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再挖坑
    “诸位,如何?”毛纪目光扫过李兆先和苏默,沉声向其他几个评委问道。

    谢铎:“大气磅礴,言之有物!好词!”

    胡光建:“何止好词,此必将成传世之作!此次武清文会,不虚此行,不虚此行啊。”

    孔弘绪也点着头,摇头晃脑的道:“此长短句别的倒也罢了,贴切二字确是最难能可贵的。一阕读罢,昔日我太祖、成祖开世之大无畏、大魄力之气扑面而来;而最后一句且看今朝尤为最佳,如今圣仁天子在位,气象万千、中兴显见,正合此四字之真意。吾等当为陛下颂之。”

    毛纪几人绵绵相觑,心中都暗骂这厮无耻。堂堂孔圣人之后,当代衍圣公之尊,竟而口出这般谄谀之词,实在是有辱斯文啊。只是想想这老家伙刚刚才脱了罪,那种死而回生的心情倒也不好太苛责了。

    毛纪当先回应,含笑颔首道:“是矣,衍圣公见识果然超人一等,佩服。”

    孔弘绪捋须微笑,脸上得意洋洋。旁边孔闻韶毕竟年轻,眼神躲闪着,脸上终是有几分尴尬。

    毛纪见几人意见达成一致,这才转头看向李兆先,含笑道:“李公子意下如何?”

    李兆先心中暗骂不已,这帮老东西一个两个的吃错了什么药?一个劲儿的给这姓苏的捧臭脚,真真毫无节操可言。不就是一首词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心中咒骂着,脸上却只能作出敬服之色,拱手叹道:“苏默兄大才,先佩服之至。”

    毛纪等人就都含笑点头,李兆先眼底一抹异色一闪而过,面上愈发显出敬佩崇仰之色,恭声又道:“此作大妙,先有一不情之请,还望诸位先生和苏兄能应之。”

    毛纪哦了一声,挑眉扫了他一眼,淡然道:“什么不情之请?”

    李兆先躬身道:“诸位先生当知,家父亦是极喜此道。先欲求诸位先生,待此番文会结束后,能将此作赐予晚辈,回去以肴家父,还望诸位先生准许。”

    毛纪眉头一皱,抬眼看看他,又看看其他几个,沉吟不语。谢铎老眼中精光一闪而过,捋须笑道:“贞伯贤侄,你这孝心可嘉,但岂不知君子慎独焉?汝父李大学士喜爱此道,我等又岂不爱?原作只这一副,你要了去,我等怎办?”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李兆先心中暗恨,却不敢发作。迟疑一下,欲要再说,孔弘绪忽然开口道:“此作为陛下颂,天下除陛下外,谁敢受之?依老夫所见,不妨由我等各临摹一副便可。”

    此言一出,谢铎、毛纪都是点头不已。胡光建更是大喜,心中一动,一指苏默笑道:“既如此,何不劳烦苏少兄亲自誊写?如此原汁原味,当是大善。”

    众人都是目光一亮,拍掌赞叹。李兆先也是目光一亮,到了嘴边的话连忙咽了回去,眼神闪烁的看向苏默。

    苏默一直含笑站在一边,此刻见众人都看向自己,当即慨然应诺。只是目光落到李兆先身上,却微微一笑,拱手道:“李公子,为长辈效劳乃你我之本分。李公子何不也一起来,正好也让苏默开开眼界。”

    李兆先闻言就是一窒,随即眼中便尽是羞恼之色。苏默这话说的动听,但真正的意思却含有两层。其一便是他李兆先不配让其赠字,人家说了嘛,为长辈效劳才是本分。

    而这其中,还隐隐有贬低父亲李东阳的意思。毕竟自己刚刚说了,是想为父亲求字的。

    这厮假模假样的邀请自己,说是什么一起来,眼前这几个老东西,都点明了要苏默的字,又有谁肯要他李兆先的?那一起来的意思,其实就是让他自己给自家老子抄一份罢了。

    换言之,也就是说在他苏默眼中,眼前这几个老东西是长辈,他老子李东阳却是不在此列的。

    可这个意思大家都是心照不宣,却是谁也无法宣之于口,他李兆先也不能。否则一嚷嚷开,原本的心照不宣变成大明大亮了,他李家父子里子面子都别想留了。

    这是其一。而其二呢,自然是讥讽李兆先在此次比斗中的窘境了。按照先前约定,到现在,两人应是各有一幅画一幅字了。

    然而此刻,李兆先除了完全同样的两幅画外,根本就无法留下什么字。苏默这会儿邀请他一起来,潜台词就是他李兆先的本事,也只能是跟在苏默屁股后面誊抄苏默的诗词,他李兆先自己的东西是拿不出手的。

    这脸打的啊,啪叽啪叽的叫一个响啊。话虽没明说,但只要是个有脑子的,谁人想不到?

    李兆先这一霎那,真恨不得一拳将那张笑脸砸扁了。可是他藏在袖中的手攥紧了又松开,终是深吸一口气,强自将这股怒火压了下去。

    拿不到苏默的亲手笔迹就拿不到了,但这首词是他苏默所作这个事实却抹不掉。只要自己将这首词通过父亲呈送到天子御前,他苏默就只能俯首受死了。

    至于说孔弘绪说的,原作也要呈送天子。嘿,岂不知重要的不是这词本身,而是什么人说的什么话才是关键。

    想到这儿,他目光中的怨毒一闪而过,强自挤出几分笑容,勉强点点头应了。

    毛纪等人都是人精儿,哪会看不透两个人之间的猫腻?见李兆先终还是忍了下来,不由的相互对视一眼,心中都是微微凛然。儿子已是如此,其父又将如何?

    苏默却似乎没想那么多,见李兆先应了,当即笑眯眯的上前,提笔便欲开写。

    谢铎忽然伸手拦住,深深看了他一眼,笑呵呵的道:“小苏默啊,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说着,目光往那首词旁边的空白处瞄了瞄。

    苏默眼睛眯了眯,心中微微惊诧。这老头的意思他当然明白,题跋!谢铎的意思是他应该补上题跋。

    所谓题跋,在书籍、碑帖、字画前面的文字称为“题”;而在其后的文字,称作“跋”。

    苏默这首《沁园春?雪》,若是不将之前他当众演说的那些话作为题跋写上,那真就等于是给人构陷的大好把柄了。可若是有了题跋,虽不敢说完全抵消那种危机,但终是有了依据,任何人再想凭此构陷他,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可谢铎跟他不过才刚认识,为什么要这样帮他?是怜才吗?苏默有些拿不准。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大明朝的才子车载斗量,苏默很难相信只是为了怜才,就能让谢铎这么个老狐狸为他出头。

    不过,虽然想不明白原因,对方终是一片好心,他自然不能漠视。所以,他抬眼笑了笑,轻轻摇摇头,悠悠道:“多谢谢老,不过,不着急。”

    谢铎一愣,随即眸子蓦地一缩。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这才缓缓收回手去,点点头转身坐了回去。心中只暗暗念叨: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两人间的互动只是短短一瞬,并未引起旁人的注意。苏默当即挥毫而作,只不过片刻间便书就四副,并题跋上几人的尊讳,注明来历,最后落下自己的大名。

    毛纪四人欣然接过,各自观赏一番,大是满意。那边,李兆先也笔舞龙蛇,将自己那副搞定。只是他却不会毛氏草书,用的却是行书,倒也颇有功力,获得了毛纪等人的一番称赞。

    待到几人都收起各自的字幅,苏默却让人将最初那副字收了,并不往下面去挂。

    既然说了这幅字要送入宫中,这会儿不挂出去也是应有之义。除了下面几个不明情况的士子嚷嚷了几声外,倒也没人再去纠结。

    众人重新落座,苏默和李兆先再次走到台中。这一次,该是换成苏默作画,由李兆先看图说话了。

    李兆先负手站去一旁,身边华龙几人簇拥着,脸上虽都是一副凝重之色,但仔细看去,却能发现两人不时的对望一眼中,都有抑制不住的喜色流动。

    下面众士子也渐渐平静下来,纷纷注目台上,期待着、渴盼着。苏默前面两首词不用说了,着实让众士子惊艳了一把。而那第一幅画,更是充满了神秘和玄妙,让人欲罢不能。那么,接下来将要画的第二幅画,又该会是何等的难以想象呢?

    实话说,与苏默的诗词书法相比,这一刻,大家对苏默的画的期望值,显然更高一些。

    然而苏默却并没有再像上次那样,动用那些与众不同的画板画笔,而是站在画板前凝神思索半响,最终抓起一枝最寻常不过的毛笔来。

    台下众人先是一鄂,随即都隐隐有了几分失望。而李兆先华龙几人却是眼中喜色浮动,相互对望一眼,眼角眉梢便多出几分不屑来。

    “可一而不可再,果然黔驴技穷矣。”华龙挑挑眉,低声笑道。

    李兆先面上矜持,轻轻摇头,淡淡道:“可惜,可惜。”嘴角处的讥讽,却是毫无二致。

    然而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他和华龙面上的喜色却越来越少,渐渐变成一副惊疑不定的神色。

    不但是他们,便连台下众士子也均是骚动起来,隐隐的低声议论着,人人面上都是不解和焦急之色。

    为什么?因为台上的苏默从拿起那支笔后,直到现在除了凌空比划了几下后,便再也没有任何动作。

    便仿佛心中构思总不能如意,以至迟迟不能落笔。

    就在众人渐渐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苏默却忽然将笔一放,转身面向李兆先微微一笑,肃手邀道:“好了,便请李公子指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