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所谓眼力境界
    好了?这就好了?李兆先有些发懵。

    刚才看的清楚,苏默似乎就没动几下笔吧。看着他在那长考不动的样子,李兆先还好一阵疑惑来着。

    可眼下,这咋就忽然就画好了呢?而且,瞅瞅台下有幸能先看到一鳞半爪的那些人的脸色,李兆先心中那不祥的感觉越来越重了。

    “公子莫担忧,咱们一起去看。”华龙见他脸色不对,连忙送上自己的忠心。

    旁边众伴当也纷纷点头应和。

    李兆先深吸一口气,轻轻点点头,随即面色一松,大步冲苏默走了过去。后面华龙众人紧紧跟上,看向苏默的目光那叫一个仇恨啊。

    苏默依然一副笑吟吟的样子,一点也没有遭人恨的觉悟。见他们走进前,微微拱拱手,侧身一让,将整个画板显露出来。

    “这……你……你什么意思?”看着眼前光洁溜溜的画板,李兆先等人目瞪口呆了半天,不敢置信的手指着向苏默怒道。

    他喵的!难为人也不能这么难为吧。整张纸上别说画了,连点墨迹都不带有的,干净的都刺人眼瞳,这还让人怎么看图说话?

    说好的画呢?说好的难为呢?我去啊!这哪里是难为,简直就是调戏嘛。

    自己好歹还一幅画连着画了两遍呢,就算难为也是言之有物啊。可这苏默,装模作样半天,然后就这么放着一张白纸……

    李兆先感觉受到了侮辱,指着那张刺眼的白纸瞪着苏默,嘴唇哆嗦着,额头上青筋突突突的直跳。

    “姓苏的,你这什么意思?辄莫是自觉不是我们李公子的对手,这是要拱手认输吗?”

    “哈,我看就是。要不怎么连一笔都不敢落呢?”

    “不错不错,不过既然要认输,那叫大声对所有人说出来才行,否则咱们是绝对不会接受的。”

    “对对,不接受,不接受。认输要大声说出来,还要跟咱们李公子赔礼道歉才行……”

    华龙等人忽然想到了某种可能,不由的都是兴奋起来,七嘴八舌的嚷嚷起来。

    不但是他们嚷嚷,台下观众们也是惊疑不定,纷纷低声议论起来。唯有李兆先面色阴晴不定的看看那张纸,又再看看面上不见半分异色的苏默,暗暗觉得这事儿绝不会那么简单。

    “呵呵,李公子可是不明白?没关系啊,看不懂可以问嘛,我乐意为你提示一下啊。”苏默眼角都不带夹一下华龙几人的,只冲着李兆先笑眯眯的说道。

    李兆先面色越发难看起来。果然,果然是有说道的!他暗暗的想着。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张白纸,似乎要看出个花来,可惜半天过去了,仍然还是一无所获。

    耳边听着下面人嗡嗡嗡的议论声,旁边华龙几人还在不停口的起哄,让他心中越来越是焦躁。终是忍不住转头冲华龙几人怒叱一声:“闭嘴!”

    台上台下登时一片寂寂,华龙几人瞅着李兆先那欲要杀人的目光,浑身激灵灵打个冷颤,缩缩脖子,灰溜溜的绕到他身后站了,一个两个的臊眉耷眼的不说话了。

    李兆先额头上汗珠密密沁出,红着双眼看着苏默,嘴唇嗫嚅几下,终是一横心,咬牙低声道:“姓苏的,你究竟想怎么着就明说吧,这般装神弄鬼的,实在是太无聊。本公子没时间陪你疯!”

    驴死不倒架啊。

    苏默嘴角微微勾起,又用那副看傻叉一样的眼神踅摸李兆先,李兆先霍的捏紧了拳头,好悬没当场大骂出来。

    “李公子自己出的题目,怎么现在换过来就不识得了?境界,眼力境界啊,这么简单的题目,李公子怎么会看不出来呢?唉,我说过了的,智商是硬……”苏默叹着气,又是摇头又是唏嘘的说着。

    “闭嘴!”李兆先面色铁青,大喝一声将他下面的话打断。你妹的,智商是硬伤对吗?混蛋,你还会点新词儿不?怎么翻来覆去总是这一句?

    李兆先心中憋的吐血,很想揪着这厮好好问问。不过好在还能保持理智,努力的深呼吸几下,狠狠瞪了苏默一眼,重新将目光移到那张白纸上。

    境界?眼力境界?这他妈的就是一张白纸,有个鬼的境界啊?这混蛋竟如此奸诈!先前还当他是傻了,对着自己两幅同样的画给出了考校眼力境界的说法,原来却在这儿等着自己。

    所谓眼力境界,放在眼下完全就是猜测对方的心思。自己先前一时不察,顺着他的口风下坡,这下好了,简直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挖坑没埋了别人却把自己埋进去了。

    李兆先心中这个悔、这个恨啊,直如滔滔江水一般。

    这猜测对方的心思还有个准儿吗?哪怕就算撞了大运猜中了,但只要苏默不承认也是白搭不是。尤其这一张白纸,那可以发挥的余地大的没了边了,这尼玛简直就是耍流氓嘛。

    李兆先憋的脸都要渗出血来似的,左看右看半响,还是半点辄也没有。偏偏台下刚才也都听到了苏默的解释,这会儿哪个不明白这是苏默在戏弄他?那嘲笑声、嘘声不断,让李兆先气的浑身发抖,却愣是一点也发作不出来。

    之前那副宇宙太空图极尽玄奥之能事,下意识的,他心中对苏默的第二幅画充满了各种臆想,却万万没想到,结果竟是眼前这么一张白纸。

    尼玛,真心没法一起玩耍了啊!

    听着下面哄笑声越来越大,他忍了半天终是忍不住了,强自克制着那羞愤欲死的情绪,哆嗦着拱拱手,咬牙切齿道:“好,好,好!苏公子大才,先不及也。便请苏公子指教,这…….这…….这画,究竟画的是什么?”

    李兆先牙都快咬碎了。对着一张什么都没有的白纸,还要傻乎乎的问对方这画是什么画,李兆先这一刻觉得自己真的是要疯了。他已经能预想到,这事儿若传回京城,他李兆先毕竟成为一个笑柄。

    “咦,李公子看不出来?”苏默不笑了,脸上满是惊奇之色。

    李兆先咬着牙点点头,脸涨的跟猪肝似的。

    苏默似乎很怀疑的样子,仔细看看他,欲言又止。踅摸半天,又道:“真的?真的看不出来?你该不是骗我的吧。”

    李兆先差点没忍住扑上去掐死他。怨毒的瞪着他,一字一顿的从牙缝里崩道:“是,我看不出!请赐教!”

    苏默就露出个无奈的表情,两手一摊,耸肩道:“好吧好吧,看不出就看不出,我告诉你就是了,干吗一副要吃人的样儿吗。”

    李兆先觉得自己快要道极限了,使劲闭上了双眼。

    “嗯,这是一副青驴吃草图。”苏默清朗的声音响了起来,总算没继续刺激他。

    只是这刚松口气,稍一转念,猛地又是一阵气血直冲。猛地睁开眼,指着那白纸怒道:“青驴吃草图?什么草?哪有草?”

    苏默奇怪的看看他:“都说了啊,是青驴吃草图嘛。草当然被驴吃了啊。”

    李兆先一窒,呆了片刻,又木然道:“那驴呢?驴又在哪儿?”

    苏默脸上的诧异更甚,无奈的道:“驴当然是走了啊。草都吃光了,驴不走还呆这儿干啥?那个,我说李公子啊,你不是吧。这连驴都明白的道理,你该不会……咳咳,咳咳。”

    台下一静,随即轰的一声笑声震天响了起来。台上李兆先身子晃了两晃,只觉得一阵阵的天旋地转。

    旁边华龙连忙伸手扶住,好半天才缓过气来。身子微微靠着华龙,目光血红的看向苏默,脸上肌肉抽搐,半响垂下目光,低声对华龙道:“咱们走。”

    华龙早待不下去了,听到李兆先说走,心中大松了口气儿,忙不迭的搀着他,招呼着众人往台下走去。

    “等等。”

    还没走出两步,身后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飘了过来。

    华龙身子一颤,脚下下意识的一顿。李兆先已是霍然扭过头去,一张脸扭曲的狰狞无比,声如厉鬼一般:“苏默,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还要怎样?”

    苏默好整似暇的弹弹袖子,淡然道:“李公子,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这发起比斗的人是你,要求三局两胜的也是你,说要把书画两道合在一起比的还是你。可是这比也比了,总不能没个结果吧。你不把我放在眼里没什么,可是你不能将这台下诸位同达都不放在眼里吧。好吧,就算你家世尊贵,令尊大人是大学士,是阁老,可以看不起我们所有人,那么,台上几位大贤名士莫非你也看不在眼中?你这说走就走,招呼都不打一个的,这,是不是有些不合适啊?”

    这番话一出,台下众人顿时议论纷纷,人人眼中都带着愤怒,对李兆先一行人怒目而视。

    李兆先手足冰凉,感受到四周群情汹汹,顿时如同一盆冷水兜头浇下,瞬间清醒过来。

    大意了!真的大意了!自己一时被气昏了头,竟又被苏默这混蛋摆了一道。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我去,不说台上那几位名士,单就下面这些士子,一旦落下这个名声,自己这一生就算毁了。别说他爹是大学士,就算是玉皇大帝,他李兆先以后也别想在士林中混了。

    想及此,连忙努力平复下心神,伸手推开华龙的搀扶,转身对台下众人深深一礼,涩声道:“诸位同达莫听人挑唆,先与苏公子的比试还有最后一场琴道呢,胜负未分,怎会就此离开呢?方才只是略感不适,欲要下去休息一下而已。”说罢,狠狠瞪了一眼华龙。

    华龙这个憋屈啊,偏偏发作不得,只能低着头忍了。台下众人又是一片嘘声,不过既然李兆先服了软,终归顾忌着他阁老之子的身份,倒也没人跳出来真个指摘他说谎。

    李兆先只觉一颗心跳的如同擂鼓,眼前阵阵发花,恨不得就此躺下才好。但终还是强自坚持着,勉强对下面众人颔首示意,又再转身冲着台上毛纪等人躬身施礼道:“几位先生,这一局是先败了。最后一局琴道,请容先稍事休息后再来比过,还望诸位先生允准。”

    毛纪等人相互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苦笑之意。毛纪叹口气,关切的看着他,温声道:“李公子,既已分出胜负,不如就此作罢如何?何必还要继续比琴道呢?”

    李兆先咬牙,自己倒是想不比呢。可是眼下这局面不比能行吗?那样岂不是坐实了苏默给自己按的罪名?

    于是,他闭闭眼定神,随即睁开眼看向毛纪,轻轻摇摇头。那眼神中,又是疲惫,又是决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