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他这冷不丁的一声喊,让正走远的李正一僵,随即便是漫天的怒火燃起。他只道这是李兆先半天的功夫都等不了,想要立马对付他了。

    罢罢罢,左右躲不过,索性便跟他拼了就是。想到这儿,他霍的转过身来,怒目看向李兆先。这一刻,那双往日里全是世故的眼中,再没了半分退让,满满的全是冰冷和决绝。

    李正的心思如何李兆先当然想不到,但是他这一句喊出后,旁边华龙几个却不由的都是心底哀嚎一声,不约而同的都有了一种想要掐死他的冲动。

    “贞伯兄,你……你究竟要做什么!何以如此不智。”华龙在几个人中,算是地位只比李兆先低一些的第一人了。是以,这话其他几个人不好说,他却是再也忍不住了。

    李兆先微微一愣,随即眼中露出不屑之色。此人在他眼中只是一条狗罢了,若不是看在他大哥对自己老子恭敬的份上,他李兆先眼中又哪里放得下这般厌物?

    可如今,这厮居然敢质问自己,真当他是个人物了不成?哼,别说是你华龙,就算你大哥华旭又怎样?不过区区一个户部给事中,芝麻粒儿般的官儿,算逑毛啊!

    “哼!”他冷冷的斜了华龙一眼,便转过头去不再理会。微一打量另一边的苏默几人一眼,抬脚往李正走去。

    身后,华龙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眼底一抹羞愤的光芒闪过,但最终还是深吸一口气,面上做出一副无奈的神气,转头对其他几个公子哥儿苦笑了笑,摇头道:“罢罢罢,咱们一向以贞伯马首是瞻,有道是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此次你我便豁出去,陪他到底就是。”

    众公子哥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无语,心底却又忍不住一阵笑意。

    徐鹏举和何女侠这俩太缺德了,都跟苏默学坏了。这打人也都跟那苏默学,第一下肯定是照着眼眶子去的。于是,眼下几个公子哥儿互相看去,都是看见对方盯着一个青眼圈儿,活活的整一个国宝大聚会,如何不觉发噱?

    只是人人都只知道对方模样好笑,却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自己竟也是其中一员。

    不提这边几人各自肚肠,李兆先那边大步走到李正面前,也不在乎李正的冷脸,自顾昂然道:“去,安排一下,我,李兆先,内阁次辅,大学士李东阳之子,要在这大会擂台之上,当众挑战苏默,一决胜负!”

    说罢,忽然看到李正的神色古怪,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涨红了脸大怒道:“混蛋!是比文,不是武夫那般斗殴。”

    李正险些没笑出声来,眼神儿在他淤青的眼眶子那儿瞄了又瞄,直到李兆先脸阴沉的即将抓狂时,这才慢条斯理的道:“这位李公子真是抱歉了,咱们只是小人物嗳,哪里够资格安排这等大事儿?您请了,看到那边没有?”说着,转身一指台上。

    又道:“想怎么斗,和谁斗,您自个儿去找那些大人物们去说。至于成不成的,就不是咱这种小人物可知的了。”

    说罢,敷衍般的抱抱拳,转身就走。只是才走出两步,忽然又停下,回过头来看着李兆先,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

    李兆先正为白费了通力气摆谱恼丧,忽见他这般无礼的目视,登时大怒,喝道:“狗杀才,你看个什么。”

    李正也不恼,摇摇头叹口气。向左右道:“嗳,你们说说,要跟咱们苏公子比文,这得是傻到什么程度的脑子才能干出来的事儿?都说李阁老智谋无双,堪比诸葛武侯了,这怎么就生出这么个儿子来呢?唉,可怜可怜。”

    众衙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应和不是,不应和也不是,苦着脸讷讷不敢言,脑门上那汗哗啦啦的淌啊。

    班头嗳,咱只是屁一般的小民啊,你自个儿不怕死,可咱们怕啊。要是这李公子记恨之下,对付你的时候,顺手将咱们一勺烩了,那可不要冤死了?

    可要说直接跟李正唱反调,哥几个却也干不出来。毕竟李正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先不说这县官不如现管,单就兄弟几个平日的交情也磨不过去不是。

    正为难着呢,好在李正似乎也不需要他们真的回答。几句话说完,转头就走。哥几个狠狠的松了口气,慌不迭连忙跟上,片刻间便挤出人群不见了踪影。

    李兆先铁青着脸,半天才从打击中回过神来。心中恨发欲狂,偏偏目标早已没了,狠喘了几口大气,这才努力平复下心绪。唯一沉吟,转身冲苏默走了过去。

    旁边华龙几个默默的跟上。他们几个都是京里一些官员的子弟,没有一个是智商不够的。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无论如何都要撑下去。否则,不但前面的打白挨了,还要狠狠得罪了李兆先。若真如此,那才叫大祸事了。

    “苏默,你既然称才子,敢发起这等文会,想来应不会避战吧。不如你我一起登台,便当着天下才俊的面前一较高下,你敢是不敢?”站在苏默的身前,李兆先冷着脸淡淡的说道。此时的他却是全然平复下来,再没先前的暴躁。甚至连站在苏默一旁的王泌,他都看也没看一眼。

    苏默见此,倒是不由的心中高看了他几分。这家伙虽然易怒,却也不全是草包,能这么快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死死抓住主要目的,倒也算个人物了。

    李兆先不知他心里想法,说完后不见他回答,只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不由的心中一惊。脚下退后半步,两手做出防护状,怒道:“苏默,你别玩花样!你知道的,我说的一较高下不是打架,是比诗文之道。”

    他这一喊倒是把苏默喊醒了,饶有趣味的看着他拉着随时要跑的架势,不由的哈哈一笑,点头道:“明白明白,你看,李公子,我这人多大度,多好说话?你要怎样就怎样,武也罢文也好,都随你。所谓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这种文明的竞赛精神,你要好好向我学习啊。”

    说罢,又叹口气,转头对一直沉默的王泌道:“泌儿妹妹,心软性子好一直就是我的缺点,怎么也改不了,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王泌见他当着李兆先的面儿也喊自己泌儿妹妹,不由的登时大羞。要知先前李兆先这么喊自己时,自己可是毫不留情的顶了回去。那现在自己要是不做表示的话,岂不是等于明白告诉旁人,自己对他苏默是完全不同的?

    可是真要她也像对待李兆先那样,她却又不知怎的,心中明明明白,却就是不忍心。

    羞急之下,饱满的胸脯急剧的起伏几下,终是恨恨的一跺脚,转过身去不理他算完。只是她却忘了,这般模样做出来,却比什么话都明白了。

    旁边李兆先脸色铁青的吓人,眼角突突突的直抽抽。只觉得嗓子眼一股甜腥泛起,差点没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努力压下这愤然的情绪,他深吸口气,干脆不去理会苏默那些废话。他知道,只要能在台上狠狠的踩了苏默,那便什么仇都能报了。现在与苏默斗气,那就跟之前一样,是真的上当了。

    所以,闭了闭眼后,他平静的看着苏默道:“如此甚好,那么,苏兄,请吧。”

    苏默眼中一抹奇光闪过,微微一笑,点头道:“请。”说罢,当先转身往台子走去。

    众人纷纷跟上,却是都出奇的保持着静默。唯有小丫头鹿亭睁着迷茫的大眼睛,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半响,终于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挨挨蹭蹭的靠近苏默,仰头好奇的看着他,小声道:“苏……苏公子。”

    苏默脚下不停,扭头看她,温和的道:“怎么?”

    鹿亭小心的偷眼看看自家小姐,发觉小姐只管低着头走路,不知在想着什么,却是并没发现自己这边,这才小手轻轻拍拍小胸脯,吐吐舌头道:“苏公子,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苏默看她娇俏可爱,不由心中欢喜,很自然的抬手摸摸她头上双丫,笑道:“好啊,你问。”

    鹿亭被他亲昵的动作搞的小脸儿一红,心中虽是羞涩,却又有种说不出的欢喜。她能感觉出,苏默对她就像是一个亲近的大哥哥一般,让她不可自抑的想要亲近。

    “嗯,我……我想问,你刚才说的那个,嗯,就是那句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是什么意思啊?可有出处?”她红着小脸问道。

    顿了顿,又苦恼的皱皱鼻子,小声道:“平日里小姐教鹿亭读很多书,总是要考问的。你说的那句话我却不记得,想来是极高深的。所以我要问问,免得小姐以后问起,我却回答不出。”

    苏默愕然,随即不由苦笑。瞥眼看看犹自神游天外的王泌,正想告诉鹿亭那是自己随口编的,猛然却眼角余光发现李兆先也竖起了耳朵,当即心中不由一动。

    眼珠儿转了转,哈哈一笑,凑近鹿亭晶莹的小耳朵,低声道:“那,苏哥哥悄悄告诉鹿亭,鹿亭不要说出去哦。”

    鹿亭大喜,却又觉得小耳朵痒痒的,忍不住咯的一声笑出声来,连忙用白白的小手捂住,大眼睛骨碌碌一转,随即眯成了两弯月牙儿,小鸡啄米般的点着小脑袋。

    苏默嘴角噙笑,目光往李兆先身上一转,曼声道:“这话啊,其实是依据刚才的事儿来的。比如,李公子说要挑战我,我答应了后没直接开打,而是先关心的问他要不要换衣服,这就是友谊第一了。而后,当李公子先动手来打我,我才开始还手,你想想,这可不就是比赛第二了?鹿亭要记住,不是什么学问都是从书中来,更重要的是擅于从生活中学习归纳。只有这样,才能真的学到知识,知道了吗?”

    鹿亭听的似懂非懂,但却不明觉厉,迷茫的点点头。旁边李兆先却是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一头栽倒。

    尼玛!这就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你还能更无耻点不?李公子忽然有种想要再度抓狂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