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章:崖上梅
    台下,欢呼声雷动而起,将王泌纷乱的心绪震醒。感觉到自己莫名的情绪,她不由的有些心慌耳热。

    小心的看看四周,见没人注意自己,这才轻轻舒了一口气。重新将目光望向台上中间站立的两个人身上。

    比试,即将开始。

    张文墨已经将两人比试的规则向几位评委禀报了,在衙役们准备的时候,由毛纪亲自站到台前,将两人比试的内容、方式一一解说清楚,这使得下面观众的情绪彻底攀上了高峰。

    木架、纸张、笔墨已然摆放好了,毛纪和衙役们都退到了后面,台上唯一留下的,便只有苏默和李兆先二人。

    李兆先抬眼看看苏默,眉头挑了挑,抢先取过笔来,刚要落笔,忽然又顿住,转头看着苏默嘿然一笑,道:“苏兄,不如你我再加点限制如何?”

    苏默眉头一轩,随即慨然道:“随意。”

    李兆先大喜,赞了声好。随即提着笔转过身来,面对着下面观众朗声道:“诸位,方才某与苏公子决定,此次比试再加一分难度。那便是,所作书画,只应书画之境,但却不应此时之景。在下不才,当抛砖引玉,先献丑了。”

    说罢,也不理会台下众人的欢呼,回过身来,凝思片刻,抬笔开始挥毫泼墨。

    苏默静静的站在一旁,脸上没有丝毫波动。李兆先忽然加上的限制,明显是早就想好的。而直到此时才突然提出,就是想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不应当前之景,只应书画之境。嘿,倒是真想的周到啊。要知诗画之道,莫不是心有所感而后虑才得。

    李兆先一个不应当前之景,显然是将苏默可能获得灵感的几率降到最低。而他自己却在初时所谋之时,便已然有了底稿。这样一进一出之际,无形中又占了一个便宜。

    此人果然不亏是号称李公谋的儿子,一步三算,这种机谋计略,倒真是家传渊源了。

    台下众人自然不知道两人间的猫腻,此刻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这份罕见的热闹上了。

    但是台上几个评委,还有张悦、王泌等人却是心知肚明,听到李兆先忽然加上这么一个条件,一愣之后顿时都是又惊又怒。

    苏默先前就预判了李兆先的伎俩,让他们已然有了心理准备。所以,此刻苏默能想到的,他们自然也想到了。便连徐鹏举和何莹这两个最一根筋的,也不过片刻后就想明白过来。

    何莹不迭声的大骂无耻,一张俏脸涨的通红。美眸死死瞪着台上正专注作画的李兆先,若是眼神能杀人,怕是李大公子此刻早已成为一堆碎肉了。

    徐鹏举更是怒发欲狂,若不是旁边张悦和徐光祚使劲按住,徐小公爷怕是早已冲进去痛殴那卑鄙无耻的王八蛋了。

    谢铎手捋着胡须,一双老眼似睁非睁,旁人看过去,不知道的还当此老要睡过去了。

    但是没人知道,此刻的谢铎目光在台上两人身上只是略略一转,就移到了旁边的毛纪脸上。

    他今年已六十有三了,又是历经三代君王,宦海沉浮的经验何等老到。对于当今朝中的态势,绝不是如表面上那般懵懂不清。

    对于苏默一案,旁人或许会误判为是被无辜波及,但是此老因为身在局外,却看得更加分明。与苏默还在猜测不同,当李兆先在这里一露面的那一刻,他便百分之九十的肯定了,出手的必然是李东阳。而出手的原因,多半正是为了他这个儿子。

    没有人知道,他对李东阳的了解之深。更没人知道,他其实和徐溥徐阁老更是相交莫逆。

    甚至,他这次来武清,固然是自己起了心思。但也有徐溥的请托在内。与王懋让自己女儿王泌先行一步来暗查一样,谢铎便是徐溥的暗线。

    此刻他冷眼觑着毛纪的神情,见毛纪脸上含笑,目中却闪烁不定,心下不由暗暗叹息。

    都说弘治中兴,天子圣明仁慧,朝臣清廉有为。然而看看眼前这位毛学士,再想想李东阳竟然为了儿子对苏默的出手,谢铎便有些意兴阑珊起来。

    徐溥已经数次上表请辞,眼看着虽然天子还在尽力挽留,但估计也不用太久,终还是要走的。

    徐溥一走,剩下三个内阁,刘健太过刚烈耿直。往往容易被表象蒙蔽,产生误判。这种误判小事上或许没大碍,但要是遇上大事儿,怕是不伤人就伤己,下场疏难预料;

    而李东阳和谢迁二人,谢迁虽正直却迂腐,更是才能略欠。遇事只能起个辅助的作用,当不得大用。

    三人中唯有李东阳机谋权变,心智能力都是上数。然而此人心思太深,年轻位低时,尚能克己自律。但经过这些年的身居高位后,已然变得再也受不得半点违逆了。

    朝中此次欲要复招自己,原本他心中很是欢喜,跟徐溥说起时还颇为得意。想及当时徐溥并没多说,只是饱含深意的看了自己一眼,那时他却并未深思,如今看来,却是有些得意忘形,忽略了很多东西了。

    眼下朝中看似一片平和,到处都是赞美称誉之声,但是这平静的下面,又有几个看到那汹涌的暗流呢?

    自己已经六十多岁了,是不是还要踏进这个泥塘呢?他此时神思天游,不觉中却是有了退意。

    这个苏默……

    他目光瞟向台上安静站立的苏默,心中猛然横生几许唏嘘。怜子未必不丈夫,但是李东阳这次,真的有些过分了!

    他暗暗的想着,老眼中一道精光闪过,瞬间又消失不见,重新变得浑浊不清起来。

    台上,李兆先这会儿已然接近尾声。三尺见方的白纸上,墨迹勾连,气势万千。众人都看了出来,这画的是一副山石图。崖石高峻,云霓丛生。冷峻凄迷之中,却又于崖上勾勒出一株老梅,顿时让那整幅画彰显出一份勃勃生机,端的是有画龙点睛之能。

    李兆先,京师第一才子,大学士李东阳之子,这份深厚的底蕴,在这一刻显示的淋漓尽致,再无半分保留。

    又过盏茶功夫,李兆先墨笔轻挥,将最后一笔点下,这才起身退后两步,上下打量一番,眼中露出满意的神色。

    将笔往旁边砚上一搁,转头看向苏默,挑眉笑道:“苏兄,献丑了。此图已成,便请苏兄指教。”说罢,抱拳一揖,闪身退开一边。

    他本是京城佳公子,此刻又胸有成竹,举止之间实是说不出的洒然倜傥,登时引得台下一片声的喝彩。

    苏默没理会他,两眼只望定眼前这幅画,脑中却急速的转动起来,一首首脍炙人口的诗词不断闪过,pass,再闪过,再pass……

    描写山石的诗词很多,描写梅花的诗词更多,但是要同时满足两者的,却就不那么好选了。

    毕竟嘛,又哪有人专门对着一副画去咏梅的?梅为花中君子,傲骨风标,暗香袭人。虽极易引发诗人的共鸣,但终是要对着实物,切身感受那份气质才会灵感迸发、文思泉涌。

    苏默静静的站在画前,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他的眉头也不由的微微皱起。

    台下此时已是鸦雀无声,所有人都静静的望着台上那瘦弱的身影,生怕惊扰了他的文思。

    也有一些文士,暗自揣摩着灵思,希图能作出一首应景的诗词来。即便不能参与台上二人的比斗,但却不妨在事后拿出来展示,必然能收获无尽的名望。

    台下众人倒是颇有耐心,然而台上的人,却是真的太纠结了。张悦和徐光祚几个都是武勋出身,这诗词之道虽有涉猎,但也仅仅只是勉强而已。如此刻这般对着一幅画,当场就要吟出一首上佳之作来,对他们来说,实在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所以,三兄弟虽然急的抓耳挠腮,却实在是无能为力。没奈何,只得将目光看向旁边的张文墨和孔闻韶二人。

    但是当看到这两人也是眉头紧锁的模样,不由的又是一阵的泄气。他们却不知,若单单是随意吟出一首诗词来,对二人来说真不是什么难事。

    然而此时此刻,那诗词却是要参与比试的。随便拿出来的东西,最多也只能算个中等。那到时当着这么多士子的面儿,岂不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但要是想凭空无中生有,短时间内就能创作出一首上佳好诗词来,呵呵,摆脱,七步成诗的曹子建只有一个啊。况且就算曹子建,那也是逼到了绝境有感而发才成的。若是将其放到眼前,多半也是愁眉不展的。

    众人里,除了他二人外,有文才的便只剩一个王泌了。然而便以她之才,此刻也是一筹莫展,别说心中焦急之下更没有灵感,便是有也没法代替苏默不是。

    于是,她也只能默默的立在人群中,清澈的眸子满透着焦灼和担忧,就那么痴痴的望着前方那个身影。

    便如冥冥中的牵引,苏默凝思之际,莫名的感受到了这份凝视。目光微转之际,一眼便看到了人群中那茕然而立的身影。也就在那一瞬间,猛然间一道灵光划过脑海。

    他眼中蓦地闪过一抹喜色,再不迟疑,弯腰捏起毛笔,饱蘸浓墨,略一停顿,随即震腕挥毫,一首绝妙好词,就此破空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