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战!
    “哥哥,那两个杂碎怕是要耍什么手段了,咱们该如何应付?”看着李兆先和华龙凑在一起窃窃低语着,随即又听到李兆先的笑声,徐鹏举忍不住凑到苏默身边,担忧的说道。

    旁边张悦、徐光祚、孔闻韶、张文墨以及王泌主仆和何莹也都一脸的担忧,纷纷将目光望向苏默。

    苏默洒然一笑,淡然道:“任他千变万化,我自有一定之规。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都是纸老虎,不过一戳就破,何必忧虑?”

    众人相互看看,眼中忧虑仍是难以尽消。只是见苏默说的淡定,只得勉强将那担忧压下。

    众人里,何莹却是个直性儿的。见众人都不说话,忍不住站出来道:“你这人,人家都要阴谋算计你了,你还在这儿故弄什么玄虚?你是不是猜到了他们要做什么,说出来给大家听听啊,也免得大伙儿为你这着急。”

    众人闻言都是眼神齐齐一亮,期待的看向苏默。

    苏默诧异的看了何莹一眼,怎么这个拉拉也会为自己担心吗?心中有些怪异,却不好问出口。

    又见众人眼中的期许,只得苦笑摊摊手,道:“其实也没什么,我刚才故意提什么曲儿,又一再说君子四艺以琴为先,就是让他们以为我要靠琴道先下一城,借此打击他们。毕竟,我在外善作新曲的名声响亮,由不得他们不往这上面想。

    以我所料,他们无外乎就是想逼我将琴道放在最后比,先以他们所擅长的书画之道赢下一局。若是能连赢两局,那说好的三局两胜,琴之一道也就不必再比了,如此一来,岂不等于全胜了。

    只不过他们却是不知道,这书之一道先不提,但是那画道嘛,嘿嘿,他们想胜我却是白日做梦。而我只要两道任胜一道,后面琴道他们未战先怯,又如何能赢?所以了,大家不必担心就是。”

    众人这才恍悟。王泌美眸中不由的闪亮,他竟然还雅善丹青?说的如此自信,却不知究竟到了何等境界,有心问问,却又不好意思出口。一时间只觉得心中如百爪齐挠,煞是难耐。

    不过好在她不好意思问,却有好意思的。何大女侠显然字典里就压根没“不好意思”这个词儿。听苏默说的笃定,当即就瞪眼叫道:“你还会画画?是不是真的行啊?要知道人家可是世家出身,你可别丢了丑。”

    这八婆,会说话吗?苏默听的这个气啊。狠狠翻了个白眼,懒得回答她,只一指张文墨,撇嘴道:“我行不行你们问他。”

    众人登时齐齐看向张文墨。张文墨在听到他提到画的时候,就已然彻底放松下来。当初一张凤水开发效果图,震惊的张家上下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至今他还忘不了家主张老爷子那副如同见了鬼的模样。

    只是苏默从那次后,便再没动笔画过什么,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画技才是最拿手的。

    便是这次武清文会,也唯有他才知道,苏默说的献艺便是作画。想着苏默当时让他准备的那些东西,更不知一旦展现出来,将会造成多大的轰动了。

    此刻眼见众人都望过来,他微微一笑,坚定的点点头笑道:“讷言之画技,已非等闲可言,便说举世无双也绝对称的。李兆先,嘿,他们输定了!”

    众人不由面面相觑。张文墨这评价实在高的离谱了,举世无双?是不是真的啊。真的有这么犀利?太出乎意料了,大伙儿被震的反倒有些不敢相信了。

    苏默将众人的神色看在眼里,却也懒得再多解释。是不是真的,到底行不行,待会儿便可见分晓。此时便再多解释,也只能让他们的心更不实落。

    况且,此时李兆先和华龙显然已经说完了,正举步往他们这边走来了。

    “咳,方才既然苏兄定下了命题,那么,如何比试的方式便当由我们这边定了。苏兄应该没问题吧?”李兆先在苏默身前站定,淡淡然的说道。与之前的浮躁不同,此刻的他脸上满满的都是自信。

    苏默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耸耸肩两手一摊,示意无所谓。

    李兆先眼底喜色一闪而逝,随即端容道:“好,如此,你我可先比书画二道。至于琴道嘛,既为四艺之首,便将之放到最后,做为决战之用。苏兄以为如何?”

    他这话一出,顿时便察觉到苏默身后众人的脸色变的极为精彩。一个两个的看着自己,那神情似乎是想笑又使劲憋着。不仅如此,李兆先还隐隐的有种感觉,这帮人的眼神中,似乎还带着淡淡的讥讽和一丝丝幸灾乐祸。

    这是什么情况?他不由有些茫然,原本自信满满的心中,忽然莫名的升起一种不太好的感觉,似乎自己忽略了什么。

    苏默却没给他多想的时间,微微一皱眉,面色不渝的道:“李公子也说了,琴道乃是四艺之首,那为何要放到最后呢?依我之见,还是放到第一项来比才是。”

    李兆先目光一闪,果然!果然这家伙是打着这个主意。只是,哼,任凭你奸似鬼,既然被咱们察觉了,岂能再如你意?

    所以,苏默话音一落,他再也没空去理会刚才众人的脸色有异那码事儿了,当即摆手正色道:“苏兄差矣!所谓压轴,当然要最好的啊。更何况,咱们不是说好了嘛,这命题你出,但方式理当由我们来定,这才公平嘛。就这么定了,如何?”

    苏默脸上露出悻悻,迟疑半响,这才一脸纠结的勉强点了头。

    李兆先心中大定,目中闪过森冷的光泽,又道:“好,这一点咱们达成了共识。那么,接下来,我要说说先比的书画二道的比试方式。”

    苏默微微一怔,随即无所谓的点点头。

    李兆先阴阴一笑,施施然道:“苏兄也是读书人,想必也知道,这书之一道,即是书法,其实也包含了诗词文章于内。毕竟,文以载道,书法还是需要文字去表现的。故而,我认为,在你我比试书法的同时,也即是比试诗文的环节,这一点,苏兄想必没有异议吧。”

    作诗,并誊写出来,顺便比试书法,这本是题中之义,苏默自然不会意外。所以,只是轻轻点头,表示应下了。但是随后李兆先又接着的话,却真让他大出意外了。

    “好,苏兄果然爽快。既如此,在下接着说,接下来就是画道了。”李兆先眼中闪过一抹得意,狞笑着说道。

    “先以为,书画之道其实也是相辅相成的。画中寓诗,诗以言画,一副好画再以一首绝妙好词来题跋,才能更显出我辈文人的修为底蕴。所以,在下提议,这书画二道也不妨合二为一,放在一起来比。具体的方法是,由在下先作画一副,然后由苏兄以此画为题,应诗词一首。然后再由苏兄作画一副,由先来应和诗词。如是各出三幅画三首诗词,请在场所有人点评,亦是两胜者为赢。苏兄觉得如何?”

    苏默眸子猛然一缩,万没想到这李兆先竟然出了这么个幺蛾子。这等若是命题作文了,还是完全要依据对方的命题去发挥。其中的难度,刹那间成倍数增长起来。

    而苏默原先打算的,根据自己记得的后世的诗词反过来作画的想法,已然全然落空。这对他确实是太不利了。

    毕竟,他所能记得的后世的诗词,每一首都是旷世经典,一旦拿出来别说区区李兆先了,便是李东阳来了,突兀之际,也要甘拜下风。

    而诗词铁定胜出的前提下,画道他确实百分百的有把握赢。这样一来,李兆先哪还有半分胜出的机会?

    可是如今这么一来,那十成的胜算顿时便成了五五之数。原本以为李兆先华龙之流,不过就是一帮不上数的纨绔,却没想到也能想出这样的妙招来。看来,任何人都不能小看了啊。

    苏默深深的看着眼前的李兆先几人,不由的重新在心里为其定位。半响,才深吸一口气,坦然一笑,点头应下。

    即便是重新回到同一起跑线又如何?自己比他们多出数百年的积累,智商更是不比他们任何一个差,有什么理由输给他们?

    再说了,眼前不过区区几个纨绔而已,若是连他们都打败不了,还怎么应对那后面更狡猾奸诈的大敌?

    所以,在片刻的失落之后,苏默重新拾起了信心。昂然接下了李兆先提出的比试方式。

    这一刻,他已经不再纠结能不能打败李兆先了,他只欣喜于终于先打败了自己的怯懦和侥幸。

    唯有具备了这种不畏强敌的强大心态,他才能走的更远,才能有击败那躲在暗影中更强大的敌人的可能。

    这一战,是信心之战!这一战,是真正崛起之战!

    他不可避,不能避,也不愿避!

    目光在身后几位好友身上扫过,略略颔首后,随即对李兆先伸手一示意,便大步走向台中。

    李兆先眼中喜色再也掩藏不住,哈哈一笑,同时跟上。

    二人身后,张悦等人只觉的,苏默在这一刻忽然有了某种说不清的变化。具体是什么说不出,却让他们不约而同的都有种欲要挥浪搏击、仰天长啸的豪情。

    王泌默默的看着,美眸中闪过几分迷离与波动。从听到这个人的名字起,到如今真正见面后,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间内,原本模糊的印象非但没有清晰起来,反倒愈发模糊了。

    在她心中,此刻的苏默便如同彻底隐入雾中,似近实远,变化无常,她越想看清却越是不得。不知不觉中,连自己都似乎走近了雾中,渐渐的再也寻不到方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