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君子四艺
    “准备好了吗?别说我不给你机会,只要你肯主动认输,然后再投入我门下做我爪牙,待会儿我便给你留几分颜面,如何?”李兆先目不斜视,不屑的看着苏默,轻描淡写的说道。

    他这么说自然不是什么大度,也并不是真的期望苏默肯低头。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与苏默之前的策略一样,不过是欲要乱苏默心神,打击苏默的信心而已。

    众人一愣,徐鹏举却是大怒,作势便要上前动手,苏默一把拉住,也不说话,只那么凝视着他,稍倾,忽然笑了。

    “现在已经一比零了,谁听过有战胜方向战败方认输低头的?李公子,你这智商,真的堪忧啊。”

    李兆先先是一愣,没明白一比零什么意思。但随即却又大怒,这王八蛋又提智商,简直太可恶了。有心问问那个一比零的意思,这会儿却是明白绝不是什么好话,当即只怒哼了一声,却不肯再问。

    不过他不问不代表别人不问,好奇宝宝鹿亭小丫头就忍不住了,探着小脑袋小心的道:“一比零是什么?”

    苏默大乐,心里对这粉妆玉琢的小丫头真是太喜欢了,瞅瞅这哏儿捧得,那叫一个默契啊。

    “鹿亭啊,你仔细瞧瞧李公子的脸上。那眼眶子处可不是有个大大的圈儿吗?在西方有个叫大食的国家,圈圈就代表了零的意思。如今李公子他们个个脸上顶个零,不正是说方才他们已经负了一场了吗?这便叫一比零了。嗯,不过,由此也看出人家李公子心胸豁达,输就是输,还用这种方式明白表达出来,这种精神还是需要赞扬的,真是我辈楷模啊。”苏默毁人不倦,很有耐心的解释着。

    王泌和鹿亭,还有旁边的孔闻韶目瞪口呆,完全想不到还可以这样说。张悦几个却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一脸的戏谑。徐鹏举甚至都捧着肚子笑弯了腰了。

    李兆先几人面色红了又青、青了又红,脸色那叫一个精彩啊。华龙受不住,羞怒道:“苏默,你便只有嘴上的本事吗?这般言语刻薄,妄为读书人,非君子之道。”

    苏默撇撇嘴,耸耸肩一摊手:“圣人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对君子自当以君子之道,对小人嘛,那也当然是以小人之道了,这有什么奇怪的。”

    华龙被噎的一口气闷住,旁边却有一人茫然道:“圣人云?这是哪位圣人云的?我怎么不记得了?”

    真是猪队友啊!李兆先这个气啊,厉声低喝一声:“闭嘴!”

    那人吓的一哆嗦,连忙低着头躲到后面去了。

    李兆先目光冰冷的看着苏默,冷声道:“多言无益,说吧,怎么比?”

    苏默又开始用一种看傻逼的眼神看他了,李兆先差点抓狂。好在这次苏默倒没让他多等,上下左右的看看他后,摇头叹道:“李公子真勇敢,一点都不怕死,佩服佩服!”

    李兆先双手开始颤抖了。这话明明是褒赞,可怎么听怎么别扭。这王八蛋又要耍什么诡计?他抿着嘴,双目喷火的瞪着苏默,却是打死不肯去问。

    这回没人捧哏了,大伙儿都有些不明白。鹿亭倒是想问来着,却被王泌一把捂住嘴。这丫头,还嫌不够乱吗?

    苏默左右看看,有些淡淡的忧伤,没人捧哏真心不爽啊。目光重新落到李兆先身上,笑眯眯的道:“既然李公子以战败者的身份,还如此勇敢的让我来提出比试方式,那我也就不矫情了。嗯,要不,咱们就比比唱段曲儿,也算娱乐一下大家可好?”

    李兆先头嗡的一声,唱曲儿?尼玛,你当本公子是什么?歌伶妓女吗?还娱乐一下大家,我娱乐你一脸!

    咦,不对不对。这厮莫不是又想着弄那个什么怪异的俚曲,想要凭此引人眼球?是了是了,定是如此。这厮压根就是个不学无术的,若比诗文学问,又哪有半分胜算?

    可是要不答应,自己刚刚才说了让人家出题,这会儿反悔着实有些脸面下不来啊。

    想到这儿,他微微侧目,以目示意华龙。

    华龙果然有眼色,当即上前一步,不屑道:“我等都是读书人,既要文斗,当然是比诗词学问之类的才是。如何拿这些粗鄙低俗的东西来比?真真有辱斯文,令人笑掉大牙。啊,莫不是苏公子只会这些,真正的学问却是不敢献丑?唔,倒也有些自知之明,那何不就如方才李公子所言,干脆认输低头可好。”

    这番话一出,旁边几个伴当都是连声附和,李兆先也是满意的微微颔首,看向华龙的目光大为欣慰。

    苏默斜眼睨着他们,嗤的一声笑了,不屑之意溢于言表。李兆先等人笑声戛然而止,齐齐怒目瞪着他。我操,又是这眼神儿!怎么就那么可恨,想要冲上去狠狠踩一脚呢。

    李兆先压着火,冷然道:“苏默,有话就说,如此装腔作势有意思吗?”

    苏默哈的一笑,一指华龙,对他道:“我是觉得你这条,呃,你这条爪牙脑子很有问题,一时没忍住,抱歉抱歉。”

    华龙额头上青筋直跳。什么话这是,对人有论“条”的吗?这狗贼!

    李兆先却是微微皱眉,淡然道:“有什么问题?”

    苏默笑容一敛,正容道:“我刚才说曲儿,你这条爪牙说是粗鄙低俗,不是读书人该涉猎的。那我倒要问问了,君子四艺,琴棋书画,照他的意思,岂不都是粗鄙低俗的了?哈,那要不咱们就当场问问下面的大伙儿,看看有几人同意这说法的?”

    李兆先和华龙闻言同时面色一变。曲儿归于四艺中琴的类别里,确实也无可厚非。可问题是你苏默刚才说的唱曲儿是那意思吗?这小王八蛋瞪着眼胡说八道,真真无耻之尤!

    可是偏偏被他如此一扯,还真不好反驳他。若被他这样去当场问下去,岂不要被人喷死?

    一时之间,左右不得计。李兆先急怒之下,却猛地一道灵光闪过,稳了稳心神,沉声道:“哦,如此说来,苏兄的意思是要比这君子四艺了?也行,那便如你所愿,就比琴棋书画。”

    苏默轩了轩眉,深深的看他一眼,这李兆先果然不是纯粹的草包。眼见招架不住了,干脆抛开那些无关紧要的,直接抓住重点一锤定音,顿时将刚才的不利化于无形。

    “君子四艺嘛,也不是不行。不过……”苏默脸上露出犹豫的神色,迟疑的说道,话到一半却又顿住。

    李兆先心中暗喜,急道:“怎样?莫不是你要反悔?”

    苏默摇头:“这是什么话,既然应了你自然不会反悔。我只是觉得四艺中棋之一道,耗时太长,而且也不好直观的让大伙儿看到。这要比下去的话,难道让大伙儿就那么干等着?毕竟眼下乡试在即,实在不好耽误大家的时间啊。”

    李兆先一窒,他也要参加这次的乡试,刚才只顾逼迫苏默应战,倒是忘了这一茬儿了。

    苏默说的倒也有理,这弈棋之道最是费时,尤其是遇到相差不多的对手,有时候甚至能持续一天甚至多天的时间,确实不适宜眼下的比斗。

    “那你的意思是?”他皱着眉头问道。

    苏默慨然道:“以我之见,不如你我就只比琴、书、画三项即可。弈棋之道更讲究个清、静二字,此时此地都不适宜,就不在今日比试了。如此,琴、书、画三项,正好三局中两胜者为赢,你看如何?”

    李兆先微微沉思,随即点头。如此一来,便是琴之一道,这苏默就算以奇致胜,也不过就是一局。而后面书、画之道,他确实有极大的把握胜出,最终三局两胜还是自己赢。

    苏默见他应下,眼中闪过狡黠的光芒。旁边华龙忽然道:“且慢。”随即拉了李兆先一把。

    李兆先一愣,扭头看他。苏默耸耸肩,摆手示意无妨。李兆先这才随华龙走开两步,低声道:“怎的?”

    华龙目光往苏默这边瞅了瞅,见他并不在意,这才阴阴一笑,低声道:“贞伯,我这有个法子,包管让那厮彻底大败,再没有半分颜面。”

    李兆先眼睛一亮,低声道:“计将安出?”

    华龙目光闪烁,又凑近一些,低声道:“此人狡诈,非要比琴道,不过是欲要以奇致胜罢了。但既然是三局两胜,贞伯不妨与他约定,先比书画两项,这琴道嘛,则放在最后再比。如此,只要前两项贞伯胜出,他便琴道再如何出奇,也没了表露的机会了,岂不是颜面尽失了?”

    李兆先眯着眼微一琢磨,随即狠狠点头,大喜赞道:“善!此田忌赛马之计,确是大妙。”

    华龙得意一笑,又道:“逼他把最擅长的放到最后,这已然抢了先手。小弟这还有一计,可在前两项书画二道上,彻底消去他致胜之机,包贞伯狠狠的将他踩下去。”

    李兆先大喜过望,急道:“是何妙策?”

    华龙一脸诡笑,凑过去低声说了起来。李兆先仔细的听着,越听眼睛越亮,及到最后,已是满脸禁不住的喜色,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