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小七
    “你是说有人要害我?嗯,是番子?”苏默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小乞丐。

    果然认识,熟人。就是昨天刚到会场途中,看到的那个跌倒的孩子。

    原本苏默还担心这孩子倔强,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肯来找他。却没想到才不过刚过一天就见到了。只是这来的理由实在太出意外了。

    有人要害他,还是番子?实话说,苏默确实有些不太相信。毕竟,一直以来和他结怨的没这部分的。

    有心怀疑这孩子是找个借口吧,可是瞅瞅那张倔强严肃的小脸,又觉得有些拿不准了。

    难道这孩子说的是真的?如果是真的话,那可就有些意思了。有意思的不是说谁要害他,而是后面那个词儿“番子”。

    一个小县城里的乞儿,能认得县衙的差役不奇怪,但是要说能认得东厂的番子就实在有点传奇了。

    虽然说番子的装扮很显眼,在经历了前几朝的波动后,几乎大多数人都能认得出来,但那有个前提。就是番子们穿上自己的特有制服的时候。

    可如果一帮穿着制服的番子,忽然出现在武清这个小县城中的话,又岂会这么安静的没人知道?就不说牟斌的锦衣卫了,也不去说县衙的捕头和差役们,单只何家那边,还有自己的四海楼那边就绝不可能一点反应没有。

    那问题来了,不穿制服的番子,还是隐秘的聚集在武清县城的某个角落,一个小乞丐为什么却能认出来?至于说称呼,以后世为例,普通的老百姓能知道国家隐秘部门的官职如何称呼吗?那绝对是胡说八道。

    所以,要是这个消息是真的话,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眼前这个小乞丐,必然有着不为人知的来历。

    想到这儿,苏默抬眼看看一旁坐着的张悦,却见张悦也正好看过来。两人不动声色的对视一眼,张悦忽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乞丐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又转过头去,却一言不发,便如同未闻一般,只又瞄了苏默一眼,便又低下头去。

    张悦眉头一皱,脸上闪过一丝不豫。待要再问,苏默冲他轻轻摇摇头使个眼色,笑着对小乞丐道:“坐下说话啊,干吗不坐。”

    小乞丐抬头看看他,摇摇头不言。随即却又抬起头来看着苏默,硬邦邦的道:“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苏默一愣,没想到这孩子竟如此敏感。张嘴要解释,小乞丐却没让他开口,冷冷的道:“我没有名字,这次来告诉你这件事儿,是因为你昨天帮了我。受人之恩,必有所报。”说罢,又将嘴紧紧闭起。

    苏默眼中的惊讶更甚,一个小乞丐,竟然能说出这种话,显然是受过教育的。这个时代,读书受教育岂是一般人能享受的待遇?更不要说这么小的年纪了。

    “你多心了,我没不相信你。”苏默淡淡一笑,再次请他坐下说话。小乞丐却仍是一言不发,也不肯去坐。

    苏默有些无奈,“好吧,那你能详细的跟我说说,是怎么得到这个消息的吗?嗯,这点很重要,我必须了解的更多才能做出合适的应对,请你理解。”

    小乞丐似乎被苏默的郑重其事惊了一下,诧异的抬头看看他,脸上不再是那副冷漠的神情。

    如苏默这种身份地位的人,竟然肯这么客气的跟自己这样一个小乞丐说话,还请自己理解,这有些超出他的经历了。就算自己是来报信的,但阶级就是阶级,不会因报个信什么的就改变。

    “我住在城南的罗家祠堂那边,昨晚亥时有人去过,好几个,具体数量我没敢看…….”

    “…….他们称呼一个领头的叫档头,我就知道肯定是番子了。只有番子才这么称呼。”

    “……..我听他们提过你的名字,还说最好选在文会结束后动手。说那时候县里肯定要举办宴席庆祝,那时候庄子里的人最少。”

    说到这儿,他顿了顿,抬头瞄了张悦一眼,迟疑下又道:“他们还说,那个时候你身边几个世子肯定都会跟你一起赴宴,可以避开很大的麻烦。”

    张悦眸子微微一缩,和苏默又对视一眼,脸上露出凝重之色。话说到这儿已经很明显了,这个消息绝不是什么借口,而是十有**确定是真的了。

    武清县不但来了锦衣卫,竟然还有东厂番子出现,而且目的明确的直指苏默,这绝对不是个好兆头。

    苏默沉吟了下,温声道:“你继续说。”

    小乞丐想了想,又道:“我躲在香案后面,不敢乱动,所以好多话听不清楚。只听到他们说什么抓贼,趁机察看孩子什么的,我听不懂。”

    苏默眼眸顿时就是猛的一缩,孩子?难道…….他心中暗暗有了猜测,瞬间就将警惕提高到最极点。

    罗家祠堂他知道,是原本一个大户人家的,后来这家破落了,祠堂自然也破败了,渐渐的杂草丛生,少有人迹,跟鬼屋似的。这孩子说那些人竟然选在那里聚集,看来果然是隐秘而来的。

    小乞丐见他不说话,想了想,又迟疑着道:“他们还说了什么蛇儿什么的,大多都隐隐约约,实在听不清楚,我就不知道什么意思了。想来定是要对你不利的,你昨天帮了我,还给了我钱,我便想着一定要来告诉你。只是他们一直到今天午时后才陆陆续续走了,我没办法动。后来出来了,又找你的庄子费了些时间,所以才这时候才来。”

    他口中说着,说到找庄子费了些时间时,脸上浮现一丝局促,倒是露出了几分少年人的模样。

    苏默笑了笑,摆手道:“已经很感谢你了,至于昨天帮你的事儿更是不值一提。换成你的话,看到别人有困难会不会帮?”

    小乞丐一愣,随即一挺胸,坚定的道:“当然!扶危济弱,君子之道也!”

    他年纪甚小,长的也是瘦瘦弱弱的,但在说出这句话时,却是满面端重,竟有一股昂藏之气显露。

    苏默心中好奇更甚,面上却不动声色,点头道:“是啊,扶危济弱,君子之道,既如此,我帮你又有什么?难道你认为我不是君子?”

    小乞丐啊了一声愣住,脸上露出迷茫之色,觉得苏默说的似乎有些不对,却又一时想不明白怎么解释,脸上又露出焦急之色。

    苏默笑道:“行了,你不用着急,我明白你不是这个意思。这么说的意思就是你是君子,我也是君子,些许帮助不需要放在心上。但你能在受了那么点小小恩惠,却肯冒着生命危险来给我报信,才是真真的义士所为。”

    他身为老师,最是了解孩子的心思,几句话便让小乞丐顿时又是激动又是羞赫,小脸红红的直摆手,却是不知该怎么谦逊才好。脸上初时的冷硬漠然,这一刻也全都不见了踪影。

    张悦暗暗对苏默挑了挑大拇指,眼中含笑带着几分赞佩。

    苏默自得一笑,又对小乞丐道:“你看,大家都是君子,你更是义士,那既然来了我家,怎么还不肯坐下和我说话?莫不是你瞧我不起,觉得我不配与你坐而论之?”

    小乞丐更慌了,急的又是摇头又是摆手,左右看看,终是往旁边椅子上坐下。只是坐下后,却又大感别捏的左右扭扭身子,一时间颇为局促,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

    苏默笑笑,拍手赞道:“对吗,这才对。好男儿自当磊落,该坐就坐,哪有那些虚头巴脑。嗯,怎么称呼你呢?总不好这样一直你你我我的啊,这太失礼了,非君子之道。”

    他这是彻底摸准了小乞丐的脉搏,吃死了他。只是小乞丐开始还脸红红的摇头,但在听他又问起自己名字后,顿时脸色一白,随即一抹黯然和悲愤划过。

    低头沉默了一会儿,就在苏默也有些皱眉的时候,他忽然低声道:“我叫小七,娘就是这么叫我的。”

    苏默和张悦对视一眼,脸上露出喜色。只要肯说就好,就不信摸不出你的底细。

    当下又道:“那你姓什么呢?”

    小七紧抿着嘴唇,小拳头极用力的握着,以至于指节处都有些发白了。半响后,才颓然摇摇头,低声道:“没姓。”

    苏默一怔,眼神拦住张悦。想了想,才笑道:“那好,小七,再次谢谢你来报信。嗯,你看这样好不好,咱们既然知道了那些坏人要来害我,可是能认出他们的只有你,那能不能委屈你暂时留在我家里,帮我看顾一下啊?毕竟,咱们不能来了一个人就随便怀疑吧对不对?但也不能什么都不知道,坏人来了还懵里懵懂的,你说对不?”

    小七愣愣的听着,小脸上露出犹豫为难之色。苏默也不催他,只是静静的等着。半响,小七终是顶不住劲儿,咬牙答应下来。

    苏默大喜,当即起身唤来楚玉山,让他为小七安排住宿问题。待到小七跟着楚玉山下去,张悦面色凝重的道:“哥哥,你准备怎么做?”

    苏默站在门口,两眼深深望向无尽的黑暗中,久久不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