气勃发,有种疯狂的情绪鼓动。

    这尼玛是犯贱吗?自己都这么伏低做小了,你还要怎样?就算自己是个不足挂齿的小人物,蝼蚁般的存在,但蝼蚁也是有自己的尊严的。

    看看人家苏公子,同样的身份高贵,又是那么的博学多才,可何曾见人家对咱下面人摆架子丢脸色的?不但不这样,刚刚还帮着自己想办法,让自己摆脱干系不受连累。

    可再看看你这个王八蛋,不依不饶的不说,还想着构陷咱们,想要置我们于死地。这是何其歹毒?就你这样的混蛋,居然还敢跟苏公子叫板,简直就是作死!你倒霉那叫活该,就该打死你个王八蛋!

    他听着李兆先的话音儿全是一副害死自己的意思,巨大的恐惧终于转变成了失去控制的怒火。恶狠狠的瞪着李兆先,胸膛急剧的起伏着,猛地挺起胸膛,怒道:“够了!”

    李兆先被他这冷不丁的一喝吓了一跳,完全没想到这个如蝼蚁般的小人物,竟也敢对自己吼叫。愣怔之下,一时竟忘了发怒,只呆呆的看着他发愣。

    李正一声喝出后,却也猛的清醒过来,顿时就是一阵的脚软。只是想想刚才李兆先那冷酷的威逼,再想想自己吼也吼了,已然没了退路了,当即一咬牙,索性豁出去了。沉声道:“李公子,刚才包括我在内,在场的所有人都听的分明,这是你们私下发起的挑战所致。你们私人恩怨如何解决是你们的事儿,但请不要破坏咱们武清文会的秩序。否则,便是令尊大人是李阁老,咱们也要豁出去理论理论了。咱们自是小人物,瓦片一般的存在,不过您可是瓷器儿,是不是一定要跟咱们碰全在李公子一念之间。好了,何去何从,李公子好自为之吧。”

    说罢,霍的转身而走,竟是再不看李兆先一眼。大步走到苏默身前,躬身抱拳一揖,恭敬的道:“苏公子,若是无事还请快些过去吧。方才文墨先生还在发愁您没来,急的很呢。”

    苏默惊讶的看看他,想不到这个一直满脸谄媚的家伙,竟也有今日这般自尊。果然是兔子急了也咬人,凡事不能太过啊。

    此刻听他提起张文墨,当下将心思收敛,笑着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李正又再微微躬身,起身要走,但身才半转,似乎又想起了什么。面上微一迟疑,略略靠近苏默,低声道:“公子,那人老子厉害的紧,这仇怨能化解还是化解了的好。小的是粗人,不懂那些大道理,总是为公子着想,说的不对公子莫怪。”

    苏默怔了怔,眼中露出柔和之色,抬手轻轻拍拍他肩膀,笑着低声道:“多谢李哥了,小弟晓得,自有分寸。回头找时间,我请李哥吃酒,说来自小弟宅院建好,李哥和张哥还没去坐坐呢。”

    李正心中一阵的感动。他方才多说了两句,也是被那个李兆先气的狠了,抱着得罪便得罪到底,为好便为好到底的心态。却不成想竟换来苏默的出口道谢不说,还有了这么热情的邀请。

    他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何曾有人如此相待与他?哪怕苏默方才的邀请仅仅只是客套,但与他而言,却透着一种从未得到过的平等尊重。

    要知道,讲客套也是需要某种对等的基础的。苏默肯跟他客套,就等于将他放在和苏默平等的位置上对待了。这如何不让李正感动?

    李正深吸口气,平复了下心绪,抱拳笑道:“何敢当公子如此称呼,真真折煞小人了。公子凡事小心,若有用到小人处只管吩咐下来。大事不敢保证,一般来去的小事儿,定给公子办的妥妥帖帖就是。”

    说着,眼神儿往李兆先那边瞟了一眼。这其中的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

    苏默听的分明,也不多说,只是笑着点点头。大事儿不敢保证,人道是车船店脚衙,十之**都是油滑奸诈之辈。这李正话说的即表示了亲近,却又存了手尾,可不正是其中翘楚?

    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智慧,这世上任何人都不能小看啊。

    李正说完了要说的,转身招呼了众衙役一声,扭头便走,竟是连跟李兆先连个作别都没有。

    李兆先面色黑的吓人。这次武清之行可谓是失败到家了,不但没能踩了苏默,反倒让自己一再的丢人出丑,甚至还莫名其妙的挨了一通打,这可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现在竟连一个小小的衙役,也敢对自己怒吼,临走还给自己甩脸子看,这世道是怎么了?莫非真要翻了天了?

    他恨恨的盯着李正的背影想着,猛然间却一道灵光闪过。自己可不是本末倒置了,之前来武清的目的是什么?怎的缠七夹八的竟演化成这样了。

    不对不对,这样不对!他心中念着,忽的踏前一步,扬声叫道:“那位官差且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